刚刚更新: 〔还看今朝〕〔我修非常道〕〔甜妻撩入怀,神秘〕〔都市修真邪少〕〔网游之锦衣卫〕〔腹黑总裁心尖宠〕〔卖装备的杂货店〕〔末世穿越:霸道军〕〔主神空间:你已被〕〔网游之超极品战士〕〔抗战之最强兵王〕〔木叶之式神召唤〕〔快穿有毒:攻略BO〕〔我妈是剑仙〕〔乡村极品神医〕〔修真零食专家〕〔奇门相师〕〔太极真神〕〔蜜恋甜妻:傲娇帝〕〔武战苍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四章 墨光
    墨光飞快地跑出了西青云巷,回头望望,见清风馆里似乎无人留意自己,也没人追上来,便暗暗松了口气。wwΔw..

    王家的曹四爷原本吩咐了他,让他时时留意清风馆里的动静,尤其是里头那位姓赵的小公子。曹四爷乃是王家族人,素得王大老爷看重,曹四爷的吩咐,他自然是要照办的。可如今清风馆里热闹得紧,他想要继续探听里头的动静,也有许多不便之处。那些来来往往的侯府男女仆妇,有不少是认得他的。虽说他是秦简身边的小厮,平素也算有些体面,没必要害怕那些不得志的下人。可三老爷封侯,毕竟是大事,谁敢保证来贺喜的只有不得志的仆役呢?方才他就瞧见了几位有后台有倚仗的。万一当中有哪位觉得他行止古怪,多问一声,他要如何回答?眼下他还可以借口看热闹,搪塞过去。但他在清风馆外晃悠的时间长了,任是谁都会察觉到不对劲的。

    墨光犹豫了一下,决定直接去寻王曹,跟他说说原委,解释一下自己的难处。反正王曹也没说这事儿十分紧急,那就等清风馆平静下来后,他再去打探也不迟。

    墨光出了侯府后门,直奔王曹所租的小宅院,向他禀报了此事。

    王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问墨光:“你是说秦家那位三老爷被皇上封了侯爵?永嘉侯?这是秦家老侯爷当年的爵位吧?”

    墨光点头:“是,皇上今儿特地下了旨意册封的。不但封了爵,还赏了宅子和几处田庄呢。宅子就在隔壁,正是徐老尚书家。听说二奶奶已经命人给徐家送信去了,催着徐家人早些搬走,咱们府里的人也好早日过去,替三老爷把新侯府给收拾出来。”

    王曹暗叫一声晦气。秦柏的身份,他早就打听过了。既然也是一位国舅爷,想必皇帝迟早是要召见的。但宫里一直没有动静,他也就没放在心上,想着等事情办完了,死无对症,饶是国舅爷当面,也奈何不了王家。谁知这会子秦柏就受了封,皇帝难道就不打算在册封面前,先召小舅子进宫见上一面?秦柏进京后,只听说他出了一两回门,不过是在外闲逛罢了,自然不可能是见驾去了。皇帝下旨怎么就下得那么快呢?

    有这么一位正儿八经的侯爷护着,王家想要对赵陌动手,可就得小心谨慎些了。现下最怕的就是秦柏早知道赵陌身世,今日得了侯爵,明日必要进宫谢恩的,到时候他见了皇上,会不会把赵陌的事给说出来?

    王曹有些坐不住了。不管怎么样,现在秦柏封侯的消息可能还没传开,王家那边还未必知道呢。他得回去禀报一声,看家主是否有新的指示。

    于是他便对墨光道:“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且回去,继续小心留意那姓赵的孩子的动静。他若准备出门,你就想办法打听他要去哪里。若是简哥儿去寻他,你也得想办法跟着一起去,若能与他混熟了,就再好不过。我回王家一趟,很快就会回来。你有消息只管继续到这里来寻我。”

    这话等于是没答应墨光所求。墨光心里有些不乐意,可是王曹一瞪眼,他顿时就怂了,只有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又小心探问:“那……先前您答应小的事……”

    王曹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眼里也就只有那几个钱了!”说罢转身回了里屋,又很快走出来,丢给他一个小布袋。

    墨光一喜,忙接过布袋打开一看,里头装着几锭碎银子,掂一掂估计也有二两左右。这对他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款子。他顿时笑嘻嘻地谢了王曹的赏。

    王曹撇嘴道:“这算什么?你要是把我吩咐的差事办好了,我能再给你十倍于此的银子,就看你尽不尽心了。”

    墨光赔笑道:“您吩咐的事,小的怎敢不依?您放心,小的一定会把您的差事办好的。”

    王曹不耐烦地再嘱咐他几句,就把他轰出门去了。

    墨光乐呵呵地把装了银子的布袋在身上藏好,然后飞跑回了侯府前院。本来他还想绕到清风馆门口,再看一眼动静的,没想到才走了几步路,就叫秦简的另一名小厮茗风给现了。

    茗风在他们四个小厮里头,年纪最长,性情也稳重,平日里素来是个头儿。见了墨光在前院闲晃,茗风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斥道:“你整日在府里乱逛,都干了些什么?!哥儿回来这半天了,都不见你的人影。你又不扫地,又不擦桌子,又不喂鸟儿,连泡茶洗笔的事儿也不干,既然这么爱偷懒,不如回家去待着好了!”

    墨光听了暗恼。他素来不服茗风的。论年纪,他只比茗风小几个月罢了,一样读书识字,自问也还算伶俐,能讨秦简欢心,凭什么茗风就是他们四人的头儿呢?若茗风是侯府家生子倒也罢了,他一个王家出身的,自然不敢跟府里出身的人比。可茗风却是姚家舅爷送给外甥秦简的,剩下的两个小厮砚雨和印痕,都是承恩侯府家生子儿,却愿意服茗风的管,墨光便不好说什么了。当着小主人秦简的面,他也许还要装个乖,可秦简不在,要他私下听从茗风的号令,却是休想!

    墨光把脖子一仰,冷淡地道:“先前我不是说过了?我干娘家里有事,我要回去瞧一瞧,已经当着哥儿的面提过了。哥儿都点了头,你多管什么闲事?”他进承恩侯府后,拜了个干娘,却是姚氏手下颇得重用的一个管事婆子,素来有些体面。托这位干娘的福,他也得了许多便利。比如拿干娘来搪塞茗风,素来是一用一个准的。

    谁知茗风却在冷笑:“你少拿你干娘当借口了。我大半日没见着你,已经让印痕去她家问过了,你干娘屁事儿没有,正忙着正经差使呢,几时唤过你去?她知道你撒了谎,偷懒不做事,还说等见了你,定要教训你一顿呢。”

    墨光顿时恼羞成怒:“你故意查我?!”

    茗风冷笑:“我还用得着故意查你么?你亏心事做得多了,自然就会露馅,真当这府里的人都是瞎子呢。”

    墨光脸色变了变,咬牙忍住了气。若换了是平日,他兴许会跟茗风大吵一顿,闹到秦简面前去也不怕。可是现在不行,他还要完成曹四爷吩咐的任务呢,曹四爷说过的,不许惊动了简哥儿,为了赏银,他也只能忍茗风一回了。等他把曹四爷吩咐的差使办好了,在曹四爷甚至是王家大老爷面前都得了好,到时只要王家大老爷在二奶奶或是简哥儿面前夸他一句,他还怕茗风个鸟?!就算茗风再不乐意,也得冲他叫声爷!

    墨光忍着气说:“好,这回算是我不对,不该偷懒。我也不过是看府里有喜事,去看看热闹罢了。就算哥儿知道了,也不过是说我两句,不会见怪的。我给哥哥赔个不是,哥哥担待我一回吧。”

    茗风却觉得古怪,墨光素日从不肯听他的话,今日竟然如此乖觉?

    他心里嘀咕着,嘴上说:“既然你知错了,我也饶你一回。你今日偷懒,许多活都不曾做,倒叫砚雨和印痕两个受累了。一会儿哥儿练完了字,洗笔的事就交给你了。明儿等哥儿去上学,你就把柜子里的书拿出来晒一晒,再把书房打扫一遍。等我回来了,是要查看的。若有哪里打扫得不干净,我可不依!”说罢又添了一句:“这几日你就不必跟着哥儿出门了,先把书房里的事办好再说吧。叫砚雨明儿留下来看着你,省得你又偷懒。”

    墨光暗叫不妙,他明天还有曹四爷吩咐的事要做,如果真的把这么多活给干了,哪里还能挤得出时间来?他正要上前请茗风给他换个活,茗风已经转身走了。他暗暗咬牙:“等我得意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心中哀叹一声,忽又想起砚雨素来老实,说不定能忽悠得他替自己干活,自己好寻个借口溜出去?

    如此想来,明日他和砚雨不能跟着秦简出去上学,倒是件好事了。秦简日日都要上学,没什么稀奇的。倒是他在侯府里,行事更方便些呢。

    然而,秦简第二天去上学,跟平日倒是有些不一样。下课回侯府,他没有回书房,也没有回自己所住的折桂台,反而是直接奔清风馆去了。

    他父亲秦仲海与母亲姚氏都嘱咐过他,要多与三叔祖秦柏亲近,尽可以请三叔祖指点他的功课。他心里隐隐约约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也心甘情愿这么做。秦柏是个亲切和蔼的长辈,多与他相处,倒比跟亲祖父秦松相处要愉快得多了。

    秦简进清风馆后,先给秦柏与牛氏请安行礼,瞥见秦柏身上穿着新做的礼服,心里有数了,便笑问:“三叔祖这是才从宫里谢恩回来?”

    秦柏笑笑:“是。一大早我就进宫去了,早朝后见了皇上,谢了恩,皇上又留我说话,太后、太妃亦有赏赐。等用了午膳,才让我出宫的。”

    秦简心里有些羡慕:“皇上对三叔祖真好。”

    牛氏哂道:“好什么?老头子都几十年没受过这种罪了,进宫就要下跪。皇城里那么大,都要靠两条腿走,可把老头子累得不轻。”

    秦柏笑着安抚妻子:“我没事。多年不曾进宫,如今瞧见宫里跟三十多年前一样,没什么变化,我心里也有许多感触,压根儿就没觉得累。”

    牛氏嗔道:“你就装吧!我也不跟你吵。你赶紧坐到罗汉床上来,好好伸伸腿,我替你按一按,省得明早起来腰酸背痛。”

    长辈们这么说了,秦简脸皮再厚也没法继续待在屋里,只能告退出来,转去东厢找赵陌去了。

    赵陌正在练字,见他来了,客气地跟他见了礼,瞥见他身后跟了两个小厮,露出了有些意味深长的微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乱伦大杂烩〕〔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