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野蛮姐姐〕〔地球修炼时代〕〔制霸三国之最强系〕〔重生东汉末年〕〔都市之全能修真〕〔高升〕〔无敌吞天诀〕〔极天至尊〕〔龙组战兵〕〔恰我少年时〕〔废柴小仙:太子,〕〔重生在神话世界〕〔闪婚绝恋,总裁情〕〔魔欲仙缘〕〔魔封九天〕〔超级传奇巨星〕〔钻石王牌之投手归〕〔电弧中的高级玩家〕〔仙藏〕〔重生之折腾年代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十一章 撒泼
    张公公并没有在承恩侯府逗留太久。他还要回宫向皇帝复命呢,稍稍跟秦家人拉一下关系,示一下好,也就够了。

    张公公一走,长房上至许氏,下至秦简兄弟姐妹等人,都纷纷向秦柏与牛氏道喜。不管秦松怎么想,如今秦家是真真正正的一门两侯,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体面!秦柏得爵,秦家上下都应该为他高兴才是。

    许氏微笑着道:“一会儿等四侄儿下了差,我们就差人请他回来,三弟带着四侄儿去祠堂,给先人们报喜吧?老侯爷与老夫人若知道三弟袭了永嘉侯的爵位,定会高兴的。”

    秦柏心中也是感叹万分,虽然早知道这件事,但事情总要等到正式旨意下来了,才算是真正定下。他想起父母在世时的慈爱,不由得有些哽咽了。

    牛氏忙道:“老爷,这可是大喜事,你别难过。”

    秦柏微笑了下,握住妻子的手没说话。

    姚氏满脸堆笑地提了个建议:“这样的大喜事,原该好好庆祝一番的。正巧三叔回京几日了,已歇过气来了,正该跟亲友们说一声,请他们来相见才是。既然如今有了喜事,不如咱们家开个宴会吧?把各家亲戚朋友都请了来,也请他们沾沾三叔三婶的喜气?”

    许氏与秦仲海、秦叔涛都点头:“这话很是。”

    秦柏淡淡笑道:“不必如此铺张了,自家人关起门来庆祝一番便是。大哥才受了皇上训斥,处罚的旨意只比我封爵的旨意早了半天,这时候太过张扬了,只怕大哥心里会不高兴。”

    牛氏撇撇嘴:“可不是么?瞧他方才那脸色多难看呀。张公公人还在这里呢,他转身就走了,一点礼数都没有,怪不得皇上会说他御前失仪呢,他原本就不懂什么叫礼仪!如今又见我们老爷得了爵位,心里不定怎么恼怒呢。”

    秦仲海只能干笑着为父亲辩解:“三婶误会了,父亲绝对没这么想过。皇恩浩荡,加恩秦家,父亲怎会不高兴呢?他是身上有些不好,方才支持不住了,才退下去的……”其实他也觉得自己的借口找得很憋脚,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这么说下去了。

    牛氏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二侄子,你也不容易。”说得秦仲海眼泪都快下来了。

    许氏想了想,便吩咐长子长媳:“方才张公公的话,你们都听见了。皇上先头的旨意,你们也清楚。圣旨是不能违的,回头在松风堂里,给你们父亲收拾出一间小佛堂来吧。卞姨娘不在,她屋子正好能用上,就用她的屋子了。手脚快些,一天也能得了。明儿你们父亲就能在小佛堂里静养了。他那几个姨娘们,也该陪着吃斋念佛才是。不过皇上既然吩咐了,要你们父亲清心寡欲,那就还是让她们各自在自个儿屋里礼佛吧。”

    秦仲海与姚氏自然是说好了,连闵氏都表示,愿意帮嫂嫂姚氏去收拾小佛堂。

    长房与三房一片和睦,二房那边的气氛就不大好了。莫名其妙地被叫来枯荣堂听宣旨,得知秦柏成了永嘉侯,薛氏心里就别提有多么羡慕嫉妒恨了。凭什么呀?凭什么?!秦柏一走三十多年,才回来几天就得了爵位?皇帝怎么能这样偏心?!秦松还能说是秦皇后的嫡长兄,理当有个承恩侯的封爵,秦柏又算什么?难不成皇后的兄弟还能个个封侯不成?若是如此,那二房的秦槐怎么没有份?秦槐也一样是皇后的兄弟,还因为她的连累,连性命都丢了呢。皇帝怎么能不赏他一个爵位?他可是有功的啊!

    薛氏看着长房与三房亲密的模样,再也忍不住了,冲着秦柏大声嚷嚷道:“你到底给皇上灌了什么迷|魂汤?怎的他就封你为侯了呢?你有什么功劳呀?又不是老侯爷的长子,要论序齿,也该是我们二老爷袭老侯爷的爵才是!”

    秦柏看了她一眼,神色淡淡地:“二婶慎言,别说这等荒唐话。”

    “我荒唐?我哪里荒唐了?!”薛氏气得快要发疯,“我不过是想求个公道罢了!”

    许氏皱眉盯着她:“二弟妹,二弟是庶出,三弟是嫡出,我们侯爷已有爵位在身,老侯爷永嘉侯的爵位,理当顺延到三弟头上。二弟是无论如何也轮不着的。换了是别家,若只有庶子,没有嫡子,还有除爵的呢。这样的规矩,你本该明白才是。”

    “狗屁规矩!”薛氏一指指向许氏,“别当我不知道,你们这是存心要打压我们二房!他秦柏才回京几日?皇上能知道他回来?定是你们在皇上面前替他求的爵位。既然皇后娘娘的兄弟都能得爵,我们二老爷怎么就不能得了?!他可是为皇上丢了性命的啊!”

    说完了薛氏索性坐到地上大哭:“老天没眼哪!这一家子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存心要赶尽杀绝哪!”哭了两句又指着秦柏的鼻子骂,“别以为你做了侯爷,就能欺负人了。我要把你们的事宣扬出去,好叫别人耻笑你!狗屁读书人,你说得那么清高,怎么就不干人事呢?!”

    牛氏上前两步一巴掌打开她的手指:“你少在这里撒泼!真觉得不平的,方才张公公在这里,你怎么不闹?正该叫张公公知道,你心里有多不满才是,不然张公公怎么告诉皇上?皇上又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那时不敢闹,等人走了才撒泼,不就是仗着我们好脾气么?封爵这种事,本就是皇上说了算的,哪家会见兄弟得爵,就哭着嚷着说不公平,他也要一个爵位的道理?你要是觉得自己有理,只管上外头闹去。你要是敢当众说这样的话,我才服你呢!”

    薛氏被噎住了,浑身颤抖着,两眼直瞪着牛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眼里的怨恨却越来越深。

    秦柏上前一步,挡在妻子牛氏面前,看向薛氏的目光带着三分冷意:“二嫂,我今日看在大侄儿面上,还叫你一句二嫂,还请你自重些才是。当着侄儿、侄媳与侄孙们的面,你如此行事,就不怕贻笑大方么?若二嫂果真不在意,那我就请问二嫂一句,是否还记得二哥是怎么死的?”

    薛氏一瞪眼:“还会是怎么死的?不就是为皇上死的么?!”

    秦柏轻笑一声:“二哥身体虽弱,原与我差不离儿,若不是病了,也不会死在牢中,说不定就与我们一道流放西北,然后平安归来了。有他在,大侄儿想必也能过得更顺利吧?可谁叫二哥病了呢?说起二哥的病因,大侄儿不知是否知情……”

    他话音未落,薛氏就飞快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二老爷是身体不好,在牢里受了风寒才会病倒的!”她神情紧张地爬了起来,“你们就只会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而已,我懒得搭理你们。”说罢就带着二房众人走了。

    二房秦伯复面露犹疑之色,但还是听从母命离开了。小薛氏低头不语,颊边还带着羞愧的红晕,秦锦仪、秦锦春以及最小的秦逊,也都涨红着脸,低头匆匆离去。

    都是开了蒙,读过书的孩子了,知道礼仪廉耻的。不管他们的祖母薛氏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话,这种泼妇般的行径,也足以叫他们羞得抬不起头来了……

    二房刷的走了个干净,枯荣堂里总算清净下来了。不过众人对于方才秦柏与薛氏的对话十分好奇。秦松不在,在场的人都不了解秦家出事前发生的事,自然就想知道,秦槐到底是怎么病倒的?怎的秦柏一提这事儿,薛氏就立刻收手走人了呢?瞧她的神情,显然十分忌惮这个话题。

    秦柏淡笑不语,他清楚薛氏忌惮什么,只当是给她留个体面罢。

    牛氏却没那么好的脾气,她还记恨薛氏呢,先前就曾听丈夫提过的,此时便干脆利落地揭了薛氏的底:“她自然不敢让我们老爷说出实话来。当年二老爷身体有些弱,但并没有生病。咱们这位二太太为着张姨娘的事,跟二老爷拌嘴,寒冬腊月的就往他身上泼了一大盆水,又将他赶出门外,还不许丫头们放他进门。二老爷被浇得全身湿透,又吹了冷风,便坐下病来了。本来风寒小症,看了大夫,吃了药,好好养几天,也就好了,可谁知道咱们侯府就被抄了呢?二老爷进了大牢,缺医少药的,天儿又冷,这病就越来越重。后来又听说咱们二太太要休夫,想起前头那位大嫂就是这么做的,还狠心把腹中的骨肉给堕了。二老爷以为二太太也要杀了他的骨肉,一气之下,就病死了。这种事往轻了说,是二太太不知轻重,不把男人的性命当一回事儿;往重了说,便是杀夫大罪!她怎么可能让我们老爷当众说出来?叫她儿子知道了,不定怎么怨她呢!”

    二房竟然有这种隐秘?!

    长房众人面面相觑。许氏只不明白,秦松往日与薛氏素有积怨,竟然从没提起过?

    对此秦柏只是笑了笑:“大哥不知道。他那时候整日不着家,回了家见到二哥,也从来没有好话,哪里会关心二哥房里的事?我本也是不知情的,但二哥病倒后,母亲得知二嫂所为,特地传了她过去说了一顿,我正好听见了,还亲自去太医院为二哥请了太医呢。”他记得,自己就是在太医院听说了东宫有可能出事的风声,没顾得上请太医,就赶去东宫报信,使得姐夫得了些许反应的时间,做好了准备,才避免了更糟糕的结果,又安排好了后手。

    虽然当时太医院已经有了乱相,他本来就未必能请到一位太医回家,但如今想想,也有些对不住二哥呢。

    秦柏叹了口气,劝牛氏道:“二嫂也是个可怜人,且由得她去吧。”牛氏撇嘴,但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只有姚氏目光微闪,嘴角微翘。这么好的把柄,她怎么可能放过?(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