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皇妃〕〔浴血武神〕〔文娱之我的爱情公〕〔最强一级杀手〕〔顾少的心尖萌妻〕〔逆天狂妃:邪帝,〕〔甜宠101分:腹黑大〕〔阿拉德无尽战意〕〔刀寒刺骨〕〔六零小仙女〕〔戮灭战纪〕〔匪所思〕〔三国大气象师〕〔寻龙迷踪卷一华山〕〔万界之时空刻印〕〔墙外惊怪梦:喜说〕〔穿越八零种种田〕〔山村庄园主〕〔美女总裁的贴身香〕〔老婆别当掌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十四章 见礼
    赵陌是个翩翩美少年,不过他的五官带着明显的赵氏皇族特征,长相与皇帝有几分肖似,其实再正常不过了。但秦含真这么一说,就能引起皇帝对赵陌的注意。秦柏心知肚明,并没有出声。

    赵陌心里有些紧张,但面上却维持了镇定。他是王府嫡脉子弟,从小熟悉礼仪,在皇帝望过来的时候,便以无可挑剔的礼节拜下身去:“赵陌拜见皇上。”

    皇帝微笑着将他扶起,一看这少年眉清目秀,风姿俊朗,便生出几分喜爱之情:“你是哪家的孩子?朕从前并没有见过你。”

    赵陌定了定神,用平和的声音回答:“回皇上的话,我是辽王之孙,家父赵硕,如今在御前听用。”

    “你是赵硕的儿子?”皇帝有些意外,“是他的长子么?朕听说你一直在辽东随祖父母居住,怎么上京来了?朕并未听你父亲提起。”

    赵陌回答:“回皇上,我自丧母后,便被父亲送往大同外祖父家中,不在辽王府了。因偶然遇上了秦家三舅爷爷,便随他上京城来。父亲知道后,也很高兴,说舅爷爷是位大才子,我能得他教导,是我的福气。父亲原本打算送我到庄子上读书的,如今也不再提起了,只嘱咐我一定要用功。”他顿了顿,看向秦柏。

    秦柏微笑着替他把话说完:“说来也巧,他住在他外祖父家中,他大舅母却是我一位故人之女。皇上兴许还记得,就是唐复,从前唐大学士之子。他外祖父疼他太过,舍不得他吃苦头。他大舅母与表哥都觉得,他天资不俗,若是不好生读书,没得糟蹋了好苗子,便托我将他带在身边,指点一下诗书文章。我想着他也不是外人,论辈份是皇上与姐姐的嫡亲侄孙儿,又有唐复之女请托,不好推拒,便答应下来。所幸他父亲也在京城,我将他一路带过来,他舅母与表哥也能放心。”

    皇帝想了想:“唐复?朕还记得他,他妹妹正是辽王的元配正妃,赵硕生母,只可惜死得早了。”他看向赵陌,“如此说来,你父亲嫡亲舅舅的女儿,便是你母亲的嫂子?你父母的婚事倒也是亲上加亲了。当初他们成婚,唐复也知道么?”

    赵陌不明白皇帝为什么会这样问,便老实回答:“是,唐家舅爷爷当年还在世,因此是知情的。先母出嫁前,也曾在大舅母指点下读过两年书。”

    皇帝笑了笑:“前些日子,朕倒是听人说起过,赵硕先头娶的元配是辽王继妃不怀好意,做主替他娶回家的,是商家女,与赵硕很不般配,身子又不好,因此没福,早早去了。今日听你们一说,朕就觉得奇怪了。这明明是亲上加亲的婚事,又是赵硕亲舅舅首肯的,怎的倒有人说是辽王继妃捣的鬼呢?”

    赵陌的脸色不大好看,咬了咬牙,才平静地答道:“这定是外人不知内情,以讹传讹了。家父与先母的婚事,虽是祖父祖母做主,但家父也是赞成的。家外祖父姓温,家中虽有商铺,但不过是家族产业,交由下人管事打理罢了,除此之外,亦有许多田产,是大同当地的富户,身上也捐了功名,先大舅父在世时是举人,因此先母并非商家女。先母在时,家父与她很是融洽,并没人说过什么不匹配的话。先母身体康健,是忽然染病去世的,家中上下都措手不及。”

    皇帝皱了皱眉头,想起那些传言,有些心烦。他知道赵硕续娶了王家的女儿为妻,却没听说赵硕将原配所出的嫡长子送到前头岳家去了。宗室子弟,是能随便送到别人家养活的么?如今孩子上了京,赵硕也没把他接回家中,反而让他继续留在秦柏这个远亲长辈身边。还有那本打算送赵陌去庄子上的话,又算什么呢?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么?皇帝自己也经历过被继母与继母之子逼迫的日子,心里不太好受,看向赵陌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怜爱。

    他柔声问赵陌:“你在外祖家过得好么?”

    赵陌谨慎地回答:“是,大舅母与表哥都对我很好。”

    那就是其他人对他不怎么好了?难道连亲外祖父与亲舅舅也是如此?这孩子是因此才会离开外家,随秦柏上京的?

    皇帝又皱了皱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转向秦柏:“朕登基后不久,唐大学士就告老了,听说他身体很不好,没过多久便去世了。辽王元妃也因病早亡。唐复当时报了丁忧,后来没听说到他起复的消息,朕还曾疑惑过呢。他是什么时候去世的?这些年他都在哪里?怎么将女儿嫁到赵陌他外祖家去了呢?”

    秦柏道:“唐复去世也有十年上下了。他接连丧父丧妹,大约也是灰了心,丁忧后便不再谋求起复,一直留在大同做教书先生。温家长子就是他的得意门生,年纪轻轻就中了举,颇为出色。唐复爱惜人才,便将独生女儿许给了他。只可惜天妒英才,温家长子不幸夭亡,只留下一个儿子,如今也有十四五岁了。我见过一面,是个聪明孩子。”他看向赵陌,“唐复的女儿把孩子教得很好,跟赵陌也十分亲近。这回若不是那孩子亲自求上门来,我还不知道唐复竟然已经去世了呢。”

    皇帝点点头:“原来如此,说来也是可惜了。唐大学士虽然胆子小了点儿,学问还是很好的,人品也信得过。唐复家学渊源,也是个人才。若他丁忧结束后起复,朕定会重用。不过人各有志,也勉强不得。”

    秦柏心中暗叹一声,为故去的友人惋惜。唐家当年恐怕是惊惧太过了,他家虽然没有站在皇帝这一边,但也没有站在其他皇子一边,顶多算是袖手旁观罢了。当日落井下石的人家更多,仅仅袖手旁观已经算是厚道了。辽王虽是唐家女婿,又有些小心思,但毕竟没有机会显露出来。皇帝登基后,其实本没打算打压唐家,但唐家却选择了避走京外,唐复更是不再入朝,白白荒废了好时光。

    不过,他秦柏也没好到哪里去,实在没脸说唐复的不是。

    皇帝大概也想到了,唐复丁忧后留在大同专心教书,与秦柏在西北做了教书先生,有异曲同工之妙,怪不得秦柏会无法拒绝唐复之女的请托呢。虽然这里头似乎还隐藏着什么内情,但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回头他再叫人调查清楚就行了。皇帝便微笑着嘱咐赵陌:“你父亲有一句话倒是没说错,你秦家三舅爷爷无论学问人品,都是一等一的。你能跟在他身边学习,是你的福气。你定要用功,不要辜负了你三舅爷爷的期望。”

    赵陌恭敬行了一礼,口称“是”。

    他们对话的时候,秦含真一直挨在祖父秦柏身边,笑吟吟地听着他们交谈。如今皇帝似乎已经结束了与赵陌的谈话,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了,她连忙站直了身体。

    皇帝笑眯眯地问她:“桑姐儿都快粘在你祖父身上了,怎么?很累么?”

    秦含真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说:“有一点……其实我跟祖母,还有弟弟在桃花林里等很久了。祖母不叫我过来打搅祖父。”

    皇帝对秦柏道:“是朕疏忽了,差点儿忘了弟妹还带着孩子在林中等待呢。如今事情也说清楚了,虽然朕想要问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日后有的是时间可以说话。还是先把弟妹请过来见礼吧?”

    秦柏心中也有些愧疚,因为与皇帝说起往事,太过激动,竟把妻子那边给忘了,想必她一定累得紧。他忙道:“拙荆出身于乡野,不谙礼仪,若有失礼处,还请皇上见谅。”

    皇帝哈哈笑道:“你不必担心,朕知道弟妹是你家大恩人。她先父救了朕的老丈人,便也是朕的恩人了。朕可不是秦松那等忘恩负义之辈,不会恩将仇报的。”

    说话间,门外那名面白无须的随从已经让女尼通知了静虚师太,将牛氏等人带了过来。牛氏有些不安地被引进静室中,瞧着屋里那位气度不凡的陌生人,心中猜度他的身份,冷不妨瞧见秦含真挨在秦柏身边坐着,她就忍不住瞪眼:“你这丫头,眼错不见就跑了,我还道你跑哪里胡闹去了呢,竟然回来打搅你祖父见客人!”

    秦含真笑嘻嘻地躲到了祖父秦柏身后:“我知道错了,祖母别生气,我一会儿给您赔罪,您先跟祖父说正事,好不好?”

    秦柏咳了一声,拉过牛氏:“太太,孩子不听话,你一会儿再教训,先来跟我拜见咱们姐夫。”

    牛氏转向皇帝,面露好奇:“姐夫?老爷,这位是你姐夫呀?”顿了顿,睁圆了双眼,转向秦柏:“老爷,你有几个姐姐?”

    秦柏微笑:“自然是只有一个了,就是皇后娘娘呀。”

    牛氏倒吸一口冷气,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拜也不是,行礼也不是,都不知道该怎么见礼了,只能苦着脸对皇帝说:“皇上,您见笑了,我……民妇没学过怎么行大礼,这这这……这该怎么做呀?”

    皇帝笑了:“罢了罢了,这里是在外头,不必讲究那些繁文缛节,只叙家礼便是。”

    牛氏勉勉强强道了个万福,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真是失礼了。”

    皇帝摆摆手,笑着说:“朕知道牛老太爷的事,心中非常感激他老人家。弟妹与朕的柏弟做了三十年恩爱夫妻,便不是外人,在朕面前不必太过拘束了。”

    牛氏红着脸表示:“其实……没有三十年,我嫁给他也就是二十七年而已。刚开始,是他身上有父母两重孝,接着是我父亲没了,我要守孝,后来还有他姐姐……我们当年是守完了孝,又过了小半年才成的亲。他这人,可守规矩了。”

    皇帝怔了怔,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