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妖孽神医〕〔冷面总裁的落跑甜〕〔千亿总裁的小暖妻〕〔嫡女生存手札〕〔官谋〕〔重生之我变成了小〕〔修真学霸系统〕〔三界微信群〕〔冰刀少女成长记〕〔养狐成妃:帝君,〕〔绝世双骄:邪帝,〕〔妖妃当道:狐系王〕〔画龙点睛系统〕〔绝品老板娘〕〔心计爱人:嫣然回〕〔逆天狂妃:王爷别〕〔狼性总裁,超会宠〕〔霍先生爱到最深处〕〔鸿蒙九幽诀〕〔盛妻凌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十三章 打搅
    秦含真陪着牛氏等人在桃花林里已经消磨了好一阵子时间了。

    秦柏跟皇帝聊个没完;牛氏听静虚师太说八卦,说因果故事,也听得津津有味;梓哥儿与虎嬷嬷在林中玩耍,玩得累了便喘着气歇息。他们人人都有事做,没觉得时间过得慢,可是百无聊赖的秦含真却有些不耐烦了。她也不知道来见秦柏的所谓“故人”是谁,只是觉得,随便哪位故人都好,聊了一个多时辰,也该聊完了吧?祖父怎么就把他们给忘了呢?她很累的,自从去年病过一场,她身体就一直不算强壮,平时看着还好,站了这么久,腿也软了,口也干了,实在有些撑不住,很想要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下呀。

    赵陌看到秦含真面色发白,额头上都出冷汗了,也有些心疼。他小声问她:“要不要我去跟静虚师太说一声,让大家回静室里歇一歇吧?出来半天了,别说表妹身子弱,就连舅奶奶,也是上了年纪的人,未必撑得住。还有梓哥儿,他年纪小,跑了半日,这会子也累了。”

    秦含真听得心动,便去寻牛氏说话。

    牛氏虽然性子粗些,但在这个时候,倒是出人意料地有眼色:“你祖父正忙着呢,别给他添乱。等他忙完了,自然会来寻我们回去。”

    她虽然不知道来见丈夫的是什么人,却猜得出来,若不是重要人物,丈夫不可能留在静室中,不陪他们出来逛桃花林。他瞒着她,自有他的道理。她想问,有的是机会,这会子却不好去打搅丈夫的。

    静虚师太面上表情微微一动,但很快就稳了下来。

    秦含真看向她:“若是原来的静室不方便,另寻一间也可以的。”

    牛氏看向静虚师太,后者忙道:“是贫尼疏忽了。贫尼这便去找人。”

    她说找人,而不是说让人安排。作为这间积香庵的主持,她难道连一间静室都做不了主?秦含真分明记得,方才进庵时,庵里到处都静悄悄的,没见几个人影。难不成其他静室都有了用处,一间都腾不出来给他们?

    秦含真心中犹疑不定,看着静虚师太走到桃花林边,叫唤一声,方才那名引路的女尼便走了过来,听了静虚师太几句吩咐,就合什一礼,转身离开了。

    她想必是去安排休息的静室了吧?

    只是这女尼一去,就半天不回来。梓哥儿累得已经很想找地方坐下了,虎嬷嬷在林中找了处干净些的地面,拨开枯枝草叶,拿帕子垫了,让他坐下。牛氏也挨在一株粗壮的桃树干上,微微喘着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从前我身子可好了,在田间地里走半天都不会累。去年病了一场,倒娇气起来。”

    静虚师太十分不好意思,她不停地探头去看林外,却总是看不见那女尼回来,面上虽没有什么,但目光中却泄露出几分不安之色。

    秦含真便小声对赵陌说:“有些不对劲,难道这庵里还由不得静虚师太做主了?”

    赵陌方才稍稍观察了一下,有个意外的发现:“庵中无人乱走,除了我们,似乎就没人别人经过了。若只是不见别的香客,也就罢了,竟连尼姑也不见一个。除了静虚师太,便只有那个引路的女尼,除此之外,其他人在哪里?表妹你说奇不奇怪?”

    秦含真小声说:“难不成庵里为了祖父前来,特地清过场,还清得格外彻底,连庵里的尼姑都不让出来了?这要不是祖父知道实情,前来跟故人相见,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设了圈套要刺杀祖父了。清场是为了办事方便来着。”

    赵陌差点儿被呛住,无言地看向秦含真。小表妹的想法也太奇怪了吧?舅爷爷好歹是皇帝的嫡亲小舅子,积香庵的静虚师太若是要帮着别人刺杀他,简直就是嫌命长了。

    秦含真不好意思地笑笑:“哈哈,我随便乱说的,赵表哥你别放在心上,当我发疯好了。”

    赵陌无奈地笑了笑,说:“这般清场,更象是庵中有贵人,这是为了避免有闲杂人等冲撞了贵人。”

    秦含真歪歪头:“哪位贵人需要这么神神秘秘的?再说,我祖父来见故人,又不是见不得光,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赵陌到底是王府子弟,比秦含真有见识些:“兴许贵人是想避人耳目。若是正经下帖,请舅爷爷过府相见,有可能会引人注目吧?”

    “引人注目又有什么关系?我祖父又不是见不得人。”秦含真忽然心下一动,有了个想法,看看静虚师太还陪着牛氏说话,便压低声音对赵陌道,“赵表哥,我回祖父的那间静室看一看好不好?我还是个孩子,就算任性些,别人也不会怪罪的。”

    赵陌犹豫:“当真不要紧么?”

    秦含真倒是很有信心:“当然不要紧。我祖父还在呢,还能叫我吃了亏?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没人跟我说,不能回静室去。现在我累了,要回去歇息一下,谁规定了我不能这么做吗?”

    赵陌看了看牛氏的方向:“舅奶奶方才说了,叫表妹别捣乱的。表妹若真的这么做,就怕她会生气。”

    秦含真摆摆手:“没事,祖母生气了,我哄一哄就好了。赵表哥,你替我挡着些,掩护我一下。”

    赵陌却反手拉住了她:“不行,我要陪表妹一块儿去。若是舅爷爷怪罪,我就说是我累了,想回去歇息。舅爷爷舅奶奶就算生气,也不会罚你的。”

    秦含真想了想:“行。”她答应得很干脆,因为她根本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秦柏如果是来见仇人,绝不会带上老婆和孙子孙女。他如果是来见朋友,哪个朋友会因为一个八岁小女孩跑来找爷爷,就怪罪她?如果真的打搅了祖父跟别人的谈话,她大不了立刻退下就是。

    静虚师太主要负责陪牛氏,领路的女尼不在,她独力难支,眼错不见,就被秦含真和赵陌溜了,心下顿时吓了一跳:“哎呀,两位小施主怎么跑了?”

    牛氏也愕然,但很快释然:“跑了就跑了吧,两个孩子,哪里待得住?师太别生气,一会儿我说他们。”

    静虚师太冒了一身冷汗,只能苦笑了。

    秦含真与赵陌飞快地出了桃花林,探头通过静室的窗户往里看,见到秦柏正跟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面对面坐着说话。那男子远远地瞧不清五官,但看坐姿,显然气度很是不凡。

    秦含真便知道,这位定是秦柏的“故人”了,却不知道是谁?

    赵陌小心扯了扯她的手,示意她向通往静室所在的二进院的小门看去。门内静悄悄地站了一圈人,虽然看起来个个都是便服打扮,可瞧那架势,就不是一般人。

    秦含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人是谁呀?”

    赵陌辨认了几眼,有些不敢肯定:“瞧着似乎是大内的人……”

    大内?

    秦含真睁大了双眼,看向赵陌,赵陌与她对视,两人似乎在同一时间猜到了什么。秦含真只是略有些惊讶:“会是皇帝来了吗?他要见我祖父,怎么在庵里见面?祖父在家等他宣召,等好些天了呢。”

    赵陌没有说话,他只是想起了昨晚上秦柏的嘱咐,心跳得有些快。

    秦含真拉起他的手:“我们过去。”赵陌吃了一惊,扯住她:“过去?怎么过去?那么多人守在那里呢。不等我们过去,他们就会拦下我们的。舅爷爷兴许正跟那位贵人说要紧的话呢,恐怕也不希望有人打搅。”

    秦含真却小声数落起他来:“赵表哥,你傻了吗?你看我祖父跟那位说话时的神情,轻松又愉快地,怎么可能是在讨论严肃的话题?大概是在聊家常吧?他们分别三十年,能聊的家常多了去了,真要等他们聊完,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咱们只管去打搅。最要紧的是你得过去露个脸,否则要怎么让那位贵人注意到你?你就听我的好了,我们在这里叫唤一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叫祖父来跟我们一块儿逛桃花林。长辈们是不会跟我们计较的。一会儿那位贵人要是问你是谁,你只管老实说,但也不必讲太多,更不必告状。皇上要是知道了你的身份,见你跟着祖父,却不回你爹那儿,肯定会去查的。他自个儿查出来的真相,自然比你嘴里说出来的更可信些。”

    赵陌信服。

    于是秦含真便扬声叫了,那声音,又甜又嗲,带着讨喜的撒娇语气,秦柏一听,明知道小孙女是故意的,心里也先软了下来。

    他走到窗边看向桃花林中,秦含真冲他扬起一个大大的傻笑,旁边赵陌表情有些紧张,但也没有失态之处,还声音稳稳地帮腔:“舅爷爷,林中也有几株桃花开得不错,您不来瞧一瞧么?”

    秦柏笑了笑,招手示意他们进屋。秦含真跟赵陌对视一眼,大着胆子,手拉着手走进小门。院里那一圈人不知几时失了踪,只留下两个还守在静室门口,一个人高马大,表情严肃,另一个半弯着腰,面白无须。

    秦含真面带好奇地看了看他们,便笑着拉住赵陌进了静室,没有人阻拦。

    秦柏拉住秦含真,摸摸她的小脑袋,微笑着转向皇帝:“这是秦平的嫡长女,闺名是含真,小名桑姐儿,今年八周岁了,二月的生日。这孩子平日最是调皮捣蛋不过了,规矩上稀疏平常得很。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还请皇上别怪罪。”

    果然是皇上!

    秦含真睁大了眼睛,看向皇帝,这一瞧,便不由自主地“咦”了一声。

    皇帝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叫桑姐儿是吧?我是你姑祖父。”并没有让孩子行跪拜礼的意思。

    秦含真甜甜笑着叫了一声“姑祖父”,然后又道:“姑祖父瞧着好面善呀,跟赵表哥长得真象。”她向赵陌望过来。

    皇帝怔了怔,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赵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老子是不周山〕〔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