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夺命冷妃上〕〔朕的龙袍成精了〕〔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傲世无双:绝色炼〕〔都市王牌〕〔跑去唐朝做导师〕〔鲜嫩娇妻:凶猛老〕〔重生之折腾年代巧〕〔阴婚绵绵:鬼君大〕〔情深刻骨:陆少的〕〔农门悍妻:拐个王〕〔全知武神〕〔阴缘难续:鬼君,〕〔庶女荣宠之路〕〔圣墟〕〔荒古斩天诀〕〔超级神掠夺〕〔都市玄门医王〕〔武炼天地行〕〔生死狙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八章 野心
    甘松与白芷所说的真相,大大出乎秦柏意料之外。

    他从没想过当年伽南所传的话是假的。正因为以为那是真的,他当年才会心甘情愿离开京城,在西北一住就是三十年,从未与京城本家联系,也不曾见过皇帝。他以为皇帝还在恼恨他不肯回京,令秦皇后抱憾而终,所以多年来一直对他不闻不问。他当然清楚,这里头少不了长兄秦松的功劳,可是有秦皇后的遗言在先,他能怎么样呢?皇后一心想要保住同胞兄长,他身为弟弟又怎能违背姐姐的意愿?

    他若真的回了京城,说穿真相,秦松必定会被皇帝厌弃。秦家内斗,又能有什么好结果?反正他在西北日子过得也好好的,妻贤子孝,顺心如意,只是少了富贵罢了。对比从前流放时的日子,他已经过得很舒服了,便不再多想其他。这次因为长子“死而复生”,又有秦松苦苦相邀,他才会决定合家上京。一来是见一见长子,二来也是想知道,长兄秦松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当年秦皇后为了保住秦松,不惜牺牲秦柏这个弟弟。若是秦松真的有难,他无论如何也要出一份力的。

    不过到了京城后,秦柏发现局势并没有他预想的那么糟糕,秦松却依然一如当年那般不讨喜,而且无能得很,三十年来居然都未曾真正在朝中立稳脚跟。秦皇后当年的一番苦心算是白费了!更连累了儿孙也无法出头。既然秦松无用,为了秦家的将来,就该有另一个人站出来支撑门户才行。

    秦柏在承恩侯府住下,很快就拿定了主意。既然他人都回来了,只怕皇帝那边也得到了消息,再躲避是没有意义的。他可以说出当年的真相,皇帝必会对他这个受了委屈的小舅子起了怜惜之心,多有补偿。再往后,儿孙们的前程便有保障了。而有他说情,承恩侯府的小辈们也可保无恙。至于秦松,已经享了这么多年的富贵尊荣,便是丢了圣眷又如何?反正性命无碍。秦家有他秦柏在,依然可以维持下去,不必担心会因为失了圣眷而渐渐衰败……

    秦柏都已经盘算好了,与甘松、白芷相见,不过是为了了解更多当年的内情,好为接下来的面圣作准备罢了。他万万想不到,甘松与白芷居然会给他放了这么一个大雷!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秦松。伽南的话,只对秦松一人有利。若不是秦松在背后指使,还会有谁?

    伽南是秦皇后身边宫人,从永嘉侯府时就侍候秦皇后了。虽说是家生子,但因为秦皇后与秦松感情不睦的关系,伽南与秦松来往并不多,她父母亲人被抄家牵连,受了不少苦,秦家平反后再回来,已经死了一半。但剩下那一半,全都留在了承恩侯府,因为还在修养身体,并未领差事。不过,就冲着伽南在宫中秦皇后身边侍候,秦松就不可能亏待了他们。伽南与秦松本没有半点交情,也没有利益纠葛,即使不主动为他说好话,也吃不了亏,何须替秦松卖命?即使秦松倒了霉,秦柏也不会怠慢她们的。她们与秦柏本就更熟悉些。

    然而,甘松给出的答案,又一次出乎秦柏意料之外:“这是伽南自己糊涂了,她昏了头!侯爷原不知道这事儿,是她自作主张,见到三老爷,就主动撒了谎。侯爷那儿倒也不是不知情,却是事后才知晓的。侯爷心里估计也害怕,但为了自己的私心,不曾说破,还帮着伽南遮掩。若非如此,这三十年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个人去西北寻过三老爷呢?”

    秦柏皱眉:“到底是怎么回事?伽南想做什么?”

    白芷叹了口气:“她是真真糊涂了,见皇上待皇后娘娘情深意厚,对她们这些身边侍候的人,也十分看重,皇后娘娘薨了,后宫中却没几个人,朝中大臣提起选秀的事,皇上也是兴致缺缺。伽南便昏了头,觉得自己有机可趁。她是皇后娘娘身边旧人,又陪着皇上皇后同甘共苦这许多年,再兼有抚育东宫太子之功。皇上说不定会给她一个恩典,封她做个妃子,哪怕品阶低些,有东宫太子在,谁也不敢小瞧了。如此富贵尊荣,岂不是胜过与我们一道出宫,青灯古佛一世?”

    秦柏怔了怔:“她陪着姐姐苦熬了这许多年,倒不象是如此留恋富贵之人。”

    甘松冷笑:“兴许是吃的苦多了,便越发舍不得富贵了吧?她从前对皇上也有过些小想头,若不是东宫忽逢巨变,皇上与皇后娘娘被圈禁,皇后娘娘有孕,原有意要安排屋里人侍候皇上的,只是还未选定人,就出了事。这事儿虽当初没成,但伽南心中兴许已经认定了自己就是那个人。皇后娘娘在时,她没敢开口。皇后娘娘薨了,她倒心思浮动起来。当初娘娘临终,我们姐妹们已经在她床前许了诺,说要一同出家,为娘娘与太子殿下祈福,不会留在宫里了,更不会换一个主子侍候。娘娘也说,若我们愿意,出宫也好,至少不必担心会被后宫新人搓磨。象我们现下一般,虽然成日吃斋念佛,少见外人,有些寂寞,但是除了每日功课,其他时候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侍候人,不必看任何人脸色,吃穿用度都是上上等的,日子实在过得舒心,比在宫里时强一百倍!这便是皇后娘娘疼我们了。可皇后娘娘一去,伽南就变了卦……”

    白芷接上道:“她那时总说,我们出宫去,固然是清净了,东宫太子殿下怎么办?可怜殿下还不满三周岁呢,身子又不好,眼下虽说有皇上看顾,身边侍候的人也算用心,但谁知道日后会如何呢?皇后娘娘已是去了,后宫中迟早会有新主人,头几年,皇上念着皇后娘娘,还能多关心殿下几分,一旦有了新宠,新宠又有了子嗣,皇上还记得殿下么?宫里的人都是惯了见风使舵的,一旦皇上对殿下略冷淡些,便会作践起殿下来。可怜殿下的身子骨儿,如何禁得住?宫中虽有太后、太妃,却无一人是殿下亲祖母,除了我们自己人,谁能真心为殿下着想?伽南说放不下殿下,一定要留在东宫,我们觉得她的话也算有理,就没拦着。哪里想到,那时候她心里想的根本不是殿下的安危,而是打算借着殿下,圆了自己攀龙附凤的妄想?!”

    当年也难怪她们几个会没有怀疑伽南,因为伽南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也许有些信不过皇帝,但谁也不知道皇帝会不会有了新欢,就忘了秦皇后呀!太子殿下当年是真的只剩下父亲可以依靠了,虽有舅家,但承恩侯秦松哪里象是个能依靠的人?

    至于太后、太妃们,就更是隔了好几层。这位太后姓涂,并非皇帝生母。皇帝本是先帝元后管氏所出,但管皇后死得早,儿子才册立了东宫没几年,她就死了。她死之后,先帝又立了一位何皇后。这位何皇后亦有皇子,自然便看着前头元后留下的嫡子不顺眼。除了何皇后以外,当时先帝宠信的几个妃子,也都是有年长皇子的。这几位后妃与皇子们,视当时还是东宫皇储的皇帝为眼中钉,合力设下陷阱,将他夫妻圈禁,差一点就要了他们的性命去。

    当时皇帝虽然还没死,但所有人都以为那只是时间问题了,他便不再是他们的心腹大患,接下来由谁上位做皇储,才是重点。何皇后认定自己的儿子是独一无二的人选,其他几个妃子也觉得自己的儿子很有希望,便狗咬狗斗成了一团。何皇后母子敌不过众多敌手,败下阵来,何皇后被废,她儿子也被圈禁,忽然一天晚上自己喝了毒药,自尽了。

    何皇后被废,其子又死,剩下的妃子为了上位做皇后,她们的儿子为了上位做皇储,继续斗得天昏地暗。也许是因为他们斗得太过激烈了,本来已经年老昏聩的先帝终于清醒过来,为了平息事端,面对纷纷请立新后的朝臣,他挑选了一位涂昭仪,晋封为第三任皇后。

    这位涂昭仪,原是京城著姓大族之女,人还年轻,但不算受宠,膝下只有一女,性情平和舒朗,平日素来很少参与后宫争斗的。先帝挑中她,大概就是觉得她省事。

    可惜,其他妃子与皇子们却对此不满。他们觉得涂皇后不声不响,就坏了他们的好事,占了后位。若不把涂皇后给治死了,几位得宠的妃子又如何能争到那皇后之位?她们的儿子又如何以嫡子的身份,压过所有兄弟上位为皇储呢?

    涂皇后也不是个好惹的。为了自保,她迅速接受了当时还是东宫皇储的皇帝递过来的橄榄枝,帮着在先帝面前说好话。当时皇帝的处境已经大有改善,不再被幽禁,只是身体还比较病弱而已。先帝在涂皇后的劝说下,给儿子儿媳派了太医,又给孙子赐了名。东宫终于熬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与此同时,几位皇子的斗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斗得闹出了人命,死了一位皇子,又有一位皇子受了重伤,落下了残疾,但谁都不承认是自己动的手。先帝一气之下吐了血。虽说他查清了罪魁祸首,处置了有罪之人,但身体却已经垮了。这时候,又有一位王侍中——就是今上非常信任的那一位——发现了一位皇子的异状,及时揭穿了他意图发动宫变的计划,让一场祸事及时消除。先帝病重弥留,留下遗诏,命东宫继位,同时对几位有罪的皇子或是赐死,或是圈禁,或是流放,终于在死前结束了自己晚年的这一场惨烈的夺嫡斗争。

    涂太后与王侍中都是为今上顺利登基立下过功劳的。但是,涂太后与今上不过是利益交换,未必会真心为今上着想。哪一位皇子上位,都对她没有影响。秦皇后所留下来的东宫太子,对白芷等宫人而言,是万分重要的小主人。但对涂太后与众太妃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伽南要求留在东宫,看起来完全就是一片忠心呀!谁能料到她是另有盘算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快穿:邪性BOSS,〕〔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贴心萌宝荒唐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宠妻无度:火爆总〕〔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