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王〕〔本妃书外来:冷王〕〔御天圣祖〕〔特种兵王重生校园〕〔蹉跎惘少〕〔重生八零小美好〕〔蜜宠小甜妻〕〔我送外卖的那些事〕〔一个桃树精〕〔大唐乐圣〕〔杨广的逆袭〕〔村长的后院〕〔快穿指南,病娇大〕〔六零俏佳人〕〔我的抖音变异了〕〔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七章 遗言
    桃花林中,秦含真有些无趣地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转头跟赵陌对视了一眼,两人相视而笑。

    林中桃花虽然没有谢尽,但也没什么好景致留下了。静虚师太说的几处前人墨迹,也只是一般的诗词石刻而已,并没有特别出色的佳句。虽然当中有一位先帝时贵妃娘娘的墨宝,但那是她入宫前还是小小少女时留存下来的,文字尚且稚嫩,也不见有什么特别的才华。秦含真等人看过就算了。梓哥儿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好奇心,正与虎嬷嬷在林中绕着桃花树丛嬉闹呢。牛氏的注意力则被静虚师太吸引了去。静虚师太果然很有些不凡,迅速地察觉到了牛氏的喜好,跟她提起了平日常到庵中来的一些官家女眷的八卦。

    当然,这些八卦并不仅仅是东家长西家短这么简单,会被静虚师太挂在嘴边,也是因为与佛家道理关系密切,比如哪家女眷礼佛虔诚,在庵里捐献了多少银子,为观音娘娘上了金漆,于是得了好报,本来多年没有子嗣的,最终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又比如哪家女眷在佛前许愿,后来愿望实现了却迟迟不来还愿,结果没得到好结果;又比如哪家女眷十分虔诚,为了替久病的儿子祈福,连着来拜了三年的观音,天天风雨不误,果然观音娘娘慈悲,念她一片爱子之心,让她的儿子身体好起来了,病痛全消不说,苦读两年后还考中了功名,等等等等。牛氏听得入了迷,拉着她问东问西的。只有秦含真与赵陌两个觉得无趣,只好在一旁傻站。

    赵陌小声对秦含真说:“那边贵妃娘娘墨宝留存的精舍处,似乎有桌椅。表妹若是站累了,不如过去歇歇脚吧?”

    秦含真摇头:“还是等等吧。祖母听得正兴起呢,我一走,她定会跟来的。”

    赵陌叹了口气:“其实我们到别的静室里坐着,也未为不可的。”

    他与秦含真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秦含真回头望望方才来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到可以看见祖父秦柏所在静室的地方去。秦柏让他们到桃花林中来,自己却留在静室等候时,她就心里有数了。这时候祖父一定正在与他的“故人”相见呢。

    恐怕祖母牛氏也同样心里有数吧?

    只是不知道,来的那位故人到底是谁?怎么秦柏与对方相见,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静室中,秦柏与两位女尼对坐,想起三十多年未见,如今久别重逢,已是物是人非,三人的眼睛都湿润了,默默对泣。

    秦柏很快拭去了泪痕,重新露出笑容来:“这么多年了,你们过得好么?我也是回京城后,才知道你们进了念慧庵。本有心向大哥多打听一下你们的消息,大哥却不愿多提。”

    其中一位女尼拭泪答道:“侯爷本来与我们也无甚来往。三爷便是问他,他又能知道什么呢?”顿了顿,苦笑了下,“我忘了,该改叫三老爷才是。”

    “照着旧时称呼也行,听着更习惯些。”秦柏微笑,“几位姐姐如今出了家,想必也改了名字,我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是呢。”

    那女尼道:“我如今法号是惠能,白芷法号惠定,此外,郁金法号惠和,杜衡法号惠心。三老爷若记得就记吧,照着从前的旧名叫唤我们也无妨。我们虽然已是出家人,却是为了皇后娘娘才出的家。除了每日为皇上、娘娘与太子殿下念经祈福外,在其他事情上还与从前差不离。说是出了家,其实也依然还是宫人。连皇上都说,我们照旧用从前的名字也没什么不好的,皇后娘娘若在天有灵,偶尔回来看看我们,听了我们的旧名字,也还记得哪个是哪个,不会认不出我们是谁。皇上来看我们时,也依旧是唤我甘松呢。”

    秦柏笑了:“那我就照旧唤你们的旧名字吧,确实更习惯些。”他顿了顿,“如今念慧庵中,就只剩下四位姐姐了么?”

    白芷哽咽道:“娘娘身边八个宫人,除了旧年圈禁时死了两个,还有一个伽南留在宫中照顾太子殿下,其余五人皆在庵中出家了。豆蔻旧年病殁了,如今就只剩下我们四个。今日杜衡身上有些不好,郁金要留守庵中,便只有我与甘松姐姐来见三老爷。我方才咋一看见三老爷,差点儿没认出来。三十多年了……三老爷如今也老了……”

    秦柏听得唏嘘不已,又问:“我早听说伽南姐姐留在了东宫,照顾太子殿下,去岁忽然亡故了,却不知是什么缘故。大哥对此讳莫如深,实在叫人不解。听说他还将伽南姐姐的家人都赶出了侯府,也不知眼下如何。”

    白芷顿了一顿,咬牙道:“这也是她自己作孽,有这个结果,也是她活该!”

    秦柏不由得大为讶异。秦皇后身边的几个侍女,白芷年纪最小,跟伽南素来是很要好的,几乎亲如姐妹。虽然三十多年过去了,但听到白芷这样说伽南,秦柏还是会忍不住疑惑:到底伽南做了些什么?

    甘松道:“今日特地请三老爷过来,也是为了向您说清楚伽南的事。您还记得么?三十年前您是回过京城的,当时见过伽南一面?”

    怎么可能不记得?秦柏当年回京城,除了大哥秦松,就只见过伽南而已。伽南是奉了秦皇后之命,秘密前来给他送信的。就在见过伽南后不久,他就决定了要离开京城,在西北安家。

    因为那是……他亲爱的姐姐秦皇后的愿望。

    甘松看着秦柏脸上的表情,幽幽叹了一口气:“三老爷,看来您真的信了,信了伽南当年传的话,真是皇后娘娘的懿旨了。那是伽南哄您呢!”

    秦柏一震,双眼直盯着她:“你说什么?!”

    白芷含泪道:“甘松说的是真的。当年我们都不知道三老爷回京城了,皇后娘娘也不知道。她病情一天一天重了,心里最记挂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侯爷成亲,另一件便是三老爷不知几时才能回京。她生怕自己撑不下去,无法看到侯爷再度成家,也看不到您最后一面。她曾再三追问侯爷,是否真的不知道您在哪里。侯爷总说您是被美色所误,留恋村姑,不肯回京与家人团聚。皇后娘娘一个字都不信。只是侯爷信誓旦旦的样子,皇后娘娘不好在皇上面前拆他的台,只能私下追问。侯爷不肯说实话,皇后娘娘心里再着急也是无法,惟有等待三老爷自个儿回京城来。可惜,等到侯爷婚事办完,娘娘就撑不下去了。临终前她交代了伽南,要去侯府再问一次侯爷。若有答案,一定要在她灵前相告,她才能安心离开……”

    白芷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低头拭泪。

    甘松便接着道:“伽南想必就是在那时候遇见了三老爷的吧?皇后娘娘确实留下了遗言给三老爷,但一定不是她跟您说的那些。”

    秦柏道:“我确实是在侯府外头遇见她的。但你们又怎知道她说的并不是皇后娘娘的真正遗言?”

    甘松道:“因为皇后娘娘吩咐她的时候,我们都在边上站着呢。皇后娘娘让伽南去问侯爷,还说,她恐怕是等不到三老爷回去了,日后若我们见了三老爷,替她捎给三老爷几句话,就说——是姐姐连累了你,哥哥也亏待了你,你受委屈了,姐姐心里都知道的。姐姐没用,无法替你做主。但哥哥若继续这样欺负你,一点兄弟之情都不顾,你也不必总顾虑着姐姐了。只要能为我们秦家留下一口气,其余诸事都随你心意。你日后便是秦家的当家人了,要好好照顾自己,跟着皇上,好好做事,好好过日子吧。”

    秦柏听完后,久久沉默着,眼圈却渐渐红了:“姐姐……”

    没想到姐姐秦皇后留下的真正遗言,居然是这样的……

    他抬头看向甘松与白芷:“伽南跟我说的,跟你们的话完全不一样。她对我说,皇后娘娘知道对不住我,但是大哥与她一母同胞,是嫡嫡亲的兄妹。若是往日,大哥欺负了我,她自当为我做主。可那时候,大哥才犯错触怒了圣上,再叫圣上知道他隐瞒了我的下落,使得姐姐含憾而终,只怕越发恼怒了。大哥失了圣眷,将来该如何是好?他好不容易才再度娶妻,眼看着就能为秦家延续香火,开枝散叶了。皇后娘娘想到早早亡故的生母,就不能放着他不管。因此……哪怕知道对不住我,她依然希望我能离开京城,只当从未回去过。只要没有我在,京城承恩侯府,就只剩下大哥一个秦家人,圣上再恼他,也会对他多有优容。至于我……我既然在西北有了好亲事,日后也是衣食无忧,留在西北过清静日子,也是无妨的。等过得二三十年,事过境迁,大哥也在朝中站稳了脚跟,我再回京城,也就无碍了。”

    说完这番话,秦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愤:“我当时只觉得五雷轰顶,心中伤心万分!可是……姐姐的话也有道理,我与她并非同母所出,确实比大哥远了一层。若在平时便罢,可当时大哥处境不佳,姐姐为他前程着想,弃了我也是有可能的。我只是难过,多年姐弟之情,原来都抵不过姐姐与大哥的血缘之亲。既然我因为自己的疏忽与过错,没能见姐姐最后一面,使姐姐抱憾而终,那便答应了姐姐的请求,只当是为自己的过错赎罪吧……”他擦了一把脸,“可是……既然这并非姐姐的真正意愿,而是伽南撒谎,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爹地超级宠〕〔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神级魔头系统〕〔老师太霸道〕〔万古丹神〕〔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