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娱乐教父〕〔完美之眼〕〔总裁好坏坏:甜妻〕〔爆米花大导演〕〔妖孽剑仙闯都市〕〔娇妻在上:霸道老〕〔首席的亿万甜妻〕〔大明铁卫〕〔大唐图书馆〕〔我真不是首富〕〔挽明〕〔煮秦〕〔吾皇轻轻宠〕〔孤狼佣兵〕〔腾龙噬空〕〔九转神龙诀〕〔重生之卡片新时代〕〔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大道归故乡〕〔不出国不许成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六章 盯上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秦含真梳洗穿戴了,便带着青杏到清风馆去给祖父祖母请安,顺便一块儿吃个早饭。早饭结束后,一家人就准备出行了。

    赵陌今日穿的是灰蓝色细棉布的夹袍,打扮得伶伶俐俐的,就象是一般殷实人家出身的小公子,显得比平日更俊俏几分。秦含真自己穿的是月白衫配灰蓝布裙,倒与他象是一对儿似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分外显眼。牛氏还笑着说:“你俩穿的一样,倒象是一家子兄妹两个。”

    秦含真笑道:“这样才象是一家人出行嘛。”赵陌微微笑着,上前扶住秦柏:“那我扶着舅爷爷走,就更象是一家人了。”秦柏大笑。

    三房一行人不走侯府大门,而是出清风馆院门外的西小门,沿青云巷走到西南角门出府。虎伯与虎勇父子早已驾了马车等在门外了。秦柏、牛氏除了孙子梓哥儿与孙女秦含真,以及赵陌以外,就只带了虎家一家三口随侍,梓哥儿由虎嬷嬷抱着,再没带别人了,十分低调。秦含真跟着祖母、弟弟与虎嬷嬷上了虎勇驾的第二辆车,秦柏带着赵陌上了前头虎伯所驾驶的那一辆。踩着脚凳登车的时候,赵陌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秦柏在车中坐下,见他还未登车,便问他:“怎么了?”

    赵陌面露犹疑,登入车中坐下,有些拿不准:“方才……好象有什么人在盯着我看。”

    秦柏皱起眉头:“可看到是什么人么?”他掀起车窗帘子往外看,但西南角门外还是有不少人往来经过的,有些是侯府的下人,有些是路人,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异状。

    赵陌也因此无法判断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并没有看到是什么人,只是有这种感觉罢了……从出清风馆起,我就觉得好象有人在盯我了。”

    秦柏叫了虎伯一声,低声吩咐他几句。虎伯点点头,下车到西南角门里,跟守门的人不知说了什么,那人就转身消失在门内,过了一会儿方才回来。他与虎伯交谈片刻,后者回到车前禀报:“西南角门一带并没有异样,只是方才多了一个小厮在门里晃荡,现下已是走了。那小厮据说是简哥儿身边的人,平日就住在清风馆对面的仆役房里,兴许只是路过罢了。”

    秦柏不置可否,命虎伯驾车起行,回头对赵陌道:“兴许只是巧合,但也难说得很。简哥儿似乎有意与你结交,未必有歹意。此事等我们回府后再说吧。”

    赵陌答应了。三房的两辆马车就这样低调地驶离了承恩侯府。

    他们不知道,他们一走,西南角门内就蹦出个小厮来,探头张望了马车的背影好一会儿,才问那守门的仆从:“叔,三老爷他们这是上哪儿去呀?大清早的就出门了。”

    那仆从随口道:“我哪儿知道呀?方才倒是听见三姑娘哄哥儿,说要到市集上给他买好吃的,想必是出去逛街了吧?三老爷一家回京好些天了,出去逛逛也没什么。你管那么多做什么?简哥儿今儿还要上学呢,你还不赶紧过去侍候?”

    小厮说:“简哥儿今日吩咐了,另有事交代我办,不用我跟去学里。我还要帮哥儿传话去呢。”说着就转身跑了。他并没有回自己的住处,反而是穿过整条西青云巷,一直走到晚香阁后头,群房前的小路,一路拐到了后门处。出了后门,便直奔侯府后街一处不起眼的小宅子,敲了三下门,停了一会儿,又敲了两下门,那门方才吱呀一声打开,让他进去了。

    他进了门后,向院中那人禀报说:“三老爷一家出门去了,说是要到市集上逛一逛。他把那位赵小公子也带上了,就跟他坐一辆马车。”

    那人皱了皱眉头:“知道了,你继续盯着吧。等他们回来了,你再来告诉我。”

    那小厮应了一声,却没有马上离开,反而问那人:“哥儿下晌就要从学堂里回来了,到时候说不定有差事打发小的去做。若小的到时候脱不了身,没法替您去打探消息,那该怎么办?”

    那人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啰嗦什么?你是王家送给简哥儿使唤的,虽说简哥儿吩咐的差使要紧,但你不能换了主子就忘本。王家有事用得着你,便是表姑奶奶与简哥儿知道了也只会吩咐你用心办事的,只是这点小事还用不着惊动他们罢了。简哥儿身边又不缺人,少你一个又如何?到时候想个法子脱身便是。我既然把这件事交代给你,你就要做好。”

    小厮赔笑:“您言重了。您吩咐的事,小的自然要办好。只是哥儿不知道您来了,若是他问起我去做什么了……”

    那人打断了他的话:“不行,你不能把我交代你的事告诉简哥儿。日后若有需要,我会跟表姑奶奶商量的。你只需要好好办事就行了,多的话,一句都不许提起!”

    那小厮心里暗暗撇嘴,但想着不过是些打探消息的小事,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还有丰厚的赏钱拿,何乐而不为呢?便恭敬地答应了,迅速退下去。

    院门关上了,院中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手上厚厚的老茧,再摸了摸袖中暗藏的那一个小纸包,深吸了一口气。

    原本还以为这件差事会很难办,没想到表姑奶奶的儿子简哥儿竟然与那姓赵的小子有来往!如此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简哥儿身边的小厮正可为他所用,接下来只需等待时机便可……

    赵陌根本不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他只是与秦柏同坐一车,一路闲聊着,又正好向秦柏请教了不少东西。待出了内城,外头正是繁华街景,却是他在辽东也未曾见过的。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了。那日入京城时,为避人耳目,他心中又挂心父亲之事,并没有闲心留意周围景致,因此直到今日才真正看清了京城是何等繁华。天子脚下,果然不同凡响。

    虎伯与虎勇昨日跟着承恩侯府的熟手车夫驾车走过这条路,因此稳稳当当地把车驾驶到了目的地。大概是因为起得早的关系,秦含真又犯困了,还在路上小小地打了个盹。牛氏倒是很精神,一直抱着梓哥儿,与虎嬷嬷打量沿路的景致,对比一下三十年前的记忆,难为她们还记得那么清楚。

    马车在积香庵门前停下了。今日的积香庵相当冷清,并没有什么香客临门。其实积香庵在京城算不上著名的庵堂,只因这里有一处桃花林,还算是个小小的名胜,因此春天有不少人前来赏景,平日里也还有些香客。象今日这般门庭冷清,还真是相当出奇。秦柏下车时瞧见,心里就有数了,定是庵中主持静虚师太让人清了场。

    积香庵门口,早有一名中年女尼守候多时,见了秦柏一行人停车下车,便迎上来:“可是秦三老爷一家?庵中已经准备好了,主持正在正堂相候。”

    牛氏闻言就觉得奇怪了:“咦?你们主持竟然知道我们要来?”那女尼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只双手合什,作邀请入内状。

    秦柏拉住牛氏的手:“我们走吧。”牛氏顿时便不再问了,嘱咐孙女儿与赵陌跟紧了自己,再让虎嬷嬷抱稳了梓哥儿,又叫虎伯与虎勇父子俩留在门外安心看好车子以及车上的物什。

    虎伯原有些不安:“老爷,当真不用我陪您去么?”秦柏摆摆手,便拉了牛氏走进庵内,虎伯只好退回到车辕上安坐了,两只眼睛盯着庵外道路上来往行人,观察是否有什么异样。

    秦含真跟着祖父祖母走进庵中,见这庵堂小巧玲珑,占地并不大,是一处三进两路的宅院。第一进是供香客上香礼佛的佛堂,第二进是招待香客的静室,第三进与东边跨院都是女尼们的住处与念经的地方。庵堂西北方向是一大片桃花林,整个庵堂的面积,估计也就是两三亩大小。

    秦含真等人先进了第一进院子,正面是观音堂,左右两配殿也都供了佛像。积香庵主持静虚师太就在观音堂前相候。这是个五十来岁的清瘦老尼,五官生得端正,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模样。她说话不紧不慢地,明明用辞带着一股殷勤,可谁都不会觉得她是在低声下气地巴结讨好,反而认为她是位和气好说话的出家人,还很有学问。牛氏听她说了一会儿积香庵的陈年掌故,便已经有了亲近之心,拉着她很热心地捐了一笔香油钱,又非常虔诚地在正堂与东西配殿内都上了香,祈了福。

    秦含真自然是跟着祖母转的,秦柏与赵陌也都上了香,拜了佛。礼毕,静虚师太便请他们到后堂用茶。

    第二进院子里有好几间静室,可供前来上香的香客休息,但今日院中一片寂静,显然并没有人在内。静虚师太带着秦柏一行人进了左手边第一间静室,室中收拾得干净雅致,还有后窗可以看到外面的桃花林。眼下桃花虽然已经谢了大半,但还残存了几株,开得不错,花香阵阵袭来,梓哥儿便有些坐不住了。

    方才引路的女尼送上了香茶与积香庵特制的桃花饼做茶点。秦含真尝了一个,外形小巧漂亮,但味道很一般,她只吃了一个就不吃了。静虚师太陪着他们说了一会儿话,见梓哥儿盯着窗外的桃花林看,便笑吟吟地建议牛氏可以带着孩子去桃花林里转一转,还说:“林中还有许多先人遗迹。先帝时的一位贵妃娘娘就曾经在入宫前到过庵中,在林中精舍留下了墨宝。太太不想去瞧一瞧么?”

    “真的?”牛氏看向秦柏。秦柏点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你可以带孩子们都去看看。”那位贵妃死得早,没什么可提的。

    牛氏便真的产生了兴趣,带着孙子孙女与虎嬷嬷,再把赵陌叫上,一起在静虚师太的带领下,往桃花林去了。

    静室中只剩下了秦柏。他放下茶碗,看向门口,两位五十来岁的女尼不知几时站在那里,正看着他。

    秦柏露出了微笑:“甘松姐姐,白芷,果然是你们。”(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