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拜上〕〔穿越之弃妇荣归〕〔我真不是神仙〕〔百工匠心〕〔灵魂网络〕〔吕布之雄图霸业〕〔皮墨儿梦游仙境〕〔在海贼修仙的日子〕〔我的大小仙女〕〔未来之我是历史名〕〔时轮,命轮〕〔隐婚挚爱:前夫请〕〔都市超级医圣〕〔重生1980之强国崛〕〔我的女仙老婆〕〔八零军嫂有点苏〕〔绝美女总裁的贴身〕〔圣手仙瞳〕〔官印〕〔九朝杏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五章 马屁
    秦仲海与秦简父子的来访,让秦柏夫妻很是意外。

    他们夫妻吃饭吃得早,这会子正在院中消食呢,连赵陌与梓哥儿也在场。赵陌在教梓哥儿背《三字经》,冷不防瞧见秦仲海父子进来,忙站起了身。牛氏很快就把来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哟,二侄子大晚上的怎么有空过来?吃晚饭了么?要不要在这里吃点儿?”

    秦仲海哈哈笑着婉拒了,又拉着儿子,说了来意,一脸恳切地说:“早听闻三叔学问最好,可惜从前分隔两地,侄儿未有机会向您求教。如今简哥儿也到了求学的年纪,难得他小孩子家知道用功上进,侄儿才疏学浅,怕耽误了他,只有求到三叔门上了。三叔是大才子,桃李满园,哪怕只是指点孩子几句,也足够让他受益的了。还望三叔别嫌弃他年小愚钝,他若有不好的地方,您只管打骂就是。”

    这话说得,好象他自个儿的文举人功名是假的一样。

    秦柏一时有些无言以对,院子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便请秦仲海与秦简父子俩进书房说话。

    牛氏有些小怨言,低声道:“才吃了饭,就来打搅。还没消食呢,就要开始用功,万一累出病来可怎么好?”

    赵陌便小声安抚她,又将梓哥儿抱到她面前去,哄得牛氏立刻忘了原先的怨言,只顾着逗孙子玩了。赵陌自己则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早些躲进东厢去比较好?也免得与王家的外孙女婿以及曾外孙面对面了。

    却不料秦简落在后面,听到了牛氏的抱怨,多看了她几眼,又见赵陌帮着说好话劝解,对他印象倒不错。秦简上前微笑道:“可是赵叔叔?早听说赵叔叔如今也在三叔祖门下,侄儿有心上门结交,却又怕唐突了赵叔叔。今日难得遇见,不如一道去三叔祖跟前聆听他老人家的教导?”

    赵陌讶然,怔怔地看着他。牛氏在旁笑道:“哟,广路怎么成了赵叔叔了?简哥儿,他与你一般年纪,只怕比你还小几个月,你这么叫他,倒把他叫老了。”

    秦简笑说:“吴先生与我父亲是一辈,赵叔叔既是吴先生的表弟,自然也是我的长辈了。叫赵叔叔并没有错。”

    牛氏这才想起赵陌的这个假身份,也不说穿,只抿嘴笑着拍了赵陌一下:“那就快去吧,小孩子家别太腼腆了,多结交几个朋友也好。”

    赵陌都要愁死了,这个架势又容不得他不答应。他也明白牛氏的用意,秦简都开口邀请了,他若拒绝,反而会引人怀疑,便闷闷地跟着秦简进了屋。

    秦柏见赵陌进来了,也没说什么。

    秦仲海啰啰嗦嗦地又讲了一大通好话,直把三叔秦柏夸成了古往今来第一大才子,世上罕见的名儒大家,又说儿子秦简求学如何艰难,好先生如何难寻,他又如何一心向学,勤奋用功,中心思想其实只有一句,就是请秦柏指点秦简的功课,不是今晚一次,而是长期的。

    秦柏少年时也是听惯吹捧的,在米脂县做了名师后,也没少听人说好话,自然淡定得很,不会因为秦仲海几句奉承,便昏了头,一口答应他的请求。秦柏先是问了秦简的学习进度,又问了几个问题,听了他的回答后,又叫他写了几个字,才道:“简哥儿这个年纪,还是打基础的时候。他如今既然在姚家附学,学里的先生学问不俗,继续跟着先生读书便是。若平日有什么不懂的,不好问先生,就来找我,我替他讲一讲。再有别的,就要等他多打两年基础再说了。他天赋还是有的,只是基础不大牢靠,字也要好好练几年。”

    秦简听得脸上火辣辣的,低头应了是。他平日听夸奖比较多,都道是亲友间最出色的小辈了,乍一听这般实诚的评价,脸上都有些下不来了。偏偏秦柏是长辈,又素来有才名,没法说人家评得不公,只能咬牙认了。

    秦仲海哈哈笑道:“三叔这话说得公允。这孩子平日就是给他母亲宠坏了,身边人又一味说他好,他便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真该叫他早些在三叔跟前听教才是,他也好知道什么叫人上有人。”又去夸赵陌,说他小小年纪,就气度不凡,一看就知道是学问好的孩子,跟着秦柏读书,将来定有出息。夸完了,又夸他“表哥”吴少英,说是在国子监早有才名,才名都响亮到京城上下皆知了。

    赵陌越听越不自在,只觉得秦简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叫人坐立难安。秦柏听了,也觉得不象:“仲海,你有什么话要说,只管直说,别在这里欺负人家小孩子。广路素来腼腆,少英也是小门小户出身,可禁不住你这样夸。”

    秦仲海干笑几声,才道:“三叔别气恼,侄儿也是心急。简哥儿这孩子还算有些读书的天份,可是咱们家这样的门第,您也是知道的,身边的人能有几句真话?自然是处处捧着他,难免要捧得他不知天高地厚。他小孩子家不懂事,若是掌得住还好,若是不能,从此飘飘然了,真以为自己是绝世奇才,再不肯用功读书,可不就毁了么?这时候若有位德望望重的长辈能指点指点他功课,叫他知道好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侄儿夫妻俩才能放心。可家里哪里有这样的人?如今三叔回来了,侄儿总算有了希望,怎能不小心恳求?若有什么唐突的地方,还请三叔莫怪,侄儿也是为子孙着急。”

    秦柏微笑:“你一片慈父之心,我如何不明白?你也不必太过忧虑了,我看简哥儿还好,并不象你说的那样,他学里先生也不错,也是用心教了的。只是孩子年纪尚小,还需要继续用功罢了。至于你想寻一位长辈指点他功课,原也不是难事。他外祖姚家,满门尽是读书人,难道还寻不到一位愿意教他的?姚家多出进士,原比我这个白身强。”

    秦仲海忙说:“三叔过谦了,您当年并不是没有功名,只是秦家落难时被革了,后来秦家平反,圣上已经下旨还了您的功名,如今还是举人。若不是您一直没有音讯,说不定早就会试高中了呢,如何能说是白身呢?至于简哥儿外祖家,确实有不少进士、举人,但谁家都有自家的事,哪里有闲心教外姓的孩子?要论亲近,自然是您这位叔祖更亲近些。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我们自家人,原比外人要亲香些。往年我们只是没有机会聆听您的训导,如今既然团圆了,又怎能错过这大好机会?若是简哥儿得您教导,学问上有了进益,将来有出息了,也是您的功劳。侄儿心中感激不尽。祖父在天之灵,必然也乐意见我们一家人和睦呢。”

    秦柏听出了几分意思,微微一笑:“听了你这话,我若不好好指点简哥儿,倒成了秦家的罪人了。也罢,他如今在姚家附学,自有先生教导。我方才也说了,他随时可以过来请教。我这里还有几本书,或许对他有些用处,他拿回去自己看吧,有不懂的就来问。改日我再寻两本好字帖,给他送过去,他若闲了,就临一临,临完了拿给我看。”

    这已经是答应指点的意思了。秦仲海面露喜色,连忙推了儿子一下:“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谢过你三叔祖?”秦简忙向秦柏行了谢礼,秦柏摆摆手,从书架上取了两本书,又对赵陌说:“前儿你拿去的那本,可看完了?”

    赵陌这才从怔忡中清醒过来:“是,已经看完了。我这就去拿过来。”说罢转身回屋取了书,送到秦简手中。

    秦简一看那书皮上的书名与作者姓名,顿时肃然起敬。他听学里先生提过这本书,说是难得的好书,向来只有书香大族,才会有收藏,世上拢共也没几本存世。姚家倒是有一本,只是从不外借,就连本家嫡支的子弟要看,也得软语求长辈,才能弄到手,还不能拿出书房。他这个外孙想要借,得排在表兄弟们后头,不知要轮上几年。万万想不到,原来三叔祖这里就有一本,看那书页,应该很有些年头了。

    秦柏说:“这都是旧书了,你小心翻看,若是愿意,就抄一本新的,抄完了把书还我,你自看新的去。”

    秦简忙答应下来,秦仲海又向秦柏道谢,再说许多好话。秦简盯着手中的书发了一会儿呆,开始心急想回住处看书了。今晚到清风院,他本来只是想讨好一下父亲的,忽然被泼了一盆冷水,受了些意外的“批评”,他心中还有些恼火,但现在已经全然变成了惊喜。他开始好奇地看向秦柏身后的书架,还有地上摆放的那些大箱子,心想三叔祖这里还有多少好书?往日竟没发现。他确实该多来几回才是。

    因赵陌就站在边上,秦简还十分热情地与他攀谈,又问他看了那本书有什么见解,主动表示日后会上门来拜访,两人多多交流,互相学习。赵陌心中纠结得很,可为了不引起怀疑,也只能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好不容易等秦仲海带着秦简离开了,赵陌苦着脸问秦柏:“这可怎么办呢?令侄孙说今后要常来寻我说话。”

    秦柏只是微笑:“不妨事,他有意与你结交,若你瞧他还算顺眼,便与他交个朋友。若是瞧他不顺眼,不理他也行。”

    赵陌叹息:“就怕他问起我身世来历,我会露馅呢。”

    秦柏并不担心,安抚他几句,便叫他回房休息了。明日还要出门呢。

    牛氏早送了孙子回房,进屋问丈夫:“二侄子带着孩子过来坐了这半天,光拍你马屁了,到底是干什么来了?承恩侯府家大业大,还真的找不到好先生?”

    秦柏笑了笑:“他已经说了自己的来意,我也明白了。这孩子倒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他顿了一顿,没有说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