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道鬼尊〕〔破墟之地〕〔美漫之道门修士〕〔癫狂之月破碎后〕〔万古最强宗〕〔执剑诸天〕〔隐婚挚爱:总裁宠〕〔掌贵〕〔异能少女重生:帝〕〔地球上的圣光之美〕〔食霸天下:傲娇夫〕〔王者荣耀之绝世战〕〔我能召唤人机〕〔我的男友是病娇〕〔为皇后折腰〕〔青天骄云〕〔烈火天涯〕〔重生之八十年代好〕〔独家私宠:国民老〕〔强势攻婚:霸道bo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四章 隐瞒
    姚氏带着玉兰离了明月坞,回到自己住的盛意居里,却总有些心神不宁。

    不是她想太多,而是在书信帖子上熏香,素来是秦皇后娘娘生前惯用的做法。她身边侍候的人也学着这么做,至今还如此行事呢。皇后娘娘身边几个大宫女,除了留在东宫照顾太子殿下的伽南嬷嬷外,另外几位都在念慧庵出了家。出家后,她们自然各有法号,但未出家前的名字,却都很别致,都是各色香料、香药的名儿。三十年下来,几位大宫女除去死了的,活下来的还有四位,分别是:甘松、郁金、杜衡与白芷。虽然出家后已经改了名,但她们若送什么书信、帖子,还是习惯熏香,而且熏的就是自己俗家名字那种香,哪怕那香气未经合香,不大好闻,也照用不误,只当作是署名。

    姚氏自个儿初嫁到承恩侯府来的时候,曾一度觉得这种做法很是风雅,便也学着照办。她的名字并不带香料,便挑了一种最喜欢最常用的熏香,私下与丈夫书信传情时,也不署名,只以熏香暗示。小夫妻俩当年拿这个当情趣,足有小半年呢。可惜后来有一回秦仲海无意中将信落在了外书房,被二房秦伯复看见了,见信上并无署名,还以为他是在外头找了相好的,特地拿到承恩侯夫妻跟前告状,劝堂弟洁身自好。这事儿固然是个乌龙,但姚氏深觉丢脸,从此再不这么做了,只是心里早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说三老爷秦柏一家明日要去的是积香庵,而不是念慧庵,但那个帖子熏的香,也未免太巧了,说不定便是白芷送来的。也许是她多心,但不把事情弄清楚了,姚氏无法安心。

    于是她便对玉兰道:“去叫个人到前头车马院问一声,明儿三老爷一家要出门,想必要叫车,看他们派的是谁?都有些什么人跟着?”

    玉兰多少猜到几分姚氏的疑惑,答应着去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了消息,玉兰亲自来向姚氏回禀:“三老爷吩咐了,说不用咱们府里的人,只带虎伯一家三口出去,连梓哥儿的**母都不带。前头原要派人驾车,也被三老爷驳了,只要两辆车,叫虎伯与虎勇父子俩各驾一辆。因着虎伯一走三十年,虎勇也不大熟悉京中道路,方才已是叫了一个身上没有差使的车夫,驾了一辆小车,出府认路去了,听说是要把从咱们侯府到城外积香庵,连着那一带几处寺庵、市集与饭馆的道路都要认一认呢。”

    姚氏听了,心下猜疑更深:“既然不熟悉道路,还要特地叫人驾车出去认路,为何不索性用府里的车夫算了?难不成明儿三老爷一家去的地方,是不能叫府里人知道的?可积香庵又是什么稀罕的去处?往年咱们家里也有人去过,除了那桃花林的景儿还好,别的都没什么稀奇的。还是说……积香庵只是幌子而已?他们明儿要去的是别的地方?”

    玉兰有些吃惊:“奶奶,三老爷要去什么地方?”

    “我也说不准……”姚氏皱起眉头,“方才我听三丫头的口风,似乎那帖子上只说了积香庵,没有署名就罢了,也没提别的地儿,除了是约在积香庵见面,还会在哪里?可是三老爷这遮遮掩掩的作派……难不成见面的地方寻常,只是要见的人不一般?”秦柏这是要瞒着秦家长房与二房的人,与白芷她们相见么?

    玉兰想了想:“三姑娘说了,约三老爷去见的是他早年的故人,三老爷还把三太太和三姑娘与梓哥儿都带上了,可见是通家之好。这样的人,又有什么不一般的呢?”

    姚氏不答,只问玉兰:“那个香……我是说三丫头手指头上沾的香,你可觉得熟悉?”

    玉兰笑道:“奴婢闻见三姑娘手上沾的香时,她已经沾了奶奶带过去的香,两种香混在一处了,除了闻得几分白芷香的味道,还能认出什么?奶奶是觉得这熏香的用法眼熟,担心是念慧庵里那几位师太给三老爷送帖子来么?”

    姚氏摆弄了下桌上的茶碗:“你也觉得是这样么?”

    玉兰道:“奶奶也这么想?其实若果真是如此,也不奇怪。积香庵的主持静虚师太,与念慧庵里那几位都是有来往的。两家庵堂离得不远,附近再没有第三家庵堂了,其余不是寺庙就是道观,只它们两家来往多些。前儿奴婢去念慧庵的时候,有一位师太就曾跟她嫂子说,平日见面不容易,送书信进庵又麻烦,家里老人病得重了,若有什么大事,要告诉她的,就让送信到附近积香庵去,请主持静虚师太帮忙捎句话。静虚师太几乎每个月都要进念慧庵里解说佛法,与庵中几位师太都是老交情了,捎个口信极容易的。到时候,她再想办法求个恩典,回来为老人念经送终。以两家庵堂的交情,既然念慧庵难进,约在积香庵里见面,也是有的。”

    这就是了。

    姚氏叹道:“是郁金嬷嬷说的吧?她老子娘上月就开始病重了,听说一直不见好,怕就是这两个月的事。当初听说就是她放不下自己老子娘,虽愿意为皇后娘娘出家,却也求了圣上,得了每季与家人相见的恩典。她若不是为了她娘,也不会指点你们往积香庵去。三十年了,我们何曾听说过她与念慧庵以外的什么人有交情,可以私下帮着传信?”

    既然知道了积香庵与念慧庵之间的渊源,姚氏基本就已经能断定,是白芷写了那封帖子,送到清风馆去了。知道了这一点,姚氏心里便不大高兴。

    玉兰察颜观色,缓缓道:“其实,几位师太都是皇后娘娘昔年贴身侍候的人,又是从咱们家里出去的,自然也跟三老爷熟悉。那日奴婢奉奶奶的命,前去念慧庵里报了一回信。兴许是几位师太知道三老爷回来了,便想见他一见,叙叙旧谊?再者,皇后娘娘临终前,不是一直念叨着三老爷么?如今三老爷回来了,几位师太哪怕是为了皇后娘娘,也当与三老爷见上一面,问问他这些年来的经历的。”

    “若果真如此,也没必要瞒着我们。”姚氏淡淡地道,“这帖子是怎么送入府里的?谁做的信使?吴监生今儿可没回过府,怕是几位师太另托了府中人办的吧?若不是三丫头无意中说起,这会子我还被蒙在鼓里呢。三老爷要带着一家老小出门,也没跟我们说缘故,连府里的车夫都不用,可见是要瞒着我们。这又是何必?难不成我们还能拦着不让皇后娘娘身边的旧人见三老爷不成?还有那日,你去庵中送信,几位师太是如何打发你回来的?她们可曾提过要见三老爷?半句口风不透,这般神神秘秘地是做甚?!”

    玉兰那日去念慧庵,几位师太确实都没说什么,还说三老爷回京是好事,但愿侯府日后能更好,一家和睦,皇后娘娘在天之灵知道了也欢喜。除此之外,真是半句话都没有多说。姚氏也是因此才放下了当日疑惑的。如今白芷等人忽然约见秦柏,难怪姚氏要埋怨了。

    她是这承恩侯府的当家奶奶,府中竟然还有下人瞒着她做事?

    等傍晚秦仲海从衙门回来,姚氏就拿这事儿跟他抱怨了。秦仲海有些惊讶,接着便皱起了眉头:“几位师太平日少见外人,连父亲、母亲,她们都不甚热络的,如今要见三叔,当真只是为了叙叙旧谊,问问旧事么?”

    姚氏道:“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缘故?”她忽然想起一事,“该不会……是要问当年三叔回京城却被侯爷骗走的事吧?可三叔不是说过,皇后娘娘对此是知情的么?那皇后娘娘身边的人,没理由会不知道呀?”

    秦仲海看了妻子一眼,闭口不谈。姚氏见状便嗔道:“不说就罢了,当我稀罕知道呢!”转头去看儿子。秦简正坐在外间做功课,一会儿就该吃饭了。

    秦仲海有些坐立不安。他知道些内情,倒不担心念慧庵中的白芷等人与秦柏相见,会闹出什么来,他只是担心真正要见秦柏的,并非白芷四人。

    秦仲海起身就想往外走,姚氏见状忙叫住他:“快要吃饭了,你这是要上哪里去?”

    秦仲海说:“我去清风馆看看三叔。”

    姚氏却有些半信半疑:“好好的这时候过去做什么?外头天都黑了。难不成你是想问明天三叔出门的事?果然有古怪对不对?你是要劝他别去?还是求三叔别在几位师太面前说侯爷的坏话?”

    秦仲海听了她的话,又改主意了,坐回原位:“没有的事,我只是去寻他说说家常罢了。”

    姚氏哂道:“你何必骗我?这又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时候,秦锦华到了,玉兰等几个丫头也送了饭食进来,晚饭开始了,秦仲海便不再多提。

    一家人吃完了晚饭,秦简对秦仲海说:“父亲,方才我做功课,有几处不大明白的地方,想向三叔祖请教,又觉得太过唐突,心里不大好意思。父亲能不能陪我一道去,替我求一求三叔祖?”

    这真是瞌睡遇上了枕头。秦仲海大喜:“好孩子,你有心上进是好的。父亲陪你去。”

    秦简嘴角微翘。(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老子是不周山〕〔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