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传秘宝〕〔锦绣萌妃〕〔无限幻想之我是阴〕〔超级医生在都市〕〔血色大领主〕〔自始至终都是你〕〔大唐之暴君崛起〕〔超强小神农〕〔那么大条白素贞〕〔那年那蝉那把剑〕〔重回八零:晚安,〕〔军少强宠:萌妻,〕〔婚婚欲睡:总裁宠〕〔汉中王传〕〔荒山情事〕〔穿越变成老爷爷〕〔神厨狂后〕〔绝世神农〕〔渔歌互答〕〔极品最强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八章 灰头
    薛氏来到松风堂的时候,承恩侯夫人许氏正与一帮小妾通房们聊天说话。ww┡w.ん.

    近来天气渐暖,人午后难免会犯困,许氏因下午有事要做,怕午睡时间长了起不来,耽误时间,就拉着一帮小妾陪自己谈笑。因为精神不足,也不打牌了。她其实只是想听人说话凑趣,免得睡过去罢了。倒是一帮小妾通房惧她威仪,明明个个困得眼皮直往下掉,还是要强打精神,做出讨好的模样来。许氏看得分明,却没说要放人。

    但薛氏一进门,许氏就看出她来意不善。这时候还是别让这群女人在场碍事了,许氏直接放人。众小妾通房们不由得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忙笑着说两句场面话,就恭敬地退下去了。

    薛氏看着这一群莺莺燕燕离开,心里倒有些高兴。许氏就算贵为侯夫人又如何?有夫有子有女,儿孙满堂又如何?侯爷弄了这一群狐狸精在家,许氏只能打破门牙和血吞,心里再不乐意也要装出副大方贤惠样儿来,哪里比得上自己的日子轻省?

    薛氏轻哼一声,瞥了许氏一眼,故意刺道:“夫人真是好福气呀,身边有那么多人服侍呢,闲来无事,都能凑出两三桌牌搭子了,实在是热闹得紧。跟夫人比起来,我就没那福气了。”

    许氏微微一笑:“二弟妹也不必羡慕我,不过是几个妾罢了。秦家兴旺时,她们自然要对我讨好巴结,若是秦家有难,她们还认得谁呢?相比之下,张姨娘那样的忠贞之人,才是难得的。若我们院里这群姨娘里头,但凡有一人能及得上张姨娘半分,我便算是有了臂膀了。”

    薛氏的脸歪了一下,面上的笑容都有些维持不住了。张姨娘便是秦槐当年的大丫头,婚后收了房。她自打嫁给秦槐后,就一直看张姨娘不顺眼,没少为难。可秦家落难,男丁流放,女眷被遣回原籍,她因害怕受苦受罪,请娘家亲人帮忙,假造了休书,自弃于夫家。若不是父母怕伤了她身体,说不定也象秦松原配马氏那般直接一碗药喝下去,把腹中孩儿给弄没了。张姨娘却是一直跟着秦家女眷,撑过抄家,坐过天牢,流放回乡,在族人乡邻的异样目光中苦熬了几年,清贫度日,生养了秦槐的遗腹女秦幼珍。等到秦家起复,张姨娘也跟着苦尽甘来了,在后宫中,在亲友面前,一个妾竟然比她这个原配嫡妻正受尊崇!人人都夸她忠义,却对薛氏这个真正的原配嫡妻心存轻视。

    若不是她薛氏生下了秦伯复,是秦槐唯一的子嗣,说不定皇后娘娘还不会承认她这个二嫂呢。据说秦家族里还有人提过要把张姨娘扶正!幸好薛家有财有人脉,设法打点一二,又抢先一步送她进京接手了侯府,并让皇后娘娘见到了秦伯复,得到了皇后娘娘的垂怜,否则那尊贵的秦二太太兴许就要换人做了。

    薛氏生平最无法忍受的就是张姨娘的存在,很想早点弄死对方,偏偏亡夫的生母符老姨娘又处处护着张姨娘,连宫里的贵人们也对张姨娘恩宠有加。本就心虚的薛氏不敢做得太过分,只能当张姨娘不存在,避而不见罢了。今日许氏居然直接提起她来,简直就象是在薛氏的心上扎了根针似的,戳得她钻心疼。

    薛氏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好不容易把怒气压了下去,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换了话题:“听说三房的三丫头今日迁往明月坞,二丫头设了小宴为她暖居,我们家仪姐儿和春姐儿也跟着去了,姐妹们一处玩闹。仪姐儿瞧见三丫头的屋子收拾得华丽,回来无意中跟我说起,我才知道,原来二侄媳竟是把家里的库房都开了,将御赐的好东西都给送到了清风馆。三弟两口子也是个宠孩子没数的,竟把珍贵的古玩随手就丢给孩子玩了,也不怕糟蹋东西。我想二侄媳也太糊涂了吧?这不是年又不是节的,怎么净往清风馆送东西呢?送的竟然还是御赐之物,不惜把库房都给开了!到底是年轻不知事,当家哪能这样当呢?夫人你说是不是?”

    薛氏以为许氏听到她这么说了,一定要辩解一番的,没想到许氏回答得轻描淡写:“哦,是我叫仲海媳妇开了库房,把三房的东西给送过去的。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至于三弟和三弟妹要如何处置自家的东西,我做嫂子的怎么好多嘴?”

    薛氏就忍不住冷笑了:“三房的东西?夫人真把我当傻子了!三房哪里有什么东西?他们才从西北回来呢,带的行李就那几车破烂,我竟不知他们几时有那么贵重的东西了!”

    许氏低头抚了抚袖子上的褶:“自然是三弟从前用过的旧物,一直放在府里的丙字号库房中呢。那库房里还有从前老夫人的陪嫁之物,除了给三弟,还能给谁呢?”

    薛氏噎了一下,目光微闪:“老夫人从前的陪嫁?原来都放在丙字库里么?可我怎么听说,丙字库里有许多的御赐之物?若真是三弟小时候用过的旧物,还有老夫人的陪嫁,夫人要还给三弟,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可是御赐的东西……”

    “皇上特地明说了是赐给三弟的东西,除了给三弟,又还能给谁?”许氏打断了她的话,“箱子上头都贴了封条的,拿鹅黄的签子一份份写得清清楚楚。圣意如此,我们夫妻还能说什么呢?也幸好三弟带着一家人回京城来了,否则还不知道那些东西,我们长房要帮着保管多久呢。若再过上十年八年,三弟的子嗣回京来讨要,说不定东西都腐朽了。我们到时候再把东西还回去,脸上也没什么光彩。我们夫妻心里的苦恼,二弟妹想必也能体会吧?”

    薛氏双眼瞪得跟龙眼似的,有些不敢置信:“那些御赐的东西从宫里送出来时,就写明了是给三弟的?!”

    许氏叹了口气:“不然我们夫妻怎会连开箱都不敢呢?圣上都看着呢,谁敢贪了去?我和仲海媳妇打理中馈,每年清点库房的时候,也就只是看看清单册子而已。若不是这回三弟返京,我叫仲海媳妇把箱子送去后,他开箱拿了些东西给三丫头玩,我还不知道箱子里的东西是什么模样呢。”

    薛氏哑口无言,半晌才道:“圣上待三弟也太厚了些。三十年了,也没听圣上提起三弟,我还道他气三弟不肯回京,害得皇后娘娘抱憾而亡……”

    许氏的神情有些黯然:“圣心难测,兴许圣上想的,并不是我们猜测的那样……”她想起了自己的过往,心里忽然有些难过。只能说,他们许家看错了圣上,也估错了形势。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许家能够亡羊补牢,保住家族元气,并得以东山再起,已经是万幸。些许遗憾,不算什么,充其量是她本人命苦罢了。三十年匆匆而过,如今再说这些,已经没有了意义。

    薛氏瞥了许氏一眼,心里暗暗猜测着她的想法,嘴角带笑:“夫人好象心情不大好?可是想起了往事?也对,圣上如何想,我们怎能知道呢?若是早知道圣上雄才大略,非寻常人可及,当年那些曾经一时风光的皇子们,也不过是土鸡瓦狗,那许多人都不会下错了注,枉送了性命了。如今的三弟妹,说不定也不会是个乡下泼辣婆子,而是……”她故意顿了顿,存心要刺一刺许氏。

    许氏没有接她的话茬,反而坐直了身体,正色劝她:“二弟妹,闲话休题。其实你今天为什么要来,我心里也明白。你们二房人丁不旺,日子过得艰难些,难免爱斤斤计较。我们长房家大业大,但有余力,多多接济亲人,也不过是小事罢了。都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哪有那么多可计较的呢?即使是偶尔生出些口角,也不过是小事罢了。只是仪姐儿年纪渐大,再过一两年,便到了说亲的时候了。这个年纪最是要紧。二弟妹心里有再多的怨言,也不该耽误了孩子。咱们这样的人家,女孩儿都是金尊玉贵地娇养着,谁会为了点子浮财,就眼红起旁人来?在自家人面前倒罢了,就怕养成了习惯,移了性情,在外人面前也是如此。到时候即便仪姐儿在人前表现得再贤淑雅,又有什么用?早晚叫人看出本性来,那可怎么说亲呢?”

    薛氏的脸一下就拉长了:“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教坏孩子了?我们仪姐儿怎么就本性不好了?她就是随口说起在三丫头那儿的见闻罢了,是我自己想不明白,才来问你。夫人倒无缘无故说起孩子的坏话来了,你这也叫长辈?!”

    许氏微微一笑:“我本是一片好意,怕仪姐儿移了性情,才好言相劝的。二弟妹若不领情,我也就不多说了。只是多提醒一句,二弟妹可别小看了别人,京城之中,耳聪目明的人太多了。若不是真正性情贤淑的名门千金,终究会叫人看出破绽来的。教孩子,还是要用心些才好。”

    薛氏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想起二房在人脉交际上远远不如长房,秦锦仪真想嫁到高门大户去,还要靠长房的爵位撑腰。二房上下固然是不认为长房会好心地给秦锦仪说一门体面的好亲事,但若是惹恼了许氏,她只需要别人面前说上一两句话,秦锦仪的名声与前程就要大打折扣了。二房惹不起许氏,她薛氏也惹不起。真要去惹,就得冒葬送了孙女前程的风险。

    薛氏深吸了几口气,脸上半天没能挤出笑来,只能板着脸,灰溜溜地告辞走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