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六章 小道
    秦含真闻声朝书房望了过去,发现秦顺手里正拿着她亲手放到书案上的一个墨玉笔掭,眼睛还盯着一个绿玉的水丞。她抿了抿唇,微笑着回答:“这些都是我祖父给我的,是他年轻的时候用过的东西。”

    秦顺却是不大相信的:“三叔祖年轻时候的东西,哪里还能保存到现在呢?当年抄家的时候早就抄走了吧?我听说二伯娘给你们送了好几大箱子东西去,这一定就是箱子里装的珍品吧?三姐姐,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为什么要骗我?”

    秦含真瞥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笔掭:“我说的就是实话,什么时候骗你了?二伯娘是给我们送了好几箱子东西来,但里头大都是我祖父从前用过的旧物,读过的书,当年抄家是被抄走了没错,可皇恩浩荡,后来不是都还回来了吗?不信你去问二伯娘。”

    秦顺哪里敢去问姚氏?他见秦含真态度半点都不软,自己倒先软了几分:“那……你说二伯娘送的东西大多是三叔祖用过的旧物,就是还有新东西了?”

    秦含真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这是当然啦,难不成二伯娘给我祖父祖母送日常用品来,就一件新的都没有?连衣料茶叶点心都是几十年前的东西?那还能用吗?”

    秦顺脸上火辣辣地,咬了唇不敢再说了。秦锦仪与秦锦华也进了书房看是怎么回事,前者盯着多宝架和书案上的物件,嘴唇抿得紧紧地,后者随手拿过书案上的水丞看了几眼,又去瞧秦含真手里的笔掭,一脸不在意地笑着说:“果然是好东西,这个笔掭倒罢了,只这墨玉黑得好看,颜色也匀称,那个水丞是和田玉做的吧?我记得我母亲有一回清理库房的时候,我看到清单上有一套和田玉的房四宝,心里很想要,求了母亲,父亲却拦着不肯答应,说我已经有好的了,何必再要新的糟蹋?我求了好久,父亲都没松口。后来还是母亲心疼我,专门找人用和田玉做了一套新的给我。我如今还用着呢,没想到三妹妹这儿也有,只可惜,不是一套的。”

    秦含真笑道:“我祖父那儿原有一套和田青玉的房用品,只是专给小孩子用的,原是他小时候一位长辈送他的生辰礼。我觉得规格太小了些,就给了我弟弟用。这几件房用品,有的是我从西北带回来,平时用惯了的,不值什么钱,也有我刚从祖父那儿得的。这个水丞就是祖父新给我的,虽然跟那一套和田青玉的不一样,但它也是和田玉做的。我喜欢它的颜色,绿得好象早春二月新嫩的小草一样,看了就让人喜欢。”

    秦锦华拉着她的手道:“原来三妹妹也喜欢和田玉,我那里有好些好东西呢,你得了空到我屋里来,我拿给你看。”秦含真欣然答应。

    她们两个在这里有说有笑的,秦锦仪站在一旁静静听着,目光扫过书房里的摆设,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心情怎么都好不起来。秦含真回头看见,心中暗暗讷闷,心想承恩侯府一向财大气粗,百灵也说过那些在外头人看来非常值钱的物件,在侯府中根本不算什么,每个月都要打坏几件,怎么看秦锦仪的反应,这么象是羡慕嫉妒恨呢?难道二房比长房穷些,用的东西没那么阔气?

    秦顺早已悄悄溜出了西厢房。

    他本来想趁着别人没留意,顺势溜走的,却被秦简揪住,拉到了正屋廊下:“你方才是怎么回事?不过是几件和田玉做的房雅玩,你难道还没见过不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大呼小叫起来。三房的妹妹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也就罢了,二房的兄弟姐妹们都在,你竟也不避着些,丢脸丢到二房去了!回头三叔知道,定然又要骂你!”

    秦顺一向有些怵他这个大堂兄,缩着脖子不敢反驳。他心里也清楚,方才确实有些失态了。他们长房私底下关起门来如何闹,都是小事,若是丢脸丢到二房面前,叫二房的人拿住把柄,嘲笑长房,别说是他的亲生父亲秦叔涛了,就连一向慈爱的祖母许氏,都不会护着他的!

    只是秦顺心中仍旧有些不顺,忍不住抱怨说:“大哥也知道我屋里的情形,我平日写字用的又是什么东西。我知道自己是姨娘生的,一应吃穿用度都不如五妹妹和六弟,倒也罢了。可我好歹也是承恩侯府正经的少爷,凭什么连西北乡下来的姐姐,在这府里的吃穿用度都能越过我去了?”

    秦简一掌拍了拍他的后脑勺,骂道:“你在抱怨谁?谁又是西北乡下来的?三叔祖是祖父的亲兄弟,也是这个家的长辈,你眼里瞧不起谁呢?!还是在抱怨我母亲亏待了你?你用的难道就不是好东西了?虽不是玉做的,也是官造的精品了。你屋里一样也有字画古董,每天也一样是锦衣玉食,哪里就不如人了?姐妹们用些精致的玩物,你也好意思计较?!有力气比较这些,还不如把心思都用在读书上正经!你若有出息,日后谁还会说你是姨娘生的?你若没有出息,就算是太太生的,别人也一样瞧不起你!”

    秦顺被他骂得抬不起头,又羞又恼,却是半句话都没法驳回去。

    秦简骂完了,又决定再给他一颗甜枣吃:“行啦,你不就是看着三妹妹那几件玉做的房小件眼红么?我那儿也有一套这样的东西,虽是独山玉的,不是和田玉,但也是少见的精品了。你若喜欢,回头我就让人送到你屋里去,如何?”

    秦顺顿时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喜色:“大哥说话算话!”

    “这是自然,谁还哄你不成?”秦简瞪他一眼,“行啦,以后缺什么就跟我说,少在那里眼红别人,象是一辈子没见过世面似的,叫二房的人见了笑话。”

    秦顺不好意思地笑笑,一边答应着,一边心里暗喜。

    一场小风波就这么平息了。二房的人,只有秦锦仪在秦含真的书房里转了几圈,然后就绷着脸出来了。秦锦春仿佛什么都没发现,只拉着秦锦容说话。年纪最小的秦逊从头到尾都在扮演着安静的隐形人,坐在角落里不与别人来往。

    与他表现差不多的,还有长房的秦素。秦仲海的这个庶子,虽然平日也跟着嫡兄嫡妹们一起行动,但秦简与秦锦华都不怎么在意他,他也乐得行事低调。不过今儿他比秦逊稍强一些的,就是一直在照看着年纪最小的秦端,免得院中人多,有谁冲撞了他。因有他陪着,秦端也比平日乖巧些,没有跟同胞姐姐秦锦容再吵起来了。

    一场小宴结束后,众兄弟姐妹们玩闹一阵,也开始感到了困意,便各自散去了。秦含真客客气气地送走了众人,同住一院的秦锦华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对她说:“三妹妹,我回屋歇午觉去了。等我醒了,咱们再一处说话。”说完就挨到了大丫头绘春身上,由绘春抱回了正屋。

    秦含真这才有空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夏青带着百巧等小丫头们收拾东西,青杏端了一杯热茶上来,就向秦含真赔罪:“方才是我疏忽了,只顾着收拾姑娘卧室里的东西,没守在书房,叫三哥儿摸了进去。”

    秦含真笑道:“这不是你的错,那毕竟只是书房。都是一家子兄弟姐妹,三堂弟要进去,难道你还能拦不成?我都没法拦。反正他也只是看看东西罢了,由得他去吧。你辛苦为我收拾屋子,有功无过,我又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怎会因为三堂弟的行为,就责怪你呢?”

    青杏暗暗松了口气,笑道:“姑娘宽宏大量,只是三哥儿也太……”她顿了顿,“自家姐妹的书房,他兴许是随意惯了,说进就进。只是姑娘的东西,虽然都不是一般的珍品,三哥儿好歹也是侯门公子,怎的也这般大惊小怪呢?难不成他平日没见过和田玉?”

    莲蕊恰巧经过,闻言笑着凑上来插嘴道:“顺哥儿自然是见过和田玉的,只是大都是别人的东西,很少有进他兜里的罢了。三奶奶重规矩,膝下几位哥儿和姑娘,吃穿用度都是有数的,贵重的东西少见,因怕他们年纪小,摔坏了东西,或是被身边侍候的人偷着拿走了,但凡有长辈们赐的珍贵物件,也都是三奶奶亲自收起来。顺哥儿总觉得自己是三爷的长子,年纪又比弟妹们大,已是懂事的人了,以为三奶奶这么做是故意亏待自己,动不动就要闹。亏得三爷三奶奶都是明白人,每每用心教导,这两年已是好了些。”

    青杏目光一闪:“怎么就到这个地步了?三奶奶不过是帮顺哥儿把贵重东西收起来罢了,难道还不给他不成?顺哥儿竟然还要闹?”

    莲蕊笑道:“三奶奶虽然性情冷一些,其实人很和气,从来不打骂下人,自然也不会亏待了顺哥儿。可梅姨娘为人又小气爱计较,教得顺哥儿也学得爱计较了。顺哥儿每次闹,背后多半是梅姨娘怂恿的。三爷三奶奶为此都不待见她,府里人都清楚。顺哥儿还不知道,只觉得亲娘是一心为自己呢。不过等他过两年长大些,想必就明白谁是谁非了吧?”

    青杏正想再问,秦含真打断了她们的对话:“好啦,这是别人家的家务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说起来我也有些困了,床铺好了是不是?那我去眯一眯。”

    青杏应着,侍候着秦含真睡下,才转出来拉着莲蕊道:“姑娘不喜欢听那些家长里短,你只悄悄跟我说就是了。我到底是新来的,对府里的事情知道多些也好,免得什么时候不小心,就得罪了人,给姑娘带来麻烦。”

    莲蕊连忙应了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