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荒岛求生系统〕〔诗意的情感〕〔变身之雾海心核〕〔一吻成瘾:总裁老〕〔光之雇员〕〔浮游圣尊〕〔重生七十年代:军〕〔美女总裁的修真高〕〔逍遥大亨〕〔女总裁的逆天高手〕〔穿越反派之子〕〔阴阳郎中〕〔至尊少年兵王〕〔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校花的修真强少〕〔柯南世界的怪盗〕〔幻想秘闻录〕〔最强西游直播间〕〔诸天超级神豪〕〔悬命游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章 撞见
    秦含真很快就发现了,赵陌的心情不太好。

    虽说赵陌自打到了京城,心情就一直没怎么好过,并随着他父亲赵硕那边的消息一天一天传来,他的脸色就越发阴沉,但偶尔他也会有开心说笑的时候。象现在这样,完全闷在屋里不想出来见人,连吃饭都没有胃口的情形,真的很少见。

    秦含真猜想,估计是赵硕先后两拨派来的人,给赵陌带来了不好的消息,才会让他心烦至此。

    秦含真也不知道赵陌父子间到底怎么了,但她如今已经把赵陌当成是朋友了,朋友不开心,她当然要去安慰一下了。

    她特地带了几样糕点,来到东厢房:“我听虎嬷嬷说,你午饭只吃了很少,这是怎么啦?就算有再大的事,也不能耽误吃饭哪。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不吃饱了,怎么有力气去解决自己面临的麻烦?”

    赵陌忍不住笑了:“表妹说的是哪里的俚语?我怎么没听说过?”

    秦含真哂道:“你没听说过的还多着呢,不必追究啦。”说着就将糕点摆放到他面前,示意他吃。

    赵陌无奈地捏起一块糕吃了一口,道:“我实在是没有胃口。表妹把糕放在这里吧,等什么时候我觉得饿了,再吃也不迟。”

    秦含真也不强求:“那就随你,只是记得别忘了才好。我们家的规矩,从来不逼人做不想做的事。你要是不想吃饭,谁都不会说什么。可在我看来,正因为你父亲如今不大把你放在心上了,你才应该加倍儿对自己好呢。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了,还指望谁来心疼你?”

    赵陌手上一顿,接着才慢慢地低头继续吃那块糕。等把糕完全吃下去,又喝了口茶,拿帕子拭干净手指,他才抬起头来冲着秦含真笑了笑:“表妹说得对。若是连我自己都不爱惜自己了,如今还能上哪儿去找人来心疼我呢?我虽不是孤儿,却也与孤儿无异了,可不就得事事都要依靠自己了么?”

    秦含真听得心中发酸,连忙摆摆手:“那些让人难过的话就不必再提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你父亲派了两遭人来,好象都没有把你接回去的意思。”

    赵陌叹了口气:“父亲还是希望我回大同温家去,不然就去他即将买下的京郊小庄子,隐姓埋名度日。他不希望我去他那儿住,一来是怕被王家寻到机会暗算,二来,也是不想跟王家撕破脸。他如今对王家忌惮得紧,我没听他的话,安心待在温家,他大概还觉得是我胡闹吧?不过他倒是说,已经去信大同温家了,说会跟外祖父说清楚,叫他们不再与我为难。”

    就算温家真能听赵硕的话,不再与赵陌为难,又有什么用?曾经的亲情已经有了裂痕,早已不复从前了。如今的温家上下,除了长房母子对赵陌有恩,二房的温二爷也没有做过伤害赵陌的事以外,几乎已经算是跟赵陌结仇了吧?赵陌是绝不可能回温家去了,但住进京郊小田庄,又算什么安排?

    秦含真纳闷地问赵陌:“你父亲就一点护住你的把握都没有吗?他现在住的地方可是他的宅子,他的地盘,王家还真敢当着他的面对你下手?王家在你父亲身上下了赌注,是指望他将来能带揳王家发达的。就算现在你父亲还没成功,他们多少也要留点面子,不要伤了彼此感情才好吧?真闹得两边关系僵了,对王家也没啥好处呀?”

    赵陌淡淡地道:“我不知道王家怎么想,但父亲他……大概也不希望跟王家人起冲突吧?若王家真的动手了,他要怎么办?若王家不动手,只是指责他把我这个嫡长子接入京城,他又要怎么做?与其费心费力去解释,倒不如不让我进门,更加省事。”他顿了一顿,看向秦含真,“我问过舅爷爷了,他老人家让我只管在这儿住着,不必担心别的。”

    秦含真忙道:“这是自然。最新我祖父才不会赶你走呢。他一直就挺喜欢你的,大家既是亲戚,又是故交。你只管在这里放心住着,不会有人说什么。”想了想,又补充说,“承恩侯府那边的人有话,你也不必理会。清风馆是我们三房的地盘儿。我们的地盘,自然是我们自己做主。”

    赵陌心中一暖,露出了微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虽然舅爷爷是一番好意,但长期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承恩侯府与王家是姻亲,若叫王家人知道三舅爷爷收留了我,跟承恩侯说了。承恩侯怪罪下来,舅爷爷与他有了嫌隙,岂不是我的罪过?”

    秦含真摆摆手:“放心吧,就算他不为你的事怪罪下来,我祖父跟他也不是哥俩好的关系,嫌隙早就有了。我祖父才不会为了他的想法,就违背自己的心意呢。既然祖父发了话,让你放心住下,你就只管住下。平日里就跟着我祖父念念书,跟我祖母聊聊天。他们喜欢身边有小辈儿陪着。等我搬去了明月坞,这院里越发没人陪他们了。有你在,他们也能开心点儿。”

    赵陌目光一柔,心中也涌出了不舍:“表妹是明儿就要搬过去了么?”

    秦含真点点头:“东西都收拾好啦,祖母亲自替我看了皇历,说明儿是好日子,正适合搬家呢。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个太当一回事,说不定我明儿搬了,后儿就回来吃饭了呢?”

    赵陌点头:“表妹搬去明月坞后,也不必担心舅爷爷和舅奶奶。我就住在这儿,会帮你好生照看他们的。表妹什么时候闲了,记得要多回来看看。我……我们进内院去不大方便。”

    秦含真也没多想他这话里的意思,笑呵呵地就答应了。这本来也是她的想法么。

    秦含真见赵陌开怀,便又劝他多吃几块糕,吃完后,他们好继续去“寻宝”。秦柏带着虎勇去了一趟丙字库,又取了两三箱东西回来。这次他们不是随机挑的,而是根据清单册子选的,据说那是秦柏少年时候看过的书,除了比较浅显的功课,还有些颇有意思的杂书,有空的时候可以看看,打发时间。秦含真对这些杂书十分有兴趣,只恐时间不够呢,因此要拉上赵陌做个帮手,好多挑几本走。

    赵陌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那几块糕,勉强又吃了两块,便实在塞不下了。

    秦含真纳闷:“你平时的饭量没这么少的呀?刚才你心烦,吃不下就算了,现在不是已经开心起来了吗?怎么还是吃不下呢?”

    赵陌苦笑:“胃口这种东西,哪有想开就开的道理?表妹好意我心里明白。你放心,我不会饿着的。”

    “那好吧。”秦含真重新又露出了笑容,“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赵陌笑笑,心中仍有几分苦涩。秦家表妹是个天真烂漫的性子,哪里知道他内心的苦处呢?他不是在为自己的处境烦恼,他有秦柏夫妻护着,衣食无忧,即使得不到父亲庇护,好歹还没到绝路呢。真的被逼急了,大不了上宗人府去闹,直达天听。他就不信,等圣上都知道了,王家还有胆子再对他下毒手。如今他不过是要看在父子之情上,不打算做到那份上而已。

    他心中难过,更多的是因为父亲的态度。父亲已经不是从前的父亲了。为了坐上皇储之位,抛妻弃子也就罢了,父亲的心腹居然还说出“等日后用不着王家了,再为哥儿做主”的话来,可见父亲心里也是这么想的。王家再不堪,父亲如今也正借着对方的力,处处做小伏低。这时候父亲就已经想着要卸磨杀驴了么?父亲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让他感到……如此的陌生。

    赵陌将心中的难受勉强压了下去,脸上挤出笑脸,跟在秦含真身后向正屋走去。这些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身为人子,本不该这般指责父亲。更何况,告诉了秦家人又如何?这终归是他自己的事,难道还要指望秦家人继续帮他么?他没那么厚的脸皮。

    秦含真不知道赵陌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兴致勃勃地要带着他去“寻宝”。可惜,不知是流牛不利,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个计划没能顺利进行下去。

    他们才走到正屋门前,还没跨进门槛里呢,院门处就传来了秦锦华的声音:“三妹妹,我来找你玩儿啦!”说着就乐呵呵地跑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喘气不休的两个丫头,不停地叫着秦锦华:“二姑娘,慢些儿,仔细摔着了!”秦锦华却理都不理,径直冲着秦含真过来了。

    秦含真愣在了那里,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小堂姐事先可没打过招呼呀,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呢?糟糕,赵陌就在边上站着……

    秦锦华满脸笑容地跑到秦含真面前,拉住她的手:“我听说三妹妹明儿就搬过去了,他们正收拾屋子呢。可我实在等不得了。今儿我功课做得好,让先生夸奖了,母亲特许我到清风馆来找你玩儿。好妹妹,不如你今儿就搬了去吧?”

    秦含真干笑着说:“不就是差上半天的功夫吗?二姐姐不用着急。”

    秦锦华撒娇似地道:“我怎么不着急呢?天天都盼着你,可你又不到明月坞来,只叫丫头们收拾东西。好不容易定下了搬迁的日子,我是左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只觉得日子过得太慢,真恨不得你今儿就搬过去了。”倒是没有再继续强求秦含真提前搬家。

    不过她把好奇的目光转向了赵陌:“这位是谁?我还是头一回见呢。对了,我记得有人提过,是三叔祖那个姓吴的弟子的表弟,是不是?不过奇怪了,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难不成我在哪里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这么一轮嘴地问出来,赵陌只得停下了往东屋方向缩的脚步,沉默地站在那里,什么话也没说。

    秦含真觉得自己背上的冷汗都要落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嫡女嚣张:鬼王独〕〔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