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铁血强国〕〔我和26岁美女上司〕〔重生之再造未来〕〔天生就会跑〕〔妙医鸿途〕〔阴缘难续:鬼君,〕〔极品阎罗系统〕〔天道很皮〕〔植物崛起〕〔逆世成凰:吾皇万〕〔有花堪折:压寨夫〕〔全职武神〕〔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废材刁妃要翻天〕〔网游之龙神传奇〕〔洪荒之天剑老祖〕〔阴食〕〔仙界赢家〕〔终极小村医〕〔控尸领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七章 入夜
    蓝福生一怔,满脸的无辜:“哥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能庇护谁呢?我说这些,全是为了哥儿着想,好意劝你不要再埋怨大爷了!”

    赵陌冷笑一声:“既然是这样,那就请你不要再打断我的话了。一次是巧合,焉能次次是巧合?蓝叔还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儿,好糊弄不成?!”

    蓝福生咬牙闭了呢,甄忠面露疑惑之色:“怎么回事?哥儿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刚才没觉得蓝福生说的有什么不对呀?

    赵陌转向甄忠:“两件事。第一件,我曾经托人给父亲新宅子送过信,说我到了京城,当时收信的是兰雪。她知道后,还跟我约在隆福寺里见了一面。当时她答应会把我上京的消息告诉父亲,但看来她并没有这么做。第二件,二弟的死是她说的,也是她告诉我,凶手是受了王家的指使而来。正因如此,父亲怀疑辽王府中还有王家的奸细,不再安全,知道兰雪怀有身孕,才会特地将她接到京城来。难道兰雪说的不是实话?二弟的死不是王家人害的?父亲既然知道真相,为何什么都不做呢?我不是在抱怨父亲弃我不顾,也不是在争什么闲气。从我在外祖父那儿听说了父亲与王家的交易后,便知道自己将来是什么处境了。当时我忍了,若不是因为王家与温家步步进逼,我也不会逃到京城来。但是,二弟好好的没了性命,稚子何辜?!”

    甄忠不由得退了一步,神情有些狼狈。他看向蓝福生,意图稍稍转移一下话题:“福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见天儿守在新宅那头,若是外面有人送信进来,叫兰姑娘接了去,你会不知道?”

    蓝福生缩了缩脖子,低声道:“我知道……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听说了是哥儿的消息,我才……可那两天大爷没回过新宅子,兰姑娘说要先跟哥儿见一面,问清楚他上京的原因,才好告诉大爷,我觉得有道理,便由得她去了。兰姑娘出门那天,留我在宅里看家,免得有人上门找大爷,却无人招待,谁知道新夫人会来了呢?那几日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我哪里还想得起别的事?”

    “糊涂!”甄忠不由得骂了他一句,这样的大事,跟小王氏与兰雪那点子妻妾矛盾如何能相比?蓝福生跟了赵硕几年,办事也是办老了的,怎的也犯起了主次不分的毛病来?

    甄忠也有些埋怨兰雪:“兰姑娘也是,福生没见过哥儿,一时糊涂忘了也就罢了,她是见过哥儿的人,怎的也不跟大爷说一声?”

    蓝福生小声道:“想必是没机会与大爷私下相处?新夫人搬进了宅子,看得那般严。当着别人的面,兰姑娘如何敢跟大爷说起哥儿的事?”

    这倒也是。甄忠稍稍消了气,但还是觉得家中下人欠调|教:“兰姑娘出门时是谁跟着去的?既然得了这个差使,想必都是信得过的人,多少也该知道些内情。别人不方便,他们也不方便么?竟然也不跟大爷说一声!”

    蓝福生这回就闭嘴了。

    甄忠看向赵陌,赵陌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看到他这样的反应,甄忠一时也有些讪讪地,低声道:“这事儿是兰姑娘的错,回头我一定向大爷禀报。哥儿这回是受委屈了,大爷一定会为你做主的。哥儿只管放心就是。”

    赵陌平静地问:“父亲让你们来见我,可提过要如何安排我的去处么?除了送回温家以外?”

    甄忠有些吞吞吐吐地:“若是哥儿实在不肯回温家,大爷兴许会为哥儿另寻个住处,就在京城。哥儿且忍耐些日子,等大爷站稳了脚跟,不用处处看王家人的脸色了……”

    “父亲如今处处都要看王家人脸色么?”赵陌打断了他的话,“这可不好吧?父亲常在御前,又得圣上青眼,却对王家人如此畏惧,看在圣上眼中,不知圣心如何?”

    甄忠不敢回答,与蓝福生对视一眼,有些狼狈地说:“哥儿,大爷如何行事,不是小的们能过问的。只是大爷真的不容易。他如此费尽心力,还不是为了哥儿将来的前程?”

    赵陌淡淡一笑:“只怕父亲费尽心力换来的前程,我还没得来及享用,便已经小命呜乎了。”

    甄忠与蓝福生皆不敢言。

    赵陌忽然觉得有些没意思,转过身在书桌前坐下:“你们去吧。若父亲连让我光明正大地在京城过活的本事都没有,又凭什么说,他如今已经得了圣上青眼,有望实现心愿了呢?如今的父亲,连在辽王府时都不如了。至少在辽王府里,他还能大声对所有人说,我是他的儿子。王妃要为难他时,他也有胆子反驳几句。即使为此受了王爷的训斥,他也从未有过退缩。如今的父亲有了大志,却没有了胆子。”

    甄忠与蓝福生的脸色都微微变了,他们沉默地站在那里半日,知道自己已经劝不了赵陌什么了,只得一脸不自在地告退,然后无功而返。

    承恩侯府的西角门外还停着一辆马车,他们今天过来,本是打算要带着赵陌离开的。既然目的没达成,他们也只能回去向赵硕复命。

    赵硕听完了二人的汇报后,心情十分复杂,心里又是酸,又是涩,还有着恼怒和委屈。酸涩是因为想到了他这一路走来,所经历的困难与凶险;恼怒是因为被儿子揭破了脸皮,戳穿了他内心的胆怯;而委屈,则是因为受到了儿子的指责,让他感到了不被亲人理解的痛苦。他一直是这么的努力,为了目的,舍弃了那么多的东西,再伤心再难过也都坚持下来一,儿子凭什么要这样说他?凭什么要否定他的努力?!

    赵硕一时激动,横臂将书案上的东西一把扫落在地,但瓷器掉在地上摔成碎片的声音又让他很快冷静下来。现在还不是能随意发脾气的时候,书房离正院太近了,若叫小王氏听见,她一定会来问的,到时候要怎么解释?

    赵硕深吸一口气,摆摆手,示意甄忠与蓝福生二人退下。等两人依令退到门边,又被他叫了回来:“福生,兰雪确实跟陌儿见过面了?她去隆福寺不是为了给陌儿的母亲上香祈福,而是去见陌儿?那夫人为此跟她吵起来,又是否知道内情呢?”

    蓝福生忙道:“小的不知,但兰姑娘应该是跟哥儿见过了。她隐瞒不提,大概是怕让夫人知道了吧?她既然见过哥儿,想必也知道哥儿在大同遇到的事……”

    赵硕叹了口气,挥手示意他二人退下。

    等出了书房,甄忠一把揪住蓝福生,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中,质问道:“你三番四次为兰姑娘说好话,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大爷有话问你,你答就是了,说那么多做什么?!”

    蓝福生挣开了他的手,委屈地说:“我哪里为兰姑娘说好话了?我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大爷而已。忘了将事情禀告大爷,确实是我的错,但我那时又不知道哥儿的住处,告诉大爷哥儿来了京城,除了让大爷心里着急外,还有什么用?怎么也要等到弄清楚了哥儿的下落,才好开口吧?”

    甄忠冷笑:“什么事你都能说出个理儿来。这回倒罢了,我只警告你一件事:你我都是大爷的人,只认大爷一个主子。旁人任他是谁,都不能越过大爷去。你给我记清楚了,不管谁跟你说过什么,谁给了你好处,你都不能忘了自己的本份!”

    蓝福生目光一闪:“这是当然。论忠心,我可半点不比你少,你少给我倚老卖老了!”说罢推开甄忠,径自离去。

    甄忠冷冷盯着他的背影,心里总觉得不对劲。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把赵陌的事给解决了,旁的事他也无心多管。只要蓝福生不会坏了赵硕的正事,一点小私心就随他去了。甄忠心里是只认赵硕一个主子的,就算赵陌是赵硕的嫡长子,也没有赵硕本人重要。既然赵硕一心要做人上人,那他甄忠就不能让任何人挡在赵硕面前。儿子可以再生,可皇位却只有一个!

    甄忠自去帮着主人操心赵陌的事了,却不知道蓝福生离开他之后,并没有直接返回随从们的住处,而是走到另一处僻静的角落里,左右前后张望两圈,确定夜里没有人经过附近,便轻轻一跃,翻身上了墙头,然后无声无息地横穿过数重院落,轻轻落到一处僻静的小院中。他迅速藏身到院角的树丛之后,探头张望前方的房屋几眼,然后发出几声猫叫声,便静伏在树丛中,静待时机。

    不一会儿,屋中的灯光熄灭了,两个丫头走出房门,一人反手关门,另一个拿过灯笼,双双从廊下离开。

    又再过了一会儿,屋子西边的一扇窗打开了,窗后有烛光迅速亮起,又迅速熄灭。

    蓝福生悄无声息地潜了过去,翻身入窗:“小妹?大事不好!陌哥儿把你告了,如今大爷已经知道你见过哥儿的事,仔细他会问你!”(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全能奶爸[快穿]〕〔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