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五章 劝说
    赵陌一怔,抿了抿唇:“若果真如此,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父亲自有大志,我身为人子,也只能沉默守拙,全当孝顺了。只是……弟弟未免死得太冤。不知有谁能为他讨还公道?”

    秦平听了,也沉默下来。

    吴少英问他:“姐夫可是在宫里听说了什么消息?否则怎会这样问赵小公子?”

    秦平淡道:“也没什么,只是前儿辽王府大公子家的新夫人闹出来的事,宫里也有传闻。虽不知道有没有传到皇上耳中,但我们底下人私下是有过议论的。还曾有好事者当面问过辽王府大公子,他说,只是有些误会罢了,并无大事。他的小妾只是去隆福寺中为腹中胎儿祈福,因回家晚了,才让夫人生气而已。正室管家严,乃是规矩,小妾行事略有些出格处,禁足几个月,只当是好生养胎了。他家中一切风平浪静,却因些许小事,叫隆福寺的僧人闹得满城风雨,隆福寺的方丈很该多约束寺中僧人了。”

    在座众人的面色都有些微妙。虽然辽王府大公子新宅子门前那一番妻妾冲突,很可能只是兰雪姑娘因一点私心搞出来的,目的说不定就是为了黑一把新任的正室夫人,想必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毕竟辽王府大公子为了做皇储,正要巴结王家呢,连嫡长子都能放弃了,庶子的性命也无视了,一个怀孕的通房又能算什么呢?但事态发展真的没有超出众人意料,甚至辽王府大公子的处理方式还要更加粉饰太平,大家心里未免会有几分失望。

    看来赵硕对王家真的非常忌惮呢。

    赵陌不由得也生出几分担心。他见兰雪的时候,兰雪表现得十足一位得势宠妾的模样,还声称赵硕为了保住她腹中胎儿的安危,想方设法推后小王氏搬入新居的时间,好象她在赵硕心中有很重要的地位一般。结果,也不过如此罢了。既然她满怀信心都没能讨着好,那自己这个丧母的嫡长子,在赵硕心中又能有多少份量?他实在是没什么底气。

    秦柏问秦平:“赵硕的消息,连宫中都有听闻?这也未免传得太快了。是什么人在那里嚼舌?”兰雪即使能在隆福寺里做手脚,也不可能有门路将消息传到皇宫之中吧?难不成还有别人在捣鬼?

    秦平不知该如何解释清楚,只能隐晦地表示:“辽王府大公子虽说甚是出色,但宗室中也不是没人对他不喜的。各家都有杰出子弟,却无人胜得过他圣眷昌隆,便难免有人心里不服气了。”

    秦柏秒懂了。

    未来皇储的位子,谁不眼红呢?当年为了争夺皇位,先帝几个成年的儿子明争暗斗,直斗得京城血流成河,不知多少豪门大户被抄家灭族。如今,太子体弱,又无皇孙出生,圣上为了江山传承,从宗室中过继皇嗣是迟早的事。这几乎没有太大的风险,只要不是自寻死路,即使争位失败,也不过是回归本来的身份罢了,一样是富贵荣华享之不尽。

    而宗室子弟里,又以近支宗室脱颖而出的可能性最大。那几家常年在京城待着的王府,或是与皇室关系较为密切的藩王,自然会忍不住心动的。但是,这到底是在瞄着人家儿子死了以后空出来的位置,大家都不好把话点明,因此各府都是尽可能低调地显摆自家儿子,在圣上面前争脸面,好搏取更多的圣眷。

    结果,叫晋王世子风光了这么多年,倒也罢了,晋王好歹也跟圣上关系不错,晋王府又家大业大,在朝中亦有强力臂助,可如今新来的这位辽王长子,却是素来与圣上不大和睦的一位王爷所生,听闻还没有得到父母支持,是自个儿跑到京城来露脸的,居然也叫他得了圣眷,还接连得到圣上重用,开始插手朝政了。难不成圣上就真的看中了他?与本家父母不亲,可不正好养熟么?众位宗室王爷们瞧着辽王长子似乎越来越有上位的把握,心里自然是瞧他不顺眼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赵硕有点小丑闻,大概有的是人乐意将消息传到宫里去吧?不必是什么大事,只需要在圣上与太后面前,稍稍抹黑一下赵硕的形象,对他的打击就够大的了。他没有来自家庭的支持,在京城无根无基,全凭圣眷才有今日的风光。只需要圣眷减少,他随时都能被打回原形,即使还能在京城混下去,也不过是一寻常宗室子弟罢了,又能成什么气候?

    秦柏对此也只有一句叹息,但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在赵硕决定了自己未来要走的路之后,任何因此而产生的代价,他都只能承受了。有得必有失,只要他将来不会后悔就好。

    倒是吴少英,听完秦柏与秦平父子的对话后,似乎也猜到了什么,便提醒赵陌一句:“说不定会有人借小公子的事,打击令尊呢。小公子要提防的人又多了。”

    赵陌只能苦笑。

    秦柏道:“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广路,以你如今的处境,一味提防也不是长久之计。我还是那句老话,若你父亲真的不打算护你,你还是要多想想自己才好。别的不说,你总不能一辈子在这清风馆里躲着人,终究还是需要光明正大行走在外的。否则,我便是护得你一时,也无法护得你一世。”

    赵陌起身肃然应道:“是,舅爷爷,广路明白。”

    秦柏点点头,便转向秦平:“你且去传话便是,也不必说得太多,只告诉赵硕,他长子在我这里。温家有人与王家有勾结,不再是安全之地,他长子只好逃到京城来了,问他打算怎么办。”

    秦平应了。

    正事说完,接下来便是家事了。牛氏告诉儿子,秦含真即将搬到明月坞去,秦平有些惊讶,但也觉得这是件好事:“桑姐儿是该好好学些女孩儿该学的事了。在家的时候,她不是跟村里的孩子疯跑,便是与她关家表哥一起淘气,成日家不肯好好读书学字。一年大,二年小的,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她母亲是个再温柔和顺不过的人了,又做得一手好针线。我不指望她能长成她母亲那样,好歹也要学得一半吧?”

    秦含真干笑,这些“过往”她真的不太了解。也许等他们父女俩相处的时间再多些,秦平就会清楚她现在的“转变”了。

    牛氏却听不得儿子这般贬低孙女:“你知道个啥?如今桑姐儿可乖巧了,每日也跟着你爹读书写字,聪明得不得了!你总说她不如她娘,我倒觉得她现在才好呢。她娘是温柔和顺不错,只是性子太闷些,有什么不如意的事,也不肯说出口,自个儿胡思乱想暗伤心,不然也不会……”她顿了顿,声音也有些哽咽了,“我倒宁可桑姐儿不象她娘呢,这般成天乐呵呵的,也是好事,至少遇到什么难处了,不会钻牛角尖。这世上有什么是熬过不去的呢……”

    屋中众人不由得沉默了下来,大家想起死去的关氏,心里都有些不太好受。

    吴少英忍了忍鼻中的酸意,深吸一口气,勉强道:“我这几日写了两篇文章,自觉有些进益,只是还有许多不足之处,不知能不能请老师指点指点?”

    秦柏当然不会说不能,于是他便带着吴少英去了东屋的书房。牛氏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心情平静下来,便拉着秦平说家常话去了。分别了这么久,好不容易上京见了儿子一面,聚了不到半天的功夫,儿子便要工作去了。如今总算有了一日的相聚时光,她当然有好多话要跟儿子说的。

    秦含真悄无声音地领着赵陌出了正屋。两人来到紫玉兰树下,往石凳上坐了,一时也是相对无言。

    半晌,赵陌才苦然一笑:“表妹与我都是苦命人,都是小小年纪就没了母亲的……不过表妹还有慈父在,倒强过我许多了。”

    秦含真正色道:“你爹还不知道是不是慈父,不过看情形,不是的可能性更大。如果他真的不管你了,你难道就真的要吞下这口气吗?”

    赵陌叹气道:“那我能怎么办呢?王家势大……”

    秦含真打断了他的话:“王家势大,比承恩侯府又如何?”

    赵陌一怔:“这……两者不能比吧?”

    秦含真冷笑:“你觉得承恩侯府是外戚,王家是外臣,两者不能比,是不是?可是两家的处境是很类似的,都是靠着当今皇上的圣眷才有了今日的风光,但这份风光却未必能存续很久。所以大伯祖父好说歹说找了我祖父回来,所以王家拼命把女儿嫁给有望成为皇储的宗室子弟。否则,大家只需要安心做纯臣就好了,搞那么多事出来干什么?”

    赵陌怔了怔,低头沉思片刻,再抬起头来时,眼神就好象有些不同了:“所以,王家所谓的势大,其实也是空架子?他们还做不到只手遮天?”

    秦含真没答,只问他:“你希望你父亲成为皇储吗?那样你也许也能一飞冲天了。虽然他对王家许诺说,会放弃你这个嫡长子,将来把位子传给王家女儿生的儿子。可是,真等到他上了位,王家是否还有能力约束他遵守诺言呢?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正经嫡长子,是合乎礼法,又上了玉牒的。”

    赵陌正色道:“我从来没想过那个位子。父亲当初会离开辽王府,冒险上京,也不过是受不了王妃的排挤与暗害,想要保命,再求一个前程罢了。若不是王家让他有了更高的期许,兴许我母亲也就不会……”他想起母亲临终前的愿望,心里也难受起来。

    “你父亲有野心,那没什么要紧的,但实现野心有很多种办法,做人还是需要一点底线的。如果你父亲连至亲的妻儿都不在意了,又怎会在意天下百姓?”秦含真道,“既然是这样,赵表哥,你还是多为自己着想的好。反正事情再糟,也不会糟过你们从前在辽王府时过的日子了,不是吗?”

    赵陌若有所思。(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