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男友是帝少〕〔恶魔校草,太过分〕〔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王爷,我对你一见〕〔玄宇宙〕〔妖帝撩人:逆天邪〕〔大牛魔王〕〔史上最强神壕系统〕〔我的万界穿越戒指〕〔花开花落又一年〕〔轮回彼方〕〔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非典型歌姬〕〔妻约到期: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顶级天王〕〔毒妇不从良〕〔超级制造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十九章 猜测
    “我能打什么主意?还不是为了你着想!”姚氏听到丈夫秦仲海问起她今日殷勤地陪着三房逛遍整个侯府,把自己累得腰酸腿疼的,大异平日作风,到底有何用意时,就这么飞了一眼回去,娇嗔着表示抗议。 ≤≈=.≈≠≥≥≈.≤c≥om

    秦仲海眨眨眼,笑着整理了下略有些皱褶的袖子,慢条斯理地说:“奶奶这话说得有意思。你对三房殷勤,能对我有什么好处?更何况,我也没嘱咐过你什么。”

    姚氏哂道:“你不嘱咐,我就不能自己去想了?也忒小看人了!那是你叔叔婶婶,你自打出生就从没见过面的长辈,若不是因为他们儿子在京城得了好差事,侯爷又死命催着他们来,你说不定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他们。这样的人,我有什么必要去讨好?讨好了又能得什么好处?有谁还给我银子不成?不过是大面上不出差儿,礼数上尽到了就行了。三弟妹淡淡的,夫人也没说她的不是。我腆着脸去讨人欢心,还不是为了你?”

    她凑近了丈夫,压低声音道:“三房明明是从西北回来的,家里也没有高官显宦,若说圣上看重,这三十年也没人去找他们,他们回京的消息放出去有日子了,又至今没见宫里有什么动静。这瞧着就是一房再寻常不过的族人了,可侯爷和夫人却一再说了要咱们厚待,不许怠慢了,还把整个丙字库都给他们了。这不是摆明了他们有求于三房么?可侯爷与三叔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一直不大和睦。昨儿刚来时二房又闹了一出,虽然大家都没说什么,可到底是揭破了侯爷当年回京后做的好事。这新仇旧恨的,三房又没什么求着侯爷的地方,他们能顺顺当当地答应帮侯爷的忙了?我看悬得很!三房到现在还没闹,还乐意跟咱们长房的人相安无事,甚至我要他们孙女儿搬到咱们锦华院子里,他们也没回绝,就已经够厚道的了!”

    她又坐直了身子,慢慢靠到身后的引枕上,伸展着筋骨:“我跟三房相处了这大半日,就觉得他们都是和气人,明白事理,跟二房大不相同。这样的长辈,又是咱们本家自己人,自然该好好相处着。侯爷、夫人与三房有什么旧怨,那是长辈们的事,我们做晚辈的,尽到晚辈的礼数就是了。真要有什么要紧事,侯爷开不了口,夫人不好开口的,我们交好了三房,还能帮着转圜。退一万步说,即使侯爷没有需得求三房的地方,咱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交好了三房,我们遇事也能有个帮手。这个家里三房人,二房就是一家子光棍!再没法跟他们打交道的。从前他们从我们长房占了多少便宜去?如今可好了,三房回来了,二房要争的东西,有什么是长房不好出面的,正好让三房跟二房争去!等他们争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出来打圆场。那岂不是既省了力气,又得了好名声?”

    秦仲海听得笑了:“奶奶的算盘打得可真精。只是三房也未必如你想那么容易受摆布。三叔可是个聪明人,只是性情温和,不爱与人计较罢了。他心里明白着呢,你别把人当傻子了。”

    姚氏不以为然地道:“我哪儿敢把三叔当傻子呀?我一个侄媳妇,原也没多少见他老人家的机会。只是三婶性情直率,虽说有些村气,但我瞧着挺好相处的。她也看不惯二房行事,若二房什么时候又闹出事来,我自然得告诉她一声。”

    秦仲海淡淡地道:“奶奶悠着点儿吧。三婶虽说是小户人家出身,从未见识过咱们这等高门大户里的作派,未必能觉你的用意。但三叔是不会任由她被人算计的。做得过了,三叔恼了你,冲着父亲、母亲火,到时候谁能护着你?”

    姚氏嗔了他一眼:“我能让事情落到那个地步么?再说了,什么叫我算计三婶呀?我只是觉得她与我投缘,平日里正该多说说话,聊聊家常。即便她真想做些什么,也是她自己的主意。你还以为我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叫别人做什么,别人就做什么呀?你这话也太看得起我了,也小看了三婶!”

    秦仲海笑笑,起身往外走,姚氏见他真打算离开了,忙叫住他:“你上哪儿去?”

    秦仲海回头说:“这才刚刚回家,换过衣裳了,我去给父亲、母亲请安。”

    姚氏忙道:“侯爷不在家,今儿出门访友去了。夫人那儿大约还在打牌呢,几个姨娘、姑娘都在她屋里。你还是等晚些时候,快吃饭时再去吧,这会子恐不大方便。”

    秦仲海这才住了脚步,重新转回来坐下,问:“父亲怎的会在今日出去访友?三叔才回来,他很该多与三叔见面,叙叙兄弟旧情才是。虽说从前他们之间多有不睦,也有些新仇旧恨,但瞧三叔的模样,似乎也无意多计较。三叔事隔三十年才回京,到了这个家里,肯定是要缅怀往昔的。今日本不该由你领着三房逛,而应该是父亲去才对。他倒出去访友了?什么朋友这般要紧?”

    姚氏说:“他没说,只是我问了他身边的人,听闻他今儿是要往几家王府、公主府去的。兴许是三叔回京的事,他想报到宫里,但如今又没法进宫,因此打算借旁人的力吧?”

    秦仲海叹了口气:“说起来,这都是自找的。他是我父亲,我没法说什么,但他有时候行事,实在叫人哭笑不得。这般损人不利己的,他到底在图什么呢?三十年啊……整整三十年!好歹三叔也是他同父所出的亲兄弟,即使年轻的时候有些个口角,好歹也一同在边疆同甘共苦了几年。还有,三婶娘家对咱们家算是有大恩的,父亲怎么就一句都不提呢?”

    姚氏撇撇嘴:“你问我,我问谁去?那是你老子!”说完了,又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凑近了丈夫问,“侯爷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才得罪了圣上与太子殿下的?他不肯说,夫人那儿,我不敢问,连你也不肯告诉我!可把我急死了!侯爷总叫我去王家求外祖父,可我连缘由都不知道,如何跟外祖父开这个口呢?”

    一提起这事儿,秦仲海就一脸郁闷,他摆摆手:“罢了,你不必问,我也不会答。这事儿就让它过去吧。等什么时候圣上召见了三叔,把事情说开,兴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否则……”他叹了口气,没说下去。

    姚氏忙问:“这事儿跟三叔有什么关系?”

    秦仲海摇头不答,姚氏便自个儿去猜:“三叔有三十年没回京城了,什么事能牵连上他?难不成……三叔三十年没回京城这事儿,真的跟侯爷有关?是侯爷让他别回来的?!”

    秦仲海沉默不语,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姚氏只好自个儿猜下去:“不能吧?三叔跟侯爷兄弟不和,三十年前他又回过京城,知道侯爷跟夫人成亲,只有更生气的……”

    秦仲海听到这里,便横了妻子一眼。姚氏自知失言,忙赔笑着挨到丈夫身后,举起粉拳给他捶背:“二爷恕罪,是我说错话了,我不是有心的。”

    秦仲海叹道:“在咱们自己屋里,又没有丫头婆子在,你说两句倒罢了,可别说顺了嘴,在父亲和母亲面前也这般口无遮拦起来。父亲定要火的,母亲也不会护着你,这些年,她也不容易。”

    姚氏低头软声认错:“是——”

    这事儿就算是揭过去了。

    姚氏替丈夫捶了一会儿肩,又忍不住脑洞,继续猜测起来:“以三叔与侯爷的关系,侯爷要三叔离京城远远的,再也别回来,三叔万万不可能就这么顺从的。他愿意走人,肯定有别的缘故!说起来……当时正好是皇后娘娘去世的时节。三叔昨儿说,他离京的事,皇后娘娘是知道的……”

    她忽然有了个令人不敢相信的结论:“难不成是皇后娘娘让三叔离京的?!为什么?他们姐弟不是一向很要好么?!还说当年皇后娘娘在幽禁时病情加重,是因为接连听说了父亲与继母的死讯之故。于情于理,皇后娘娘都没道理开这个口呀?”

    “皇后娘娘自然不会开这个口,可是……”秦仲海欲言又止,“罢了,这事儿真的不能说下去了。你也不要再问。知道得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这些话,你也万万不要跟别人说去。”

    说罢他就站起身,走出了房间。虽然还没到去给母亲请安的时候,但他可以先去看看儿子们,检查一下他们的功课。

    姚氏唤了秦仲海几声,都没能阻止他离开,只得由得他去了。但她内心中却已经对刚才的猜测有了结论。若不是说中了实情,秦仲海何必急着要走?

    他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三叔说皇后娘娘知道他离京的事,秦仲海却说皇后娘娘不会开这个口。这里头莫非还有什么隐秘?

    姚氏心里清楚,若是连丈夫都不肯告诉她真相,那她在这个家里,就找不到第二个人能为她解惑的了。可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也是为了全家上下着想。公公承恩侯莫名开罪了圣上与东宫,家里人即使想帮一把,也该先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事,才好作出弥补吧?否则他们做得再多,也不过是白费劲儿罢了。

    姚氏拿定了主意,便叫了心腹大丫头玉兰进屋,小声嘱咐她:“回头我叫人给你收拾两匣子东西,你换了衣裳,带上两个嘴紧又信得过的婆子,要一辆小车,悄悄儿带着匣子出府,到念慧庵去一趟,寻那几位咱们家出来的师父。我有口信要你带给她们,让她们给我写回信。叫她们放心,我看完信就会直接烧掉,不会落人话柄的。”

    玉兰愣住了。念慧庵?那是秦皇后去世后,圣上亲自为亡妻建的庵堂,侍候过秦皇后的宫人,除了留在东宫照料太子的伽南嬷嬷,全都在庵中落出家,每日为秦皇后祈福。姚氏这是要她去找那几位秦家家生子出身的老宫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