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际制造商〕〔万域之王〕〔最强商女:韩少独〕〔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暗刀少侠的飞船与〕〔魔翼枪王〕〔天价婚宠:权少赖〕〔独宠小萌妻〕〔天才毒妃:魔君别〕〔狂拽小妻:总裁大〕〔甜婚蜜令:权少宠〕〔第一狂妃:废柴三〕〔我的美女特工老婆〕〔霍少的闪婚暖妻〕〔剑帝龙尊〕〔老公死了我登基〕〔校园狂少〕〔我叫科莱尼〕〔绝色总裁是我老婆〕〔带着仙葫混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十六章 闲话
    在三房上京之前,姚氏对他们有过一个既定的印象。

    三房长达三十年留在西北边关附近的小县城,住的是村里山上的土房,没有玻璃窗;出门不是骑马就是骑驴,坐车会被土路颠得骨头都快散架了,跑上十来里路,头脸都是尘土,因此出门回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脸换衣裳;不论主子还是奴仆,全都穿着棉布衣裳,颜色不是素淡就是黑灰(当时在办丧事);家里吃的多数是面条,虽然不是没有米,但都是普通货色,远远称不上精细,肉食基本上都是羊肉,鱼只有附近河里的出产,酱菜、干菜是饭桌上的主流,没什么新鲜蔬果,倒是枣儿味道还算不错……

    这就是金象在到达米脂后,对三房处境的一个简单介绍,在给侯府报上的书信中,他将自己看到的打听到的表面情况做了个汇报。只能说他去的时候不对,既是寒冷的冬季,又正逢三房办丧事,主人秦柏无心理会庶务,主母牛氏病倒,两个儿子都不在家,两个儿媳一个死了,一个逃走,家里只能依靠虎伯夫妇打理,学生们又各自放假了,正是秦家大宅里最冷清的时节。金象起初又不大受待见,谁还好吃好喝地招呼他不成?等到过年时,他的待遇有所提高,各方面的生活水平都上升了,却又忙着秦柏交代的任务,替三房打点出远门的杂事,哪里有空在信中写那么多琐碎的小事?

    如此一来,姚氏便觉得三房上下都穷得很,三叔秦柏年轻的时候好歹也是侯门公子,锦衣玉食,结果为了娶三婶,却受了三十年的穷,真是可怜又可叹——这是受公公秦松错误言论误导的结果。至于牛家也是有家底的富商人家,三房有田产有店铺,几乎整个村子都是他家的佃户等诸事,姚氏全给忽略掉了。对她而言,这点家底对比侯府的家大业大,根本不算什么,三房顶多只是个温饱不愁的乡下小地主。若三房日子富裕,又何必叫两个儿子离家在外,在边关喝西北风?三叔秦柏更不必一把年纪了还收学生,赚那几个束脩钱了。

    阴差阳错地,姚氏对三房有许多误会,因此在写信给金象,交代那几个执事婆子与丫头的时候,就特地嘱咐了,要让她们多给三房的女眷们说说京里的规矩,最好要教她们说官话,照着京里的风俗穿戴打扮,再做几身象样点的衣裳,千万别让她们顶着一付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模样进城,叫人看了,笑话承恩侯府。等到姚氏真的在枯荣堂前见到三房众人时,发现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村,气质似乎还可以,言谈举止也没什么土气,心里还在庆幸自己想得周到,执事婆子与丫头们办事稳妥呢。

    因着承恩侯秦松和夫人许氏都交代过,一定要好好招待三房,不许有怠慢的地方,姚氏也有过心理准备,三房的一应用度,肯定都是长房出的,就没指望过三房还能拿出钱来。正因如此,当她听说长房不但要出三房那份钱,还要把整个丙字库的东西都给他们时,反应才会那样激动,因为她觉得自己太吃亏了。

    如今她好不容易才把这种想法压了下去,想着只当是接济三房了,公公明摆着就是有求于三叔,自然少不了要给点好处人家。别说三房看起来似乎并不贪心,即使他家如二房一般难缠,她也要忍受的。秦含真的新屋子能费多少钱?几百两银子顶天了,又是自己女儿的愿望,花多少她都得认。可如今,三叔秦柏竟然提出钱由他们三房自己出,叫姚氏如何不意外?

    三房真的有这个银子?还是为了赌气而打肿脸充胖子?

    她迅速回想自己的言行,还有身边人的表现,以为是哪个没眼色的东西私下里给三房的人脸色看了,叫秦柏误会,忙赔笑道:“三叔言重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哪有分什么你呀我的。府里各房有多少用度,公中出多少,都是有规矩的。三叔您应该再清楚不过了,不是么?三姐儿是家里嫡出的女孩儿,屋子如何布置,要多少花费,素来有旧例在。侄媳妇儿并没有添补什么,任谁来都挑不出错来。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您面前乱嚼舌头了?您千万别理会!府里人多嘴杂的,多的是不懂事的人乱说话。我们听见了都要教训的!您若遇上了这样的人,也不必费劲儿,只管告诉管事的去,自有人去处置那些冲撞了您的混账东西!”

    她这般又骂又讨好地说了一大通,又笑着一伸手,亲亲热热地搂住了秦含真,道:“三姐儿长得这般可人,性情又好,我一瞧就喜欢了。二丫头又跟她一见如故,哭着喊着非要她妹妹搬来与她做伴。这原是我这个侄媳妇厚脸皮,特特请动了三姐儿,三叔三婶不说埋怨我害得您二位骨肉分离,反而把我当成是自家女孩儿一般的疼,我心里实在是感激得不行。给三姐儿布置屋子,不过是尽一点心意罢了,况且又不曾违了例。”

    她压低了些许声量:“不怕三叔三婶见笑,我孟浪地说一句,二房的两个丫头住进隔壁桃花轩时,还不一样是公中出的银子?因嫌东西不好,今儿换套桌椅,明儿换一对古董花瓶,闹得一年到头都没个清静的时候。不是孩子不好,倒是做长辈的挑剔。那时候又有谁说这些东西是该各家各房自出的?二房如此,三房又怎好不照办?三叔三婶若较真了,非要照着规矩来,以二太太那性子,说不得就要在暗地里埋怨,说三叔三婶是故意给她添堵呢!她老人家平日里闲得很,整天就净琢磨这些有的没的了。其实我们哪里有过那么多想头?成天光是忙正事,就忙不过来了。”

    牛氏早就见识过薛氏的难缠,今儿觉得自己又涨了见识,饶有兴趣地问:“她就真的那么厚脸皮?你们怎么也不跟她讲讲道理?”

    姚氏拿帕子掩口笑道:“三婶您是个讲道理的人,却不知道这世上有的是倚老卖老的人呢。因着二婶守了几十年的寡,便自觉在这府里地位超然了,人人都得敬着她。从前还曾经当众抱怨过,说要是侯爷没从西北回来,承恩侯的爵位就该是大爷得了,是我们长房碍了她儿子的青云路。又说,同辈三兄弟,只有二叔死在了当年那场劫难里,旁人都活得好好的,二叔为圣上连性命都不要,圣上原该追封二叔一个爵位才是。都是亲兄弟,哥哥寸功未立便做了侯爷,弟弟封公封侯都是当得的,至不济也该厚赏妻小,而不是只赏侯府一家,却叫长房次次都占了大头……诸如此类的笑话,真是数不胜数。侯爷不好跟妇道人家计较,夫人又最是宽和不过的人,都懒得跟二婶理论。那是长辈,我们这些小辈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由得她去了。”

    牛氏听得咋舌:“她倒也有脸说这些话,她当年自个儿弃了婆家,回娘家享福,等到婆家平反了,她又厚着脸皮跑回来说自己是秦家的寡妇。秦家能容她留下来,叫她一声二太太,就算是厚道的了。她倒还肖想起爵位来!就算这爵位不是秦松得,也该是我们老爷的,哪里就轮到二房庶支了?还想要单得一个爵位呢!她男人当年身体不好,本来在家时就病着,才会死在牢里,既没有受刑,也没比别人吃更多的苦。虽说人是死了,却也免了流放的苦头,还有人替他料理后事呢!做妻子的不反省当年为什么没好好照顾丈夫,害得他生病,倒觉得丈夫死了反而是功劳。她都不曾给她男人披过麻戴过孝,倒好意思发死人财。这般没脸没皮的,我们秦家当年平反后就不该认她才对!”

    姚氏在旁连声附和。

    秦含真听得目瞪口呆。不但是为二房薛氏的厚脸皮,也是为了姚氏的口无遮拦。这才是他们三房回到本家的第二天,她就这么坦率地跟他们说起了二房长辈的闲话,真的没关系吗?

    秦柏大概也是觉得牛氏与姚氏越说越不象了,就咳了一声,阻止了她们进一步探讨薛氏极品表现的举动,对孙女儿未来新居的花费问题做了个结论:“侄媳妇照着公中的旧例,给屋子添置各样家具用品便是。含真的姐妹们用的是什么东西,她也用什么东西,不必有任何优待。至于摆设用的物件,我们三房自己来便可。你昨儿才送了几箱子东西来,如今正好用上,也省得一直压箱底了。”

    姚氏想起那一库房的东西,心中一痛,勉强笑着答应:“是,三叔。”

    离开明月坞后,他们又顺着夹道前行,穿过一处小门后,便是一条宽敞的过道横在眼前。这过道说是过道,其实道旁种了树,栽了花,每隔十丈远便有一座湖石点缀,还有小桥流水的造景,也颇为精致了。

    姚氏指着右前方的一扇红漆大门道:“这里是花园。里头也有几处房舍,并不曾改建,只是重新翻修过了,倒也可以一观。还有几处花木颇为别致,很值得逛一逛的。只是今儿天色不早了,若把园子也逛完,天就该黑了,怕会耽误了三叔三婶的晚饭。不如改天挑个天气好的日子,三叔带着三婶专程来玩一天,更加尽兴些。”

    牛氏如今跟姚氏混得熟多了,听了她的话便连连点头。姚氏又笑着对秦含真说:“你姐妹们平日里上课,就是在园子里。等你上了学,有的是时间去逛呢。”

    秦含真有些惊讶,原来女孩子们上学的地方是在花园中,怪不得秦锦华会说,住在明月坞,上学比清风馆要方便呢。就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当然方便。

    她回头找秦柏,想问问祖父,花园里是什么样子,却看到他站在一旁,两眼直盯着左手方向的一处大门,仿佛又陷入了回忆之中。只是看他的神色,不知道这回忆是喜悦的,还是伤感的了。

    秦含真顺着秦柏的视线,看向那扇大门,小声问他:“祖父,那里是什么地方?”

    秦柏幽幽长叹:“那是我姐姐的旧居,晚香阁。”(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快穿:邪性BOSS,〕〔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宠妻无度:火爆总〕〔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