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九章 松风
    姚氏迈入枯荣堂后头的正房正院松风堂,见院中一片寂静,丫环婆子们肃立在廊下,不敢冒出一丁点儿声响,便公公秦松这会儿定是在午睡。

    她放轻了脚步,走到门前,给候在门外的大丫头喜鹊使了个眼色。喜鹊便会意地点点头,掀起门帘,领着她进了屋,手指了指东面,又收在嘴前竖起,做了个“嘘”的口型,便转向西边,带着姚氏直往西梢间里来。

    这里是许氏的小佛堂。许氏半躺半坐在窗下小炕上,歪靠着一个大引枕,闭目养神中。一个穿着豆绿色比甲的俏丽丫头正坐在炕边脚踏上,轻轻用美人拳替她捶着腿。听见有人进来,俏丽丫头抬头望,见是喜鹊,正要,随即瞧见喜鹊身后的姚氏,她微微皱了皱眉,便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

    她一停手,许氏便察觉到了,睁开眼问鸿雁,了?侯爷3w.ledu.m醒了么?”那穿绿比甲的俏丽丫头便回答,是二奶奶来了。”

    姚氏忙上前笑道是儿媳在此。侯爷还没醒呢。”

    许氏见是她,便坐起了身。鸿雁忙去搀扶,又多拿了个引枕来放到她身后,顺手替她整理了一下稍有些散乱的头发。喜鹊则去搬了一张绣墩来,给姚氏坐下,转身又去倒茶。

    许氏摆摆手,示意鸿雁退下,便问姚氏如何?你三叔三婶他们可在清风馆安顿下来了么?”

    姚氏道是,都安顿下来了。他们从西北带来侍候的人,也都安排了住处。这会子三叔三婶想必正在歇息。门上来报说,四叔已经离府了,想必是要上差。”

    许氏点点头,又道晚上给你三叔三婶接风的晚宴,一定要办好,别叫人看了笑话。你三叔已经三十年不曾回京了,如今算是落叶归根。他是侯爷的亲,正经嫡出的秦家老爷,跟别人不能比。你可千万别以为他是从西北小地方来的,便小瞧了他,有所怠慢。若是你三叔怪罪下来,别说我这个做婆婆的没脸,就是侯爷,也要生气的。”

    姚氏怎敢大意?忙道尽管放心,儿绝对不会出差,一定把晚宴办得体体面面!”

    许氏微笑着点头你办事,我素来都是放心的,今儿不过是白嘱咐一声。你也不必担心,你三叔从小就是个极和气的人,再好不过了。只要你尽了心,便是有些许差,他也不会与你计较的。”

    姚氏应了一声“是”,又笑道今儿一瞧,便三叔是个和气人,儿倒不怕他。只是三婶头一回见,就叫儿开了眼。那脾气真个爽利!儿还是头一回见到敢跟二太太硬扛的人呢!可瞧见了?二太太今儿可算是遇上对手了。从来只有她当众撒泼,闹得人人只能让步的份儿,今儿竟然有人比她还泼!倒叫她只能干瞪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有这位三婶在,咱们往后也就不必再害怕二太太了。”

    许氏听了,回想事情发生时的情形,也忍不住想笑你当着你三婶的面,可别说这样的话。我瞧你三叔与三婶是极要好的,招惹了哪一个,另一个就要生气。他们比不得我们家,常年在京城里住着,往来的都是高门大户,没几个妇人会象二太太那般厚脸皮,行事都讲究斯文体面。听闻边城民风彪悍,三房在那儿住得久了,未免会染上几分当地的习气。你在家里胡闹惯了,没人管你。但若是不说了话,惹得你三叔三婶生气。他们是长辈,吃亏的还是你。到时候,你可别埋怨家里人不帮你说好话。”

    姚氏忙笑道儿哪敢呢?那可是长辈!不过是当着娘的面,屋里又没有外人,因此说几句逗趣罢了。”

    姚氏用一个“娘”字拉近了与婆婆的距离,许氏也心里有数,只是嘱咐两句,便不再多提。

    姚氏趁她高兴,忙禀报了三房归还下人的事,又道三房跟来侍候的人实在不多,外头使唤跟出门的人倒还罢了,内宅里能侍候的,除了虎家的,就只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叫青杏的。听闻原还有一个三丫头的奶娘,不知为何留在大同了,没跟着到京里来。此外还有梓哥儿的奶娘、丫头,都要照看孩子,也脱不得身。三婶再把咱们家送去的丫头婆子送,清风馆里哪里还有人使唤?虽说洒扫等粗活,从外院叫两个婆子去料理,也就够了。可是屋里侍候的人太少,外人看着也未免不象。三房虽说是从西北边城的,可到底是秦家的主子呢。”

    许氏听后,沉吟不语。

    姚氏见状,便又继续道清风馆的地方还算大,空屋子也多,儿觉得,三房多留几个丫头婆子,也不是难事。别的不提,那几个一路上侍候三婶和三丫头的人,若没漏,继续留下来使唤,也是妨的。只是那毕竟是咱们家送去的人,就怕三叔三婶多心了,方才会一进府,就把人打发……”

    许氏问她你三叔三婶只是把人退就完了?没说别的?”

    姚氏顿了一顿那倒不是……金象说,三房的虎伯好象打算在我们府里没差事的家生子儿里头挑几个人。”

    许氏眉头一松那就行了。三房要人侍候,你不必再插手,由得他们挑人就是。先前派去的人,既然被退了,那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不必多提了。”

    姚氏忙问那鹦哥和百灵也……”她犹豫了一下,“鹦哥倒罢了,原是院子里得用的人,了一样可以做事。百灵听闻原本一直在三婶跟前侍候,还颇得看重。只不知为何,竟一块儿被打发了,先时也没听说只字片语,这会子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呢,跟我哭着说,怕是地方做了却不,才会得罪了三婶。”

    许氏笑笑这有?安抚两句得了。你且看着三房都挑了些人出来,若是没调|教过的,就叫百灵帮着调教。若是你三婶喜欢她,自然会叫她。若是你三婶没那个心思,你就把百灵带回你的院子去吧。对了,鹦哥既然了,出这趟远差,也算是立了功。她妹妹画眉也是我院里的二等丫头,索性提上来,补杜鹃的缺吧。你记一下,回头就把画眉抬成一等。”

    喜鹊迅速抬头看向鸿雁,后者面色平静,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喜鹊心中有些不甘,但还是保持了沉默。

    姚氏却十分意外杜鹃出事了么?前两日儿在院里瞧见她时,还是好好的,莫非是得了急病?”

    许氏笑笑哪里是得了急病?她是得了侯爷的青眼。月初我生病的那天晚上,她就侍候过侯爷了。若不是这些天我一直忙着迎接三房的事,也不会拖到今日才定下她的名份。侯爷方才午睡前特地吩咐过的,我自然不好再叫她做端茶倒水的事。你出去后,顺道吩咐一声,叫人给她收拾屋子,一应供给就照着屋里人的旧例来。”

    姚氏吓了一跳。承恩侯秦松素来就在女色上没忌讳,早年还会给许氏这位名门千金出身的正室一点面子,不敢做得太过分,顶多就是养三两个通房罢了。如今年纪大了,儿女双全,连孙子孙女都有了,他反而没有了顾忌,越发胡闹起来,几乎每年都要添一两个新美人,不但有丫头提的通房,还有外头小门小户买来的美妾,或是外地官员送来的美人,当中甚至有人提了姨娘的。许氏只管约束内宅上下,并未阻止的举动。但是,这些莺莺燕燕里头,并没有许氏手下的丫头,连洒扫上的小丫头都没有,更别说是得她重用的一等大丫头了。会给秦松做妾的,杜鹃还是头一个!

    姚氏想起杜鹃那张美貌的脸,不知该不该说一声可惜。明明是娇花一样的年纪与容貌,何苦去给年近六十的侯爷做屋里人?但同时,姚氏也在庆幸。她从前就总觉得这丫头是个心机深沉之辈,最担心对方会勾搭府里的爷们,尤其是她的秦仲海与秦简。如今可好了,杜鹃既然已经是侯爷的人,其他爷们就安全了。

    姚氏这么想着,嘴里已经爽快地答应下来。杜鹃做了侯爷的通房,那就是婆婆许氏要操心的了,不必她这个小辈多管闲事。

    紧接着,姚氏才提起了三房退的摆件,笑着说也不知是不是三叔三婶觉得太过简陋,瞧不上,方才全都退了。儿不三叔三婶的喜好,正犯愁该办呢。三婶倒是叫虎伯传话,说不必再送新的了。可儿总觉得,这样不大好,只得来讨的示下……”

    许氏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吩咐鸿雁去把丙字号库房的钥匙拿来,还有那里头的册子,也一并取来。”

    鸿雁刚刚跟喜鹊用眼神斗过一回,听得许氏吩咐,忙收回目光,柔顺地应了声“是”,便去把取来。

    许氏示意她将钥匙和册子都交给姚氏,道你去丙字号库,把里头三尺长的鸡翅木大箱子,但凡是锁上系了红绸带的,随意选四个出来,送到清风馆去。再把这钥匙与册子也一并送,告诉你三叔三婶,丙字库里的都是他们的,想要哪一件,只管自行到库里取。记得跟看守库房的人也打声招呼,别怠慢了。”

    姚氏惊呆了,几乎以为是听了,您方才是说……丙字库的全都给三房?”

    那可以?!丙字库的向来是不许动的,里头的物件几乎样样都贴着封条呢,大部分都是御赐之物。光看清单册子,就那间库房里的多珍贵,论价值,只怕都够得上长房眼下八成的私产了。能全都给了三房?!

    许氏的神情却很平静丙字库的原本就是你三叔的,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未完待续。)

    第十九章 松风

    第十九章 松风是 由会员手打,

    </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