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男友是帝少〕〔恶魔校草,太过分〕〔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王爷,我对你一见〕〔玄宇宙〕〔妖帝撩人:逆天邪〕〔大牛魔王〕〔史上最强神壕系统〕〔我的万界穿越戒指〕〔花开花落又一年〕〔轮回彼方〕〔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非典型歌姬〕〔妻约到期: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顶级天王〕〔毒妇不从良〕〔超级制造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七章 安顿
    清风馆虽然只有一进,却是个相当宽敞的院子。院中除了那株紫玉兰外,还种了许多花木。看得出来,这些花木都比较新,顶多就是种了三两年罢了,但都显得生机勃勃,明显被照顾得很好。紫玉兰树下,还有石桌石椅,可供人们闲坐聊天。

    院中有正屋三间,左右各有一个耳房,厢房各两间。这个格局跟米脂县的秦家大宅上院十分相似,因此秦含真看着,也挺有亲切感的。

    正屋三间,正中那间做厅,东屋是书房,西屋做卧室,家具摆设都很雅致。多宝格上放着些不算很值钱、但还有些年头的古董,墙上挂着差不多的书画,色彩、风格都是统一的。由此可见,布置屋子的人是用了心的。

    东厢两间,一厅一卧,布置的风格较为硬朗,很明显是给秦平准备的。不过秦平通常都不在家,这屋子也就是以防万一罢了。

    ---小-说-3w.--   西厢两间,同样是一厅一卧的格局,风格就稍微华丽精致些了,这显然是的闺房,只是考虑到三房唯一的女孩儿秦含真目前仍在孝期内,所以色彩偏素淡,帷幔用的都是淡紫、浅青的布料,装饰用的插瓶花全都换成了素色的,又或是直接用兰草替代。

    至于两间耳房,以及南边的倒座房等几间闲屋,不是给三房的丫头婆子准备的,就是要改作小厨房或是净室所用,就不必多提了。

    长房的人已经离开了,秦柏坐在院中的石椅上,抬头看那株紫玉兰树,时不时跟身边的妻子牛氏与长子秦平说着,回忆往昔的少年时光。秦含真在屋里屋外逛了一圈,心里对未来的住所还算满意,见长辈们一时半会儿的,也顾不上别的,便自个儿去寻虎伯与虎嬷嬷,问他们家里人都如何安置了。

    虎伯与虎嬷嬷是跟着秦柏一家到枯荣堂里去的,但三房随行而来的其他人,都被承恩侯府的人直接从前院引到了清风馆内。除去车夫、随从等男仆会被安排到侯府的仆役院中统一安置外,其余人等,基本上都在清风馆里了。虎伯与虎嬷嬷一里一外,正带着众人收拾屋子,开箱整理行李,屋里屋外忙成一团。

    不过吴少英并非秦家人,只是秦柏的学生,所以被当成是外客,安排到客房去。他还带着随从,这么做自然更方便些。离开国子监后,他在京城也没有了固定的长期住所。若去打扰师兄王复中,又有许多不便之处。本来以他目前的身家,在外头赁一处宅子住着,也没问题。只是以他的身份,能赁到的屋子,不是在外城就是在内城中离承恩侯府比较远的区域,往来很不方便。秦柏初回京城,身边定然需要人侍奉。吴少英也有些放不下秦含真,便索性带着随从搬到承恩侯府里来了。也许这么一来,出入会比较受限制,但对他而言,成为承恩侯府座上客,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机遇?

    吴少英被领去客房,只简单转了一圈,安顿好赵陌,又吩咐手下的人整理行装,便到清风馆来了。他还得看看老师秦柏是否有吩咐呢,比如给王复中送个信,又或是给哪位象是唐复这样的故交好友透个消息之类的。

    秦柏正与妻儿,吴少英便不去打搅,只来寻表外甥女秦含真。他见秦含真打量屋子,也跟着打量一圈,便感叹道承恩侯府真不愧是京中豪门大户,这排场实在不得了。王师兄家里还没这么奢侈呢!”

    秦含真有些不明白这屋子有特别奢侈的地方吗?”小说网不跳字。她觉得只是比大同那边秦安的房子稍好一些,顶多就是布置摆设稍微华丽一点,但也没特别的呀。

    吴少英笑着说桑姐儿,你里里外外瞧了这么久,当真没看出不同之处来?”边说边伸出手指,往旁边的窗子上点了点。

    秦含真一愣,脑子转了两个弯,才反应了。

    这清风馆的窗子用的是玻璃窗!

    米脂秦家老宅的窗子还是传统的木框糊纸窗,清风馆里的窗子却全都镶上了玻璃,怪不得屋内这般亮堂!只是秦含真本就是从到处都是玻璃窗的世界而来,一没反应罢了。现在仔细想想,玻璃窗在这个年代估计还是挺奢侈的,可是清风馆中上上下下,连同丫头婆子们住的屋子,也都是镶的玻璃窗,怪不得吴少英会感叹承恩侯府奢侈了。

    秦含真问吴少英京城里用玻璃窗子的人多吗?”小说网不跳字。

    吴少英笑道我能去过多少人家?时常来往的,也就是王家了。王家仅有待客用的正厅与书房是用的玻璃窗,王师兄自个儿的屋子都不敢装。倒是我从前在国子监时认得的一位同窗,他家祖父是朝廷高官,因此我与其他人到他府上做客时,亲眼见过他家正堂正屋,以及花园里摆宴用的船厅全是玻璃窗。这已经是少见的豪富了。可即使是他家,也没有连丫环住的地方,都用玻璃窗的。”

    秦含真点点头,笑道玻璃窗也有玻璃窗的好处,至少白天屋里明亮许多,冬天的时候就更好了,既暖和,又可以赏雪景,还不用在白天点灯呢。”

    吴少英哑然失笑。秦含真即使聪明,也只是个小女孩罢了,只玻璃窗的好处,却不懂得这样的好处,需要多少金钱去支撑呢。

    不过……

    吴少英暗自思索,承恩侯府虽然在子弟仕途上不大顺利,但其富贵闲适却是别家没法比的。圣上对秦家实在是优容厚待,不肯提拔他家的人,估计只是约束外戚罢了。虽然承恩侯与他的家人会觉得担忧,但在外人看来,圣上此举实在没不妥之处。若吴少英不是拜了秦柏为师,而秦柏也是这承恩侯府的一员,他也会觉得,秦家人既然享用了这样的富贵,就不该再奢求更多的权势了。

    秦含真不吴少英脑子里在转念头,只是问他赵表哥在哪里呢?”

    吴少英回过神来,笑着答道他在我那儿待着。别人只以为他是我的书僮,对他还算客气。里外杂事都有人去做,用不着劳动他。你不必担心他会受委屈。”

    秦含真却道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只是觉得,他的身份毕竟不一般,总不能一直伪装书僮。更何况,你们住在外院,那里人多眼杂的,万一有人认出他来,岂不麻烦?”

    吴少英想了想这倒也是,但我们能如何呢?在联系上他的父亲前,我们不好轻举妄动的。本来说他是师母的亲戚晚辈,也能搪塞。可那样一来,他就免不了要与你的堂们打交道。秦二奶奶毕竟是王家的外孙女……”他顿了一顿,“我瞧承恩侯的模样有些不对,只怕有求的地方。或许以此为交换,争取承恩侯的助力……”

    秦含真摇头现在情况又有些变化了。”她把秦平告诉他们的消息转告给吴少英,又提及那位伽南嬷嬷的死,“我也不大伯祖父是招惹了事,失了圣眷。但如果王家现在依然得势,说不定大伯祖父会为了讨好王家,出卖赵表哥。秦家从前就有些讨好王家的势头,现在更难说了。我觉得既然赵表哥进府时已经隐瞒了身份,倒不如一直隐瞒下去的好。”

    吴少英沉思片刻既如此,倒不如说他是我表弟,随我上京见世面来的,闲暇时就在座前求教学问,想来这府里的人不会多加留意,只是有些委屈了贵人。”

    若是牛氏的亲戚小辈,秦简秦顺兴许还要出于亲戚情面,应酬一下。但若是吴少英的表弟,那恐怕也就是个面子情罢了,见都不必见了。这个身份果然更有隐蔽性。

    秦含真说不如叫他搬进清风馆来算了。我爹平日也不住这里,东厢房空着也是空着,或者收拾出一间耳房来给他也行。只说是他年纪小,你平日有事不便管教,托付给我祖父照应,旁人也挑不出来。”

    吴少英点头一会儿我去跟老师商量。”

    正说着话,春红了三姑娘,你的屋子都收拾好了,你要不要去看一看?若有哪里不满意的,趁早好改。”

    秦含真便瞧了一圈,并没有不满意的地方。她对的住处要求不高,只要舒适、方便,也就够了。她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玻璃镜子,又多留意了一下隔出来的净房,见还算干净,便出来了。

    春红却还有话要说三姑娘不想再添些?屋子太素净了些。虽说姑娘还在守孝,但姑娘住的屋子,多添些新鲜花草也是碍的。奴婢可以到园子里讨要新鲜花卉。再者,这屋子毕竟久未住人了,虽然收拾得干净齐整,却还有股子味道,还得要些香来,好好熏一熏。”

    秦含真道要这么多做?屋子挺好的,原本的花也够用了。我更用不着熏香。花香岂不是比熏香更怡人?你若实在闲得慌,就把我的书本文具拿出来摆好,行李中的衣裳被褥也可以拿出来抻一抻。做完了这些事还觉得闲,想回家去看看,或是瞧瞧熟悉的小们,也尽管去。只是别全都走光了,一个人也不剩,有事叫人也没人应,就行。”

    春红也不知是不是被她说中了心事,微红着脸退下去了。秦含真看着她的背影,转头对吴少英说如果赵表哥真要搬来,这些丫头是个麻烦。同住在一个院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她们肯定会赵表哥的身份存疑。而且她们在这府里认识的人多,平日里嚼舌头,也容易泄露风声。我们得想个办法,先把她们打发掉。这清风馆中,还是只留我们人就好。”(未完待续。)

    第十七章 安顿

    第十七章 安顿是 由会员手打,

    </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