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铁王座〕〔重入苍茫〕〔苟在汉末〕〔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大道封天〕〔穿书之末世娇宠〕〔嫡女仵作〕〔邻家哥哥是学霸〕〔惜缘古剑传〕〔超级疯狂无敌系统〕〔名门贵妾〕〔国门〕〔任性小妞恋上你〕〔重生校园商女:大〕〔火影之大美食家〕〔重生八零:爆宠小〕〔龙凤双宝:霸道总〕〔都市之至尊药王〕〔拂晓夏微凉〕〔我和妖怪的恋爱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五章 功课
    秦含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祖父、祖母,跟陌生人住在一起。

    虽然这个承恩侯府是秦家,他们三房理论上也是秦家的人。可在她心目中,这里就是别人家,承恩侯府上下都是陌生人。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象父亲秦平建议的那样,搬到外面去住。就算宅子小一点,好歹也是自家人的地方,能做主。至不济,也可以象祖母牛氏说的那样,在承恩侯府住些日子,就搬出去另立门户。只不过她要尊重祖父秦柏的意见,这里毕竟是他的家,是他从小到大住的地方,所以才会甘心住进这座华丽的宅院中。

    但要她搬去跟堂们一起住?那就算了吧!别说她跟这几位堂未必能相处融洽,就算能,那也没这个必要。

    秦含真这么想着,脸上就露出几分勉强的表情这个……不太好吧?小说网不少字我要跟着祖父、祖母住的。我父亲也这么说小说 .u.。”

    秦锦华怔了怔,有些失望地道真的不行么?可是我们家里的女孩子,但凡满了七岁的,都是住在一起的呀。妹妹今年也满八岁了吧?小说网不少字从前在外头住着,没这个规矩,如今回到府里,正好照着旧例来。我妹妹也许是舍不得三叔祖和三叔祖母,但我们搬出来自个儿住一个院子,也不就是不能见长辈们了。每日早晚,我们都还要去给父母长辈请安的。闲了的时候,也要去陪祖母用饭、。若时候想父母了,也只管去看望,并没有妨碍。搬出来住,不过是长辈们希望我们能从小学着如何自立,如何打理的院子和下人,原也是一片好意。”

    秦含真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承恩侯府真的用这种方式管教女孩儿,倒是很有助于培养孩子们的独立能力。只是她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秦锦华如此恳切地邀请她,秦含真也不好拒绝得太强硬了,想了想,便找到一个理由我在家里也管着的屋子,的事也是打理的。住在哪儿,原没有区别。只是我如今还跟着祖父读书,跟着祖母学针线。祖父、祖母每日都要查问我的功课。如果我搬走了,想要请教岂不是很不方便吗?”小说网不跳字。

    秦锦华忙笑道原来如此,这个好办。我们几个原也不是每日瞎玩瞎闹,祖母请了一位女来教导我们诗书技艺,还叫针线房的嬷嬷们指点我们的针线。我们每日都要上半天学的,想来跟妹妹在家时学的也差不多。我听闻三叔祖父极有学问,三叔祖母又要照顾五弟,未必有空闲时时指点妹妹。妹妹若跟我们一起上学,岂不更便宜些?”

    这小姑娘还真是执着得令人头疼……

    秦含真只能干笑着努力转移话题二在家也上学?不知都学些?”

    秦锦华笑着说都要学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不过我们几个年纪小,还没学到这些呢,如今也不过是读两本书,背几句诗,练练字画罢了。其他都是以后的事。倒是姐,学的功课比我们要深得多,从去年入冬后,便开始苦练琴艺了。”

    秦含真想想秦锦仪的个子和打扮,心想这也不出奇。她比妹妹们要大至少四岁呢。十二岁……已经是可以说亲的年纪了。

    不过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是都应该开始学管家理事了吗?

    秦含真也拿不准,这到底只是小说里杜撰的,还是果真如此,便也不多问。

    秦简一直看着妹妹与堂妹,见状目光一闪,微笑问三妹妹在家也读书,不知都学到哪里了?早就听说,三叔祖年轻时就是京城上下闻名的才子,素有惊才绝艳的美名。三妹妹既然是由三叔祖亲自教导,想必也是位才女吧?小说网不少字”

    秦含真干笑可不敢当,我先前生了病,许多功课都不记得了,如今连三百千都还没学完呢。”

    秦简不由得一阵意外。秦锦华也十分惊讶。一直坐在旁边装壁花的三堂弟秦顺吃惊地叫出了声可能?三,你该不是在哄我们吧?小说网不少字我资质鲁钝,去年都学完了三百千,三有大才子三叔祖教导,可能还没学完呢?!”

    秦含真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吃惊地大叫起来,这是奇怪的事吗?照自家祖父那种教法,她现在能学完《三字经》和《百家姓》就很了不起了,更别说《千字文》她也学完了大半。她已经很为的进度自豪了,好不好?祖父秦柏还夸她聪明,记性好呢。要,她穿才半年多而已!

    秦简横了秦顺一眼三弟,就算同样是三百千,不同的教,进度也未必一样的。你也不过是刚刚背熟了这几本书,何必为了你三的话大惊小怪?”

    秦顺有些讪讪地,偷看了秦含真几眼,低下头不,目光闪烁不定。

    但他的声音已经传到西次间里去了,姚氏笑吟吟地问你们几个孩子说事,说得这样高兴?大呼小叫的,我们那边都听见了。”她看向女儿。

    秦锦华却咬着唇不。虽然她也为秦含真还未学完三百千而吃惊,可是这种事没必要说出来,万一让堂妹丢脸了,岂不是让堂妹难过?

    秦简笑着起身对母亲说没大不了的,只是三弟有些大惊小怪罢了。”

    姚氏挑挑眉,看向秦顺。秦顺一脸的不服气,却又不敢反驳。他是秦叔涛的庶长子,原也有过些妄想,可是底下还有嫡母亲生的弟弟,他底气不足。而秦简却是秦家嫡长孙,第三代男丁的领头人,也是承恩侯府将来的主人。他发了话,弟弟们是没人敢不听的。

    秦含真见状,虽然不清楚长房的各种弯弯绕绕,但她并不觉得的话有见不得人的,便笑着坦然道方才二问我在家都读了些书,我说还没学完三百千呢,三弟就大吃一惊,叫出声来。其实只是误会了。我跟着祖父读书,并不是背了书,大概意思就完了的,祖父还要讲解其中的含义,说说涉及到的礼法、典故,因此学得就慢了。况且我原也不是特别聪明的人,进度比三弟慢些,也不出奇。”

    秦简含笑道三妹妹这就过谦了,照你说的,三叔祖教你读书,可不仅仅是会背而已,竟是正经教导你诗书道理呢,真不愧是曾经教出过数位举人、进士的名师。三弟的平日里只是教他背诵经义,就够辛苦的了,他哪里比得上你聪明?况且,三妹妹是女孩儿,还要学习针线女红,原跟男孩儿是不一样的。三弟跟你比,是他不厚道了。”

    秦顺涨红了脸,低头越发不敢了。

    姚氏闻言一笑,也弄清楚是回事了,伸出纤纤玉指,往秦顺脑门上一戳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回事呢。你这小子,听说有个功课学得比你慢,就以为不再是垫底的了?能不能有志气一些?跟们有好比的?有本事跟你大哥比去!明儿又是你父亲要查功课的日子了,你自个儿的皮吧!”说完笑着就转身回了西次间,又跟婆婆许氏与妯娌闵氏说起秦顺闹的笑话,甚至还在牛氏面前绘声绘色地描绘了一番,仿佛秦顺方才那句惊叫,是大笑话似的。

    牛氏心里本有些不高兴的,但看到长房上下都没把秦顺的话当一回事,也就不生气了,只是道男孩子们比功课,自然要跟年纪相仿的们比,跟们比做?难道比们的功课好些,他就能中举了不成?更何况,真要比起来,他还未必比得上我们家桑姐儿呢。”

    姚氏等人也没把牛氏这话当真,只以为她是在生气,忙笑着把话岔开了。

    秦含真就看到秦顺一脸的羞忿,咬紧了唇不。她心里想,二堂伯的庶子日子不好过,这三堂伯的庶长子,也不见得就好过了。既然他是这么个处境,怎的三堂伯还要在妻子进门后,出这个庶长子来,再隔上几年,才让三堂伯母生下嫡子女呢?

    这个疑问只在秦含真脑中转上两转,就被她抛到了脑后,因为秦锦华又再次回到了正题,拉着她问妹妹好好考虑吧,搬到明月坞来。我们一道上学,一道玩耍,比自个儿独个在家闷着强。祖母给我们请来的女是极有名的,她原是在唐家坐过馆的,教的是琴艺和棋艺,但诗书画技也极好。若不是有东宫的脸面,我们家还未必能请得动她呢。”

    秦含真心中一动唐家?”她想起了唐复,但也这应该不可能,唐复的家败落很久了。但根据金象与两位执事嬷嬷对京中权贵圈子的介绍,她倒是想起了一个人莫非是大理寺少卿唐大人家里?”这位唐大人也是书香世宦之家出生,不过没特别的,只有一样比较引人注目,那就是他是秦王的东床快婿,娶了秦王府的一位郡君,在京城权贵圈子里,算是常客。

    秦锦华笑道当然不是啦,我说的是礼部尚书唐大人家。”礼部尚书唐大人,却是东宫太子妃的亲生父亲。那位女,是教导过太子妃的人。

    秦含真顿时肃然起敬原来是他家。”

    她心中微微一动,觉得承恩侯府与东宫的关系还挺密切的,那不秦锦华他们是否东宫的一些事呢?

    秦含真大着胆子问秦锦华方才在来府里的路上,我爹提起东宫的一位老宫人没了,太子殿下很伤心。那老宫人是从前侍候过皇后娘娘的,是不是咱们家的呀?祖父很挂心呢。”(未完待续。)

    第十五章 功课

    第十五章 功课是 由会员手打,

    </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