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妃:皇后欠〕〔纯禽总裁追妻忙〕〔末世狂喵〕〔甜追36计:吻安,〕〔万界社区〕〔辣手狂兵〕〔诱宠萌妻:腹黑大〕〔我哥说他是皇帝〕〔倾世独宠:病妃太〕〔渡风杂货铺〕〔帝国大叔霸道宠〕〔盛世暖婚:野蛮娇〕〔无敌真寂寞〕〔东瀛娱乐家〕〔娇宠梁园:王爷,〕〔一人,一城〕〔九龙圣祖〕〔火影世界的幻术大〕〔革宋〕〔宠妻如命:傅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三章 正名
    牛氏早在薛氏发难时,就这事儿跟秦松脱不了干系了。叫媒苟合?叫为了抛家弃业?这种话肯定是从秦松的嘴里说出来的。牛氏本就讨厌他,现在更生气了,没打算放过他,定要从他身上讨回这笔债来。

    只是,秦松再讨人厌,好歹如今还肯在人前装模作样,摆出一副与三房友好的架势来。不象薛氏,连脸皮都不要了,都不,冤仇的,就敢在初次见面时指着别人的鼻子骂。想也,如果三房在这当口对长房发难,二房肯定会在暗地里高兴,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也亏得他们乐意去做。牛氏决定不给二房的人这个机会。至于秦松?等把二房撇开了,她再给秦松一个教训也不迟。

    谁二房的薛氏会这么光棍,刚刚才被打了脸,马上就主动贴上来要求挨打第二回呢?

    牛氏也不理会薛氏,只拿双眼《》《》小说 .qed.c去看秦松,看得他脸上冷汗直流,想要发火,却又不敢发作出来,只能含恨瞪着薛氏,又结结巴巴地想对秦柏与牛氏说着。

    秦柏淡淡地抬起手,制止了秦松的辩解,道大哥不必再说了,小弟也明白是回事。二嫂不知打哪里听说了这些胡言乱语,便当了真。如今把话说开就好,二嫂不必再误会下去,大哥也可趁机将缘由说清楚了,今后想必不会再有人误会。”

    薛氏气得想笑你说我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胡言乱语?你知不……”

    她话未说完,就被秦松打断二弟妹不就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胡言乱语么?难不成还能是二弟妹想出来的?二弟妹还是谨慎些吧,别总听人家的胡说八道。你既然立志要为二弟守节,就只管在家里吃斋念佛。外头那些不知所谓的人,还是少见几个吧。不然二弟妹你闹出了笑话,受连累的还不是大侄儿么?他在如今的官位上也有好几年了,一点都没有往上挪的迹象。明白事理的人,大侄儿是想多沉淀几年,好生历练历练;不明白事理的,还以为大侄儿有多能,有我们承恩侯府一力扶持,还连个五品的官儿都没升上去呢!”

    薛氏被噎得够呛,秦伯复沉不住性子,双眼一瞪就要反驳,却被母亲死死拉住了。薛氏还给他使眼色,示意他闭嘴。秦伯复根本不明白母亲为要拦着,在她的拼命阻止下,才忿忿地闭了上了嘴,可是看向伯父秦松的目光中,依然充满了怨恨。

    秦松哪里会把他的怨恨放在眼里,轻蔑地笑了笑,才满面堆笑地转向秦柏与牛氏三弟,三弟妹,你们看……都是我疏忽,才叫二弟妹说了这许多失礼的话。你们不要见怪……”

    秦柏抬手示意大哥言重了,自家,有见怪不见怪的?只是既有误会,那就该把误会澄清为好。弟弟在此郑重说明,昔年我们父子三人被流放西北时,多亏了父亲在京时结识的故交牛老太爷,也就是我的岳父接济。若不是岳父他老人家一再救助,只怕我们父子三人的性命都葬送在边城了。父亲的后事,也多亏了岳父帮忙料理,方才不至于让他老人家没了葬身之地,成了游魂野鬼。父亲感激岳父恩情,亲口提起我与拙荆的婚事。岳父不嫌弃我们秦家落难,欣然将独生爱女许配给我。我与拙荆要父亲床前定下婚盟,父亲去世后,拙荆虽未过门,也尽到了为人媳的责任,为父亲披麻戴孝。拙荆早在父亲在世时,便已定下了秦家妇的名份。我们三人的妻子,能受到父亲称赞的,也就只有拙荆一人罢了。”

    这话一出,堂中众人的脸上都有些尴尬。老侯爷去世的时候,前任长媳马氏已背弃夫家另嫁,薛氏假造休书逃回娘家,许氏尚未过门便退了亲,除了牛氏,原也没有别的秦家在了。至于后来薛氏回归,许氏改嫁秦松,前者还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后者却是明媒正娶的,论名份,并不逊于牛氏,更何况又是嫡长媳。但当时老侯爷与老叶氏都已过世,真正能得到公婆之一承认的,除了牛氏,也确实没有别人了。

    秦柏几句话就为妻子牛氏抬了身价,许氏是最后进门的,倒也妨,可薛氏却疑再次被打了脸。如今秦家上下谁要再拿牛氏的身份作文章,已经没有可能了。牛氏得以正名,连带的秦柏,也洗清了为美色抛家弃业的罪名。

    秦柏还犹自不足,只微笑看向秦松大哥当时也在场亲眼目睹的,大哥你说是不是?”

    秦松只能尴尬地笑着点头是,是,那当然了。父亲亲自为你聘了三弟妹,他老人家那时候病得重了,依然高兴得嚷嚷着要喝酒庆贺呢。牛老太爷也不知打哪里抱了一坛烧刀子,可把父亲高兴坏了。”

    他愿意承认就好,这事儿便成了定局,任谁都法再质疑了。

    秦柏笑了笑,继续说只可惜父亲不久就过世了,后来圣旨下达,大哥打算回京时,岳父却病倒了。他膝下只有拙荆一个女儿,我身为半子,怎能走开?只能留下照料。谁这一耽搁,就是大半年。等我带着拙荆扶灵返回天津,路过京城时,已经是次年春天。我带着拙荆去给父亲、母亲上坟,又去拜祭了皇后娘娘,便离开京城,重返西北了。三十年……没想到我还会有回京的一天。”

    秦松的表情也十分复杂,他动了动嘴,好象想说些,却被薛氏抢先了一步你回过京城?!那为不回家?!”

    秦松眉头一皱,正想要堵住薛氏的嘴,谁知她又冒出一句不对,你一定过。外头门边站着的是你从小使唤的小厮,叫墨虎对不对?侯府平反后,他就了,你若没有回过府里,不可能把他带走的。”薛氏看向秦松,“墨虎当年失踪后,侯爷跟我说他急病死了,叫我把他的名字勾去。这人既然死了,如今又怎会好端端地站在那里?侯爷分明当年三叔过,也墨虎跟着三叔走了!可这些年,你完全不提这回事,当年皇后娘娘一直盼着三叔,想见他最后一面的,可你却……”

    “皇后娘娘我过。”秦柏出人意料地冒出了这句话。薛氏与其他人都吃了一惊?不可能!”

    “不管二嫂说,事实就是如此。”秦柏眼中闪过一丝伤感,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看向薛氏,神色淡然,“皇后娘娘我回过京城,也我与大哥见过面,更我离开之事。二嫂,你都不,何苦在这里纠缠不休?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你一再要挑拨长房与三房的情谊,到底想做呢?”

    薛氏失魂落魄地退后两步,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喃喃道这可能?皇后娘娘若你,为在临终前还依然念叨着你?”

    秦含真也很想这一点。她站在牛氏身后,只觉得眼前局势的发展有些出人意思啊。她看向祖父秦柏,却他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可眼中却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悲伤。

    当年到底发生了事?难道秦皇后不是一直不幼弟回京之事吗?祖母牛氏还说过,祖父秦柏一直为当年过了见秦皇后最后一面的机会而悔恨不已,三十年来不肯回京,就是对当年疏失的自我惩罚。可现在……

    秦含真眉头皱了皱,又看向大伯祖父秦松。若说当年之事,知情的除了秦柏,也就只有他了,还有一位秦皇后,却早已香销玉殒。秦柏嘴紧,不肯透露当年之事,想要答案,也只能指望秦松说出来了吧?小说网不少字

    秦松脸上却透着心虚。他从来就不是个演技出众的老狐狸,此刻也不例外。他听到了秦柏的话,仿佛松了口气般,面上露出几分庆幸,但又担心薛氏再不依不饶,便板起脸喝斥薛氏二弟妹还有完没完?好好的一家团聚的大喜事,都叫你搅和没了。当年你本就犯下大,又自绝于夫家。我本不该认你的。只是那时大侄子年纪小,侄女儿又需要人教养,你还哭得那般可怜,我才容你罢了。原想着你只是待在内院里,安份守己,为二弟贞静守洁,哪里想到你成天就想着搅和得家里不得安宁。你再这样,我身为一家之主,可再容不得你了!”

    他说这话本是打算吓退薛氏的,哪里想到既激起了她的火来。她顿时瞪了他一眼,凶巴巴地质问你要如何容不下我?难不成还能把我赶出侯府大门去?!秦松,我告诉你。我们老姨奶奶还在呢,宫里的太后娘娘、太妃娘娘们看着呢!想要把我这个节妇给扫地出门,当心你连侯爷的名头都保不住!”

    这回轮到秦松被噎住了。若是往日,他当然不怕这几句话,可是如今宫里正生他的气,他又心虚……

    最终他只能结结巴巴说出这么一句话你我既然相看两厌,不如索性分家算了。”

    薛氏才不肯分家呢,分了家,二房还如何打承恩侯府的招牌?她只冷笑一声说白了还不是要将我们扫地出门?我们老爷也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当初是为圣上的大位出过力、丢过性命的!我也一样是朝廷命官!别把我们当成是软杮子,想摆布就摆布。分家?休想!”

    她一声令下,二房上下便随她一同转身走人了,那叫一个气势汹汹。看得堂中众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良久,姚氏才发出一阵干巴巴的笑声,努力打起了圆场三叔,三婶,我们太太吩咐,把清风馆收拾出来了,正好给你们一家子住。这清风馆正是三叔当年的旧居呢……”(未完待续。)

    第十三章 正名

    第十三章 正名是 由会员手打,

    </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