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行志〕〔都市之传道宗师〕〔最强妖孽保镖〕〔曼徒〕〔木叶之壕杰忍传〕〔修真高手都市行〕〔武炼神帝〕〔军少住隔壁:丫头〕〔鬼王独宠俏医妃〕〔我的系统要杀我〕〔霸皇纪〕〔最强妖锋〕〔明末小平民〕〔无限从龙骑士开始〕〔全能主持〕〔病毒在召唤〕〔邪刀与圣剑〕〔我在洪荒有座山〕〔网游之至尊大领主〕〔美颜圣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八章 吹柳
    秦家一行人不紧不慢地赶着路,每日走上百八十里,倒也不是十分辛苦。

    他们如今离京城越来越近,每日经过的地方,也几乎都是人烟繁华之地。正值天气晴好,他们便也有些闲情逸致,放慢了速度,慢慢欣赏沿路景色。若是路过热闹的市镇,遇上些有趣的特产,也会买上一点。秦柏和吴少英等人可以拿这些去做手信,拜会故交时便可用上;牛氏则是跟虎嬷嬷一起怀念从前往来西北时途经此地的往事;而秦含真与赵陌,就完全是图有趣、看热闹了。

    秦含真是回归到了童年时代,心性也变得幼稚了许多。赵陌却本来就是个孩子,自从了温家与王家有勾结后,便一直处于神经紧绷状态,如今总算有了放松机会,便也稍稍回归了本性。

    不过秦柏只是想让家人稍稍放松一些,并没打算真的耽误行程,等大城镇过了,他->小说w.eu.们行进速度便又恢复了正常。金象派出人手,快马赶回京城侯府报信,好让承恩侯府中众人能提前做好迎接三房的准备。

    如此这般,六天了。秦家众人终于进入了京城地界。此处繁华,又比别处更甚。只是他们仅仅进了顺天府范围,还没有真正入京城呢。秦柏等人还好,早就见识过;秦含真则是在更繁华的国际大都市里生活过,并不觉得这有,只是感到新鲜;其余不曾来过京城的人,便个个成了土包子。

    他们往日到了大同,便觉得大同比绥德州城繁华,已经觉得大开眼界;如今到了京城地界,又觉得这里比大同还要繁华,只觉得目不暇接;咋又听说这还不是京城,京城比这里更繁华更热闹些,人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反而不敢信了。

    因相处了数月,他们跟吴少英及承恩侯府众人也熟了,便纷纷私下询问。吴少英主仆和气地笑着为他们解说,侯府众人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未免生出几分得意来,又暗暗鄙夷这三房的土包子,果然是穷乡僻壤出来的,没点见识。

    秦含真就察觉到春红脸上露出这种意思来。相比之下,夏青就沉稳多了,一直温柔和气地跟青杏说着话,教她些侯门丫环需要学会的规矩礼仪。青杏也十分用心地听,虽然对窗外的繁华景致一度很感兴趣,但她心里清楚夏青教的更重要,便只用心谨记夏青的教导。

    春红见状,便觉得有些没意思,心里笑话这青杏是个呆子,却又忍不住要再显摆显摆青杏,那些规矩你也学了几日,就是再笨的人,也该记住了。有空还不如多瞧瞧外头的热闹。咱们京城可跟那些乡下小地方不能比。你若过了这样开眼界的好机会,还不时候才能再有呢。”

    夏青忍不住对她说春红,我正教青杏呢,你何苦来扰我们?”

    春红撇撇嘴我也只是为了她好罢了。等回了侯府,她再想出来就难了。不趁着这时候好好开开眼,她还不京城有多少好处呢,那可不是她以前待过的小地方能比的!”

    青杏忍不住道谁说我待过的都是小地方?京城我也来过的。”

    春红才不信可能?你一个小丫头,时候来过这里?可别是撒谎吧?小说网不少字”

    青杏咬咬唇撒谎是小狗!我小时候当真来过,还在这里住过好一阵子呢!”说着面上一黯,“只不过后来搬走了……”

    春红嗤笑你以为我会信?你若说你是跟着吴舅爷来的,我还能信几分。可你居然说是小时候在京城住过几年?哼,若我问你京中事物,你是不是要拿当时年纪小不记得的理由来搪塞我?”

    青杏语塞,咬着唇不。

    秦含真开口道好啦,这有好吵的?谁愿意看外头的景致谁看去,不想看还不行了吗?京城是很繁华,但这里只是京郊而已,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咱们以后还要在京城待一阵子呢,有的是出门逛街的机会,到时候慢慢见识就行了。春红,你也不过是偶尔才能出承恩侯府的大门,看到外头的街道。要论见识广博,你还未必比得上青杏呢,有好得意的呢?我们是西北小地方来的没,但要看不起人,还轮不到你!”

    春红讪讪地说三姑娘言重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听着就是这个意思。”秦含真冷淡地说,“如果不想被人误会,你就给我闭嘴吧。都快要分别了,我可不想大家闹得太难堪,以后再见面也是尴尬。”

    春红闻言脸色大变,却是不敢再开口了。夏青目光一闪,只作不知,继续低声与青杏。

    京郊地界大,他们一日也赶不完路,等到天将黑时,还是停下脚步,在宛平县里过了一夜,次日又再次往京城进发。因算得今日就要进城,为了保密,秦柏在出发前,就重新分配了今日的马车。秦含真跟着秦柏、牛氏以及虎嬷嬷坐一车,虎伯骑马在旁护从;赵陌与吴少英坐一车,由虎勇亲自驾车,又有吴少英心腹护卫跟随;梓哥儿跟他奶娘、夏荷坐一车,其余不变。

    这是为了预防众人进城后,在承恩侯府门前下车时,若是赵陌在三房众人车中,极有可能被侯府的人注意到。但若他只是跟随在后,等吴少英下了车,便不会有人多加留意了,他可以直接跟着其他随从往三房未来的居处去,倒也不必跟承恩侯府所有主人打照面了。等秦柏将事情跟承恩侯夫妻说明白,他再去见礼也不迟,或许就直接省了这一步,也未可知。

    赵陌秦柏这样安排,是为了的安全着想,便很老实地跟吴少英待在一起。吴少英也是善谈之人,见识广博,学问不俗。与他交谈,赵陌觉得能学到不少。

    但秦含真没了赵陌这位小伙伴,就觉得有些聊了,只好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致,一边跟秦柏、牛氏聊天,问些京城风俗等等。忽然瞧见窗外路旁种了许多杨柳,如今正值暮春三月,却是柳絮漫天飞舞的时节。秦含真一个不,被一小团柳絮飞进了车内,在她的小鼻子上轻轻滑过,她就一个喷嚏打出来了。

    虎嬷嬷哈哈笑着帮秦含真把车窗帘子放了下来姐儿当心,这柳絮四处乱飞,万一吸进鼻子里,回头姐儿的喉咙就该难受了。”

    秦含真吸吸鼻子,不解地道为这路边种了那么多杨柳?这不是害人吗?到了春天,满天都是柳絮,叫人走呀?”

    秦柏笑道京郊道路旁素来有植柳的习俗。只因此处附近便是十里亭,常人送别亲友,多在十里亭处。路旁植柳,便可折柳送行。这是学的古人遗风。”

    秦含真笑道这里又不是长安城,没有灞桥,也要来一出灞桥折柳吗?”小说网不跳字。

    牛氏疑惑灞桥是?”

    秦含真忽觉失言,以桑姐儿的年纪,又有“失忆”症状,没理由这种典故的。她忙笑着掩饰这是之前祖父说过的吧?小说网不少字长安城外就有灞桥,许多诗词上都有提到。”

    秦柏却不记得时候说过了,但他与吴少英谈诗论赋的时候也多,偶尔也会教导赵陌些学问,兴许是时候随口提到,叫一旁的小孙女听见了,并不放在心上就是西安城外灞河上的一座桥,古人常在那处送别离开西安城的亲友,并折下柳枝相赠,取‘柳’字与‘留’字谐音,意为挽留。久而久之,就有了‘灞桥折柳’的典故。”

    牛氏恍然大悟,笑道这主意倒也不,咱们家日后回了米脂,就在大门口种棵柳树好了。时候平哥、安哥他们要离家了,就折一枝给他们带走。他们见了那柳枝,就会想起家里来。”说起这个,她就开始想念才分别几日的小,还有那分别了一年多、差点儿以为失去了的大。

    秦柏安慰妻子一会儿就能见到平哥了,何必难过?”

    秦含真也跟着哄牛氏祖母别伤心呀。我听说这柳树还有许多别的好处,那柳枝可以用来编篮子,柳叶儿也可以用来吹曲子呢。不如我吹给你听?”她还真学过这个。

    牛氏听得有了兴趣,想起马上就能见到了,也不再难过,只笑道你这丫头别哄我。你时候会吹柳叶儿了?若要听曲子,叫你祖父吹好了。”她含笑看向秦柏,“那年进京的时候,你不是就曾经吹给我听过么?我那时候伤心得很的,听了你的笛子,我就不伤心了。”

    秦柏咳了两声,老脸微红这时候上哪儿找笛子去?等哪日闲了,我再寻根好笛子来,吹给你听。”

    牛氏抿嘴一笑我且听着吧,你别忘了才好。”

    秦含真眨眨眼,装作没看见他们夫妻对视,只转头去掀开车帘,瞥见路边杨柳依依,柳枝儿轻拂过车身,发出刷刷的声音,眼明手快地,就拽了一截柳枝下来,拿在手里,又挑了一片叶子,试着吹了几声,的技术没退步,心中大喜,便断断续续地吹起了《送别》。可惜她并不熟练,曲不成调,只依稀能听出几段悠美的旋律来罢了。

    牛氏忙问这是曲子?怪好听的。桑姐儿时候学了这等本事?”秦柏也颇为惊喜。

    秦含真停下吹奏,干笑道这是我以前在村里跟人学的,也不记得是谁教的了。我就是随口乱吹,没曲子。”

    秦柏笑道有些意思,这个时节吹柳叶儿,倒十分应景。”

    秦含真便又继续吹,慢慢地,也熟练起来了。曲子悠扬,在风中飘荡,传到后头马车上坐着的赵陌耳中,他闭上了双眼,感受着窗外吹来的轻风,只觉得心头一片平静。虽然马上就要到京城了,他很快就要开始面对各方考验,可奇怪的是,事到临头,他反而不再害怕了。

    这时候,急促的马蹄声在前方路口响起。虎伯放眼望去,忽然大喜老爷,太太,是大爷来了!大爷来迎我们了!”(未完待续。)

    第八章 吹柳

    第八章 吹柳是 由会员手打,

    </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乡野春月〕〔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