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妻凶萌:霸道老〕〔女帝强势宠:摄政〕〔清穿之四爷的萌妻〕〔步步为局〕〔独步成仙〕〔神级淘宝店〕〔雾岚〕〔都市最强特种狂龙〕〔君临星空〕〔宠妻狂魔别太坏〕〔红缎军的征途〕〔完美宠婚:老公,〕〔生存的价值〕〔超级寻宝仪〕〔九龙神君〕〔恶魔就在身边〕〔那么大条白素贞〕〔苏醒的神明〕〔三国之熙皇〕〔妖孽小神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六章 聊天
    这秦家长辈们的陈年往事是说完了,赵陌也从中了解到了秦家三房人之间的恩怨情仇。

    总而言之,长房承恩侯秦松是个心胸狭窄的男人,他与所有弟妹们的关系都不佳。他妻子许氏夫人不知性情如何,但传闻是个贤良妇人,管家能力出众,偏又曾经与秦柏订过亲。牛氏都会吃她的醋,秦松会怎么想就不知道了。长房与三房的人相处,想必也会多少有些尴尬吧?

    二房就是秦槐的妻子儿孙了。他的妻子薛氏可以说是在大难临头时抛弃过秦家的人,可居然被她好运地保住了秦槐的儿子,还在秦家平反后,顺利回到秦家做贵夫人,也是她的能耐。她与三房关系如何,还不清楚,但她对长房肯定是没有好感的。不过她有位亲婆婆符姨娘,是承恩侯府里唯一辈份比承恩侯秦松还要高的长辈,虽说是个妾,也不是能无视的对象。薛家又有财,又有趋利避害的习性。任何人进了承恩侯府,都不能忽略二房的存在。

    赵陌又问起秦含真,承恩侯府其他人如何?

    这问的就是秦平这一辈以及秦含真这一辈的人了。这方面秦柏与牛氏是完全不了解,全都是听金象与两位执事嬷嬷,以及几个侯府丫头说的,还有吴少英会补充几句外界的传闻,但都只是泛泛而谈而已。

    长房秦松与许氏生有二子一女,全都是嫡出,并无庶子女。

    长子秦仲海,在兄弟中排行第二,今年二十九岁,娶妻姚氏,便是那传闻中极得圣上信重的王中书的嫡亲外孙女,也是他唯一的血脉后人。秦仲海与姚氏生有一子一女,儿子秦简十二岁了,女儿锦华八岁,与秦含真同龄,不过略大几个月,因此在姐妹之中排行第二。

    除去这一子一女外,秦仲海还有一个十岁的庶子。对于这个孩子,无论是金象、执事嬷嬷还是其他丫头们,都没有多提,只说有这么一个人,却没说他生母是谁。姚氏院子出身的百灵在牛氏身边服侍,在牛氏的追问下,方才含混地说:“是个没有规矩的背主丫头,合家都瞧不起的。我们奶奶宽宏大量,才容她在府里,平日也不敢到人前来。三太太不必放在心上。”

    秦松次子秦叔涛,在兄弟中排行第三,今年二十七岁,娶妻闵氏,乃是一位将门千金。他夫妻二人也生有一子一女,嫡女锦容五岁,嫡子秦端年方三岁,比梓哥儿年纪还要小些。但除此之外,秦叔涛还有一个庶长子,是八岁的秦顺,乃通房丫头所生——当然,生子后便抬了姨娘。算起来,这庶长子是闵氏进门后才怀上的,年纪比嫡出的弟妹要大好几岁。身为正室的闵氏,竟然是在庶长子满了三岁之后,方才生下了头一个孩子,也就是长女锦容,又再过两年,才生下了嫡子。

    牛氏曾私下议论过,说这很没有规矩,一般稍微讲究礼数的人家都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却不知道承恩侯府是怎么回事。从这件事中,牛氏推断,那位三奶奶闵氏,估计是个温和良善的好人,否则这庶长子也活不到今日,他的生母更不可能轻易抬了姨娘——看起来,还不象是个好相与的。秦三爷夫妻之间,有这么一个妾,极有可能不大和睦。

    秦松与许氏所生的小女儿,闺名唤作幼仪,今年二十五岁了,早已出嫁。她夫家也十分显赫,乃是一户侯门,丈夫是嫡次子,也是青年名将。夫妻二人育有二子,一家人如今也在京中。

    承恩侯府长房就是这么些人了。而二房家主秦槐早亡,当家的便是他的遗腹子秦伯复。据说他在薛家出生时,因前程不明,薛家便刻意对外隐瞒他的事。他的名字,也是薛家一位长辈随口起的,原本叫做“伯福”。后来回归秦家,这名字也一直沿用下来。只是他七岁启蒙后,就深觉自己的名字太土,索性改名做“伯复”。这位秦大爷,脾气不怎么好,而且疑心很重。无论是金象,还是执事嬷嬷们,几个大小丫头,提起他都没几句好话。

    秦伯复娶的是他亲舅舅的女儿,他的嫡亲表妹小薛氏,亲上加亲。这门婚事据说是薛氏一力主张的,秦伯复本人似乎不大情愿,婚后与小薛氏感情也是平平。他们夫妻二人生了两个女儿,分别是十二岁的大姑娘锦仪和七岁的四姑娘锦春,其中锦春因为秦含真的缘故,排行由第三改为了第四。半年之前,秦锦春还是众人口中的秦三姑娘来着。

    秦伯复与正室小薛氏连生二女,感情又不好,估计也是不耐烦了,便纳妾生了小儿子秦逊,今年六岁。据说当初秦伯复是想要纳个良家子为二房的,薛氏小薛氏都反对,秦伯复就拿小薛氏嫁进秦家多年都生不出儿子为由驳回去。无奈之下,小薛氏拿陪嫁丫头顶上,开脸给秦伯复做了屋里人,才算把这件事给搪塞过去了。

    可是,秦伯复一心想要让自己的儿子从稍微体面些的生母肚子里生出来,哪怕是屋里人给他生了儿子,他心里也始终有些不足,嫌弃儿子的生母身份低下,不够体面,长相又不够好,平日里没少跟妻子闹。明明都有儿子了,他还总想着要纳一房良家出身的贵妾,每日里跟寡母、妻子打嘴皮官司。

    二房除了秦伯复以外,其实还有一位大姑太太秦幼珍。她是秦槐生前的妾室张姨娘所生的遗腹女,曾跟着嫡祖母叶氏夫人与亲祖母符姨娘一道在江宁老家吃过苦。也许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即使嫡母薛氏不大待见她这个庶女,承恩侯府长房对她也另眼相看,并不把她与二房其他人等同。据说,当年秦皇后还在世时,也曾召她进宫相见过的,只是她那时候年纪还太小,是由薛氏与符姨娘抱着去的罢了。秦皇后去世后,宫中贵人若有召见秦家女眷,或是赏赐秦家女眷的时候,但凡有长房嫡女秦幼仪的份,也不会忘了二房庶女秦幼珍,这便是难得的体面了。

    许氏夫人带着女儿秦幼仪出门参加各种宴会、与人交际时,也常常带了秦幼珍同行,连她的婚事,也是许氏夫人做的主。薛氏孀居在家,少有出门交际的时候,又对庶女不上心,能给秦幼珍寻到什么好亲事?若不是有许氏夫人做主,还不知道秦幼珍会流落何方呢。如今她嫁入一家姓卢的官宦世家,夫婿是旁支的嫡子,年纪轻轻就高中了进士,如今已官至四品知府。秦幼珍既是诰命夫人,又生了两子一女,家里没妾,没有庶子女,公婆宽仁慈爱,妯娌也和气好相处,她日子过得不知有多么顺心呢。

    倒是薛氏与秦伯复一家,看着这个庶女,就总觉得眼红。薛氏给儿子谋来的亲事,就只有娘家侄女。薛家迟迟未能重夺皇商的名头,至今也就是个富商人家罢了。秦伯复一心想往上爬,要在朝廷上爬得更高,要压过长房去,薛家帮不上他的忙,反倒还要借他的名义,仗承恩侯府的势去谋利。秦伯复是想要借力,却又无处可借。而秦幼珍不但嫁进官宦人家,夫婿也得居高位,怎么看都比嫡兄体面。可惜这份体面,二房却沾不得光。因为秦幼珍自小就经常被许氏夫人接过去长房小住,几乎是由许氏夫人教养长大的,娘家也只认长房,便是要回二房来,也不过是依礼行事罢了,要说情份,那是没有多少的。

    金象等人都是长房仆役,虽然对长房诸位主人的事,不敢说得太多,但对一向与长房不睦的二房,就没那么多禁忌了。除了对秦幼珍,他们还会嘴上留情外,对于二房其他人的八卦狗血,他们是十分乐意议论一番的,时不时还要幽默地讽刺上几句,因此秦含真才会如此详细地知道二房内部的各种恩怨情仇。

    听完这些八卦,赵陌也就了解了承恩侯府秦家各房的人口情况了。仔细想想,似乎还挺复杂的。他倒不为自己担心,只是为秦含真担忧:“表妹你这样的性子,进了侯府可怎么办呢?他们家不但人口多,而且彼此多有不睦。若说你们三房与长房或二房稍微有些情谊,倒也罢了,可他们两房的人,都不象是能与你们家亲近的。”

    秦含真笑着说:“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个?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只能见步行步了。你瞧我祖父多么镇定,我祖母也没觉得害怕的样子,顶多就是有点吃醋。长辈们都不担心,我们做小辈的需要担心什么呢?不是有句俗话说得好,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儿顶着吗?你就放心吧!”

    赵陌听得笑了:“本来我还在为表妹担忧,表妹反倒劝我安心了,真叫我惭愧。”

    秦含真道:“赵表哥不嫌我烦就好。其实我倒是很想跟人聊天,只是寻不到合适的人选。以前还有个张妈……咳,张妈其实也是很爱聊天的,只不过我有时候说的话,她不一定能听懂,而且还很容易把我说的话泄露给祖母和虎嬷嬷知道。不过现在有了赵表哥,我就放心多啦。表哥要是什么时候闷了,只管来找我呀。”

    她是真挺高兴的,经过连日相处,她也知道赵陌是个嘴紧的人了,而且轻易不会与人说话。她有时候讲些不大合宜的话,他也不会当作一回事,只是提醒她别叫外人轻易听见罢了。所以秦含真觉得,自己往后算是有了个极好的聊天对象了。

    赵陌看着秦含真,也是笑眯眯地:“我如今也不敢轻易跟外人说话,表妹便是最好的人选了。你闲了,只管来找我。我随时随地都有空的。”(未完待续。)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