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荣耀之王〕〔国术武灵系统〕〔穿越:凤起狂魔〕〔飘凌界〕〔聊斋崛起〕〔武尊:庄不凡〕〔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极品公主:暴君,〕〔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天工柱国〕〔大明之崇祯大帝〕〔晋颜血〕〔叫我创界神〕〔都市之狂兵归来〕〔绝品道医在都市〕〔天赐追命星〕〔沉默之王〕〔蜜宠不休:二婚总〕〔温水煮大明〕〔盗神之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一章 故友
    秦柏看着门外一步一步走近的白衣少年,再转头看向恭立一旁、视线一直停留在表弟身上的温家小少爷温绍阳,暗暗叹了口气。

    看着这两个俊秀少年,他就好象回到了曾经的青葱岁月。在他还是白衣少年这般年纪的时候,唐复就如同温绍阳般,对他多有看顾。京中如他们这般出身家世的高门子弟中,他与唐复的交情算是最好的。匆匆三十多年过去,他二人却已是物事人非,生死两隔,怎叫人不感叹万分呢?

    唐复是唐大学士长子,比他略大几岁。唐大学士也是江南人士,虽不是世家高门出生,却也是书香名门子弟,素有才名,一身学识极让人敬佩。他在朝为大学士,在先帝面前颇有圣眷,在士林中名声也很好,再加上性情温和,又最是与人为善,不爱与人相争的,因此人缘极好。唐复从小到大,在年龄相近的官宦子弟当中,都是极受欢迎的。

    他们在那个年纪,又是那样的家世,虽然交友多少有受到家族政治立场的影响,但基本上还是以本心为先,只要性情相投,便会玩在一处,不考虑其他有的没的,友情要单纯得多了。秦柏自己是永嘉侯府的子弟,既是将门之子,又是外戚,但与唐复这样的清贵书香人家子弟相处起来,也从来无所顾忌。如今回头想想,他这辈子活了五十岁(虚岁),也就只有那几年里,才交过最纯粹的朋友。

    唐复虽比他大几岁,少年时也是跳脱爱玩的性情,只是在日常生活中颇为讲究,被他们这些朋友笑话说是附庸风雅。比如唐复一度最喜欢莲花,用的文具、茶具、碗盘、配饰都是莲花的纹样,就连衣服上头绣花纹,也是以莲纹为先,焚香也是用的莲花、莲叶、莲蕊合的香,还给他自个儿的院子,起名叫“爱莲居”,给自己取了个雅号,叫‘爱莲居士’。朋友们就笑话他,说他叫什么居士呀,直接自称是“莲花公子”就得了。

    秦柏那时正好对刻印感兴趣,拜了位老师学了点皮毛。正逢唐复生日,他要送礼。偏为了练习刻印,他买了许多材料,花费不小,把手上的零花钱花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几个月还有母亲与婶娘的生日要送礼,又有他几个小伙伴聚会的花销,他需得节省一些,便另想了个法子,给唐复弄个别致的礼物,那便是他亲手刻的一方印章。

    那时他也是促狭,故意把印章刻成了莲花的图形,花心处就嵌入一个古篆的“唐”字。这个图案花了他好几日功夫才画出来,刻的时候也格外用心,唐复收到的时候十分惊喜,又因为明了印图含义而与他及朋友们笑闹了一夜,各人次日回家后都受了罚,他叫母亲罚着抄了五百张的古篆字,手都抽筋了,因此记得格外清楚。

    那时候真真是无忧无虑,可惜这样的好时光没多久就变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夺嫡之争开始,秦柏的太子姐夫与太子妃姐姐落难被幽禁,紧接着永嘉侯府也落难了。曾经单纯的友情最终还是敌不过现实的考量。他们这样人家的子弟,无论心里怎么想,到底还是要听从长辈号令行事的。小伙伴中有人随父兄站在了秦家的政敌一边,与秦柏反目成仇。也有人站在秦家这一边,却陆陆续续地倒了霉。遭受破家之祸还是轻的,甚至有不止一个人丧了性命。

    唐复也许对他们的友情还是珍惜的吧?只是唐大学士人缘好,性情随和,也就意味着他是个不爱得罪人的。虽然富贵险中求,他这种做法让他始终无法位极人臣,却胜在一个稳字。唐家在夺嫡之争中退缩了,闭起眼睛做起了瞎子、聋子,还对占了上风的人多有奉承。如此知情识趣,那得势的皇子自然不会为难这位怀有圣眷的大学士以及他的家人,更别说这里头还有辽王的关系……

    秦柏只知道,当他们父兄三人被递解出京的时候,唐复等在京郊十里坡处,给他倒了一杯送行酒,又塞给了他十两银子的程仪。唐复那时什么话也没说,这大概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相比于那些与秦家反目成仇的旧友,或者是彻底袖手旁观的人,唐复多少还对他这个小伙伴有些旧情份。秦柏曾经也是极珍惜的。不过,因为他后来又遇上了牛家父女,受了他们更多的恩情,便觉得唐复这份情谊浅了。

    秦家父子三人流放边城,牛老太爷帮了很大的忙,帮着找房子,找家具,送粮送衣送棉被,还为秦老侯爷请来了大夫,抓来了药。若不是牛家的帮助,秦老侯爷也许在流放那年的冬天就死在边城了,不可能再熬上一年多。秦松,秦柏的嫡长兄,也就是如今在位的承恩侯,说不定也会把命丢在边城,哪里会有今日的富贵荣华?只可惜老侯爷在流放路上受了太多的苦,伤了元气,终究还是没能撑到平反旨意下达……

    秦柏曾经回过京城,他打听过昔日旧友们的下落。曾经站在秦家政敌一边的,便是当今圣上的敌人,自然没有了好下场。曾经因为支持今上而受苦受难的,只要活得了性命,也都陆陆续续得到了平反,重新得回了富贵尊荣,甚至比之前更进一步。

    但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都没能熬到这一天。就算熬到了,经过重重磨难,他也早就不再是过去的他了。

    秦柏为死去的旧友难过,并没有与活着的旧友们见面,倒是打听过,唐家的境况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太糟。唐大学士和稀泥,固然可以保住自身,但新皇上位后,他的行为就不是很受待见了。唐大学士心中惊惧,生了病,试探性地上了告病的折子,很快就被批复下来,只好带病回乡去了。唐复因为身有功名,倒是没被连累,还得了外放的任命,外放的地点也不是太糟糕,只是唐家在京中,到底是大不如前了。

    但唐家到底是平安度过了那场风波,所以秦柏也就没有多问后续。直到今日见到了唐复的外孙,他才知道,唐家原来在那之后,就一落千丈了。

    唐家女儿被先帝指婚给了辽王,是在夺嫡之变前发生的事。辽王是宫人所生,在皇子中并不出挑。他于文才上很不擅长,便索性专心于武道上发展,一心练武、学习兵法,有心要做个大将军,好在兄弟中脱颖而出。唐家的婚事对辽王来说,是个意外,他本身是希望能娶一位娘家有实权的将门千金为正妃的。但先帝旨意下来,他也只能接受了。唐家女才貌双全,倒也颇得他的喜爱。新婚时节,夫妻俩曾经恩爱过一阵。

    然而,夺嫡乱起,越演越烈,甚至有皇子丢了性命,被圈禁的也不止一个了。辽王觉得这是他出头冒尖的好机会,可他的岳父唐大学士却认为,这等险事需得避上一避,求个安稳最佳,反正等到结果出来,无论是哪一位皇子登基,辽王都是稳稳当当的王爷,富贵尊荣不在话下,何必在这时候掺和进去?万一被牵连了,不就吃大亏了吗?于是唐大学士便在先帝面前进言,为辽王求了个镇守辽东边疆的差事。

    那时节,大战都打完了,边境不过就是偶尔有些小乱子,出不了大事。辽王被调过去,固然是得了个不小的封地,可是地方苦寒,又没有战功可立,更不能趁着京城大乱,从中谋点好处,心里怎会不怨?等到他听说太子从东宫脱困,成功把众皇子打败,成为新皇,心中的怨气就更深了。他不知京中夺嫡之争的详细内情,只凭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就忍不住想,若他还在京城,是不是也有一争之力?太子虽是嫡长子,却毕竟是被圈禁过的人,怎么比得上他这个清白无辜的兄弟?

    想着想着,疑问就成了心魔。

    新皇登基后,唐大学士又告了病,唐复外放大同为知府,辽王妃唐氏随辽王在藩地,很快失了宠。儿子才出生不久,她就卧病在床,受了丈夫不小的气,没两年就香消玉殒了。唐大学士得了消息,却是后悔不迭。他本来就重病在身,这一气就更不得了,直接吐血身亡。

    唐复在任上得知父亲妹妹双双亡故,也是心灰意冷。借着丁忧的机会,他脱离了官场,却没有回乡,而是留在大同收了几个学生,安心教书。他的才学也高,教书的成绩却比不上故友秦柏,教出的学生中,只有几个举人、秀才。温家大爷就是在那时候拜在他门下的,算是他最出色的学生之一。他膝下只有一个独生女儿,便许给了这个学生。

    后来温家女儿嫁给了他妹妹辽王妃温氏的儿子赵硕,也着实是意外之喜。他十分关注外孙温绍阳,也很关心妹妹的嫡亲孙儿赵陌。他甚至曾亲赴辽东,想要找机会见妹妹的儿孙一面。只可惜辽王不许,他与赵陌终究只能缘悭一面。

    唐复身体情况不佳,从辽东回来后,便一病不起,十年前过世了。那时候,温绍阳不过五岁,赵陌也还不到两岁而已。

    秦柏回想起故友这短暂一生的经历,心下暗叹不已。看着身着白衣的赵陌一步一步迈入厅中,面上的容颜如此肖似故友年少时节,他不由得露出了温煦的微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霸道帝少请节制〕〔隐婚甜宠:大财阀〕〔军婚如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