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堂创建者〕〔升维之旅〕〔军事承包商〕〔剑岚传〕〔妖异网咖〕〔破系统〕〔道在阴间〕〔唯我独宗〕〔超级小神医〕〔意识降临〕〔颜值就是正义〕〔神级打印机系统〕〔十里桃花渡〕〔庄园启示录〕〔三生三世胭脂扣〕〔绝世神通〕〔凌玄同尊〕〔情—牢〕〔最高潜伏〕〔梦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三章 午后
    秦含真这番话并不是无的放矢。

    她自穿越过来,相处时间最多的人就是张妈,对张妈的性情也算了解。这个性情和善的小妇人,其实很好糊弄,并非精明之人,可她的性子有个特点,就是认死理,恩怨分明。

    她因关氏的际遇而记恨何氏,就敢当面骂,背后骂,一句好话都没有。何氏冷待也好,命其他人来威胁她也好,她害怕归害怕,想骂的时候依旧照骂不误。只因她已经认定了何氏是坏人,是仇敌,无论对方说什么好话,都不会更改。

    以张妈的性子,若知道丈夫未死,还在大同城里安家开店,过得富足,甚至有媒人上门为他说亲,她肯定要问个清楚明白的。问清楚后怎么做是一回事,但不问清楚,她过不去心里那一关。

    秦含真都能了解张妈的性情,身为儿子的浑哥自然更加了解。他略一沉吟,便咬牙道:“姐儿说得不错。这事儿无论是何结果,总是要问个明白的。否则家去见了娘,我要怎么跟她说?”

    虎勇闻言便笑道:“既如此,我就上前叫人了。”

    浑哥却叫住了他,道:“勇哥,且不忙叫人。等我回去告诉娘,让娘来说。”

    虎勇不解:“这是为何?难不成你是害怕了?”

    浑哥却摇头道:“我虽认得我爹,但他离家时,我才四五岁大,兴许记不清了。让我娘来,却是要认清了那人确是我爹,才好上前问话。否则,要是弄错了,岂不是惹人笑话?就算没认错,那人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我又如何能驳回?自然是我娘出面更妥当些。”

    虎勇明白了,笑着说:“这也好,回头我让我爹陪你娘一块儿过来。记得你们张家旧居从前在西街一带,那里离关家不远。我爹娘每月都要往关家走几趟,说不定见过你爹。不是我自夸,我爹记性最好,他若见过什么人,等闲不会忘记。有他帮衬着,你娘也就更有把握了。”

    他这话倒也不虚。虎伯自小就在永嘉侯府为仆,跟在嫡出的少爷身边,受的是正宗的豪门精英小厮教育,认人、记事都是一把好手,非一般人可比。

    浑哥闻言大喜,忙忙谢过虎勇。秦老先生含笑道:“既如此,那我们就先回去吧。逛了这半日也够了,改日得闲,再逛别处不迟。”

    一行人便要回转,这时却有几个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与他们擦肩而过,往那不远处的皮货店去了,打头那一个还连声叫唤:“张兄,张兄!”叫得很急。

    形似张万全的胡子男迎出来时,一脸的惊讶:“诸位怎么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那打头的男子一脸的气急败坏:“难道你没听说么?那温家老三欺人太甚……”

    他话未说完,胡子男已经制止他说下去,警惕地望望左右,目光一度从秦老先生一行人身上扫过,但因为浑哥正好转过身去,他没有多加关注,而是压低声量,对那几个中年男子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后头茶室去。”说罢就领了众人入内。

    秦含真听得几句,不由得多看了他们的背影几眼,心中好奇。他们说的这“温家老三”,跟方才在酒楼里行事嚣张的温家仆从是否是一家的?记得那冲着虎勇耍威风之人的同伴,曾跟他说过一句“三爷吩咐过的,不许闹大”。莫非这“三爷”就是温家老三?

    这个疑问在秦含真脑中转了一转,她就不再多想了。回家去问了秦泰生,也就知道了。

    祖孙一行回到秦安家中,宅子里平静得一如往常,来往做事的下人倒是少了许多。秦安似乎已经上差去了,后院中静悄悄的,正屋早已空了,何氏的卧室门上挂着锁,想必是连主带仆都走光了,屋里的箱笼也少了一大半。

    难得连西厢房里每日总要闹上几出的章姐儿,都消停了许多。牛氏心情很好,刚刚吃过午饭,正在消食,有些昏昏欲睡。见了丈夫带着孙子孙女回来,便露出了欢喜之色:“城里可好玩?都买了些什么呀?这大包小包的。哟,梓哥儿好象很困的样子,快到炕上来眯一眯。”

    梓哥儿平日也有午睡的习惯,此时用过午饭,吃饱喝足,又逛了半日街,正是筋疲力尽的时候。方才在回家路上,他已经撑不住了,在祖父怀中睡了过去,进门后才半醒过来,此时还是一脸的困意。秦老先生笑笑,便将孙子交给妻子,让他们安睡,自己也换了衣裳,躺到炕上伸伸腰骨去了。

    至于张万全的事,自有浑哥去与张妈提。还有温家等疑问,虎勇也会去寻秦泰生打听的。

    秦含真回了西厢的书房睡午觉。一觉醒来,她就看见张妈坐在屋角,手里拿着件牙白色的夹布斗篷,却是给她做的。但斗篷只缝了一半而已,张妈手里拈着针线,却是半日都没有动作了,双眼一片红肿,显然是不久前才哭过一场。

    秦含真见状,就知道她定是听浑哥说了原委,便劝她道:“妈妈别难过,兴许只是误会。我瞧那个媒婆带了许多皮货离开,说不定就是大主顾。张叔很可能只是随口应酬着,未必就有别的意思。况且那媒婆能对张叔说这样的话,证明张叔目前并无妻室,说不定是好消息呢?”

    张妈回过神来,勉强对着秦含真笑了一笑:“多谢姐儿安慰我了。不管是好是歹,我总要当面问过的,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是这笑容很快又消失了,她眼眶里又涌出了泪来,“若他只是变了心,不要我了,我也没什么好怨的。他如今在大同城里做生意,开了好大的铺子,已经不是往日可比。我一个乡下妇人,遭人嫌弃也是常事。只是婆婆病重而亡,浑哥也是他的嫡亲骨血,他怎么能连他们都弃之不顾呢?我无论如何也要问一个清楚明白!”

    秦含真见她拿定了主意,也不再多说什么,只笑着劝她:“若妈妈要到那家铺子去,记得多带上两个人,最好是从前见过张叔的。多年不见,正好叙叙旧谊。”

    张妈知道她这是叫自己多带上些人撑腰的意思,笑笑答应了,想了想,又觉得不能傻等下去:“拖到明日后日,还不知道有什么要紧事呢。趁着这时候天色还早,家里又没事,我赶紧过去认一认人。若是浑哥认错了还罢,若真是那死鬼,我定要问清楚他是怎么回事!”

    说着她就丢下针线活,跟秦含真打声招呼,便忙忙去了。秦含真心中默默祝福,眼前一暗,却是春红与夏青过来侍候她起身了。

    夏青帮秦含真穿好衣裳,便自去整理被铺。春红捧了热水与巾帕过来,侍候秦含真洗脸,嘴里念叨着说:“张妈如今越发糊涂了。虽听说她丈夫可能还未死,她急着去认亲,可三姑娘这里还有差事呢,她说走就走,真是太不上心了。”

    秦含真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关系?我这里也没什么要紧事,有你们在就可以了。她那里才是正经大事呢,当然要及早弄明白的。”

    春红却正色道:“三姑娘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饶她是什么正经大事,为奴为仆的人,在主子面前,除了侍候主子,哪里还有什么正事?便是三姑娘仁慈,赏她一个恩典,她也该向老爷、太太请示过,至不济也要向虎嬷嬷讨了假,才好出门的。都似她这般,说出去就出去,这个家里还有规矩么?”

    秦含真皱皱眉,觉得刺耳,却不想多说,只问:“祖父、祖母午睡起来了没有?勇叔和泰生叔在哪儿呢?”

    春红答道:“老爷已经起来了,在前头跟吴舅爷说话呢。太太还在睡着,哥儿也未起。至于那两个,是外院的人,我就不知道了。”回答完了,她又劝秦含真,“三姑娘,内外有别。那两个虽说是三姑娘长辈的仆从,却也是外男。三姑娘等闲还是不要见他们的好。便是有什么吩咐,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到二门上告诉守门的嬷嬷,让他们转告,也就是了。”

    秦含真有些不耐烦地扔了巾帕,叫上夏青:“替我梳头,我去见祖父、表舅。”

    夏青看了春红一眼,应声答了,替秦含真梳好了包包头,正要送她出门。秦含真摆摆手:“我自个儿去就可以了,你们自便吧。”说完就走人了。

    夏青见她走远了,才回头拉着春红进了屋,小声埋怨:“姐姐怎么又犯起糊涂来了?我早说过,三姑娘年纪虽小,人却聪明,不亚于府里的几位姑娘,不是姐姐三两句话就能糊弄住的。姐姐先前揪着张妈说了几回坏话,也就罢了,三姑娘要如何行事,自有三老爷、三太太管教,姐姐多嘴做什么?!”

    春红不以为然地说:“我怎么就糊涂了?我也是为了三姑娘好。她日后要跟着三老爷三太太进侯府,这些规矩迟早是要学起来的,早些习惯了,日后也不会闹了笑话。依我说,三房上下的规矩也太松了些。这安五爷家里,就最是没规矩。我总听这家里的下人说,那位安五奶奶是官家千金出身,教养不是一般女子可比,却是怎么管的家?竟连乡下出身的三太太都不如了,怪不得会被休了呢。”

    夏青跺脚道:“你真是发疯了!主人家的事,也是你能议论的?三房规矩如何,轮得到你管么?你要作死,可别连累了我们!”她转身就走。

    “哪个作死了?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的想法。”春红轻哼,“你道我们想做大丫头,只是殷勤小心就够了么?蠢丫头,你还差得远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