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卦帝刘封〕〔九阳帝尊〕〔人皇纪〕〔异世厨神〕〔我本天骄:调教妖〕〔小保安的梦想〕〔大唐好相公〕〔帝少心尖宠:宝贝〕〔美利坚财富人生〕〔护灵人之医道无边〕〔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寒门枭士〕〔崇祯聊天群〕〔无限虐杀进化〕〔梦想为王〕〔逆流2002〕〔篮球之天赋系统〕〔闲臣风流〕〔总裁套路深,娇妻〕〔东游之吕祖纯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二章 温家
    浑哥虽然遇到了父亲张万全,但不知是不是近乡情怯的原因,他并没有上前与对方相认,反而是跑回了酒楼,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不知是不是应该去认回父亲,心中更有更多的疑虑。他本以为父亲已死,所以才会一去不返,心里牢记着母亲的嘱咐,等到长大了,能自由出门,手里又有足够路费的时候,就到那位报信的商人所说的父亲遇难之所,将父亲的遗骨带回家乡安葬。可是,父亲既然没死,又为何多年不回家,连封家书都没有呢?

    浑哥心里想认回父亲,却又害怕会听到更令人难过的答案,所以退却了。他回来向心中最为敬重信服的秦老先生求教,想请秦老先生替他做一个决定。也许,他也有几分想借秦老先生势的小心思?

    秦老先生也不知是否察觉到了这点小心思,他只是沉吟片刻,便道:“既然你认出对方就是你父亲,不管是不是认错,总要当面问过才知道。你方才跟着那人去了他的铺子,想必还记得怎么走?我们先吃完饭,喝口茶歇一会儿,就到那铺子去寻他。”

    秦老先生做出了决定,浑哥心下顿时一松,好象放下了千斤重担一般,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是,谢老爷!”

    虎勇没好气地把他扯到小桌边上:“赶紧吃饭吧,如今就等你了。”浑哥傻笑两声,埋头吃起了已经放得有些凉的午饭。不过他的心思全然不在饭菜上,只怕吃了驴肉熏鸡,也不知是什么味道。

    一行人吃饱喝足,会了账,便下楼离开。

    虎勇走在前头做开路领道儿的。秦老先生一手抱着小孙子梓哥儿,一手牵着孙女秦含真,不紧不慢地走在中间。浑哥落在最后,手里提着上午买的大包小包,还有从家里带出来的茶具等杂物。一行人才下了楼,就被人挡了道。

    几个穿着统一的深蓝布袍的青壮男子面容冷厉地从外头街上走了进来,人多堵住了门口,态度还不大好,恶狠狠地环视店中众人,其中一个还伸手揪住小二的衣领,大声喝问:“你们可有见过一个十二三岁大的少年进来?他穿着全白衣裳,长相很清俊。”

    小二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小的没看见这样的人……”

    穿着全白衣裳出现在街头的少年人,是十分显眼的,若真的进了酒楼,小二不会看不见。他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把握的。可那人似乎并不相信,还领着两个同伴冲进店里去转了一圈。

    掌柜的见状不妙,忙跑过来作揖赔笑:“几位爷,小的店里今日当真没有招待过这么一位小公子,想必他是到别处去了……”

    “闪开!”那人冷笑,“人在不在你这里,不是你说了算的。我搜过一遍,自然就知道了。”说完把掌柜的往旁边一推,就要上楼去继续搜,正好撞上了刚刚下楼的秦老先生一行。

    虎勇挡住那人,轻轻推开了他:“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没长眼睛么?也不看路就撞上来。”

    那人踉跄了一下,顿时恼了,骂道:“你骂谁呢?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家的人,就敢在你爷爷面前撒野?!”

    虎勇怔了怔,又好气又好笑:“那你是哪家的呀?说说看?我倒不知这大同城里什么时候有了你这样了得的人物了,居然敢做起我爷爷来!”

    那人张口就要回话,却被一个同伴扯了一把,低声道:“少给主家惹事。三爷吩咐过,不许闹大的。方才有人说,瞧见小公子从后巷走了,没有进酒楼。我们赶紧追上去找人。”

    那人便把话吞了下去,冷笑着对虎勇道:“说出来怕吓死你。你是哪个台面上的人,也敢打听我们家?”转身与几个同伴一道走了。

    虎勇见他这威风耍得有头无尾的,也忍不住叫起来:“喂喂喂,你到底是哪家的?真如此了得,就摆明车马呀!没那底气,就不要装模作样!”

    掌柜刚刚才为那群人离开而松了口气,听到虎勇这么说,顿时又吓得脸都白了,忙上前道:“小哥小哥,你别乱嚷嚷,那温家可不是一般人家,得罪了他们,是要吃大亏的!”

    虎勇愣了愣,问:“掌柜的,你知道他们是谁家的人?是姓温的?什么来路?我没听说过大同城里有哪位大人物是姓温的呀?”

    虎勇不是自夸,他虽不是大同人,但去年来大同送信时,为了等待秦安从军营回归,也曾在大同城的街头巷尾中消磨了不少时日,对这城里城外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

    大同是边城重镇,此地以军管为主,主事的是马将军,手下几位有头有脸的武将里头,并没有姓温的。除此之外,大同知府以及府衙上下官员,里头也没有姓温的人。其他不在明面上的实权人物,他就不清楚了。

    不过前几日,为了去除他身上的通缉令,金象带着他到知府衙门里转过一圈,见了不少人。那通缉令本就是假的,是何家兄妹为了对付他,收买了府衙吏员假造出来的。有承恩侯府的面子在,这事儿自然是顺利解决了。那被收买的小吏也受了惩罚,丢了差使,而何子煜则反过来成了被通缉的人物,通缉令已经在几个城门口贴了两日。当日府衙中人不少都来见过金象,趁机巴结讨好。虎勇跟在金象身边一一见过,记得当中并没有姓温的人。

    既然不是军中人士,也不是府衙中人,这大同城里还有什么人家能够如此嚣张呢?

    谁知那掌柜的回答却大大出人意料之外:“大人物?这城里什么大人物能比得上温家呢?别看他家只是做生意的,可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呢!他们是王府的亲家!小哥今日得罪了人家,若人家不计较还罢,若人家计较,明儿就要倒大霉了!”他叹息着直摇头,转身就走。方才酒楼里的客人都受了温家的人惊吓,他少不得得安抚几句。

    虎勇只觉得满心疑惑,回头问秦老先生:“老爷,您知道这个温家么?”

    秦老先生也是一头雾水。能称得上是王府的亲家,那应该不是有女儿进了王府做妾,而是真真正正嫁进了王府做正妻吧?可既然是做生意的人家,又怎会有王府愿意与他家联姻呢?若是庶出的宗室子弟,倒有可能,但瞧掌柜等人的反应,似乎对方还十分有权势?一时间,他倒不好做判断了。

    秦老先生离开京城那个圈子已经超过三十年了,对朝廷内外目前的局势一无所知,更不清楚各家王府又有了哪些新的姻亲,只能将疑问暂时压在心底。不过,他是不必担心得罪了温家会如何的。秦家本身就是皇帝的亲家,王府的亲家又如何?

    他吩咐虎勇:“别管这些了,等家去问了泰生,自然就清楚了。”秦泰生跟着秦安在大同城里待了九年,若那温家在大同城里果真十分有权势,他没理由不知情。

    虎勇明白了,应了一声,便继续往前走,又时不时问浑哥是否走错了路。主仆三人都没把那温家放在心上。

    倒是秦含真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方才她在楼上雅间往下看,后巷里打人的那个少年确实是穿着一身白衣没错,长得嘛……确实挺清俊的。再加上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是温家的人,那少年进城时坐的马车,车檐上挂着“温”字灯笼……莫非那些人是来找他的?他是逃出来的吗?他到底怎么得罪温家了?他该不会被温家的人抓回去吧?

    秦含真心头纷乱,不知不觉间,已经跟着祖父走到了浑哥说的那家铺子。放眼望去,这铺面少说也有三十多平方吧,还真是个大铺面。

    一个长着山羊胡子、约摸三十来岁、穿着豆绿绸面夹袍的男子笑意满面地送了一个中年妇人出来。那妇人身上穿的是桃红袄、紫绸裙,头上插着花,面上涂着脂粉,嘴边还有颗大黑痣,怎么看怎么象传说中的“媒婆”。她也是满面带笑,挥舞着手中的大红帕子,对那男子道:“张爷就别跟我客气了,我包管给你说门好亲来,寻个漂亮的黄花大闺女,不但人物儿要俏,还要有一副好嫁妆,一定能让你满意!”

    那胡子男笑吟吟地:“谢过黄大姑了。您慢走啊,得了空再来!”

    那“媒婆”心满意足地领着一个手里大包小包的后生离开了。

    胡子男看着她走远,才收了笑,一边捶着后腰,一边叹着气,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转身回店里去了。

    浑哥站在店铺对面,脸上一片苍白。他抿紧了嘴唇,默了一默,就转身对秦老先生说:“老爷,我们回去吧。”

    秦老先生方才也看得分明,并不多说什么,只问浑哥:“你确定么?不去问个准信?”

    浑哥抿着唇,摇头不语。

    秦含真一看就知道,定是方才那媒婆说要为胡子男说门好亲,胡子男也是满面笑容地应答着,所以浑哥觉得,父亲是不要他们母子了,要另行结亲,因此不肯上前相认。不过……事情真的是这样吗?秦含真觉得,这胡子男方才其实是在招呼客人吧?瞧那媒婆身后的跟班手里提了那么多东西,咋一瞧好象都是各色毛皮呢。

    一位大主顾,还是从事拉纤做媒工作的,她说什么,哪个商人会认真顶回去呀?

    不过秦含真不是当事人,也不知道那个胡子男心里是怎么想的,也许人家是真的有心要另娶一房******呢?

    最重要的还是要当面问清楚,反正都到门口了。

    秦含真便扯了扯浑哥的袖子,正色劝他:“浑哥,有时候道听途说的未必就是真相,反正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了,与其心里留着根刺,一辈子念叨着,又始终没个准信,还不如当面问清楚了呢。他到底是不是你爹?到底是不是不认你们了?这些年为什么一直没有音信呢?问清楚了,对你自己有个交代,对张妈也有个交代。这样退缩不前,张妈知道了,也不会乐意吧?”

    浑哥浑身一震,陷入了沉思。(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最强军婚:首长,〕〔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