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传秘宝〕〔锦绣萌妃〕〔无限幻想之我是阴〕〔超级医生在都市〕〔血色大领主〕〔自始至终都是你〕〔大唐之暴君崛起〕〔超强小神农〕〔那么大条白素贞〕〔那年那蝉那把剑〕〔重回八零:晚安,〕〔军少强宠:萌妻,〕〔婚婚欲睡:总裁宠〕〔汉中王传〕〔荒山情事〕〔穿越变成老爷爷〕〔神厨狂后〕〔绝世神农〕〔渔歌互答〕〔极品最强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十章 遇见
    第二日一大早,金嬷嬷就提着收拾好的包袱,预备离开秦家了。

    虽然她也曾绞尽脑汁,想要争取留下来,至少要跟在章姐儿身边侍候。可惜秦安铁了心,一定要她走人。金嬷嬷无奈,也只得照办。

    离去前,她去向何氏辞行时,忍不住劝何氏:“奶奶去了庵里,且静心等候些时日,不要轻举妄动。我离了这里,就会给京城王妃与世子送信,请他们的示下。等他们决定好要如何安排姑娘与奶奶了,自会派人来联系奶奶的。在此之前,奶奶千万不要跟秦家人闹,也不要生事才是。若是一时冲动,惹出祸事来,奶奶连个援手都没有,到时候吃苦的还不是奶奶?”

    何氏有气无力地倚在床头,哽咽着说:“照你这么说,难不成我真的要眼睁睁看着秦安把我的章姐儿送到陈家去被人折磨么?你可要想清楚了,章姐儿是金枝玉叶,世子爷统共也就只有这一个骨肉。若她有个好歹,王妃与世子怪罪下来,我怕你担当不起!”

    金嬷嬷心中暗骂,这愚蠢妇人仗着为世子生了个闺女,就自高自大起来。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章姐儿不过是个女孩儿,若是个儿子,还能得意几分,女儿有什么稀罕的?况且,哪个女人不会生孩子?如今世子是因为有仰仗王家的地方,方才忍让世子妃几分。世子妃生不出孩子,他也不敢纳妾,免得把庶子生在嫡子前头。否则,世子早就儿孙满堂了,还能容得你一个无名无份的有夫之妇把持着一个丫头在这里嚣张?

    王妃与世子根本就无意认回章姐儿,不过是因为没有别的孩子,才留着章姐儿做个后手罢了。他们真正指望的,还是世子妃,至不济也是日后纳进门的良妾。奸生子的名头又不好听,只要世子有了儿女,章姐儿就一文不值了,看何氏到时候还有什么可得意的。就算世子不想看到亲骨肉流落在外,认回了章姐儿,那也肯定是记在哪个有名份的侍妾名下,压根儿不可能有何氏什么事儿!

    金嬷嬷心中不忿,嘴上却没这么直白:“奶奶何必吓唬人?我也是为了姑娘着想。万一奶奶又犯了糊涂,祭出昏招,惹出更大的事来,害了自己,也连累了姑娘。要知道,当初若不是奶奶的大伯子,我们王妃和世子爷也不会落得如今的境地。偏奶奶还生怕事不够大似的,得罪了承恩侯府的人不说,还把我们王妃的人也给折进去了。”

    何氏一噎,顿时就理不直、气不壮起来。她哥哥何子煜为了替她撑腰,动用了临县晋王妃庄子上的官军,结果那些人有去无回,还把锦衣卫都给引了过来,也揭破了当初王妃针对秦王的阴谋。这算是她的一大罪过。虽说看在章姐儿的份上,王妃与世子又自顾不暇,没有怪罪她,但她心里始终是有些不得劲的。如今被金嬷嬷一说,她就更不自在了。

    何氏说话少了许多底气:“先前是我疏忽了……我就是担心章姐儿。其实我去了庵里,她跟着我过活,也好过去陈家受苦。虽然名义上不好听,但谁还真的在庵里过一辈子不成?秦安派人来侍候我,为的不过是我腹中这块肉。等我生产了,他们抱走了孩子,也就不会再盯紧我了。到时候我去留随心,大可以带着章姐儿到京城投奔王妃与世子。没有了原来的身份妨碍,大不了就说我是世子在临县庄子上纳的妾,正式入门也没问题。深宅大院里,谁还认得出我是秦家妇不成?我既为世子生了长女,便有大功劳,想来世子妃也没脸拦我。”

    金嬷嬷瞪着何氏,心想这妇人倒是野心不小,居然还真想登堂入室?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她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倒是和煦:“这是大事。从大同到京城,也有六七百里路。奶奶身边没人,就怕路上有危险。等我给京里送信,王妃与世子自会安排妥当了,奶奶到时依令行事就是。”

    何氏双眼一亮:“那……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把章姐儿留在身边,不用她到陈家去了?”

    金嬷嬷却摇头说:“奶奶有什么理由不把姑娘送去陈家呢?秦二爷如今认定姑娘是陈家骨肉,若是奶奶坚决要带走姑娘,他会不会生疑?为防节外生枝,奶奶还是不要多事的好。等姑娘去了陈家,那陈家肯定不会上心,时间长了,咱们悄悄儿把姑娘接走,陈家也不会追究。到时候秦二爷问起来,就是陈家的疏忽,却与咱们不相干。”章姐儿是多半要接走的,但何氏就没必要带上了。

    “这……”何氏不知金嬷嬷内心想法,还在犹豫不决。

    金嬷嬷厉色道:“奶奶不必犹豫了,就照我说的办。你可要记好了,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姑娘是谁的骨肉,也绝对不能说姑娘不是陈家女儿的话!秦家是手眼通天的人家,万一让人知道奶奶与世子爷的关系,麻烦就大了。到时候别说奶奶如何,只怕连王妃与世子,都不会有好结果。奶奶切记切记!”

    何氏被她唬住,忙点头不迭。

    金嬷嬷这才缓和了脸色,正式要辞行了,还表示,等出去安顿好了,自会给何氏送信来。

    何氏连忙叫住她,拿出一个小包袱来:“我的银子几乎都被秦安烧了,这里是五十两白银,二十两黄金,还有一些金珠首饰,是我仅剩的大半私房,统共也值几百两。请嬷嬷帮我转交给我哥哥,让他想办法在外头弄个宅子,买辆好马车,再买几个靠得住的人手。等我跟章姐儿团聚了,少不得要上京城去,在京里也要有个安身之所。”

    金嬷嬷顿了一顿,接过了小包袱,笑着说:“奶奶放心,舅爷在外头好着呢。只是如今风声正紧,舅爷不好与你相见,奶奶要明白才是。”

    何氏眼圈又红了:“我明白。只要他能平安,我也就放心了,见不见面,倒在其次。我只盼着哥哥不要怪我出卖了他才好……”

    金嬷嬷笑笑,告退出来,到了门外没人看见的地方时,却把那小包袱打开些许瞥了一眼,对比自己亏掉的钱财数量,心中暗喜,忙将它往自个儿的包袱里一塞,左右看看,就转身而去了。

    金嬷嬷走后,秦家二房的男女仆妇也经历了一场清洗。秦泰生踢走了被何氏任命的管家,重掌大权。何氏的心腹死忠都被赶走了,曾经被何氏丢在米脂老宅的丫头婆子们,也陆陆续续被遣散。连银珮这样的大丫头,都没选择留下来。倒是金环,因是卖了死契的,没有离开。虽然秦家人无心与她计较,但她却仿佛对何氏忠心耿耿,坚持要跟在何氏身边,随她到庵里去,直到她生下孩子为止。

    如今金嬷嬷已走,嫣红送官法办,何氏身边就只有金环一个人侍候了。按理说,何氏应该很高兴有这么一个忠婢才是。可她看着金环阴沉的脸,却总有些不祥的预感。她当初能成功逃脱,金环是立了大功的。若没有金环报信,她也不可能顺利逃回大同。可她为了自己能成功脱身,把金环丢下了,反而带上了嫣红。在她看来,嫣红知道太多秘事,不能丢下。可是在金环看来,这却与背叛无异。何氏怎能相信,受到背叛的金环,依然会对她忠心不改呢?

    她反而觉得,金环这是在伺机报复呢!

    可惜,就算她有再多的怀疑,金环也成功得到了男主人的信任,牢牢地霸占住了何氏身边第一人的位子。别说留在她身边侍候了,连她去了庵里后,一应生活起居、衣食用度,也都是金环掌管。随行的两个婆子都要听金环之命行事。何氏想要在生完孩子前摆脱金环,是不可能的。

    转眼就到了她要离开秦家的日子。何氏哭了半日,也没能争取到再见女儿一面的机会。章姐儿依旧被关在西厢房里禁足,每日除了抄书练字,连门都不能出。无论她如何哭闹,秦安都没有心软的意思。

    如今秦家上下被秦泰生梳理过,谁敢大胆地违抗主人的命令?更何况,因着何氏大闹过一回,章姐儿要回临县陈家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家下人等知道章姐儿这个曾经的大小姐没有前程,谁还会替她出头?

    一大早,秦老先生就带着孙女秦含真与孙子梓哥儿出门去玩耍了。牛氏在家帮着小儿子料理些家务。吴少英另有事情要忙。他自来了大同城,每日都有事可做,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秦老先生没有多管,只带了虎勇与浑哥儿随行。

    大同城十分繁华,比米脂县城要热闹多了。秦含真瞧着新鲜,梓哥儿也是左顾右盼的,兴奋得很。他平日也少有出门玩耍的机会。

    祖父秦老先生十分慈爱,两个孩子想要看什么,秦老先生都依着他们。想吃什么本地小吃,或者买些有趣的小玩意儿,也由得他们高兴。梓哥儿很快就忘掉了一切烦恼,只顾着吃和玩了。小孩子都是贪新鲜的,平日里何氏管他管得严,却对章姐儿十分宠爱。他只能看着姐姐吃喝玩乐,心里十分羡慕,如今可算有机会亲自尝试一把了。

    祖孙一行人逛了半日,都觉得有些累。难得出来一趟,秦老先生决定就在外头吃午饭。虎勇对大同城颇熟悉,就领着他们来到一家小有名气的酒楼,上了二楼雅间,要些本地特色菜来吃。

    梓哥儿累了,进了雅间,就瘫坐在长椅上。秦老先生笑呵呵地把才买的小玩意儿放在桌面上,逗着孙子玩。秦含真好奇地来到窗边,踩着椅子站高了,趴着窗台往下看街景。谁知他们要的这个雅间位置不好,却是对着后巷的,下头没什么人。秦含真心里有些失望。

    她正要跳下来,却看到一个人影在后巷里闪了一闪,很快被人撞到墙根下,后者揪住那人的领口,似乎说了些威胁的话,就一拳击中了对方的腹部。

    秦含真小声叫了一下,揍人的人似乎听见了,循声抬头望上来。秦含真不由得一呆。

    这不是……那天进城的时候遇到的,被关在马车里,双手戴上了镣铐的少年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军婚:首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