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行志〕〔都市之传道宗师〕〔最强妖孽保镖〕〔曼徒〕〔木叶之壕杰忍传〕〔修真高手都市行〕〔武炼神帝〕〔军少住隔壁:丫头〕〔鬼王独宠俏医妃〕〔我的系统要杀我〕〔霸皇纪〕〔最强妖锋〕〔明末小平民〕〔无限从龙骑士开始〕〔全能主持〕〔病毒在召唤〕〔邪刀与圣剑〕〔我在洪荒有座山〕〔网游之至尊大领主〕〔美颜圣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二章 纯真
    ,更新快,,免费读!

    秦安一时间既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秦含真这话,倒也不算错。章姐儿一直以来为人所知的,都是陈校尉与何氏所生的女儿,不论何氏是要求她姓秦也好,让她归入秦家排行也好,秦安都心知肚明,这是妻子与她前夫的骨肉。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章姐儿很有可能不是陈校尉的女儿,而是何氏与奸夫所生,陈氏族人还早就知情了,否则当年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容许何氏怀着孩子改嫁他人。既然是这样,把章姐儿送回陈家去,她能有什么好下场?陈家未必肯收留她,就算收留了,也不可能对她好的。章姐儿性情任性,但总归还是个孩子,这样安排,会不会显得太过无情?

    秦安犹豫不决,却又不好向秦含真说出实情。她还是个小女孩,如何能告诉她,章姐儿很有可能是何氏与奸夫所生,并非陈家骨肉呢?

    其实秦含真对此心里有数,不过是仗着年纪小,可以卖萌装天真,才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已。她心里很清楚,秦老先生是位君子,没法在她面前提起一件不能肯定的桃色传闻,秦安也不可能把老婆曾经的奸夫说给她听的。

    秦安只能委婉地劝道:“陈家人品行不正,当年章姐儿还未出世,他们为了贪图陈校尉留下的家财,就对章姐儿母女二人以势相逼。若我们将章姐儿送回去了,她小小年纪,又没有母亲护着,只怕会落不着好。”

    “原来是这样。”秦含真说,“可是当年章姐儿不是还没出世吗?也许陈家人担心她是个男孩儿,会碍着他们抢占陈校尉的财产,但现在她都九岁了,是个女孩儿,将来顶多就是多付一份嫁妆而已。陈家难道还会舍不得这份嫁妆,公然拒绝二叔吗?那他们要怎么对外交代?”

    秦安哑然,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不是嫁妆的问题。若只是嫁妆,我倒是能为她备上一份。”

    秦老先生看了看小儿子:“你还要送她出嫁?”

    秦安苦笑:“总归是儿子养大的孩子,多少有些情份。她如今性子不好,却只是没教养好而已。她母亲品行不佳,行事恶毒,若将这个孩子继续交给何氏教导,只会毁了她。与其做这个孽,倒不如我多照看这孩子几年。等她到了能出嫁的年纪,我给她寻一门与她本家门当户对的亲事,陪送一付差不多的嫁妆,送她出嫁,也就罢了。”

    与章姐儿本家门当户对,而不是与秦二爷门当户对。这个说法颇有些深意,就是不打算让章姐儿高嫁的意思了。章姐儿既然是陈校尉之女,门当户对的人家,自然也是低品级的武官家庭,又或者是家境尚算殷实的小门小户。对章姐儿这样的身世而言,倒是不错的婚事。只是何氏心里,大概不是这么想的,否则又怎会将女儿当成是大家闺秀一般教养?

    秦老先生不置可否,只转头去问秦含真:“你也听到你二叔的话了。你道如何?”

    “不如何。”秦含真歪着头说,“章姐儿是陈家的女儿,不但要二叔养,还要二叔教导,长大了还要二叔出嫁妆,帮她说亲事,是因为陈家太穷了吗?”

    秦安讶然:“桑姐儿,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如果不是太穷了,陈家的女儿为什么要让二叔来教养、发嫁呢?”秦含真说,“二叔跟陈家说好了吗?他们家也愿意?二叔找的婚事,陈家也不会有意见吗?那陈家还真不是什么好人呢。二叔帮了他们家这么大的忙,他们居然连个谢字都没有。”

    秦安这回可说不出话来了,讷讷无语。他怎么听着,自己的做法还有些一厢情愿的意思呢?难道陈家还不乐意?

    秦老先生却笑了笑,对他说:“这事儿你还真不好做主,当年你娶何氏时,说什么来着?自会将陈校尉的骨肉教养长大,等她成人,便送她归家?当时虽然是把何氏腹中胎儿当成男孩儿来安排的,可即使是女孩儿,也不该有什么差别才是。”

    秦安低头受教:“父亲说得是。是儿子想岔了。”

    秦含真见状,正想要偷笑,却见得秦老先生转头来看她:“你这小滑头,一心想要你二叔将章姐儿送走,就这么讨厌她么?”

    秦含真干笑一声,立刻再次露出了了纯真的表情:“有什么不对么?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心里其实挺讨厌章姐儿,她害得我后脑摔了个大口子,差点儿没命了,却不肯认错,对我说声对不起,不但把责任推到无辜的梓哥儿身上,还偷偷跑了。半年不见,她一脸愧疚之意都没有,祖父祖母让我搬进她书房去住,她拦着不让我的丫头进门,还骂我是坏蛋,说以前在我家,她拿我没办法就算了,这里是她家,叫我滚出去。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我可不乐意跟她住在一起,还要叫她姐姐。她不是陈家的人吗?她回自己家去就好啦,我包管不会到她家里去的。”

    一番话说得秦安心酸又愧疚,他摸了摸秦含真的小脑袋:“伤口还疼么?那事儿是章姐儿不对。她母亲把她宠坏了,教得她这般不知好歹,原该重重罚她的!她竟然还不知错,还要对你口出恶言,那真是饶不得了。”

    秦含真故意说:“二叔,你别这么说,我先前讲了,不跟她计较先前的事,只要你替我娘伸冤就行。讲好的事不能食言的,我可没有别的意思。”

    秦安不由得笑了:“我知道你没有,你一个小孩子,能知道什么?你不与她计较,是因为你宽宏大量,又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可你不计较,不代表章姐儿就可以不受惩罚了。她既然做错了事,自然要付出代价的。”

    他冲着窗外叫了一声“泰生”,不一会儿,便有个看起来有三十来岁的男子走到门外。秦安如此这般吩咐一番,泰生便去了对面的西厢。不一会儿,西厢闹了起来,章姐儿的尖叫哭声刺耳无比,听得东厢众人心烦。秦安起身到窗边大声喝道:“章姐儿!有错就改,耍性子哭闹算哪门子大家闺秀的教养?!你娘就把你教成了这个模样?若不是听话,你就给我回陈家去,少在我这里耍横!”

    章姐儿的哭声忽然停了下来,倒不象是她停止了哭叫,而更象是被人捂住了嘴一般。西厢的喧闹就这么忽然停了下来,除了书房那头的春红探头来张望了几眼,卧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没过多久,秦泰生就回来了,向秦安复命。秦安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回身对秦含真道:“我罚章姐儿禁足百日,并且要抄足五百遍的《女训》、《女诫》。虽然我觉得这些书没什么意思,但章姐儿母亲平日教导她,总是拿这两本书来做准,想必章姐儿也熟得很。除此之外,就是让她败几日的火。她脾气如此暴躁,就算装得象是个大家闺秀的模样,也很容易露馅,与其叫她让人看穿了本性,惹来笑话,还不如磨一磨她的性子。若是三日之后,她仍旧不肯收敛,我就要打她几戒尺了。桑姐儿,你别怪我罚她罚得轻,她原是个孩子,罚得重了,就怕会伤身体。”

    秦含真心道,我也不是真要体罚一个小孩子出气,有这些手段,应该差不多了。她便笑着说:“现在她在咱们家,二叔自然可以罚她抄书。可等她回了陈家,她要偷懒不认罚了,又有谁能管她呢?”这话却有些试探的意味了。

    秦老先生抚着须,看了孙女儿一眼,心中有些诧异,却也颇为惊喜。小孙女比想象的更加聪慧,自然是好事。可惜小儿子却比不得小女孩机灵,被何氏哄了这么多年就算了,如今居然连桑姐儿都能哄住他,真叫人犯愁。

    秦老先生暗暗叹了口气。

    秦安根本就没察觉到父亲的忧心,也没听出秦含真话里的真义,只沉默了片刻,便苦笑一声:“到了那时候,她不肯听我的管教,我也无可奈何了。她毕竟不是我们秦家的女儿。”

    这话就是默认了他会送章姐儿回陈家的意思了。

    秦含真心中相当满意。她想:何氏为了护着这个女儿,连亲生的儿子都能推出来顶罪,可见她有多偏心章姐儿了。既然是这样,何氏被迫与女儿分离,就该知道什么是痛苦的滋味了吧?而陈家这么多年来,除了在暗地里传何氏的坏话,败坏她的名声以外,什么事都没干,估计也是没胆子真正伤害章姐儿性命的,顶多就是让小女孩吃点苦头,衣食住行上克扣些,跟现在没法比,也许还会有语言冷暴力,但只要性命无碍就好。也叫这刁蛮小丫头知道一下什么是人情冷暖,看她还有没有底气任性了。

    如果何氏的母爱真的很伟大,完全可以主动去找女儿,将女儿接过去相依为命。可陈家把何氏视作仇人,也认定了章姐儿不是陈校尉的骨肉。到时候何氏与章姐儿会有什么样的际遇,就看她们的运气了。

    何氏若不是为恶在先,也就用不着担心什么。可见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未完待续。)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三十二章 纯真)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见鬼〕〔乡野春月〕〔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