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神州〕〔巅峰高手〕〔神武玄皇〕〔民国叁柒〕〔我是娱乐圈最美的〕〔至官无上〕〔全职小书生〕〔海贼王之胜利革命〕〔对不起,拖累你十〕〔成为奇幻世界的一〕〔3岁小萌宝:神医娘〕〔穿越从贞观开始〕〔灿然好时光〕〔都市神级少年〕〔嫡女冥妃:魔尊,〕〔惊世医妃,腹黑九〕〔冰帝之心〕〔帝国老公宠上天〕〔爱的铁拳〕〔带着小说闯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十六章 质问
    ,更新快,,免费读!

    听完秦含真与吴少英的叙述,秦安半天说不出话来。

    秦含真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十分震惊。莫非……何氏把他也给蒙在鼓里了?

    她忍不住问:“这些二叔都不知情吗?你不知道何氏先偷偷送了梓哥儿姐弟俩回来,又跟她哥哥一起逃回?你也不知道我娘已经死了,还是被何氏逼的?那我爹托你给家里送信,何氏却瞒下了消息的事,你也不知道了?二叔,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秦安被小侄女的话问得无地自容:“我……我当真不知道这些……家里的事我都交给了你二婶。这几个月,我除了过年前后那几日,几乎天天都泡在军营里练兵,对家里的事也不大清楚……”

    吴少英本来一直默默盯着秦安看的,闻言便问:“大同卫当真有那么多的兵可练么?先前虎勇送家书过来时,你已经入营练兵了,他被何家兄妹排挤陷害,你一无所知。何氏带伤从米脂逃回来,身边的丫头婆子只剩下一个人,你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秦二哥,你从前可不是这么粗心的人哪!”

    秦安惭愧地道:“我当真不知情!既然你们已经收到了大哥的信,知道他是护送秦王殿下上京去了,我说话也能少个忌讳。不怕老实告诉你们,自从秦王殿下来了大同,马将军就觉得当日袭击秦王的人马,有可能都是晋地出身的官军,兴许还与晋王府有些关联。我们卫所里的将士,难保没有晋王府的耳目。为了不走漏风声,秦王殿下前脚出城门,马将军后脚就把所有将士召集起来,打着练兵的旗号,其实是将所有人看管了起来。能留在营外负责守城的人,都是马将军的心腹。

    我因缘际会之下,知道些内情,便也被约束在营中,不得与外界相通。我知道轻重,一直埋头练兵,不理外事,只知道当时很有几个人想要从军营里偷跑,被马将军的人抓了起来,军法处置了。后来晋王府出事,又有一些人被清查。这一下子去了这么多大小武官,卫所上下免不了有所动荡。为防生事,这几个月,马将军一直在不停地练兵……”

    秦含真与吴少英恍然大悟。怪不得秦安对家里的事一无所知。而虎勇想托认识的下人给他捎信,也没捎成。若仅仅是练兵,应该是不会消息断绝至此的。但如果说那位马将军为了避免风声走漏,特地将他这个知情人与外界隔绝开来,还是有可能会造成这种情况的。

    但即使如此,秦安对何氏也太过信任了,这么长的时间,半年有余,他就没跟家里通个信啥的?什么杂事都交给何氏去办了?但凡他曾与家里通过一回信,又何至于被蒙在鼓里?

    不……不一定是这样,他未必就没给家里写过信,但他若是被何氏所骗,对实情一无所知,自然不会在信里提及对妻子的任何处置了。秦含真想起了牛氏与虎嬷嬷私下抱怨过的话,心里对祖母说的“二儿子没心没肝,装作没事人一样,提都不提二儿媳干过的坏事”这一情况有了个猜测,想必这里面少不了何氏的手脚吧?

    秦含真叹息一声,就迅速回归正题:“好吧,二叔既然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能怪你什么。但你现在已经知道了,又打算怎么办呢?”

    秦安怔了怔,欲言又止。

    他能怎么办?妻子若果真做了那么多错事,难道他还能替她辩解不成?大嫂的命,亲家关老爷子的命,都折在里头,别说父母不可能答应,就连他自己,也不能轻易说一句原谅。更何况,远在京城的兄长秦平,只怕至今还不知道妻子去世的消息呢。兄长自小对他关爱有加,甚至为了他的私事,不惜将升职的机会让了出来。他又怎能让兄长伤心失望?

    可是……一想到何氏是自己心爱的妻子,一向对自己温柔体贴,还为自己生下了儿子,如今又怀了自己的骨肉,秦安就觉得心如刀割,万万难以舍弃。他真的不明白,何氏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她为什么要让他们夫妻落入如此惨痛无奈的境地?!

    秦含真看着秦安面上的痛苦神色,也摸不准他到底是在为什么痛苦。他会不会舍不得惩罚何氏呢?听说他为了娶她为妻,甚至不顾父母的反对,而且多年来一直带着何氏长居大同,少有回家探望父母的时候……

    秦含真不敢对秦安有太多的信任,就故意说:“我也不是要逼二叔做什么决定。仔细算起来,何氏不肯把爹的信交给祖父祖母,自然有她的原因,这事儿二叔自去问她好了。章姐儿把我推下土坡,造成我重伤,虽然疤痕至今还在,我的身体也一直挺虚弱的,但毕竟我是活过来了。要是我坚决要求处罚章姐儿,别说何氏这个亲娘了,只怕二叔也会忍不住心疼养女的,所以……我就把这事儿忘了吧,二叔也不必提起了。但是,其他事我都可以退让,只有我娘的死,我不能退,二叔不会让我把这事儿也给忘了吧?”

    “我当然不会!”秦安脱口而出,眼圈都红了,“二叔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只管放心!不但你二婶,就连章姐儿也一样,谁做错了事,就该负起责任来。你二婶背弃二叔的信任在先,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在后,于情于理,都是不可饶恕的。二叔明白这个道理,绝不会让你失望!”

    他没听出秦含真是在以退为进,就这么轻易地顺着她的口风,给出了承诺。秦含真暗暗松了口气,却也觉得有些没意思。都到这个地步了,秦安还口口声声把何氏称为“你二婶”,看来是没听出她话里的深意呀。秦老先生与牛氏都早有默契,一定要将何氏休出秦家。但愿秦安这回真的不会让大家失望才好。

    想了想,秦含真决定要再上一层保险:“有了二叔的承诺,我也就放心了。但是,二叔,我还是不明白,何氏为什么非得瞒下我爹的平安信?就算是我小姨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她要恨,就恨我小姨好了,可她却要报复到我娘头上,还无视了祖父祖母的病情,明知道他们为了我爹而伤心到吐血,还不肯将实情告诉他们。二叔不知道,京城来的信刚到,祖母一听说我爹没死,几天的功夫病情就有了很大的起色。可见她病了几个月,根源都是在心病上头。要不是何氏,她也不会病了这么久。”

    她抬头看向秦安:“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呀?她的心难道是铁做的吗?二叔不是个孝子吗?为什么你的妻子要这样对待你的亲生父母?!”

    秦安再次无地自容,他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能让他钻进去,那样他就不必再听妻子做了些什么孽了。

    但秦含真不肯就这样放过他,何氏胆敢猖狂,还不是秦安纵容的吗?只不过是几句质问的话,他有什么受不了的呢?

    她继续问秦安:“何氏还说,想要逼我娘在短时间内改嫁他人,免得长房断嗣,祖父祖母要把梓哥儿过继到长房来,害他们母子分离。原先我也相信了她这个说法,可是,她明明知道我爹没死,过继之说根本就不成立,为什么还要为了这点原因,坏我娘名声,逼我娘改嫁?真的是因为我小姨说了她的闲话吗?但是笑话她二嫁的人多了去了,陈家整天对外宣扬章姐儿不是陈家骨肉,也没见何氏怎么着,为什么她就非得跟我娘过不去呢?还有,她做这些事,难道就不怕我爹回来后知道了真相,不会放过她吗?她好象很有底气,觉得自己不会受到惩罚似的。难道二叔给过她什么承诺?”

    秦安红着眼圈摇了摇头:“二叔绝对没有支持过她干这些事。二叔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二叔会审问清楚的,绝不会让你娘白白丢了一条性命!”

    秦含真见状,觉得大概自己已经做得差不多了,秦安已经表态,再逼下去,倒显得咄咄逼人了,便冲他行了一礼:“二叔,侄女今天失礼了,还请您勿怪。”

    秦安惨笑着摇摇头:“不,好孩子,你很好,比从前懂事多了。我听你爹说你调皮捣蛋,都是瞎说,你明明是个聪明稳重的孩子。”

    吴少英低头对秦含真说:“你先回后院去歇息吧,顺便禀报老师与师母一声,说你二叔回来了,你已将事情全数告知,但你二叔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去见二老。”

    秦含真怔了怔,虽然不明白吴少英的用意,还是乖巧地答应下来,离开了正厅。先前他们叔侄叙话时,她让张妈与浑哥守在门外,不许其他人接近,如今正好把张妈带走,浑哥则继续留下来听候吩咐。

    秦含真一走,吴少英就把浑哥也打发了,改叫自己的心腹长随守在门外,再回头与秦安说话。

    秦安见他如此,有些不解:“少英,你这是做什么?”吴少英少年时也曾在秦老先生门下求学数年,与秦平秦安兄弟也算熟悉,虽然多年不见,但彼此是亲戚,倒不见生疏。秦安张口就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吴少英在秦安对面坐下,一脸的肃然:“秦二哥,有些话,不方便在孩子面前说。如今桑姐儿不在,我也少些忌讳。你需得照实回答我一个问题。此事关系到你身家性命,绝非玩笑,老师也是知道的,你绝不能有半点欺瞒!”

    秦安愣了愣,心下有些不安:“还有什么事?也是与何氏有关么?”

    吴少英没有直接回答,只问他:“表姐夫随秦王离开大同的时候,你到底知道多少内情?你知道他们离开的路线么?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么?你是否曾经将这些事透露给任何人知道?包括何氏或者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你将表姐夫的信交给何氏,让她带回米脂家中的时候,又都跟她说了些什么?!”

    秦安一震,面色骤变:“你到底想说什么?!”(未完待续。)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二十六章 质问)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