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角培训师〕〔逆天娇妻:邪王诱〕〔天价宠妻:总裁夫〕〔异种骑士团〕〔HP魔法传记〕〔异度冲击〕〔总裁放肆宠:宝贝〕〔重生萌妻:君少,〕〔快穿之男主培养计〕〔恶魔轻轻抱:少爷〕〔娇妻引入怀:520次〕〔我真的是游戏大神〕〔抗战烽烟〕〔三国主播大传〕〔吻安,绯闻老公!〕〔人生改造计划〕〔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寒天帝〕〔抗战之铁血兵锋〕〔我的仙女总裁老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六五章 分析
    ,更新快,,免费读!

    秦含真并不知道虎伯与金象二人在垮院里谈了这么半天的话。她自回屋去洗漱,早早上炕睡下了。

    只是半夜里无意中醒来,她发现窗户外头好象有灯光透进,心里觉得奇怪。

    这可是在古代,不是现代社会里灯火彻夜不熄的世界,天一黑,家里不点起灯来,是真正伸手不见五指的。下院里倒是长年挂着灯笼,预备仆从们值夜时方便。中院东侧厨房里有灯,但只是昏暗油灯,灯光是不会照到上面来的。上院本来有晚上点一盏灯笼的旧例,但因为牛氏前几个月里病弱,总是犯头晕头痛,睡觉时见不得一点儿灯光,秦老先生就把这个规矩给废了。虽然牛氏如今大有好转,但点灯的旧例并未恢复。这两天又是阴天,天上的月亮都被浮云遮住了,自然也不可能是月光照了进来。半夜三更的,会是谁在点灯?

    莫非是下雪了?也许是雪光映到了窗户上。

    秦含真这么想着,就将放在床边的棉袄拿起来穿好,双手在被窝里乱摸一通,把张妈塞在里面的汤婆子摸了出来。幸好,有火炕热着,有棉被盖着,汤婆子还暖呼呼的,抱在怀里,别提有多暖和了。秦含真就这么抱着它下了炕,缩着脖子往窗边走去,小心推开了一条窗缝,向外望去。

    院子里仍旧是漆黑一片,并没有雪光,可见今晚没有下雪。秦含真暗暗松了口气,天气这么冷,要是再下雪,等雪停了,可有得她好受的。她如今正体虚呢,抗不得冻。

    既然不是雪光,又是哪里来的光呢?

    秦含真将窗缝打开更大一些,就瞥见西耳房那边的窗子里透出了灯光来,好象有人影在窗后晃动。那不是祖父的书房吗?这么晚了,他怎么还没回屋睡觉?祖父他老人家,可是最注重养生的了,向来都是早睡早起。

    不一会儿,西耳房的门开了,有人走了出来。秦含真借着灯光,隐约认得那似乎是虎伯的身影,只见他摸黑往东耳房去了。

    东耳房其实是个锅炉房,正屋暖阁的炕,还有东厢秦含真房间的炕,都是靠那边烧柴供热,同时也兼着茶房与小厨房的差使。冬天天冷,从厨房送了饭食茶水到上院来,只怕半路上就冷得差不多了。有这么一间锅炉房在,也能就近热一热。秦含真记得,那里有个小茶炉,彻底不熄,热着一大壶热水,预备上院的主人们半夜里要使用。

    虎伯进了东耳房不久,屋内就点起了灯光,不一会儿,他掩门出来,一手提了个大铜壶,正是东耳房里惯例用来装热水的,另一只手拿的却是个铜盆。他拿着这两样东西就回西耳房去了。

    秦含真打了个哈欠,心想大概是祖父有事留在小书房里,虎伯是侍候他的,如今准备要睡下了,就打了热水去洗手烫脚吧?

    虽然不知道祖父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但秦含真也没多管,夜里风还是挺冷的,尽管有汤婆子,但也比不得暖乎乎的被窝。秦含真关上窗,跑回炕上,继续睡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秦含真在张妈的帮助下,穿好衣服梳好头,洗漱干净,就自个儿跑去了正屋吃早饭。

    牛氏正跟虎嬷嬷抱怨:“……大半夜的也不睡觉,不知道在小书房里说什么。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不懂得保养呢?有再要紧的事,天亮了再说不行么?自己睡不好,还要连累了你们家墨虎。记得给他熬碗姜汤,浓浓地喝下去,别着了凉才好。”

    虎嬷嬷笑着说:“太太放心吧,我们家那口子身体壮实得很,不过是吹吹风,哪里就能病倒了?倒是老爷这边,该多吃些热粥姜汤才是。”

    牛氏摆摆手:“一会儿他醒了再说,他又没出来吹冷风,你担心他做什么?”抬头看向秦含真:“来啦?今儿厨房送了新做的米脂果馅过来。你尝尝哪一种的味儿好?喜欢哪种,今年祭祖就做这个口味了。”

    秦含真好奇地爬上炕来,看着虎嬷嬷送上了一大盘面点,黄黄的,每个足有成人巴掌大,外层看着象是轮胎一样,中间点了一个大红点,拿起来一闻,是油酥面团做的,散发着淡淡的枣香味,掰开来一看,酥皮一层一层的,里面果然是枣馅,吃起来皮酥内甜,香软可口。吃一口果馅,喝一口热腾腾的小米粥,真是美极了。

    牛氏叫她尝尝另一种口味的,却是糖馅的,相比之下,味道不如枣馅的好吃。秦含真这么一说,牛氏就吩咐虎嬷嬷:“那就全做枣馅的好了。”虎嬷嬷笑道:“枣馅的不如糖馅的耐放,现在做好了,万一年前哪日天气暖和些,说不定到除夕就坏了,不如一样做一半?姐儿要是实在喜欢,多做些枣馅也就是了。”牛氏点了点头。

    秦含真问牛氏:“祖父昨儿睡得晚么?我半夜里起来,瞧见小书房有灯光。虎伯还到东耳房打热水呢。”

    牛氏哂道:“昨儿小年宴吃完后,金象那家伙拉着你虎伯,不知说了些什么,你虎伯连夜报给你祖父知道,两个人商量到了半夜才睡下。我问你祖父到底怎么了,他又不肯回答,这会子回去补眠了,你别扰他。”

    秦含真心中好奇,乖乖答应了,又说:“那一会儿表舅要是要走的话……”牛氏摆摆手:“少英常来常往的,倒不必跟他客气。”秦含真眨眨眼,低头咬了一口果馅的酥皮,打起了小算盘。

    不一会儿,吴少英果然过来了。牛氏要留他用早饭,他推说早就用过了,倒是想要向老师辞行。牛氏道:“他昨儿晚上走了困,这会子正补眠呢。你不如在家里多玩一会子,等他醒了再说?”

    吴少英犹豫了一下,答应了。秦含真连忙开口:“表舅来给我说说功课吧?我有几个地方不太明白的,又不好去扰了祖父。”吴少英笑了,答应下来。

    秦含真心下一喜,快速解决了早饭,就要跳下炕。牛氏叫道:“慢些儿,慢些儿,吃完了别立刻去看书写字,先跟你表舅聊聊家常。”

    秦含真大声应着,拉着吴少英的手就回了自己屋里。

    张妈还在屋里赶制一件夹棉比甲。这是给秦含真做的,预备她过新年时穿。虽然秦平未死,但秦含真身上还有关氏的孝,过年的时候当然不能穿一般的衣裳。

    秦含真等张妈给吴少英倒完了茶,就说:“张妈,别光顾着给我做衣服。离新年还有好几天呢,我这个又不急。如今学堂里停了课,不知道浑哥怎么样了,你不如去陪陪他?把针线带过去做也行。”

    张妈一喜:“当真?那我就去瞧瞧。昨儿太太才说家里要添人的,我去底下看一看,村子里哪家送了闺女过来。”给自己领了个任务,就提着装有秦含真未完工新衣的小包袱出去了。

    秦含真迅速在她身后,把门给关了。

    吴少英笑吟吟地看着她:“你这小丫头,今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呀?”

    秦含真回身拉着他在炕边坐下:“表舅,你老实告诉我,小姨那回到底说了些什么,让何氏恨上了我娘,非要逼她改嫁不可?”

    秦含真单刀直入,吴少英一时没防备,愣了愣,才回过神来,苦笑道:“你还惦记着这件事呢?”

    秦含真严肃地说:“怎么可能不惦记呢?我娘死得这么冤,我总要弄明白为什么吧?”

    吴少英低头想了想,道:“桑姐儿,表舅实话与你说,当日你小姨到底说了什么,我已尽数告知你祖父了。只是事情牵涉到朝廷,有些话不好在人前提起,因此你祖父连你祖母都瞒了。若你非要追问,我只能告诉你,你小姨说的,大致就是嘲笑何氏二嫁之事,再有,便是她与前夫陈校尉所生的长女章姐儿,被陈家族人质疑并非陈家血脉。”

    秦含真怔了怔:“啊?”居然是这种事?

    吴少英苦笑着说:“这些事说来都是家丑,碍着你二叔的脸面,怎么也不好对外张扬的。不过,陈家人与何氏有旧怨,为着她热孝内二嫁之事,对秦家也没什么好话。他们说的这些,未必就是真的。八|九年前的旧事,也无从查访起了。你心里有数就好,不必再对外说。若是你祖母问起,你就让她问你祖父吧。你年纪小,不知道这里头的轻重,还是别过问的好。”

    秦含真扁了扁嘴,也知道吴少英是好意:“我不说也没什么,只是我不明白。既然是我小姨说的这些话,何氏要怨恨她揭了自己的短,就报复到我小姨身上好了,为什么拿我娘开刀?还有,她为什么非得瞒着我爹未死的消息?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吴少英叹道:“我倒是有个猜测。何氏当日刚回来,就听到你小姨口出污言,心里记恨上了,兴许还迁怒于你母亲。她起初瞒着你父亲未死的消息,大概也是想让你娘多受几日苦吧?具体如何,我也说不清。但何氏并不是没有想过要报复你小姨的,只是她兄妹二人在米脂人生地不熟,无从下手罢了。等到后来,你被章姐儿所伤,何氏措手不及下,也来不及报复你小姨了。那时你母亲为了你的伤情,与二房势成水火。何氏大概是担心她会把你小姨说的话传遍秦家上下,方才想要逼她改嫁。只要你母亲离了秦家,即使你父亲回来,她也没脸再与秦家人见面了,你小姨更不用说。她的旧事,便可继续瞒下去。”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十六五章 分析)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