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萌妻:厉少的〕〔长蓁〕〔攻略禁欲男助〕〔邪王盛宠:萌妃逆〕〔仙韵传〕〔唯一法神〕〔皇后有旨:暴君,〕〔鬼王宠妻:绝色特〕〔绝代掌教〕〔仙医小神农〕〔妙医鸿途〕〔辣手兵王〕〔飒飒西风〕〔透视兵王在山村〕〔神的乱入二次元生〕〔十荒大罗〕〔锦丽春〕〔美女总裁的特种神〕〔帝皇修罗决〕〔读档修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五章 心虚
    ,更新快,,免费读!

    虎伯也是位知情人,还是当年旧事的亲历者。金象在他面前,少了许多忌讳,一些不敢说的话,也敢说出口了。

    “咱们在侯府里的下人,大多数是不知道这些的。就算有人听说过些小道消息,也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小弟既然知道当年的内情,自然比别人要看得明白些。以下这些话,有些是小弟听来的,有些是自个儿猜的,未必做得准。但小弟敢打包票,就算不中,也差不太远。

    “三老爷带着你,离京三十年了,想必对京城里的消息也不大清楚。如今这位圣上,那可比前头先帝要圣明得多了,等闲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捣鬼!可即使如此,能得他信任的,也没多少。你大概也听说过吧?先帝末年,圣上还是东宫太子时,会遭那么大的难,咱们家皇后娘娘会吃那么多苦头,就是因为东宫有人通敌,在东宫书房里藏了假造的所谓证据,才害得圣上被先帝圈禁的!你想想,有了这么大的教训,圣上对身边的人,还能不小心?若不是十分信任,他都不可能留在身边重用!”

    虎伯前头听着还好,后来见他歪到了皇帝身边的人上,有些不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金象哂道:“小弟想说的很简单,就是圣上当年登基的时候,多亏了先帝身边一个姓王的中书舍人,保住了先帝真正的遗诏,没听那几位叛王的命令,将遗诏交出去撕毁,圣上方才顺利得登大宝。那位王中书,为此一直十分受圣上信重,几十年来都是御前最有体面的人。若不是他并非翰林院出身,只怕早就进了内阁。不过,托他的福,整个王家都过得十分风光,三十年里,就出了十几个做官的子弟,最高的都做到二品大员了,在御前也能说得上话。所以,别看那位王中书始终只是个中书舍人,却没人能看轻了他,内阁里的几位相爷,遇见他也要客客气气的。”

    他顿了一顿:“咱们侯府里,侯爷嫡出的长子二爷,娶的就是这位王中书的嫡亲外孙女儿。王中书只有一个老来女,并无子嗣,也没有过继嗣子。可以说,咱们侯府的二奶奶就是王中书最亲的后辈了。这是夫人亲自为大爷定下的婚事,侯爷也十分得意。有王家支撑,有王中书这位圣上心腹在,侯府就算没有实权,也可保平安。将来,咱们大爷,还有大爷的子孙们,想要搏个锦绣前程,也更容易些。”

    虎伯皱着眉头问他:“这不是好事么?怎么你说起来好象很犯愁的模样?”

    金象的脸又苦了起来:“怎能不犯愁呢?我的好哥哥,那位王中书确实是圣上几十年的心腹没错,可他年纪大了啊!他今年都快七十了!身子也不大好,一年里时病时好的,能在御前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我们二爷的官位还在从五品上呢。别说我们侯府,就连王家都开始着急了。若是他没了,王家还有十几个官儿撑着,我们侯府却又该如何是好?!”

    虎伯讶然,没想到是这个缘故:“这也是难免的,是人就会老。再说,既然这位王中书如此得皇上信重,怎的你们侯爷不赶紧想个法子,让他在皇上面前替家里几个爷多说几句好话,把他们的官儿给升一升?”

    金象苦笑:“圣上是怎么想的,我们哪里知道?但若说侯爷与夫人没想过法子,那是不可能的。王中书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嫡亲的外孙女婿一辈子就做个从五品的小官儿,不得寸进。最近几年,其实他已经帮了不少忙了。二爷虽然官位不变,但早前只是每日到部里点卯,无论上官、同僚还是下属,都只会客客气气地与他打招呼,却从来不会叫他一块儿办什么差事儿。可近几年,有王家人帮忙,二爷已经可以参与到一些差事里头,也算是立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功劳。只要圣上不故意压制,过得一两年,他就能光明正大地往上升。你说,在这个当口,侯府能没了王中书的助力么?没了他,别说王家还愿不愿意帮侯府了,只怕他们自家都难保呢!”

    虎伯听得直叹气:“靠着帝王恩宠而来的富贵荣华,就是这么靠不住。我虽然不清楚皇上是哪里看你们侯爷不顺眼了,但他当年若是争气些,为人正派些,想必也不至于如此吧?好歹,还有我们老爷帮着说和,你们侯爷不至于因为心虚,哪怕吃了亏也不敢到皇上面前问个明白。”

    金象也想叹气了,说起这事儿就想哭。因为这种种不顺,承恩侯秦松脾气阴阳怪气的,他这些年可没少受苦。

    虎伯叹气完,忽然觉得不对了:“你说了这半日,还没跟我讲明白呢。这些跟我们老爷有何干系?难不成你还真指望我们老爷回京去替你们侯爷说情?开什么玩笑?!我们老爷当年离京时,你们侯爷说过什么话,难道你都忘了不成?托你们侯爷的福,我们老爷昔日虽与皇上有些情份,只怕也早就因为误会而消磨殆尽了吧?”

    金象拉住他的手:“好哥哥,你别着急。我不是那个意思。”

    虎伯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那你究竟是个什么意思?还不赶紧说清楚?磨蹭什么呢?!”

    金象无可奈何,只好照实道:“王中书这几年老了,许多事都办不了,圣上体恤,叫他留任,其实并不需要他日日去上差办事。如今圣上身边负责起草诏令的另有其人,也是心腹臣子,却是两位翰林,其中一位也姓王,名唤王复中。”

    虎伯猛然站了起来,瞪着金象:“你们想干什么?!”

    金象连忙拉住他:“哥哥急什么?听我说完呀!王翰林在御前得用都有好几年了,若侯爷有什么想法,也不会等到现在!这不是……平四爷跟着秦王爷进京,在万寿节那日入宫晋见,在御前遇到了王翰林么?王翰林那人,说来也是位光风霁月的温文君子,只是不大爱与人交际,太独了些。可那日在宫门前见到平四爷,那叫一个亲近!两人拉着手说了半日的话。若不是王翰林还要赶着到御前去,平四爷也要与其他秦王府亲卫在一处等候召见,只怕还要再说上半日呢。侯爷后来去寻平四爷相认的时候,他就正跟着王翰林在外头大街上逛。能让圣上最宠信的王翰林如此不顾旁人侧目,公然密切来往的人,哪怕不是咱们秦家的爷呢,别人也会多看几眼的。用不了多久,这消息就能传到皇上耳朵里去,到时候……”

    虎伯明白了,不由得好笑:“是了,咱们家大爷固然是不清楚往事,可有王翰林在,一旦皇上好奇之下过问,询问王翰林,王翰林自然会将二人的交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王翰林可是咱们老爷的得意门生,从小儿在这宅子里读书,足足读了十几年呢,跟大爷也可以算得上是总角之交了。他若是把自个儿恩师的姓名来历通通禀告给皇上,于他,不过是几句简单的话,于皇上,却是指明了小舅子的下落。而王翰林家在米脂又是老户,他对我们老爷的来历一清二楚,甚至连我们老爷三十年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又是什么时候跟太太成亲的,成亲前都曾经去过哪儿,全都了如指掌。若是皇上有意细细询问,就凭你们侯爷那点本事,还能瞒得了谁?”

    金象的脸色一片苍白,露出几分自嘲的笑意:“可不是么?侯爷抢先认下平四爷,其实也是不得已啊!若是那时候不认,叫皇上抢先一步,还不知道会如何呢。侯爷与夫人打发我过来,就是盼着我能求得三老爷开恩,若有朝一日入宫晋见,好歹替侯爷说几句好话,别真叫他落得个欺君的罪名才好。”

    虎伯收了笑容,冷哼一声:“这会子知道着急了,早干什么去了?若不是他,咱们家皇后娘娘能死得这么早么?我们老爷早就跟太太定了亲,这是老侯爷做的主,老爷也是守诺君子,断不会违约。你们侯爷若真是担心亲事没了,那等夫人过了门,就该跟皇上把话说清楚的。结果如何?三十年!整整三十年!你们侯爷压根儿就没悔悟过!若不是皇上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看重他,许他高官显位,我们大爷又阴差阳错进了京城,与王翰林相见,你们侯爷那点子小心思眼看着就要大白于天下,只怕他还恨不得我们老爷老死在这西北边城,一辈子不与他相见呢!”

    金象哭丧着脸道:“老哥哥,你就别骂我了,侯爷想做什么事,岂是我一个下人能做得了主的?这些年,我真的没少受罪。若不是为了家里人,我早就打包了行李来寻三老爷与你了!”

    虎伯嗤笑一声,半点不信他的话:“你说了这半日,不过是想要我把这些话转述给老爷知道罢了。行了,这事儿我心里有数。老爷自有主张,你也不必天天在这里哭丧着脸了,赶紧把该办的事办好。先前席间你也听老爷太太说过了,家里正缺人呢,明春出远门,连车夫和跟车的人都凑不齐。咱们家的马车,也未必经得起长途跋涉。这些事,都要你去办的。若办得好了,一切好说。若是办不好,你看我会不会给你好脸!”

    金象缩了缩脖子,谄笑着给虎伯作揖:“是是是,小弟一定把所有事都办得妥妥当当的,包管不叫老爷太太忧心。哥哥出门请慢走,外头冷呢,天儿黑,您要不要带盏灯笼回去?”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十五章 心虚)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