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宠妃:皇后欠〕〔纯禽总裁追妻忙〕〔末世狂喵〕〔甜追36计:吻安,〕〔万界社区〕〔辣手狂兵〕〔诱宠萌妻:腹黑大〕〔我哥说他是皇帝〕〔倾世独宠:病妃太〕〔渡风杂货铺〕〔帝国大叔霸道宠〕〔盛世暖婚:野蛮娇〕〔无敌真寂寞〕〔东瀛娱乐家〕〔娇宠梁园:王爷,〕〔一人,一城〕〔九龙圣祖〕〔火影世界的幻术大〕〔革宋〕〔宠妻如命:傅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十章 哭求
    秦含真对自家门房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她还在兴致勃勃地跟祖父、祖母讨论那副眼镜。有她参与“摸索”,很快就帮祖母牛氏找到了戴眼镜的方法。

    牛氏戴着眼镜,对着屋里各处看来看去,只觉得新鲜至极:“果然看得很清楚!自打我病倒,我这双眼睛就越发不中用了,病时不觉得,等如今好了,看账也好,看孩子记事的本子也罢,都看不大清。还好桑姐儿的字写得大,不然我就要做睁眼瞎了。如今戴了这眼镜,眼睛倒是跟以前一样好使了。难为王复中,竟给咱们弄了这东西来。”

    秦含真听了,心想:祖母视力衰退,也许是因为丧子之后太过伤心,把眼睛哭坏了的缘故吧?当然,也有可能是病情导致。有了这副眼镜,也算是歪打正着地解决了她的麻烦。但这副显然是老花镜的眼镜也不知度数多少,是否适合祖母呢?可别戴了度数不合的眼镜,视力反而越来越糟。

    这么想着,秦含真就假装好奇,撒着娇对牛氏道:“祖母,我也想戴着玩儿,让我试试嘛。”

    牛氏乐呵呵地把眼镜摘了下来:“好,你试试。不过你鼻子小,又不够高,也不知道夹不夹得紧。”

    秦含真干笑一声,接过眼镜,假装要试戴――自然是戴不上的,这是照着成人头部的尺寸做出来的眼镜,她真要戴的话,顾得了前头的夹鼻架子,就顾不了后头的丝绳,顾得了后头的丝绳,前头的夹鼻架子又没法稳住了,只能放弃。不过她接着这个近距离观察眼镜的机会,仔细看了一下那两片镜片,想看看这两片凸透镜的厚度,谁知越看越觉得古怪。

    她犹豫了一下,看向秦老先生:“祖父,这个……真的是水晶做的吗?”她怎么觉得象是玻璃呢?她第一眼看到这副眼镜时,就觉得是玻璃。不过虎伯说是水晶镜,她就没吭声。可是现在细看之下,她还是觉得它象玻璃做的。古代的工匠磨制水晶薄片,似乎……不是这个样子。

    秦老先生微微一笑:“你为什么这么想?如果这不是水晶做的,那会是什么呢?”

    秦含真面露难色。她很想直接回答是玻璃,可是……现在似乎并不是玻璃满天下的时代,她要怎么解释,她一个家住西北边区小县城郊外的七岁小女孩,是如何知道这种东西的呢?

    牛氏见了孙女的表情,只当她说不出来,就对秦老先生道:“桑姐儿哪里见过什么水晶镜?倒是我有个水晶镯子,是那年咱们去绥德州城的时候,你给我买的。..那镯子晶莹剔透,就是里头有许多白色的絮,象是雾一样。桑姐儿定是见过我戴那镯子,觉得这镜子透着淡淡的青绿色,跟那镯子不一样,才会说它不是水晶做的吧?”

    秦老先生笑笑,问孙女儿:“桑姐儿是这么想的么?”

    秦含真干笑着点头。这时候她还能说啥?只能顺着祖母的口风,接受了她给自己找的借口了。

    秦老先生微笑着接过眼镜,翻来覆去地看了几眼,才道:“这个确实不是水晶,而是玻璃。我听人提过,这东西是皇家独有的绝密配方,不许外泄,也不知是如何烧出来的。我年轻的时候,见过玻璃做的盘子,跟水晶做的一般,十分漂亮,但听说很不容易烧,连皇宫大内,也只有几十件。没想到三十年过去,这东西已经可以用在眼镜上了,瞧着还不是什么稀罕物。”

    牛氏忙问:“你怎知道这不是稀罕物?方才墨虎不是说了,这个眼镜是只有达官贵人才能用的东西么?”

    秦老先生笑道:“他在京城还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哪里知道如今的市道?三十年前,这东西只能用水晶或云母做,制作不易,自然只有达官贵人才能用。但如今既然可以用玻璃制成,想必已经变得很常见了吧?若真是稀罕物儿,你当王复中就敢送到咱们家来做年礼了?他一个小小的翰林,在京城里再风光,品阶就放在那里,能得几副水晶眼镜?真的有了,也会先孝敬他自家亲长,才能轮到我这个老师。而年货又是王家人送来的。经了他们的手,若真是极难得的物件,你当王家人就不会有话说?”

    牛氏小声嘀咕道:“这也说不定。你方才也说了,你年轻的时候,这什么玻璃也是稀罕物,连皇宫里都没几件,那岂不是比水晶更珍贵?水晶这东西,我们这样的小户人家还有几样饰物呢,比那玻璃可常见多了。”

    秦老先生淡笑不语。

    秦含真心中一动,暗想难不成祖父也知道,这是砂子烧出来的东西,成本很低?

    正说话间,虎伯回来了。进了暖阁后,他便踌躇不语,站在那里半天都不说话。

    刚刚把王家送来的年货收拾好的虎嬷嬷从外间进来,看到丈夫发愣,就推了他一把:“你这是怎么了?站在这里也不说话。”

    秦老先生望过去:“怎么了?可是见过了京城故人?是谁?”

    虎伯期期艾艾地道:“是……是金象。”

    秦含真听得糊涂,“金象”是什么?泰国香米吗?

    谁知秦老先生却愣住了:“怎会是他?他来做什么?”

    虎伯叹了口气:“他如今看起来似乎是发达了,穿得一身体面,还带着随从,坐着马车来的。进门就来寻我,其实只是怕直接找老爷,会吃闭门羹罢了。”

    秦老先生见他支支唔唔地不说正题,就皱起眉头:“他到底来做什么?”

    虎伯无奈,才回答说:“他说……是奉了承恩侯和夫人之命,前来请老爷、太太回京去的。还说,年初承恩侯大病了一场,几乎丧命,病好之后,就开始回想前事,为当年的所作所为而后悔不已。他想要请老爷回去,兄弟和好,一家团聚。”

    “我呸!”牛氏啐了一口,冷笑道,“他也有脸说这种话!当年他可想过兄弟?可想过要一家团聚?没有我们夫妻,他早死在西北了,才翻身就翻脸不认人,再没有比他更无情无义的了。如今他说后悔了,我们就要回去?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秦含真听得一愣一愣的,除了何氏的事情以外,她还没见过祖母牛氏发这么大的火。而且……承恩侯这种爵位,应该是给外戚封的吧?还是正牌子的那种,太后或者皇后的娘家人。这么说来,自家祖父的来头不小呀。难不成……他也是外戚?

    秦老先生一直沉默不语,牛氏见状就有些急了,推了他一把:“你怎么不说话?该不会你心软了,真的要回京城吧?别理你那个哥哥的话,他想赶我们走,我们就走,他想我们回去,我们就回去。他把我们当成是什么了?在这里日子过得好好的,满县城的人都认得我们,都尊敬你。有事吆喝一声,就有人来帮忙。可咱们要是去了京城,谁认得你?到时候咱们就真真落到你那个没良心的哥哥手里了!”

    秦老先生见老妻着急,方才开口道:“我并不是真要回去,只是听闻他病了,才有些担心罢了。墨虎,你把金象带过来吧,我要问几句话。”见牛氏着急,还想说什么,他打断道,“就算不问大哥如何,外甥的情形总要关心一下的。”牛氏这才不吭声了。

    虎伯很快就把那个叫“金象”的人带到了上院正屋。秦老先生当然不会在暖阁里见他,而是到了外间的正堂处。牛氏还在生闷气,盘腿坐在炕上不说话。

    冬天里,门帘都用厚毡子做,既挡风,又保暖,只是秦含真坐在里屋炕上,就没法瞧见外头的情形了,只能听到外面的人说什么话。她侧耳细听,想要弄清楚自家祖父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金象进了门,就跪倒在地上,哭着给秦老先生磕头:“小的见过三老爷。这一别近三十年,小的再没想过还有能见到您的一天。小的罪孽深重,不敢求得三老爷原谅,只求三老爷垂怜。小的当年并不是不想跟着您走,只是小的还有父母兄弟在府里,实在走不得,比不得墨虎是单身一个人,了无牵挂。但小的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如今见到您,除了请罪,也没别的话好说了。”

    秦老先生叹了口气:“都是陈年往事了,还提来做什么?起来吧。”

    金象却哭着不肯起:“三老爷,小的知道您心里委屈,可是……侯爷如今是真的知道错了!求您看在兄弟情份上,看在皇后娘娘的面上,看在老公爷的份上,回京去吧。兄弟三个,如今就只剩下您与侯爷了。这一年一年过去,侯爷身子又不好。若是不趁着如今还能见面的时候多聚一聚,再过几年,只怕就晚了。三老爷难道就真的不想再与亲人相聚么?”

    秦老先生微微动容。

    金象见状,知道有门,连忙又添了一句:“再者,平四爷在京里一个人孤零零的,连个贴身侍候的人都没有,也太可怜了。您只当是心疼儿子,进京去照料一下也好呀!”

    秦老先生与里屋的牛氏、秦含真都愣了一下。前者的脸色顿时变了:“你说谁?!”虎伯还添了一句:“你说的是哪个平四爷?”

    金象呆了一呆:“这……自然是三老爷的长子,平四爷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