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航海系统〕〔许你亿万盛宠〕〔网游之万能外挂〕〔最好的我们〕〔重生之家有宝贝〕〔妖孽狼君别乱来〕〔神武战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超神机械师〕〔史上最强小萝莉〕〔无限升级系统〕〔重生之资本帝国〕〔天才狂医〕〔丑颜倾城:皇上,〕〔奈格里之魂〕〔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杀神永生〕〔军夫请自重〕〔霸道小叔,请轻撩〕〔案生情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七章 第起风
    秦含真给表舅吴少英通风报信了一回,就不知道后续如何了。她一个七岁小女娃,身体又弱,目前还是要老老实实在自个儿屋里吃饭、养病。

    祖父秦老先生这一晚上果然没回家。等到第二天晌午,天空阴沉沉的,外面越发冷了,冷风刮得一阵一阵,还下了一小会儿雨丝。虎嬷嬷瞧着天色不好,忙叫人在各处屋内烧炕、点炭盆,就连西厢房那边被关起来的二房丫头婆子们,也分得了一个炭盆和一壶热水,免得叫她们冻坏了。牛氏又命家中媳妇婆子们将冬天的厚被褥拿出来。前些时候天气好,这些被褥已是晒过了,如今正好用上。

    昨日秦老先生进城时,只穿了寻常的薄棉夹袍,外加一件厚绒斗篷。牛氏担心他受凉,就催着家里下人到村口去等候。等过了晌午,还不见他回来,就打发人一路寻过去,顺便包上一包大衣裳,还有手炉、火炭等物件。若是秦老先生暂时回不了家,这些东西也好给他取暖。

    虎嬷嬷领了命,忙忙吩咐下去,顺道给自家男人也捎上了一份。

    秦含真体弱畏寒,从早上开始,就没出过房门,连早午饭都是在自个儿屋里、自个儿炕上吃的。等吃饱喝足,又睡了个午觉,她听张妈,秦老先生还未回家,牛氏在正屋里十分担忧,便主动穿上了厚衣裳,爬下炕,自个儿走去正屋,安慰祖母。

    张妈怕她摔着,一再表示要抱她去,她都不肯依。昨天她在房门口站了起码五分钟,终于等到了吴表舅,这证明她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不少,没道理连东厢房到正房这几步路都必须要人抱着走。

    牛氏见她来了,还是自个儿走着来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当心摔着了小心点儿,怎么走来了张妈呢”

    秦含真笑着:“我已经好很多了,虽然身上还没什么力气,但几步路我可以自己走的,所以特地走来给祖母看一下,请祖母不用再担心我了。祖母也要好好养病,早点儿好起来。”

    牛氏慈爱地抱她上炕,直接将她塞进了暖和的被窝里:“好孩子,看到你这样,祖母什么病都没有了。”

    祖孙俩亲亲热热地了一会儿话,牛氏又让张妈去拿零嘴儿给秦含真吃,还道:“这是枣泥山药做的糕饼,可以养人的,不太甜,你闲时饿了就吃两块,比吃果子强多了。”

    秦含真答应着,又道:“既然是对身体有好处的糕饼,祖母也多吃一些吧,再留一些给祖父吃。”

    牛氏心里甜丝丝的,答应了一声,又道:“你祖父去了这大半日,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把金环带去县衙,将话清楚,能费什么事至于这时候还不回来么也不打发个人来家报个信,叫人心里担忧得很。”

    秦含真便道:“兴许是那几个被抓的官军有问题呢咱们家毕竟是苦主,祖父留在县衙等消息,也在情理之中。祖母不用担心的,咱们家又没做错事。”

    牛氏听了,也露出了微笑:“好孩子,你得是。咱们家又没做错什么,错的是何家兄妹,还有那些跟何子煜同伙的官军,你祖父能有什么事呢”她心下一宽,人也精神多了,等虎嬷嬷办完了差事回来,她还叫虎嬷嬷给秦含真煮些羊奶来,往里面渗些茯苓霜,对病人也有好处。

    秦含真喝着热乎乎、香喷喷的羊奶,只觉得有些发腥。以前看过的小,里头羊奶怎么去腥来着她一边回忆,一边看牛氏跟虎嬷嬷商量家事。天冷了,做的冬衣完工了没有,如何分派,各屋里的炭火是否足够,村里佃户们的租子是否已经收齐,谁家房屋需要修葺,家里的月钱到日子发放了,还有每日饭食材料的采买林林总总,琐琐碎碎,但秦含真听着,倒觉得有些意思。

    在太阳下山之前,身在县城的秦老先生总算有了消息。虎伯骑马赶回来报平安信,然后在家里歇一晚,明儿还要再带上些换洗衣裳,往县城里去呢。

    牛氏忙把人叫来正房询问:“到底是怎么了老爷在城里待了一天还不够,居然还要再住一天”

    虎伯道:“太太,老爷怕是不止要在城里住上两日,耽搁上三五天也有可能。这事儿来话长,一句半句的也不明白。老爷了,等他来家,再跟您解释清楚。旁的您就别问了。”

    牛氏不高兴地道:“问问也不行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男人要在外头住几日,没来由的,我还不能问了”不过她也就是抱怨两句,心里清楚丈夫的为人,若不是当真要紧,也不会迟迟滞留不归。

    她比较关心秦老先生的起居:“老爷如今住在哪儿呢身边可有人侍候这两日天气转冷,老爷的衣裳够不够手炉可用上了炭要是不足,就在城里现买,你们带去的银子够用么”

    虎伯一一回答:“老爷借住在关家的客房里,一切安好。关舅爷借了几件旧年的冬衣给老爷,吴少爷也送了干净的被褥、银丝炭和吃食过去。我这里银子管够,只是老爷更习惯穿自家的衣裳,还有洗漱梳头的家什伙儿,才打发我回来取。”

    牛氏觉得奇怪了:“关家居丧,老爷怎么住那儿去了不是少英在县城里买了小宅子么就是在县衙后头吧住他那儿更方便。再不济,王家的屋子还空着呢,前不久他爷儿俩才去住过。”

    虎伯面露难色:“这吴少爷昨儿其实也请过老爷到他那儿去住。只是不知为何老爷好象恼了吴少爷似的,没有答应,直接在关家住下了。”

    牛氏更不明白了:“老爷是为什么恼了少英”

    “不知道。”虎伯双手一摊,“昨儿晌午吴少爷去关家拜见,老爷还推累了,不肯见他。不过今儿早上去了一趟衙门,回来后两人似乎就和好了。午饭还是吴少爷做的东,老爷与他边吃边聊,心情倒还好。只是我们已经在关家住下,不好中途搬走,因此老爷婉拒了吴少爷,没答应搬到他那儿去。”

    牛氏听得更糊涂了,不过想来这师生二人也没什么大矛盾,大约是有什么误会,如今已经清楚了吧牛氏不再纠结于此事,只命虎嬷嬷收拾了秦老先生日常惯用的梳洗用具,再包了一包厚衣裳,叫虎伯带回自个儿屋里。等明日清早,他不必来上院回话,就可以直接出发进城。

    秦含真在牛氏身边,听了虎伯的话,也觉得糊里糊涂的。不过想到昨儿跟吴表舅的对话,她倒是猜到了一点。

    也许,吴少英是真的派人在官军拦路的时候做了手脚,比如那所谓的“马贼”射箭。如今证实了“马贼”其实是官军,吴家护院的法未免成疑。外人还好,秦老先生清楚吴少英与何氏有仇,怎会不怀疑到他身上秦老先生为人端方,有些心软,还有些书生气,可能看不惯吴少英的做法,一时恼了,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道吴少英又是怎么服他消气的。

    还有秦老先生为了这么一件简单的官军拦路之事,在县城滞留数日,可见事情不小。秦含真也拿不准,这是否跟她昨日给吴少英通风报信有关

    秦含真犹自纠结着,牛氏也在纠结丈夫到底为什么留在了县城,虎伯漏了一句口风就什么都不肯讲了,反而吊人胃口。

    幸好,虎嬷嬷这位心腹十分给力。虎伯在家里歇了一晚上,没少被老婆缠着追问。还不到熄灯睡觉的时候呢,虎嬷嬷已经能到上院来给牛氏告密了。

    被吴家护院与秦家仆从、佃户们抓起来的那几个官军,果然有问题。他们虽不肯交代自个儿是驻守哪里的卫士,但金环一到,他们的底细就被揭了。金鸡滩,那里离米脂足有二百多里地呢,士兵擅离驻地这么远,即使是在假期,也是违例的。

    县令直接行文榆林卫,告了他们一状,又命人将他们几人另行关押,不与其他犯人混在一处。因确认了身份,还不知道卫所那边如何表态,县令怕得罪人,就让狱卒提高了他们的待遇,吃食被褥都不缺,因为天冷,还烧了炭盆,晚上又安排了狱卒值夜,预防他们夜里受凉生病。

    结果这一值夜,就闹出了事。

    那几个被抓起来的官军,起初还好,时间长了,又看出县衙不打算为难他们,心中一定,便开始闹夭蛾子。先是分开了两伙人,各自占了牢房两端,两厢不搭理。据金环的法,这两伙人应该分属两个小旗,本来就不算十分和睦。如今因为其中一队首领的私谊,跑来做了拦路的事,闹得大家都遭了牢狱之灾,另一队的人心里就不高兴了。一不高兴,怨言也就冒了出来。

    其中一人发牢骚:“咱们兄弟真是倒了大霉,本来就见不得光,在临县躲得好好的,非要到米脂来,干这着三不着两的买卖,如今闹到大牢来了。等事情闹到榆林,叫京里派来的人知道,能有咱们的好果子吃先前何家许的那二十两银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落到咱们手里。倒是有些人,什么都不干,白领了二十两银子,又不必受牢狱之苦,如今还不知在哪里快活呢。”

    对面另一人堵了他回去:“啰嗦什么那几位兄弟既然领了银子,自有他们的道理,怎会是白领钱咱跟他们一队的都没话,你多什么嘴要是坏了上头的事,大家送了性命,难不成你就能逃过”

    先前那人闭嘴了。但此时狱卒并未睡着,已经听见了所有的话,第二日一大早,就报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