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夫当官〕〔湾区之王〕〔狼王的娇宠〕〔妖帝撩人:逆天邪〕〔甜妻难追:总裁老〕〔国民初恋:追男神〕〔篮球在左,梦想在〕〔霹雳大江湖〕〔诸天万界反派聊天〕〔随身空间好种田〕〔夜虎〕〔都市超级修真妖孽〕〔重生之万道剑帝〕〔陆先生,强势锁婚〕〔莫斯科1941〕〔重生隐婚:恶魔娇〕〔极品女总裁〕〔蜜吻999次:乔爷,〕〔神豪的妖孽人生〕〔我是个葬尸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五章 第官军第
    “什么竟然是官军”

    秦老先生听了虎嬷嬷的回话,也十分愕然。

    既然是官军,还是重金悬赏马贼的榆林卫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去扮成马贼呢

    秦老先生直觉这里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让虎嬷嬷押了金环过来细细审问。

    金环这时候为了能求主人惩罚得轻些,什么话都不敢隐瞒了:“当真是官军,还是榆林卫的人,平日里就驻守在榆林城北的金鸡滩。一共是二十人,分属两位小旗名下。那两位小旗,都是去年从大同那边换防过来的。何舅爷跟其中一位交情很深,从大同快马赶回来的时候,路过临县,无意中遇上了,就请他们一块儿到米脂来玩耍。奴婢听何舅爷,他是要借这几位军爷的势,压一压秦家,让老爷太太不敢为难二奶奶。”

    “换防”秦老先生怔了怔,有些意外。

    大同与榆林都是边城,分属两位王爷的藩地。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就有了两地边军三年换防一次的规矩,也不知是不是朝廷为了防止藩王掌控边军兵权,才想出来的主意。那年秦平的上司被换防到大同,秦平才得了升迁的机会,只是把机会让给了弟弟。秦安本来只是在大同待三年,就要回榆林的,不过他运气好,得了大同那边的上司赏识,换防结束后,便留在了大同,还升了职。

    若榆林卫的边军,有从大同那边换防过来的,那是一点都不奇怪。这些人在榆林卫待上三年,不定就要被调到哪里,就算能回到大同,估计也不会在原来的位置上了。何子煜若是在大同就跟其中一位军官熟识,想要借对方之力,也是人之常情。

    秦老先生不明白的,只有一件事:“既然是驻守金鸡滩的边军,又怎会跑到临县去还随意到米脂县来办私事难不成卫所不会管”他清楚金鸡滩在哪里,那地方比榆林城还要再往北些,几乎已经到了北戎的地界了,倒是离长子秦平生前驻守的哨所不算远,也就隔着二三十里路。

    那个地方并不是什么舒服的所在,如果往前三十年,朝廷还跟北戎时有战事的时节,驻守那一带的都是悍将强兵。但如今太平年月,几十年没有过大战了,偶尔有些零星小冲突,死伤也不大。金鸡滩的哨所,既不是互市所在,人口也少,住不好吃不好的,总被边军视为苦地方,大部分人都不乐意去。会被安排过去的将士,不是没根没基,就是受人排挤,往往一去就没法调走了。叫大同换防过来的边军去,倒是省了大家的力气。横竖他们只能待三年而已。

    秦老先生奇怪的就是这一点。边境再如何太平,驻守金鸡滩的官军也不是能随便离开的,更何况还是整整二十人,两个小旗的兵马。临县离榆林有二三百里路,米脂离榆林也不近。这二十人只因为何子煜一声,花点银子,就能收买来榆林卫的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话了

    金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奴婢不知道,何舅爷确实是在临县遇到两位小旗大人的,是他们正有假,就带了手下的兄弟去临县享几天福。何舅爷许了他们一人二十两银子,才请动他们到米脂县来。与何舅爷不太熟的那位小旗,本来是不乐意的,怕叫人知道了,要追究他们的过错。与何舅爷熟识的那位好歹,何舅爷又加了银子,这才请动了人。”

    秦老先生皱起眉头,越想越觉得不对了。中秋、重阳已过,腊月未至,这时候年不年,节不节的,卫所放什么假还是一放就放了二十人。更何况,榆林卫的人放假之后跑去临县,也太古怪了。要知道,榆林卫名义上还在秦王辖下呢,临县却是晋王的地盘。就算这批官军是从大同换防去的榆林,三年之期未满,也不好擅自又跑回晋王地盘上吧

    秦老先生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得再问金环,何子煜跟那些官军到底是如何安排的。金环也只知道个大概,据何子煜是打算带人骑马拦下秦家的马车,威逼震慑一番,把何氏连人带马车接走了事。在这其中,绝对没有什么放箭的法,更没打算扮成马贼。

    秦老先生问完,就让虎嬷嬷把金环带了下去,又把虎伯叫来,细细再问一遍遇袭时的情形。虎伯意外地细心,记性也好,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了,虽然没什么文采,但许多细节都讲得明白,也有条理,让人听了,如同身临其境。

    秦老先生听完后,就一直沉吟不语。里间的牛氏不明白他在苦恼什么:“老爷,可是有什么不对”秦含真则不吭声。

    秦老先生来到里间,对妻子道:“照金环的法,何子煜等人没打算扮成马贼,没有放箭,那箭又是如何来的呢据墨虎所言,当时林中放出的箭虽多,却没有一支射到咱们的人身上。要知道,当时大家都已经乱成一团,还有马受惊四窜,这样还没有人受箭伤,那放箭的人也相当高明。”

    牛氏哂道:“也不是没人受伤,何氏跟秦泰生家的不就伤着了么只不过咱们没看见而已。”

    “这就更奇怪了。”秦老先生道,“站在外头的人没受伤,何氏主仆坐在车里反而受伤了。而且,当时那些箭几乎都是冲着她们的马车去的,也可以,是冲着她们去的。既是何子煜带了人来救他妹妹,他的人又为什么要朝他妹妹射箭呢”

    牛氏这下也发现不对劲了:“是啊,为什么呢”

    秦含真其实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何子煜那帮人,既然没打算扮成马贼,那这“马贼”的法,又是怎么来的呢听虎伯一,她就知道,是吴家的护院喊出来的,那从林中射出的箭支,则是进一步证实了这一法。问题是,何子煜等人还没喊话呢,吴家的护院又凭什么判断他们是马贼如果再加上射箭的人很明显并无伤人之心,对方的身份就更可疑了。

    所谓马贼都是假的。这伙人的目标,很明显就是何氏。他们从一开始就与何子煜等人不是一路人。既然是这样,他们又怎会那么巧,刚好埋伏在何氏一行回秦家的路上呢

    秦含真心中对这些人的来历已经有了个猜测,小心看了看祖父秦老先生的表情,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色不是很好看。

    秦老先生呆坐片刻,便站起了身:“金环的供词很重要。如果何子煜带来的人真的是官军,我们就得去县衙把话清楚,省得县令大人真把官军当成是马贼砍了,日后榆林卫追查下来,我们也不好交代。我带人将金环押去县衙,把话清楚。”

    牛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忙劝他:“明儿再去吧这会子太阳都快下山了。”

    秦老先生却道:“事不宜迟,我快马赶路,应该能在天黑前入城。晚上我就不回来了,你好生安歇,不必等我。”

    秦老先生很快就带着虎伯、金环等人走了。牛氏有些担心丈夫,心神不宁的,就让张妈把秦含真送回东厢房,晚饭也不用到正房吃了。

    这时候,门房的人来报,表舅爷吴少英来了。

    牛氏有些意外,吴少英怎么会这时候来她忙叫人相请。等吴少英来了,她才笑着:“你来得不巧,你老师有急事刚进城去了。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路上没遇到他么”

    吴少英怔了一怔,就笑道:“并不曾遇见。学生是坐车过来的,兴许是路上错过了。”

    “这就对了。老头子要快马进城,定是他光顾着赶路,没看见你。”牛氏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好你有急事找他么就算这时候回城,城门也要关了。你不如就在咱们家住一宿,有什么话等他明儿回来了再”

    吴少英答应着,又问:“老师是为什么进城进得这样急”

    牛氏叹道:“不就是为着早上何子煜拦路那件事么。侍候何氏的一个丫头,就是那个逃走了又被你们家的人送回来的那一个,何子煜请来的不是马贼,而是官军,也没打算扮成马贼,当时只是误会了。你老师担心县衙真把官军当成是马贼砍了,将来榆林卫问起,不好交代,才急急带着金环进城去明。”到这里,她又问吴少英,“你们家的人把那些假马贼送去了县衙,他们有没有自己是官军呀”

    吴少英微笑道:“是了,只是问他们是哪里的官军,他们又支支唔唔地。县令大人以为他们在谎,就叫人关了起来,等明日给榆林卫去了公文,问清楚他们来历后再审。原来他们真是官军么那为什么又不肯把话明白呢”

    “可不是么真叫人讷闷。”牛氏撇嘴,“既然是官军,又为什么要扮成马贼还要朝良民射箭呢金环还他们并没打算射箭。哼,难道那些箭都是假的不成”

    吴少英微笑着,陪牛氏了几句话,虎嬷嬷便来报,晚饭得了,请吴少英去用饭。

    吴少英连忙婉拒了,起身:“今日原有事要跟老师商量,没想到老师出门去了。学生还是赶回县城去吧,若真的进不了城,就在城外找人家借宿一晚,明儿早早进城,也好见老师。若是在府上住一夜,明儿再去城里找老师,就有些晚了。”

    牛氏闻言,也就不再拦他了。虎嬷嬷要送他出去,吴少英笑道:“嬷嬷还是侍候师母用饭吧。我对这宅子是极熟的,难道还怕我会迷了路不成”牛氏笑了,虎嬷嬷也不再坚持。

    吴少英辞别师母,退出正屋,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表情有些严肃。

    这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小声唤他,扭头看去,却是秦含真,掀起了东厢房的门帘,探头探脑地,在朝他招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