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强者〕〔诡三国〕〔妙手天师在都市〕〔权色隋唐〕〔死亡帝君〕〔终极狼魂〕〔时空道观〕〔你好,少将大人〕〔白银霸主〕〔美女在上〕〔中邪〕〔妖孽狂医俏总裁〕〔上门姐夫日记〕〔头号强婚:军少,〕〔网游之神级村长〕〔九龙圣祖〕〔网游之三国虎贲天〕〔我家古井通往异界〕〔牧神记〕〔网游三国之新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十三章 疑点
    秦含真听今日前往庙里祭拜秦平、关氏夫妇的何氏遇上马贼的消息时,已经是午后了。

    何氏一行迟迟未归,秦家上下都觉得有些不对。因领头的人是虎伯,虎嬷嬷从午饭时起,就一直心神不宁,坐立难安。牛氏明白她心中的忧虑,特地许她到村口路边等候,还叫张妈传话给张浑哥,让张浑哥陪虎嬷嬷去,带上手炉,免得受了凉。

    虎嬷嬷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才迎回了虎伯一行人。

    秦老先生也一直在忧心,连午觉都没睡,一直坐在下院学堂里等消息。闻虎伯等人回来了,他连忙迎出大门去。

    秦含真催着张妈抱自己去正屋,正赶上虎嬷嬷来给牛氏回话,讲述虎伯等人遇上“马贼”的事。

    得知“马贼”中带头的人就是何子煜,牛氏忍不住开骂了:“我就知道他们兄妹是不肯安份的,前儿见何氏哭得可怜,还以为她真的知错了,才许她出的门。没想到她是在哄我,却跟她哥哥里外勾结,意图逃跑。这样的媳妇儿是真不能要了又是派人杀人灭口,又是扮了马贼来劫持,赶明儿她就该拿刀来杀我了我们秦家也是世代读书的人家,竟然娶了这么个贼媳妇,真是老天没眼”

    秦含真听了便知,自己的猜测恐怕是成真了。她连忙问:“二婶在哪里她逃走了吗”

    牛氏气道:“她是你哪门子的二婶以后只叫她何氏便罢了。这样的女人,连给我儿子做妾都不配”

    秦含真抿抿嘴,只当牛氏是在发泄怒火,继续向虎嬷嬷追问重点。

    虎嬷嬷道:“我家老头子,当时人多,乱得很,只知道二奶奶不,只知道何氏与秦泰生家的坐的马车惊了马,往那群马贼的方向撞过去,撞翻了不少人,后来是撞到树上才停下来了。马车几乎散了架,马也死了。吴家的护院带了咱们家跟去的人,要去把那些马贼抓起来,两边就打起来了。只是因对方人多,又有马受惊四处乱窜,老头子怕咱们自己人伤着了,让他们当心,哪怕少抓几个呢,也不能跟那些人拼命。这一乱啊,就没顾上别的。等他们把几个受伤重的马贼捆好了,其他没受伤的早已跑得精光,何子煜与何氏兄妹也不见了踪影,连秦泰生家的都不见了。”

    秦含真忙问:“那么,二婶不,何氏她其实是成功逃跑了吗”

    虎嬷嬷对此也有些忿忿:“大概是逃了吧不过车厢里有不少血迹,老头子还听到她和秦泰生家的惨叫,怕是都受了箭伤。还有那何子煜,我们老头子亲眼见着他被他妹子的马车撞下了马,摔着腿了,伤得可不轻。今儿也就是好运,因他带来的人多,又有许多马,才把他们给救走了。不过何子煜胆敢跟马贼勾结,也不是个小罪名。真要叫官兵抓回来,兴许要砍头的。”

    秦含真很怀疑:“真的是马贼吗其实是何子煜找人来伪装的吧他的目的只是要救回妹妹,如果带的人够多,把人抢走也不是难事,有必要装成马贼吗何氏怎么也是个官太太,她哥哥跟马贼混在一起,名声可不好听,还会影响到二叔的。除非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把所有人灭口,那样就不怕有人走漏消息了,顶多以为他们是倒霉遇上了真马贼,不会想到何子煜有参与其中。可何氏逃走后,还要在大同生活的吧让人知道她是被马贼带走的,同行的人都被杀了,她的名声能不受影响吗”

    牛氏与虎嬷嬷都诧异地看向秦含真。秦含真眨了眨眼,忽然有些心慌,她是不是表现得太夸张了刚才这番话好象不是七岁小女孩能得出来的。

    不过牛氏好象没怀疑,只是高兴地对虎嬷嬷:“这孩子是越来越伶俐了,看来她头上的伤是真个好了。我从前还担心她会变成傻子呢,如今可再也不用怕了。”

    虎嬷嬷笑道:“老爷太太都是聪明人,桑姐儿是你们嫡亲的孙女,自然是随你们了,怎么会傻呢先前是受了伤,如今伤好了,姐儿自然也就没事了。她从小就最伶俐不过的,只是小时候淘气些,不爱读书写字罢了。但论记性,可比村里的孩子强一百倍呢。无论老爷教她什么,她都是一学就会。”

    牛氏得意地:“记性倒在其次,最要紧的是她心眼儿明白。打小儿起,无论是家里人,还是村里的孩子,谁都骗不到她。大人哄她的话,她一听就听出来了,怎么也不肯上当,可愁人了。方才她不,我还真以为是何子煜勾结了马贼来救妹子呢。桑姐儿一讲,我就明白了。哪里是什么马贼那何子煜平日里最爱笼络些流氓地痞,吃喝嫖赌不做好事。怕是这一回,也是叫了那些人,装作马贼的样子来吓唬人,好将他妹子带走的。若真是马贼,那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能让咱们的人全须全尾一个没伤着就回来了”

    秦含真忙问虎嬷嬷:“所有人都没受伤吗”除了下落不明的何氏主仆以外。

    虎嬷嬷笑着点头道:“就是吓了一大跳,倒没什么大碍。花家嫂子一直躲在小马车里,方才在村口下车的时候,脑门上磕了一下,青了一块。再来,就是林家老三,躲箭的时候扭了一下脚。但这些小伤又算得了什么村里人平日里谁没个磕磕碰碰的老爷吩咐给他们每个人都发了赏钱,花家嫂子和林家老三还加厚一倍。他们都欢喜得跟什么似的。”

    这么一来,秦含真倒不明白了:“奇怪,何子煜带了一帮假马贼来救妹子,还射了箭,结果咱们的人全都没事,反而是坐在马车里的何氏与秦泰生家的受了箭伤,何子煜和他带来的人也受了伤,伤得还不轻,甚至被咱们的人抓到了几个他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何氏这么狠毒,害人性命,就害人性命,她哥哥倒是出人意料地心慈手软。”

    这么一,牛氏与虎嬷嬷也觉得不对了。不过牛氏是个心宽的人,笑道:“好人得好报,坏人就是这个下场了。本想做坏事的,结果却害到了自己,真是活该”

    倒是虎嬷嬷有自己的猜测:“我们老头子,吴家舅爷派来的几个护院都厉害得很,从前做镖师押镖的时候,没少对付劫道的匪徒,经验丰富着呢。几个假马贼,哪里是他们的对手那些假马贼射来的箭,叫那位老镖师劈上几刀就挡开了,一支都没射到咱们的人身上,躲箭抓人也都是依他指令行事。想必这回咱们的人没事,都是多亏了这几位镖师出力。”

    既然这几位镖师很给力,那何氏的马车又是怎么惊马的呢她们主仆又为何会中箭她们可是坐在马车里的,结果马车外直面利箭的人个个没事,反倒是她们受伤了

    秦含真很想再问清楚,但牛氏与虎嬷嬷的注意力已经转开了,牛氏问虎嬷嬷:“这几位英雄如此身手了得,咱们的人今儿能平安无事,都是多亏了他们。眼下已经过了晌午,也不知道他们吃了饭没有。叫厨房多杀几只鸡,到村里买半扇羊肉来,治一桌好酒菜招呼几位英雄。”

    虎嬷嬷道:“几位英雄都没跟着老头子他们回来呢。到了村口,他们叫了几个壮丁帮忙,就把捆的马贼给押送到县城去了。”完她就笑了,“听榆林卫正重金悬赏马贼的人头,他们将这几个不知是真是假的马贼捆去县衙,大约是去领赏的。这下何子煜可真要坐实了勾结马贼的罪名,就算逃回了大同,也没有好下场。”

    牛氏却是知道榆林卫为何悬赏马贼的,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虽然知道何子煜的人多半是装的,可装什么不好,非要装马贼平哥儿任职的哨所,就是叫马贼烧了的。何子煜也不是不知道。他们既然顶了这个贼名,为此送命也是活该”

    桑姐儿的父亲秦平,在榆林卫辖下任总旗,带着一队士兵驻守一处哨所。五月里,就是因为马贼突袭哨所,秦平才会以身殉国。那些马贼一把火将哨所烧成了废墟,包括秦平在内,全哨所的士兵,全都成了焦尸。此事震惊了整个西北边关。

    如今已有三十年不曾有过大战,边境承平,只偶尔有过小规模的冲突。来往边城一带的商队,如今是越来越多了。虽然偶尔会遇上马贼,但马贼都是冲着钱粮去的,连掳人都少,更别将整个商队的人都杀死,就怕把商人都吓跑了,再无人敢到边城来运货,他们还有什么可抢的象五月里这种,直接袭击朝廷哨所、杀光官兵的事,真真是前所未有。榆林卫因此重金悬赏,只要是在边城一带活动的马贼,不管是否与哨所惨案相关,通通都不放过。

    眼看着牛氏又要为长子惨死而难过,虎嬷嬷暗叹一声,勉强笑着,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今日这事儿闹得这么大,连县衙都知道了,怕是何氏下落不明之事,也要传出去的。太太觉得,这事儿该如何料理若是县衙审清楚了,那些马贼都是假装的,那还罢了,不过是何子煜为了抢走妹妹,想出来的荒唐法子。但若县衙审都不审,直接把人都当成是马贼砍了,何氏可就成了被马贼抢走的妇人,什么名节都没有了。将来梓哥儿回来,怕也是要被人闲话的。”

    “就”牛氏断然道,“她跟她哥哥自个儿做的孽,难道还要我们家替她遮羞回头我就跟老头子,不必给她上族谱了,全当安哥儿从来没娶过媳妇。年下祭祖,把梓哥儿直接记在平哥媳妇名下就行,连过继都省了呢若有外人非要追问明白,我就他是安哥儿屋里其他人生的,跟姓何的没一点儿关系”

    秦含真听得好奇:“祖母,这是什么意思呀”难道梓哥儿就没上过族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