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婚:首长,〕〔都市极品狂兵〕〔极品兵王〕〔孤星刀客〕〔邪皇宠上瘾:爱妃〕〔邪医狂妃:帝尊,〕〔新婚1001夜:吻安〕〔校草是巨星:丫头〕〔三国之天下至尊〕〔夜帝独宠:天才萌〕〔万古金身〕〔最强牛头酋长〕〔农家悍女:撩个将〕〔艾泽拉斯的泰坦之〕〔一衍逆尘〕〔直播捉鬼系统〕〔娇妻甜如蜜:战少〕〔北唐天下〕〔倾世豪门:hello,〕〔治愈系男神[快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二十七章 印石第
    见得多

    秦含真眨了眨眼。祖父见过很多这类型的机关匣子吗

    但秦老先生却似乎不愿意多谈,专心捣鼓起了那两个绸布小包。打开来一看,里面包的是两方印石,一块淡黄色,似黄玉,又似蜜蜡,通体明透,细腻润泽;另一块则是乳白色底,上头半截布满了深浅不一的红色小斑点,就如同溪流中散满了桃花瓣一般,美不胜收。

    秦含真看得有些直了眼:“这个是什么印石”恕她孤陋寡闻吧,她真没见过这样的。

    秦老先生将两方印石拿在手中细细观赏,才赞叹地道:“少英真大方,给你这样的小女娃,也备下了如此雅致的添妆礼。这两方印都是寿山石,这块是田黄冻石,那块是高山桃花冻,都是少见的珍品。”

    田黄

    秦含真心中一震,她虽然不懂什么古董印石,但也听过田黄非常值钱,有“一两田黄十两金”的法。吴少英居然送了一块田黄印给她那不是很珍贵吗

    她连忙问秦老先生:“表舅送这样的贵重之物给我,是不是太破费了”

    秦老先生想了想:“倒还罢了。这两方印石虽然少见,但这方田黄冻石颜色略淡了一些,那方桃花冻又细小了一点,日后也就是刻个闲章而已,价值不会太过昂贵,算来也就是几百两银子吧。在边城确实是少见的珍品了,但并不是十分贵重之物,正适合闺阁中把玩。他既然把这个给了你,你收着就是了。明儿见了他,记得道声谢。”

    秦含真有些惴惴不安,几百两银子的礼物就这么收下了,真的只需要道声谢就可以

    但秦老先生好象没怎么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还很有兴致地欣赏了两方印石,跟她可以用来刻什么章。等她长大些,想到要刻什么的时候,他会亲自动手的。连什么样的印章应该用在什么场合里,还是她一个女孩儿可能会遇到的场合,他都提到了。

    秦含真便也安下了心,仔细欣赏着印石,又听祖父些寿山石印章的保养之法,直到虎嬷嬷来通知午饭做好了为止。

    吃过午饭,秦家祖孙好好休息了半天,吃了顿简单而美味的饭菜,晚上又睡了个好觉,养足了精神。第二天早上起来,秦含真觉得整个人的精神面貌跟昨天都不一样了,想必在路途中也能少受些罪。

    秦老先生昨儿还打发胡二去城中的药店买了些药材,亲自配成了香药丸子,让虎嬷嬷用荷包盛了,给秦含真戴在身上。要是路上觉得不舒服,就拿出来闻一闻。秦含真嗅了一下,只辨别出当中有干姜粉和小茴香的味道,其他的就不清楚了,味道挺冲的,但不算难闻。

    没多久,吴少英也到了。他穿着一身蓝布长袍,外披黑绒披风,显得身长玉立。他是骑马来的,身后还跟着两辆小马车,一辆车上面捆着翠儿和卖花婆子两人,另一辆车上坐着的是翠儿的父母。他们将会随秦家祖孙一同返回秦家做证。

    秦含真穿戴妥当,出来向吴少英行礼这是出门前就先跟张妈打探好了的,她现在病体虚弱,年纪又小,就算动作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长辈们也不会见怪。

    吴少英温和地跟她话,她为了那两方印石向他道谢,他还毫不在意地笑着摆手:“那原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是我祖母的陪嫁。她家原是书香世家,颇有些家底,她又是独女,嫁妆十分丰厚,合族都有名的。老仆们,祖母本来有很多这类物件,只是她素来大方,经常拿出来送人,等东西落入其他族人手中后,更是被变卖得差不多了,唯有几十件珍贵的得以留存。我收回来后,想着自己并不好这些,留着也是无用,反而惹人眼红,倒不如送人的好。这两方印颜色娇嫩,我用着有些不大合适,倒是你这样的女孩儿正与它相配。等你长大了,请人替你刻两个闲章,就是两方极风雅的小印了。”

    秦含真:“祖父答应了将来亲自出手帮我刻章。”

    吴少英看向秦老先生:“那就更好了。老师平日里难得出手,学生听您已经有将近十年不曾替人刻印了。”

    秦老先生笑笑:“年纪大了,眼神儿不如年轻时好使了,何必糟蹋别人的好材料呢兴致来时,自己刻几个玩玩也就罢了。”

    马车都备好了,秦老先生与吴少英聊得几句,便去寻王家人告辞,谢他们借宅子给自家住。

    王复林从家里出来,比回来时多带了许多大包小包,从穿的棉被棉衣,吃的果馅和粉条,到手炉和烧的炭,都应有尽有,还有小厮赶了马车专门负责运送。他有些不好意思,连连向秦老先生赔礼:“家母担心学生在学堂里受冻受饿,一再要学生把这些东西都带上,实在是失礼了,老师别笑话。”

    秦老先生温言道:“这是令堂的一片爱子之心,有何失礼之处你只管带上就是。在学里吃饱穿暖了,保重了身体,你才能有精神去读书,读好书。不过你也可以劝劝令堂,不必太过担忧,进了腊月,你就能回家啦。”

    王复林脸都红了,低头呐呐答应着。

    秦含真被虎嬷嬷抱上了马车,其他人也该上马的上马,该上车的上车了。王复林瞥见车队中多了两辆陌生的马车,也没多问。他虽然坐在车里,却一路上都掀起了车帘,跟吴少英有有笑的,秦老先生偶尔考他们学问,他们也都对答如流。

    大约是因为秦含真今天身体状况比较好,还有祖父配的防晕车香药帮助的缘故,路上她的晕车症状并不算严重,竟然一回都没吐过,所以他们一行人很顺利在中午前回到了秦家大宅。王复林自带着小厮去安置,秦老先生带着吴少英去了中院话,虎伯与胡二押着翠儿等人随后跟上,虎嬷嬷却抱着秦含真要回房间去了。

    秦含真知道接下来就是要跟二婶何氏对质了,这么重要的场合,她怎么能错过连忙对虎嬷嬷:“我要去祖父和表舅那里”

    虎嬷嬷皱眉道:“姐儿,听话,你都知道了,何必还要再听一回一会儿二奶奶过来了,还不知道会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没得污了你的耳朵。”

    秦含真不肯答应:“我要替我娘去听”

    搬出了关氏,虎嬷嬷也不好再阻拦了,只得道:“我带你先去见过太太,再回屋换身干净的衣裳,洗了脸再下来,如何瞧你今儿这一身的灰土”

    从县城到秦家大宅所在的村子,一路都是土路,就算是坐车,半天下来也是一身的土了。秦含真低头看看,也觉得自己现在脏得很,便不再反对。

    他们一行人回家,自然是整个大宅的人都惊动了。张妈急匆匆地去打热水给秦含真洗脸洗手,嘱咐厨房给回来的人们准备热腾腾的午饭,虎嬷嬷放下秦含真,就先去正屋给牛氏复命,上院里顿时热闹起来。

    西厢房里的人听见了,也有了动静。泰生嫂子奉命出来打探了一圈,才回去对何氏:“是老爷带着桑姐儿回来了,吴少英也跟着一起过来,带了许多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何氏听了就皱眉头:“吴少英他怎么又来了关家的丧事不是都办完了么”

    泰生嫂子摇头:“小的也不知道。方才瞧见老爷带着吴少英,好象到书房去了。他们带回来的人还在下院里等着。”

    何氏挑了挑眉:“书房吴少英旧地重游,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难为他还能厚着脸皮,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老头子话。”完她又沉下了脸,“县城里究竟如何了那卖花婆子拿了钱,已经去了半个月,怎的县里还没听有流言呢她到底有没有认真做事”

    泰生嫂子忙道:“小的问过县里舅爷留下的人了,都是亲眼盯着她进了几家大户的门的,想来她还没胆子骗奶奶。只是这么长的时间,也该有动静了。也许是奶奶住在城外,离得远,因此没听见想来那些大户人家的太太、奶奶们,就算要些闲话,也是跟同样的太太、奶奶们,不会满大街告诉人去的。奶奶又没跟她们交际,如何能听到风声”

    何氏轻蔑地笑了笑:“几个土财主家的女人,也算是大户人家的太太、奶奶她们跟满大街上的三姑六婆有何区别不过是家里有几个臭钱,还能装装样子罢了。”她都懒得再县城里那些女眷,只是心下有些不耐烦。

    她是不肯跟那些女人结交的,如今也没法出门。只是若没能亲耳听到关氏的流言,确认关氏和吴少英再也没办法翻身,她就不能安下心来。要想个办法探听一下城里的动静才好。

    泰生嫂子给她出主意:“就叫那卖花婆子再跑几趟好了。若是流言当真传开了,她进出那些宅门,也能听见动静。”

    何氏想了想:“行,就照你的办。只是可别叫人揪住了把柄”

    泰生嫂子忙道:“是,小的一定嘱咐那婆子谨慎行事。”完又小心翼翼地偷偷看何氏几眼,讨好地道,“奶奶别担心,您编的流言有鼻子有眼的,大奶奶又死无对症,那些人定会相信的在大同的时候,那些武官太太们,还不就是这样长道短的得的多了,假的也就变成了真”

    何氏嗔她一眼:“瞎,怎么就是假的了”

    泰生嫂子忙笑着轻轻打了自己的嘴一下:“小的错了,是把真的变得更真才对”

    主仆俩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这时,虎嬷嬷在外头忽然叫道:“二奶奶,老爷和太太让你过去。”

    屋里的何氏与泰生嫂子吓了一跳,脸上的笑容都有些扭曲了。两人面面相觑,不清楚秦老先生与牛氏忽然叫何氏过去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