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婚:首长,〕〔都市极品狂兵〕〔极品兵王〕〔孤星刀客〕〔邪皇宠上瘾:爱妃〕〔邪医狂妃:帝尊,〕〔新婚1001夜:吻安〕〔校草是巨星:丫头〕〔三国之天下至尊〕〔夜帝独宠:天才萌〕〔万古金身〕〔最强牛头酋长〕〔农家悍女:撩个将〕〔艾泽拉斯的泰坦之〕〔一衍逆尘〕〔直播捉鬼系统〕〔娇妻甜如蜜:战少〕〔北唐天下〕〔倾世豪门:hello,〕〔治愈系男神[快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二十一章 相告
    秦老先生很意外。齐主簿跟秦家向来没什么往来,吴少英明天就能见到了,他们为什么要连夜前来拜访

    虽然心中疑惑,他还是将两位客人迎进了书房。正中的小厅正好可以做个迎客的地方。

    秦含真在里间听闻,隔着隔扇偷看了两眼,心里有些好奇。她回头看看虎嬷嬷,虎嬷嬷正无声而迅速地给她穿上外衣,免得让客人见了失礼。她心里也很好奇,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袖袋,那用帕子包裹的金簪还在那里。

    上回去关家吊唁时,人来人往的,她没能找机会跟吴少英话。

    大奶奶关氏“头七”时,同样有许多人在场,吴少英逗留的时间不长,她还是没找到机会。

    不知道今晚上,能不能

    客人落座后,虎伯送上了茶水就退了下去。吴少英先开了口:“老师,今夜学生与齐主簿结伴前来,是有一件要事要禀报老师,因涉及内眷,有些不好开口。学生也被卷入当中,因此要避个嫌,就让齐主簿向您解明白。您听了之后,还请不要生气,此事或许有些内情。”

    他选择了开门见山的开场白。

    秦老先生面露疑惑,转头看向齐主簿:“是什么事”

    齐主簿深吸一口气,微笑道:“老先生,这事儿要从拙荆与小女偶然遇上的一个人起”

    齐主簿是个非常细致的人,平时他在县衙里,就是负责辅佐县令处理些琐碎的事务,因此话时习惯了面面俱到,用俗话,就是有些啰嗦。不过,也拜他啰嗦所致,秦老先生,以及隔扇里头的秦含真与虎嬷嬷,都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齐主簿娘子初来米脂县半年,跟其他官眷都不是很熟,性格方面可能也不大合得来,平日里的消遣,除了做做针线,教导儿女读书,也就是叫外头的卖花婆子到家里聊天,顺便买些针头线脑。前些日子,县中来了一个新的卖花婆子,据十分能会道,还能讲外头繁华大城的见闻,很受县衙后衙的女眷们欢迎。齐主簿娘子听,就把她叫到了家里。

    这卖花婆子果然见多识广,知道许多大城镇里的事物,而且绝不是道听途,明显是亲身见识过的。齐主簿娘子听她讲了一回,就觉得有意思,隔天又叫了她去。这一回,那婆子就开始讲些街头巷尾的小道消息,东家长,西家短的,也有些不大见得人的勾当。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她提到,秦老先生的长媳关氏,跟其娘家表弟吴少英,素有私情,早在八年前关氏未嫁进秦家时,就已经不清不楚了。只是关氏嫁进了秦家,吴少英去了西安府学读书,两人才断了来往。不料今年秦家老大阵亡,吴少英做了监生后回乡,两人重遇,又恋奸情热起来

    秦老先生听到这里,脸色都已经变了。他迅速看向吴少英,吴少英却一脸平静:“老师先别生气,齐主簿只是转述那卖花婆子的话,并未更改一字。您听下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秦老先生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他不清楚吴少英与齐主簿今夜上门起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原因,但他信得过自家长媳的为人,也认为他所看重的学生绝不会是个品行不端的登徒子。他确实应该耐心些,听完整个故事再也不迟。

    秦含真在里间已经听得呆住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吴表舅会拉上外人齐主簿来讲这种事,八成是查到了什么,所以来找祖父摊牌了。只要证据确凿,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要他与关氏是清清白白的,摊开来讲反而比遮遮掩掩的强。那背后陷害的人想要再下黑手,也不能奏效了。

    而虎嬷嬷,这时候已经拽紧了袖子,也完全呆住了。

    齐主簿见秦老先生平静下来,暗暗松了口气。其实他并不想要这么直白地出整件事的,但吴少英却让他一定要这么做。他虽然不大明白,但想来吴少英不可能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他只能咬着牙关继续下去了。

    齐主簿娘子听了那婆子的话,立刻脸色大变,把人赶出去了。因为齐主簿提过,要把六岁的儿子送去秦老先生那里求学,她急切地想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如果秦家媳妇当真与人私通,让人知道的话,秦家就颜面扫地了。她绝不会让儿子沾上这样的先生。

    她想起女儿与关氏的妹妹关芸娘交好,就叫了女儿去问。齐姑娘对此并不清楚,却曾听关芸娘提过,后者想嫁给表哥吴少英,吴少英却坚决不同意,关芸娘疑心他是另有心上人,怀疑过很多对象,与她年纪相仿又曾来过关家的女孩儿都被她怀疑过,后来发现吴少英对这些女孩儿也只是平平,就转而怀疑起了亲姐姐关氏。因为吴少英对这个表姐,明显要比对她热络许多

    齐主簿娘子不知这种话信不信得过,就趁着关家办丧事的机会,让女儿去问关芸娘,可惜没能问出个答案来。回到家,她跟齐主簿一,齐主簿立刻就觉得那卖花婆子可疑。因为关氏与吴少英平日见面机会不多,县中从来没有过他们之间的流言,怎么一个外地来的卖花婆子倒知道了

    秦老先生是县中大儒,关老夫子也是有名的教书先生,两家在米脂县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教过的学生不知凡几,连县衙中都有子弟曾向秦老先生求教过。那卖花婆子在官眷面前人家的丑闻,就不怕惹祸上身而她又是外地来的,既然见识过繁华,为什么要到米脂县来谋生绥德城难道不比米脂更繁华不定她是有意为之

    齐主簿立刻命衙役搜寻那卖花婆子的行踪,发现她是十来天前出现的,住在客栈里,每日就提了货篮出入县中士绅人家,也不知道都了些什么。万一她对每户人家都了关氏与吴少英的谣言,那可就影响大了

    齐主簿将卖花婆子捉回县衙,又通知了当事人吴少英,两人合力审讯。经过连夜审问,已经探明了,这婆子是被人收买了来的,她行李里有二十两雪花纹银,都是一锭一锭的官银,绝不是她这样的人随便能得来的。她的任务就是要在县中士绅人家传播关氏与吴少英有染的谣言。不过她也知道,要是一见面就跟人提,肯定会惹人怀疑,所以,只有第二次叫她上门的人家,她才会把这件事出来。

    至今为止,连齐主簿娘子在内,她只在四户人家里提过绯闻。不过,似乎这四户人家,都不曾向外透露只字片语,听过就算了。有两家的主母还一听她的话,就把她赶出门去。另外两家虽然不什么,照样给了赏钱,却没有再叫她上门。

    秦老先生听到这里,就问齐主簿:“可知道是哪些人家”

    齐主簿微笑道:“先生也别问了,都是县中有头有脸的士绅之家,几乎都有子弟曾向您求学。他们敬重您的为人,怎会把您家里的谣言向外传播只是这种事到底不好向您提起,府上大奶奶又已经过世。不管怎样,都不该玷污了逝者的清誉。”

    吴少英对秦老先生道:“弄清楚事情起因后,学生会与齐主簿一同,逐一上门拜访这些人家,向他们明原委,绝不会让他们误会表姐的贞节。”

    秦老先生严肃地问他:“到底是谁指使这婆子胡言乱语”

    吴少英叹了口气:“这里头或许也有学生的一点责任。关家表妹向父母提过,欲嫁学生为妻,学生的姨父姨母也有意亲上加亲,只是学生素来将表妹视作亲妹一般,从小看着她长大,如何能娶她为妻便婉拒了。表妹误会学生另有心仪之人,就胡乱猜测,其实只是胡思乱想罢了。学生小时候刚到姨母家来时,因表妹刚出生不久,表兄又要读书,姨母不得清闲,是表姐照顾学生的衣食起居。学生对表姐素来敬重,素来视作亲姐一般,断没有私情可言。表姐也将学生当成是幼弟,从无逾距之处。那编造谣言之人,也不知为何如此卑劣,竟拿学生与表姐之间的情份做文章。学生绝不会饶了那人”

    秦老先生看着他,沉默片刻,又转向齐主簿:“那婆子可曾招认是谁指使的她”他留意到了,吴少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转而提起了关芸娘。难道是关芸娘收买的卖花婆子不可能,关家没有这个财力,还禁止女儿与外人接触很久了。

    齐主簿也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道:“这个她也不清楚对方姓名,只知道是个大户人家里做事的仆妇,穿戴得很好,见多识广,那些繁华大城里的见闻,都是那仆妇教给她的,好让她能迅速讨得县里那些太太奶奶们的欢心。再有就是,那仆妇话用的是临县那边的口音,拙荆就是临县人士,家中仆妇也持临县口音。那婆子,听着就跟我家仆妇的口音差不离。”

    秦老先生道:“自然不会是府上的仆妇,否则主簿大人也不必将事情告知少英了。而米脂县里,与临县相关的大户人家,家中仆妇曾去过繁华的大城,还要与我那薄命的长媳或者少英有恩怨”他脑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齐主簿向秦老先生作了个揖:“先生,此事关系到您府上女眷的清誉,我觉得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的好。那卖花婆子,如今就在县衙女牢中,单独看管。先生若想询问,我就命人将她送到府上去。不知您意下如何”

    秦老先生也知道,齐主簿已经猜到真正在幕后指使的是谁了。秦家的媳妇陷害秦家的媳妇,这简直就是个笑话而且这笑话,已经闹到县中不少人家那里去了。若是他不严加处置,将事情弄得清楚明白,那些学生会怎么看待他他又有什么脸面继续教书育人

    秦老先生咬着牙,起身大礼谢过齐主簿。如果这回不是齐主簿夫妻警醒,不定等住在城外的秦家听到流言时,事情已经合县皆知了。谁又能担保,县中人家个个都如那四家人一般厚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