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竞男神是女生:〕〔红楼之武后变黛玉〕〔重生之必然幸福〕〔福贵〕〔异种骑士团〕〔先婚后宠:总裁大〕〔撩你上瘾:国民男〕〔定制婚宠:少帅,〕〔道镇苍穹〕〔三国之王牌大领主〕〔锦衣镇山河〕〔都市狂仙〕〔王的韩娱〕〔道士的无限之旅〕〔女总裁的至尊高手〕〔我在天庭写稿子〕〔妖帝撩人:逆天邪〕〔极品仙尊混都市〕〔疯狗加三〕〔造化之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二十章 进城3*
    秦老先生天黑前回到了家中。虎嬷嬷比他稍早半个时辰到家。

    去王家借宅子的事很顺利。如今王家族中主事的,正是王复中的叔叔,有个儿子叫王复林,如今还住在秦家求学。王复林两年前就中了秀才,如今正在努力攻读,准备乡试,据文章学得很不错,王家上下都对他有很高的期望。秦家这点小事,他们自然不会拒绝。横竖王复中的宅子,平时也是空在那里没人住的。

    王复林的母亲还主动,要带着家中仆妇过去,把屋子重新打扫、整理一番。如今已经是深秋,天气寒冷,秦家孙女又有病在身,索性把炕也提前烧起来,预备秦家人过去了,用起来方便。

    牛氏听完虎嬷嬷的回禀,心里很满意,还命虎嬷嬷去嘱咐家中下人,对住在大宅里的几位书生,衣食住行都不要怠慢了。天气日渐寒冷,棉衣、火炕、炭盆、暖炉和热茶水都要准备起来。

    秦老先生回来后,牛氏便把借住王家宅子的事跟他了。秦老先生有些意外,但并没有反对,只是:“太麻烦人家了吧关家也有空屋子,真要借住,住在亲家家里不是更好”

    牛氏白了他一眼:“关家如今在办丧事,吴家后生感念亲家抚养之恩,花大钱从灵应寺请了高僧过去日夜念经超度。住在他家哪能睡得好我们大人熬一熬还行,桑姐儿小小的人儿,伤又没好,如何经得住”

    秦老先生有些讪讪地:“是我疏忽了,就依你,依你。”

    牛氏瞥了他一眼,抬高下巴轻哼了一声,才起别的:“我听县里很多人都去给亲家上香了主簿一家子也去了,就是他家女孩儿有些没规矩,是不是”

    秦老先生怔了怔:“有这事儿么我并不知晓。不过我见过齐主簿,他是个正派人,也很聪明,想来教出的儿女也不会有什么差迟。”

    牛氏哼了一声:“只要书读得不错,表面上礼数周全的人,你都是好的,私底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就不理会了。如果这个齐主簿真是正派人,怎么他家娘子和女儿在关家一点礼数都不讲了呢关家把他们二丫头关在屋里不叫出来,推是得了病,别的亲友心里再疑惑,都不会在这种日子里寻根究底。只有齐家母女,才会一再坚持要见到人。这也就是欺负关家没有根基罢了,换了是大户人家,你看她们会不会这样失礼”

    秦老先生意外地:“不会吧兴许有什么内情我听齐主簿家的娘子是书香人家出身,性情率直,好打抱不平,为人最是公道不过了,从来没听她有什么失礼之举。”

    “真的假的”牛氏对此半信半疑,“那她怎么就由得女儿在关家欺负人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一定不会是存心要为难人,回头找人打听一下原委就是了。”秦老先生道,“齐主簿虽到米脂上任只有半年,但你从前也曾跟县衙的众位太太们有过往来,难道就没听过齐娘子的为人”

    起这个,牛氏就有些不好意思:“我是跟县令太太她们时常往来,但齐主簿的娘子,我是从没见过的。近来就不了,她刚来米脂的时候,我听县令太太讲过,齐主簿是西安人士,齐娘子的娘家却在临县,离这里极近的。我想起老二媳妇先前嫁的那一家,就是在临县,听还是县中大户。我就怕遇上齐娘子,两边叙起家世来历,提到老二媳妇改嫁的事,彼此尴尬,就索性寻了借口不去见她。”

    原来如此。

    秦老先生叹了口气:“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老二媳妇都已经嫁过来这么多年,还生了梓哥,你也不要总念叨这个。让老二知道了,他心里也不好受。”

    牛氏冷哼道:“他不好受,也要叫他受去就为着他拼死拼活非要娶这个媳妇回来,我们家遭了多大的难如今他哥哥没了,嫂子也没了,留下个闺女,还叫他媳妇带来的拖油瓶害得没了半条性命。他媳妇在我们跟前,也是一点儿做媳妇的样子都没有。这样的女人,他还当成是宝一样捧着,一点儿都不顾及他的爹娘兄嫂。难不成我还要为了他不好受,就叫自己不好受么”

    秦老先生见她又一次为了二媳妇生起气来,只得安抚她:“好啦,张医官了你不能生气的,你怎么又忍不住了呢老二那边,我们已经打发虎勇送信过去了。若他还认我们做父母,就不能继续装作不知道他媳妇做的事。若他宁可违逆我们的意思,也要保住他媳妇,那我们也没必要为他生气,只当没这个儿子就是。”

    牛氏又白了丈夫一眼:“你得轻巧。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我已经没了老大,怎能连老二也不要了原本就是姓何的迷惑了咱们儿子,只要没有她,儿子肯定会清醒过来的”

    秦老先生与牛氏夫妻俩的对话,秦含真一无所知。她认认真真地吃饭、睡觉,每天除了这两件事以外,几乎什么都不做,只是在张妈空闲的时候,继续跟她打听秦关两家的琐事,免得下次出门的时候,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在去关家祭拜外祖父之前,她先经历了母亲的“头七”。

    关氏因是横死,没有在家中停灵,灵柩被移到了村子附近的寺庙里。那里还摆着秦平的灵柩,夫妻俩正好做个伴。

    秦家虽然移居米脂多年,但并不是本地人,就连秦老太太牛氏,也只是早年间随亡父到此定居。如今的秦家大宅,其实从前是牛家大宅。牛氏是独女,继承了亡父所有家产,出嫁后随夫姓,这座大宅也改姓了秦。牛老太爷的灵柩早就送回老家去了。秦家在米脂并没有坟地。秦老先生与牛氏商量过,打算让长子长媳暂时在寺庙里安放几年,等时机合适的时候,还是要将他们送回老家去,也是落叶归根的意思。

    因为关家在办丧事的关系,关氏在秦家的这场“头七”仪式办得相当低调,不过该有的仪式都有了。关家几口人抽不出身,吴少英作为关氏的娘家人代表,前来参加了祭礼。

    秦含真再次见到吴少英的时候,看到他的神色又憔悴了几分,显然这几天累得不轻。她本来还想问问那天事情的后续,待在秦家,祖父母和虎嬷嬷都不跟她起关家的事,她对丧礼的情况真是一无所知,只能指望吴少英能给她透点口风了。但看到他这样,又有些犹豫。

    不过心里再犹豫,秦含真也知道有些事不能拖,就寻到个机会开口问了。因祖父母都在场,她问得比较隐晦:“表舅身体还好吗事情办得可顺利姥姥和大舅、舅母、小姨他们好吗”

    吴少英低头摸了摸她的头发,淡淡一笑:“大家都好,只是有些累,撑过这一阵就好了。桑姐儿不必担心,一切有表舅呢。”

    这是事情无碍的意思了关家办丧事,小姨关芸娘不可能不露脸的,秦含真本来还担心她继续胡,但听吴少英的话音,想必无事。

    这样也对,亲爹死了,关芸娘再怎么任性,也不可能在丧礼上公开姐姐跟表哥的闲话吧更何况,那天关大舅已经威胁过她了。只要关芸娘不是真想跟家人闹翻,她应该还是知道要怎么做的。

    关氏的“头七”过去,没几天就到了关老爷子出殡的日子。

    秦含真经过数日休养,精神头已经好了许多,脸上的血色也多了些。这一次因为是提前一天进城,所以还有时间让她休养,到了关家,也不至于病恹恹的,什么事都做不成。

    虎伯与虎嬷嬷夫妻俩早早备好了马车,在车厢中铺了三四层厚褥子,又带上了所有能用得上的药和用具,预备秦含真路上再次晕车。不过,也许是她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马车又走得比较慢的关系,她这回没有上次难受了,路上只吐了两回。到地方的时候,她还有力气牵着虎嬷嬷,自己踩着踏凳走下车去。

    不过进了房间,上了炕后,她还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就是了。反正她还是小孩子,也没什么事要她做,无论她休息多长时间,都没有关系。

    这次他们祖孙借住的是一位王翰林家的宅子。王翰林是县中世族子弟,秦老先生的学生,如今在京城做官。他的宅子分前后两进,足有二十多间屋子,十分宽敞。秦老先生带着孙女、仆人们住在前院,后院是主人家的内宅,即使眼下主人都不在,他们也不打算惊动。

    秦老先生守礼,带着孙女住进了王翰林的书房。这里地方大,用隔扇分成了三间,正中是厅,左次间是书房,右次间盘了大炕。秦老先生打算自己睡左次间,特地问王家借了张小榻,叫虎嬷嬷带了孙女住在右次间的大炕上,虎伯就在中间的小厅里打地铺。胡大、胡二兄弟借住王家门房,如此倒也不算挤。

    跟随秦家人一道进城的学生王复林见老师一家安顿妥当,就告辞而去了。他这次跟着进城,是打算回家里看看父母的。等秦老先生一行回家,他才会再次跟着离开。

    秦含真本以为这一晚就这么平静度过,所以吃过晚饭,就早早洗漱了,准备早点睡觉,只是怕消化不好,才在炕上打量人家的书本,犹豫着是不是要拿一本看看。没想到,这时候居然有人来拜访秦老先生了。就连秦老先生自己,都觉得非常意外。

    客人有两位,一位是吴少英,另一位,却是县衙的主簿齐大人。他们悄然来到王翰林的宅子,十分低调,似乎并不想惊动太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