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卦帝刘封〕〔九阳帝尊〕〔人皇纪〕〔异世厨神〕〔我本天骄:调教妖〕〔小保安的梦想〕〔大唐好相公〕〔帝少心尖宠:宝贝〕〔美利坚财富人生〕〔护灵人之医道无边〕〔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寒门枭士〕〔崇祯聊天群〕〔无限虐杀进化〕〔梦想为王〕〔逆流2002〕〔篮球之天赋系统〕〔闲臣风流〕〔总裁套路深,娇妻〕〔东游之吕祖纯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九章 流言第
    关舅母进退两难,答应了,怕小姑子会露馅,关家把小女儿关起来不让见人的闲话还不算什么,万一关芸娘没轻没重地再提吴少英与关蓉娘的所谓“奸情”,事情就难收拾了

    可要是不答应,主簿家的千金怪罪下来,关家要如何应对别看那不过是个主簿家的闺女,一样得罪不得。关家只有去世的关老爷子有秀才功名,关大舅还是个白身,虽学堂教过不少读书人,但真正有出息的孩子,都是送到秦老先生那里后才调教出来的。关家靠着秦家这门姻亲,在县衙众位大人面前,还有几分薄面。但关家从来不敢拿大,不会因为别人给关家面子,就真以为自己能跟人平起平坐了。

    虎嬷嬷保持着沉默。其实她觉得,只要关舅母寻个借口,比如叫醒关芸娘,让她梳头换衣服,不至于在客人面前失礼等等,提前跟关芸娘明厉害,关芸娘再蠢,也不敢在外人面前乱话才是。混过这一关,主簿家的千金总是要随父母家人离开的,还怕她纠缠不清么关舅母竟连这种事都想不到,她也不好开口。她毕竟只是关家姻亲的仆妇,不是关家人,怎么好插手关家的事

    主簿千金在家里十分受宠,主簿娘子见关舅母迟疑,已经有些不悦了,只是面上还要顾及礼数:“怎么关大奶奶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么”

    到了这份上,关舅母还能什么主簿家的太太和小姐以势相逼,小小的关家又怎敢回绝她只能答应下来了。

    关舅母一答应,主簿千金就立刻命身边的丫头去见关芸娘,还特地递了个眼色过去。那丫头会意地点点头。

    邻路的事不必关舅母去做,吴少英找来的仆妇伶俐有眼色,立刻招呼起了丫头,两人一前一后去了西厢房。同时有另一名仆妇抢先一步去南屋报信,顺便把门上挂的那把锁给去了,省得叫主簿家的人看见,心中生疑。

    关老太太还在北屋跟亲友家的女眷们哭着起关老爷子的病情,咋一看有人去南屋,吓了一跳:“那是谁怎么要进南屋”

    吴少英的仆妇正好领着那丫头过来禀报:“主簿家的小姐打发丫头来看二姑娘,担心二姑娘的病情,若不能见上一面,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心。”

    关老太太暗暗咬牙,有气无力地:“小姐好心,我替芸娘谢过太太、小姐的好意。只是请来的姑娘当心些,芸娘正病着,可别离得太近,过了病气。”接着她又提高了声量,“唉,我们家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真是流年不利先是大女婿好好的没了,大女儿又殉了夫,我们老头子悲痛之下,一病不起,如今小女儿又是这样。她还这么年轻,还没嫁人呢。若有个好歹,以后可怎么办哪”

    声音传到南屋,刚得了信的关芸娘在炕上坐起来,动了动耳朵,委屈地扁了嘴。

    仆妇领着主簿千金的丫头进屋,那丫头见关芸娘坐着,忙上前行礼,又悄悄打量她的神色。

    关芸娘有气无力地些“病着,实在下不了床,有失礼处还望包涵”的套话,慑于母亲与哥哥嫂子之前的威胁,她是半个字都不敢多,但神态间还是露出了不满的。

    枣儿与那两名仆妇由始至终都在南屋里盯着,丫头没得到跟关芸娘单独谈话的机会,有些不甘心,便试探性地问:“关二姑娘,你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呀要不要请大夫来瞧”

    关芸娘眼圈一红,哽咽着道:“我没什么大病,过几日就好了,谢谢你们姑娘惦记着。过几天她有空,再来看我呀。我从前还嫌她冷淡,可日久见人心,如今满县城里也就只有她真心待我了。”

    丫头顿了一顿:“我们姑娘已经定了亲事,这些日子一直在家做针线,不大方便出门。但我们姑娘心里一直惦记着姑娘,否则也不会打发我来探病了。”

    关芸娘吸吸鼻子:“哦,我差点儿忘了,你们姑娘刚定了亲事吧真好,听是临县的大户,她将来就是享福的命了。”想想自己要守孝三年,不能议亲,表兄吴少英却未必能再等她三年,她心里就不出的难受。

    丫头干笑着答应下来,又了几句话,也就告退了。回到主簿娘子那儿,她自然也不出什么事来。

    关舅母得了信,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小姑子还不至于理智尽丧,不管不顾就跟外人乱话。她连忙好言好语地送走了主簿一家。回过头,一直留意事态发展的虎嬷嬷也正式告辞了,她才要放心,忽又听闻秦老先生还在家里,立时又继续发起愁来。

    她不知道,主簿一家出了关家,回到县衙后衙家中,主簿娘子立刻就叫了女儿与她的丫头到自己房中细问,听丫头完见关芸娘的详细经过后,她便陷入了沉思。

    主簿千金把丫头打发走,小声问:“娘,怎么办芸姐姐那里什么都问不出来,我们怎么知道那流言是真是假呢”

    主簿娘子轻哼一声:“若果真无事,关家何必叫她装病还把她关起来关老夫子新丧,亲生的女儿竟然不在他灵前披麻戴孝,以关家人往日对关芸娘的宠爱,会如此作为,没有猫腻,谁信”

    主簿千金道:“即使真有什么内情,也未必就象流言中的那样。娘,咱们还是当作不知道的好。”

    主簿娘子闭口不语,半晌才:“我素来最看不惯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往日不知道便罢了,如今既知道了,自然要弄个清楚。若秦关两家果然有不可告人之事,咱们家就再不能与他们来往了。无论你爹怎么秦老先生德高望重的话,我都不能答应。你弟弟也不能送去秦家求学”

    主簿千金忙劝她娘:“娘别这么,就算流言为真,那也是关家的长女与那吴监生之间不干不净,秦家一定是被蒙在鼓里了。只要秦老先生学问好,弟弟拜师也没什么的。不然,在米脂县里,哪里还能寻更好的老师去弟弟正是读书的年纪,若是耽误了学业,将来一定要后悔的”

    主簿娘子皱起眉头,犹豫不决。

    这时候,主簿过来了,听到女儿的话尾,有些诧异地进屋问:“谁耽误学业了什么要后悔你们母女俩在什么呢”

    他妻子女儿对望一眼,决定要向他坦白,让他来拿这个主意。

    原来主簿娘子平日在后衙生活,无聊的时候,偶尔会叫个卖花的婆子来解闷,不但能买些脂粉荷包,针头线脑,也可打听街头巷尾的八卦。若遇上不平之事,还会告诉丈夫,叫他带了公差去惩戒坏人,救助贫弱鳏寡。

    这本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爱好,卖花的婆子进了县衙,也会谨慎言行,不该的绝不会多嘴。偏偏最近,附近街道上来了个新的卖花婆子,生了一张伶俐的巧嘴,能会道非常讨人喜欢。主簿娘子听别人提起,便把她叫了来解闷,却意外地从她那里知道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大丑闻

    关家那个嫁进秦家做长媳、最近新寡又殉了夫的大女儿,据跟她两姨表弟吴少英有奸情,两人偷情时被娘家人发现了,关老夫子怒斥女儿一顿,气得病倒。关氏羞愧难当,才上了吊,绝不是为了殉夫才自尽的。她那奸夫吴少英还厚着脸皮,装没事人一样在关家出入,快把关老夫子给气死了。

    这个丑闻流传到现在,已经变成了关老爷子完全被气死了。主簿娘子不知真假,只能趁着吊唁的机会,让女儿去打探一番。

    原因无他,早在关氏自尽之前,关老夫子还健在,当时因他们女儿与关芸娘交好,曾请关芸娘到家中作客,当时就听到关芸娘抱怨,表哥吴少英迟迟不肯答应婚事,不知是不是另有心上人,怀疑的对象有很多,邻居家的小姐妹,亲戚家的年轻女眷们,吴少英在绥德州遇过的女子,还有家中的丫头枣儿,甚至提到了自家大姐秦大奶奶。

    当时主簿娘子和女儿只觉得关芸娘教养有问题,没什么,过后就疏远了。如今想起,却发觉两边的辞对上了,不定那卖花婆子的是真的

    主簿娘子就对丈夫道:“俗话得好,捉奸捉双,捉贼拿赃。如今秦大奶奶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无论这流言是真是假,只要吴监生不肯承认,我们都不好再什么。只是关家门风不正,我就不能让家里的孩子再上关家的门。秦家媳妇不守规矩,也不知门禁是否森严。老爷总,要让儿子拜秦老先生为师,我却觉得这未必是好主意。”

    主簿沉吟片刻,便道:“这事儿不妥,流言起得没头没尾的,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吴监生离开米脂已有八年,八年前关家长女出嫁,与秦家大郎听闻也是夫妻和睦,从未有什么不好的传闻。秦家大郎阵亡后,吴监生才回来,就算见过表姐,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能有什么奸情若真有奸情,怎么秦家人还不知道,外头卖花的婆子倒先知晓了只怕是有心人编排的。”

    他娘子忙道:“若是有心人编排,又是图什么况且,那婆子不可靠,关氏的亲妹子总不会撒谎吧无缘无故,她为什么要疑心自家亲姐与表哥有染”

    主簿冷笑:“我虽是外人,不知关家内里的事,却也听人议论过,关家小女儿一心想嫁吴监生,吴监生不乐意,她就逼家人答应,为此与父母兄嫂吵闹不休,左邻右舍都在暗地里笑话。吴监生不肯娶她,只怕是嫌她性子不好,未必是别有内情。可她懵然不知,非要怪罪到旁人头上,才会到处宣扬所谓的私情。你们也别听风就是雨,既然关家小女儿教养不好,她嘴里出来的话,又如何能信呢”

    主簿娘子不由得动摇了,犹豫了一会儿才:“老爷得也有道理,那明年我们还叫儿子去秦家拜师么”

    主簿顿了一顿,眼中精光一闪,微微笑道:“当然要让他去了。我们不但不能疏远秦家,还要卖秦家与吴监生一个大大的人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最强军婚:首长,〕〔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