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老公,顶级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花都修真高手〕〔纨绔千金:我任性〕〔木叶之最强人类〕〔魔帝在上:盛宠腹〕〔重生商女:少将,〕〔专属妻约:总裁大〕〔甜妻在上:郁少,〕〔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僵尸至尊〕〔综漫世界里的圣主〕〔绝世神通〕〔我的老婆是传奇〕〔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春风不识你〕〔明末之虎〕〔校花的贴身兵王〕〔帝少宠婚成瘾:宝〕〔龙神至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十三章 偷听
    关芸娘住在关家后院西厢房,与东厢房关大舅一家的屋子格局相似,也是三间屋。正中一间做个小小的花厅,南屋是关芸娘的卧室,北屋原是关氏未出嫁时的住所。她出嫁之后,这屋子空了下来,只安放些杂物。

    后来关家人在这屋里沿着北墙边盘了张大炕,横垮东西,几乎占了三分之一个房间的空间。冬天里家中妇孺就在此处取暖做针线话,若是有女客来了,这里也是个会客或是借宿的场所。前院的客厅略嫌冷了些,关老太太平日里住在正屋内,碍于关老爷子爱清静,也不好在那里见亲友。如今关老爷子重病,正屋里气味难闻,关老太太就直接将这处大炕当成了自己的床。

    这里炕头炕尾都挨着窗子。炕头这边的窗子面向院落,炕尾这扇窗则是面向围墙,只是离墙根还有三四尺的距离,那点空间,平日里就种点花草,搭个竹竿晾晒衣裳。有人站在那里话,仅凭窗子上糊的纸,根本隔绝不了多少声音,秦含真在炕边听得清清楚楚。

    在关芸娘那石破天惊的质问之后,回应她的,是一个对秦含真来有些陌生的男声,语气里带着急切与怒气:“表妹你不要胡八道了。今日秦家来人,你这些话,若叫他们听见,岂不是平白惹人误会”

    关芸娘听起来十分不以为然,还冷笑了一声:“我怕什么叫人误会大姐做得出来,我就得出口她都不把我当成妹妹了,难道我还要为她的名声着想”

    那男子似乎更加气愤了:“我真不知道你为何对表姐有如此多的怨气,连她死了你都不肯放过。我早就告诉过你,我跟表姐之间清清白白,你不信就算了,休要在人前胡八道”

    “你以为你这么,我就会相信了么”关芸娘忿忿地,“她刚嫁人,你就离开米脂了,八年都没回来过,也不肯娶妻。她才死了男人,你就跑回来了,还特地去秦家找她,你们之间清白你当我是傻子呢我爹见你打光棍,打算把我嫁给你,你推三阻四的不肯答应。我哪里不好了论家世,你不过是我们家养大的孤儿,就算你现在是个监生了,也不该嫌弃我们家的门第。论容貌,满县城里能比得上我好看的女孩儿也不是没有,但凭你这点家底,还敢肖想她们不成论才学,我也是自小跟着阿爹读书识字的,就算没有大学问,好歹也识得千百字,懂得看信、记账,针线女红也不比人差。我样样都出挑,你凭什么不肯娶我要不是你心里还念着大姐,还能是什么缘故”

    秦含真听得直咂舌,虽然不清楚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表舅吴少英跟自家母亲关氏之间是不是真有私情,但就冲着小姨关芸娘这个脾气,但凡吴表舅略聪明一点,也不敢娶她为妻呀。

    就算吴表舅曾经落魄,是关家抚养长大的,但他如今既然已经是监生,那就是个有学问也有点本事的人了。他一走八年,近期才回。关芸娘八年前还是个小女娃,看这脾气,也不象是跟表哥有什么深厚情份的。这么多年不见,她怎么就有底气对表哥:你没家没业的,我们家对你有恩情,我肯嫁给你就算你占大便宜了,你没理由拒绝。你不答应,就一定是跟别的女人有私情

    秦含真听得直摇头,心想自家小姨这个脾气,就算真的强行嫁给了吴表舅,将来夫妻间也是免不了生隙的。话回来,关芸娘之所以在她这个外甥女面前阴阳怪气的,莫非是因为怨恨大姐关氏“抢走”了她看中的夫婿,所以迁怒到关氏的女儿身上

    秦含真略走了一下神,就听到吴少英再次驳斥关芸娘:“我早跟你过不要胡思乱想,你却偏要钻牛角尖。当年我已经跟着秦老先生读了两年书,先生我火候差不多了,让我去试童生试,我一试就中了,还得了案首,前往府学读书,也是应有之意。西安城离米脂县足有千里,你既然我没家没底,囊中羞涩,自然该明白我是无钱返乡探亲,久未娶妻也是同理。后来中了举人,再入京城国子监,路途更远,也就不必了。我在国子监求学多年,师长们都我学问倒还罢了,只是历练太少,文章缺了味道,让我出外游学,增长见闻。我从京城出发,打算一路慢慢回乡,沿途拜访名士,一直走到绥德州见我昔日同窗,听闻表姐夫出事,才赶回来祭拜。即使不为表姐这层姻亲关系,秦兄也是我恩师秦老先生的长子,我回来给他上一炷香,又有什么不对你以此指责我与表姐有私情,实在是牵强附会”

    关芸娘听得半信半疑:“真的可是哪有这么巧的”

    吴少英语气淡淡地:“我去岁暮春就从京城出发了,一路慢慢行来,年后到的绥德。你若非要这太巧,难不成我在去年时,就知道表姐夫会出事不成”

    关芸娘沉默了一会儿,才愤愤地质问:“那你为什么不肯娶我”

    吴少英的声音有些僵硬:“我自幼在关家长大,你对我而言,就是亲妹妹一般。我怎么能娶亲妹妹为妻呢况且姨父也不曾明言亲,不过是姨妈私下问我一声罢了,外人一概不知。若不是表妹在姨父面前起,姨父也不会大发雷霆。表妹何必非要把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于我固然会惹来非议,于表妹,又何尝有益”

    关芸娘看起来是要任性到底了:“我不管既然你不是喜欢大姐,凭什么就不能娶我了除非你是骗我的”

    吴少英的语气听起来越发僵硬了,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我不曾骗你,这就是实话。表妹也不要再提这种事了。如今姨父重病在床,家中人人都在担忧,表妹也该到姨父身边多多尽孝。婚姻大事,自有姨父姨母为你做主。”

    关芸娘满腹委屈:“我才不去呢我心里清楚,你们都怪我害了大姐,阿爹阿娘和哥哥嫂子,都生我的气。这怎么能怪我呢我不过是告诉了阿爹,大姐想要抢我的婚事,改嫁给你罢了。就算是我弄错了,阿爹骂大姐的时候,她把话清楚就好了。她自己只会哭哭啼啼的,什么辩解的话都不,我们怎么知道她是冤枉的更没人知道她会上吊”

    到这里,关芸娘越发觉得自己委屈了:“这都是大姐的错,明明把话清楚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上吊还把阿爹给气病了。如今阿爹要是有个好歹,我要守孝,三年后就成老姑娘了,还嫁得出去吗”

    秦含真听到这里,忍不住睁大了双眼。自家老爹病得快要死了,关芸娘心里想的只有她嫁不嫁得出去这件事吗这是不是太过薄情了一点

    吴少英似乎也有相同的想法,咬着牙:“表妹多虑了。有姨妈和表哥表嫂在,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表妹自个儿操心婚事。你现如今还是多去看看姨父吧连张医官都,姨父怕是不好了。表妹有闲心,还是多在姨父跟前尽孝的好。别的事实在不是这个时候该提的”

    按理,他把话到这份上,关芸娘就该闭嘴了。但谁知这姑娘任性惯了,听到吴少英的话,反而又生起气来:“表哥这么,难道我是个只想着自己婚事,就不顾亲爹死活的人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污蔑我我原是一心喜欢你的,你不领情就算了,还反过来教训我,算什么”

    吴少英干巴巴地:“表妹误会了,我并不是要教训你,只是提醒你不要在人前胡乱话。你是未出阁的女孩儿,婚事什么的,不是你该整天挂在嘴边的。而表姐人已经去了,你做亲妹妹的,也不该坏了她身后的清誉,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

    关芸娘哽咽着:“白了,你就是不想娶我,还要护着大姐罢了。她人都死了,你还护着她做什么你还你跟她没有私情没有私情你会这样护着她”

    吴少英不出声了,秦含真在窗子里听着,也要替他心累。

    关芸娘捂脸呜呜两声,见吴少英没动静,似乎更生气了,跺脚道:“我就知道,你了这半天,不过是哄我罢了。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甩下狠话就转身跑了。

    吴少英站在原地,半天没吭声。

    秦含真想了想,伸手去轻轻推了一下窗子。窗页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很容易就打开了一条缝。但她也没法再把窗子推得更高了,因为这扇窗是向上开的,她没那个力气。

    站在窗外的吴少英却一下脸色白了,他缓缓伸出手,将窗页抬起,就看到秦含真那张苍白的小脸出现在窗后。他站在地上,与她四目对望,沉默良久。

    秦含真还是头一次见这位吴表舅。只见他二十多岁年纪,容貌清俊,面色白净,下巴有些瘦削,长着小胡子,身长玉立,腰杆挺直,基本上,是个挺有型的帅哥。只是帅哥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面上带着几分憔悴之色,眼里还有红血丝,想来近日熬得颇为辛苦。

    秦含真想了想,就问他:“你刚才的话都是真的吗”

    吴少英似乎明白她想问的是什么:“是真的。”

    秦含真看了看南边:“我一个人在这边屋里,姥姥带了虎嬷嬷去隔壁屋子话,不知是不是也听见了。”

    吴少英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苍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