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闺密谋:撩上升〕〔王妃神动天下〕〔征战诸天世界〕〔砮道官途〕〔大唐好相公〕〔太上道祖〕〔绝地求生之至尊枪〕〔系统之我非良人〕〔逍遥梦路〕〔我要王炸〕〔汉上骄子〕〔隐婚甜宠:大财阀〕〔正气冲宵〕〔荣耀首领〕〔水浒逐鹿传〕〔误入狼怀:老公放〕〔新火影海贼〕〔副本入侵者〕〔穿越者之歌〕〔萌狐悍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七章 牛氏第
    牛氏跟秦含真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

    她只见过祖父秦老先生。老先生虽身着布袍,却是位温文尔雅的老人。从他的谈吐,还有他本地名师的身份,都可以看出他学识渊博,气度不凡。秦含真从张妈的闲谈里,知道秦家住的是三进的窑洞大宅,用得起丫头婆子、管家小厮,还有不少田产,猜测秦家应该是颇有身家的大户。由此可见,秦家也算得上是本地的书香名门了。

    一个颇有身家的书香名门的当家主母,很有可能是位文雅妇人,出身也该是士绅人家。她的两个儿子都做了官虽然是武官,娶的媳妇也不是一般家庭出来的。关氏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何氏直接就是官宦千金。怎么看,牛氏都该是位有些气派的大家夫人了。哪怕秦老先生穿着布袍,为人也很亲和,但书香门第嘛,作风朴素一些是正常的,更别秦家前后办了两场丧事,现在不可能把绫罗绸缎往身上裹。

    可牛氏却大大出乎秦含真意料之外。

    她长得不难看,小圆脸,浓眉大眼,虽已有了年纪,但隐约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俊俏的小美人。她不知道是本身就比秦老先生年轻,还是保养得比他好,看起来皮肤要光滑紧致得多了,就是肤色略黑了点儿,比站在她旁边的虎嬷嬷都要黑。她虽然神色有些憔悴,双眼下方也有乌青,唇色也稍嫌惨白,但因为长了个高高的额头,显得人还算精神。不过高额头,也就意味着发际线比较靠后,加上双鬓染上了灰白,她还戴上了宽宽的黑布抹额,所以还是显露出了几分老相,很象是乡下老太太的模样。

    秦含真有些没办法跟眼前的乡下小老太太跟那位温文尔雅的老书生祖父联系起来。虎嬷嬷把她抱到炕边坐下后,她还有些发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老老实实地喊了一声“祖母”,用的是张妈的那种本地方言口音,估计应该不会出错。

    这种叫法确实没出错,牛氏丝毫没有露出异状来,还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小脸:“今天好些了瞧你瘦成了什么样子。”转头对虎嬷嬷,“县令太太前儿送来的那个什么粉,老头子不是很养人吗热些羊奶,把粉和了,拿来给桑姐儿吃。”

    虎嬷嬷应着,笑:“那是茯苓粉。回头问了老爷,多少羊奶兑多少粉合适,有没有什么忌讳,再给姐儿吃吧。眼下有件事,要请太太拿主意。”罢就把方才在东厢房里发生的事,将她知道的部分报告给了牛氏。张妈与翠儿两个因被她喝令留在屋外,所以没法插嘴。

    牛氏沉下脸来,问坐在炕边的秦含真:“桑姐儿,你奶娘怎么跟翠儿闹起来了你知道吗”

    秦含真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就:“知道的,我和奶娘想起娘没了,正伤心呢,翠儿进来了,看到就开始骂,奶娘不该胡八道,叫我不要记着以前的事了,以后我还要靠二叔二婶养活呢,不该得罪二婶。她还,要去二婶那里告状,把奶娘和浑哥儿赶出去。我听了生气,奶娘是我们大房的人,二婶还管不着她。翠儿却,二婶生了梓哥儿,是秦家的独苗苗,以后这个家是二婶来当的,连我都要看二婶的脸色,更何况是奶娘呢”

    秦含真这话有些断章取义、东拼西凑,然而谁也不能她在撒谎,因为翠儿确实过类似的话。不过,经过这么一拼凑,翠儿就好象在拦着奶娘告诉桑姐儿她母亲是如何死的,还替罪魁祸首二奶奶何氏辩白,显得十分可恶。而二奶奶何氏更是有仗着儿子威胁苦主的嫌疑。

    秦含真还嫌不够,可怜兮兮地多问了一句:“祖母,翠儿这话是真的吗我以后都要看二婶的脸色了她要是生气,我就没有好日子过”

    牛氏听了直冷笑:“你听她胡我跟老头子还没死呢,姓何的想要当这个家,也太早了些”

    着她就从炕上爬了起来,扯过一个引枕想要坐起,虎嬷嬷连忙上前帮她整理引枕,又多拿了一个引枕来塞到她身后,让她能稳当地坐在炕上,又从炕尾抓了件棕色的布棉袄往她身上一披。

    牛氏坐稳了,披好了棉袄,才看了虎嬷嬷一眼:“把张妈和翠儿叫进来。”虎嬷嬷应声走到外间的门边,掀起门帘:“进来吧。”

    张妈刚才在门外听到秦含真告状,牛氏气愤,心中就象是受到了鼓舞一般,挺直了腰杆进来了。翠儿却在后头拖拖拉拉地,头不停地往西厢方向看。

    无奈西厢里的人没一个露面的,连窗户也紧紧地关着,仿佛什么动静都没听见一般。翠儿急得头上直冒冷汗,可何氏那边没回应,她也没辙。

    虎嬷嬷见她不肯进门,没好气地喝她一句:“磨蹭什么呢还不快进来,太太等着问你话呢”

    翠儿这才低着头,不情不愿地进了屋。

    虎嬷嬷放下帘子,就走回到里间炕边站着,帮牛氏问话。这时候,西厢那边才有一扇木窗开了一丝缝儿,有人往这头张望了一眼。

    这张望的人正是泰生嫂子,她就看了这一眼,便把脖子缩了回去,将窗子重新关好了,回头向何氏回禀:“奶奶,翠儿进去了。”

    “蠢货”何氏愤愤地骂了一句,差点儿没把手里的茶碗给摔了。只是担心摔碗的声响会惊动了正屋,才恨恨地将茶碗放回炕桌上。

    泰生嫂子也暗怨翠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何氏本来是想让翠儿好好在桑姐儿面前些好话,把桑姐儿哄住了,又或者,把孩子吓住,让她再也不敢与何氏作对。本来这事儿也不难,大房没有大人了,桑姐儿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又才从鬼门关拣回一条命,听还忘尽了前事,什么人都认不得了。这时候哄她几句,把这些日子混过去,等何氏主仆离了米脂,也就万事大吉了。

    至于桑姐儿的奶娘张妈,不过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下仆妇,随便拿话挤兑几句,支到别的地方干活,也就完事了,多简单哪。

    谁能想到,翠儿会愚蠢地当着桑姐儿的面跟张妈吵架,不但把桑姐儿惹恼了,还把事情闹到牛氏跟前最愚蠢的是,她还把何氏给拖下水了,口口声声叫着“二奶奶”,又频频看向西厢的方向,这是生怕牛氏不知道,她是受了何氏指使么

    牛氏如今正看媳妇何氏不顺眼呢,这回又要发作了。何氏只觉得自己冤枉,因为一个蠢丫头,叫她受了无妄之灾。

    何氏咬牙切齿地对泰生嫂子:“这丫头不能用了,事事指望不上,还要拖后腿,今日一过,就早些想办法打发了她吧”

    泰生嫂子有些为难:“可是奶奶,她她知道不少咱们的事,万一把她惹恼了,她在太太面前乱话”

    何氏瞪她一眼:“怕什么先拿话哄住了,把她弄走,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封了口,她还能找谁告状更何况,她自个儿身上也不干净,告发了我们,她也一样是个死大不了多给她父母几两银子发送就是了。”

    泰生嫂子心下又一次嘭嘭跳得飞快:“奶奶的意思是是”老天爷她可从来没做过牵涉人命的事

    何氏看她这模样,就知道她怕了,不屑地啐她一口:“没用的东西”又开始叹气,“我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如今想有个可靠的人办点事,都找不到”

    泰生嫂子缩了脑袋,闷声不吭。何舅爷能办的事,确实不是她有胆子去做的

    正屋里,虎嬷嬷已经审完了张妈。张妈的话跟秦含真大致是一个意思,只是语序和时间的顺序有所差别。但秦含真这时候还是个七岁的孩子呢,又刚刚重伤初愈,能够不再做傻子,话条理清楚,就已经让家人惊喜了。牛氏自然不可能会挑剔嫡亲的孙女儿是否把翠儿的话一五一十、毫无错误地复述了下来。她只要知道翠儿确实过类似的话,就足够了。

    牛氏靠在炕上,冷笑着看向跪在地下的翠儿:“我真没想到,你还挺能干的,平哥媳妇才没了几日,你就给自己找到了新主子,连桑姐儿都叫你反手卖了。你很得意,是不是什么叫这个家迟早是二奶奶在当你当我是死人吗”

    翠儿伏在地上发抖,一个字都不敢答。

    骂完了,牛氏又朝西边望了一眼,冷笑着继续:“你不话,我也知道,若不是有人给你撑腰,就你这蠢货,也没这么大的胆子。可那又如何呢任谁给你撑腰,我一样能收拾你”

    翠儿这回是真的害怕了,连连磕头:“太太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牛氏不理她,只吩咐虎嬷嬷:“叫她老子娘来,把她领回去,也不必来我面前哭求了,我可没有平哥儿媳妇的好性儿,也不怕丢脸他们要闹,就叫他们滚我家的田有的是人能种。阖县上下就属我们家的租子最低,做我们家的佃户是他们的福气。吃我的,用我的,养出的丫头反过来欺负我亲孙女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

    这还不算,牛氏另嘱咐了张妈:“你把桑姐儿放我这里,亲自去盯着这丫头出门。除了这一身衣裳,什么东西都不许她带走,就连她身上也给我搜清楚了。一颗珠子,一根线,都是我们家的东西。再跟着去她家,把她家里也给我搜一遍。但凡是从我们家拿走的,都给我拿回来她敢替姓何的办事,一定收了不少好处。把这些好处都给我桑姐儿留着买花戴,一个铜板也不能便宜了她”

    翠儿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太太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又嚷:“二奶奶二奶奶救我”一边嚷着,一边被虎嬷嬷和张妈合力拖了出去。

    西厢仍旧半点动静都没有。

    牛氏啐了一口,沙哑着声音扬声道:“你只管嚷看你的二奶奶会不会为你半句好话猪油蒙了心的蠢东西你的二奶奶不就是仗着给我们老秦家生了个儿子吗有什么了不起老娘还生了两个呢”

    祖母大人风驰电掣地把翠儿给搞定了,秦含真只有目瞪口呆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夫人别跑〕〔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斩男色〕〔炊烟起,我等你〕〔狗带吧青春〕〔我的老婆大人〕〔甜妻有毒: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