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房东系统〕〔相爷宠上天,狂妻〕〔重生七十年代:军〕〔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异世神棍〕〔夜鸦主宰〕〔顾少的独家挚爱〕〔最后一个强者〕〔他身上有宝贝〕〔仙武之无限小兵〕〔超级逍遥狂少〕〔美女总裁的近身战〕〔末世之猎魂人〕〔修真小妖民〕〔官路圣手〕〔十字星城〕〔美女教师的鬼医高〕〔宠妻成狂:闪婚总〕〔绝世天尊〕〔傻妻种田:山里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章 往事
    虽然翠儿很想不,但还是没胆子出口。

    就算她觉得二奶奶何氏会为她撑腰,但何氏是有差事交给她做的,如果桑姐儿真的在老爷太太面前告她一状,把她赶出大房,那差事还怎么做到时候何氏找别人去了,还有她什么事赏钱自然也没有了。即使二奶奶何氏肯把她带去大同,先前答应的事也不变卦,她也觉得很没面子,在二房的丫头里抬不起头来。

    二房的丫头那么多,她可没打算被她们瞧不起,她连个小女娃都应付不了。

    翠儿勉强笑着站起身:“姐儿笑了,我这就去,是鱼汤吧今天也不知道有没有新鲜的鱼。若是没有,只怕就得喝别的汤了。”着还用满怀希望的眼神看着秦含真。

    秦含真面无表情地回看她,一个字都没。

    翠儿失望地掀了帘子出屋,这回没摔帘子了。

    张妈快步走上去看着她出了院门,啐了一口,反手关上门,回头笑道:“还是姐儿有办法。姐儿虽忘了事,这脾气却没变。谁敢欺负姐儿,姐儿再不肯饶了他的。”

    秦含真问张妈:“翠儿这么可恶,胳膊还一个劲儿地往外拐,留她下来也没意思。如果我真去跟祖父祖母,他们会答应吗”

    张妈想了想:“老爷太太倒好,反正翠儿也不是咱们家的人,就是她老子娘难缠些,不定又要跑来哭求了。不过翠儿年纪也不小了,该是嫁人的时候,不定太太赏她家点东西,找个好听点儿的理由,她老子娘就不闹了。”

    秦含真好奇:“她不是我们家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张妈笑道:“她本是佃户家的闺女,十岁上就长得好模样,只是家里穷些。她老子娘心高,想要她找个好前程,千求万求,求了我们大奶奶带她回来调理。谁不知道咱们秦家的丫头好大奶奶好心答应了,谁知这丫头是个好吃懒做的,大奶奶几次想要将她退回去,都是她老子娘跑来又哭又跪,闹得大奶奶头疼,不想给外人看笑话,才勉强留下来的。因着她这事儿,村里再有人想把闺女送来,大奶奶都不肯答应了。村里人恨翠儿家恨得跟什么似的,她老子娘倒是厚脸皮,只装没事儿人。”

    秦含真歪歪头:“我们秦家的丫头好”

    张妈道:“姐儿这是忘了,从前太太跟前的几个丫头都极好的。除了虎嬷嬷留下来侍候太太,其他几个都嫁出去了,嫁的不是县城里的富户,就是附近的殷实人家。嫁到桃镇那个,原本家里只有几十亩地,因她时常带了儿子回来给老爷太太请安,到她儿子八岁上,就进了咱们家的学堂,十八岁就中了秀才,家里也兴旺发达起来了,前几年搬到县城里,家里盖了好气派的宅子。别人瞧着,哪能不眼红也就是太太和大奶奶都少用丫头,不然求亲的人家早把咱们家大门给挤破了。”

    秦含真这才明白了。

    不过,秦家能用得起这么多丫头,丫头也能嫁到殷实人家去,想必秦家家境不错。她要是好好经营,将来的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吧就是何氏这人比较难对付一点

    秦含真脑子里转了几个念头,就看见张妈露出了伤感的神色,心下一想,就明白她定是因为起了大奶奶关氏,难过起来了。

    秦含真连忙低下了头,小声一句:“娘要是还在就好了”

    张妈哽咽一声:“可不是么大奶奶是多好的人哪,公道又宽和,最是心软不过的,咱们家上上下下的人,谁不她好呢”完她就冲着西边啐了一口,“都是那搅家精害的当初二爷要娶她,老爷太太就不答应,也不知她使了什么法子,迷得二爷昏了头,连父母都不顾了,硬是娶了来,连她前头男人的闺女也认在自己名下,差点儿把太太给气出个好歹来”

    秦含真震惊了:“二婶前头男人的闺女章姐儿她不是二叔的女儿吗”

    张妈疑惑地看向秦含真:“姐儿怎么连这个事儿也忘了前些日子因着你在章姐儿面前念叨这话,二奶奶还跟大奶奶吵过呢。”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是了,没两日姐儿就被章姐儿从土坡上推了下来,昏了许多天,忘掉了从前的事,怪不得不记得这个呢。”

    秦含真咳了一声,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她及时祭出了失忆大招,否则真是随时都有可能穿帮。

    不过既然起这个话题了,秦含真就打算追问到底:“是啊,我不记得了,妈妈快告诉我吧。二婶嫁二叔之前嫁过别的男人吗”因为张妈用辞含糊,她也弄不清楚,二婶何氏前头的男人到底是不是她合法伴侣了。

    还好张妈一如既往地粗心:“当然嫁过,是个姓陈的,还是校尉呢。我们二爷还跟他共事过,不然二爷也不会听陈校尉死了,就特地赶去拜祭了。他就是那时候遇见二奶奶的,那时候二奶奶肚子里都已经有章姐儿了。也不知她给二爷灌了什么迷汤,二爷居然答应娶她,还是热孝里过的门才刚过了三七呢谁都没听过这种事。老爷太太知道消息,特地赶过来阻拦,二爷那时都快要拜堂了,穿着喜服硬是跪了一天一夜,非要娶不可。太太心疼儿子,才勉强喝了媳妇茶。”

    秦含真更加震惊了:“三七那就是二十一天二婶死了前夫才二十一天就改嫁给二叔了”这太赶了吧就算是在现代,这个日子也太过分了。

    张妈忿忿地:“虽然不是三七一满就嫁,但也没差两天。二爷拜堂的时候,跪伤的腿还没好呢,是被人扶着行的礼,却还满脸都是笑。老爷过后也他了,在临县陈家的地盘上行礼,二爷好歹收敛些才好。来喝喜酒的宾客也多是认得陈校尉的,叫人家看见了,心里是什么滋味呢”

    秦含真长吁一口气,这些往事真是听得她目瞪口呆,那素未谋面的二叔秦安,原来还是个情圣

    张妈犹自念叨着:“这也就算了,二奶奶既然进了门,老爷太太心里再不乐意,也会认下她。本想着她从此就安份过日子了,肚子里的闺女好歹是那陈校尉的骨肉,只当是二爷帮着抚养同袍血脉。谁想到,章姐儿一出生,二爷就要让章姐儿改姓秦,认作是自己的闺女,不姓陈了。谁家都没有这样的规矩那些当兵的娶了别家的寡妇,孩子该跟谁姓就跟谁姓,可没有跟着改的,更别陈校尉就留下这么一个骨肉。老爷太太又生了一场闷气,只不许,二爷却不肯听。听大同那边家里,都管章姐儿叫大姐儿,管姐儿你叫二姐儿。可咱们家里,姐儿你才是长女。二奶奶回来后,为着这排行的事,还跟我们奶奶吵了好几回。”

    秦含真实在是不明白:“二婶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改嫁呢她前头夫家没人阻拦吗连孩子也任由她带走改姓也不管了”这种做法确实太惹人争议了。

    “谁知道呢”张妈叹气,“二爷就这么听她摆布。老爷那时候生气,也不是为着二爷要娶寡妇,而是觉得喜事办得太急,太不讲规矩,二爷还去吓唬了陈家人。那时老爷劝二爷,若实在想娶,等上三年,让二奶奶替陈校尉守完了孝,再论婚嫁,也就由得他们去了。二爷却不肯听,二奶奶在陈家受搓磨,若不早早救她出来,随时都有可能一尸两命。想来陈家人也知道二奶奶的人品不好,容不得她吧”她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姐儿只看她到咱们秦家后干的这些事,就知道她不是好人了。”

    秦含真发了一会儿呆,总算理顺了二叔二婶的这桩婚姻是怎么回事。怪不得当章姐儿把她推下土坡的时候,二婶何氏不惜把三岁的亲生儿子梓哥儿推出来顶缸,也不肯让章姐儿认错受罚。因为章姐儿并不是秦家的孙女,她害怕女儿会吃亏。而梓哥儿却是秦家唯一的男孙,秦老先生夫妇俩怎么也不会伤害他。

    何氏这一番慈母之心,秦含真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对她的行事风格实在是无语。就算章姐儿不是秦家的骨肉好了,一个九岁的孩子,了不起骂几句,打几下,禁足几天,也就完了。秦老先生夫妻俩当年能容下她们母女,难道还真会往死里折腾章姐儿吗

    虽桑姐儿这一摔,摔得有些严重。可秦家大房二房本是一家,也不是没有情的余地,大不了两房人从此交恶而已。何氏却为了护着女儿,生生把这场矛盾折腾成了生死大仇,又对她有什么好处

    也许二叔对何氏真的死心蹋地,所以何氏有信心,无论她做了什么,都不会受到惩罚吧。她是有恃无恐,才会肆无忌惮。

    秦含真叹了又叹,只觉得关氏真是倒霉,年纪轻轻就死了男人,还遇上这么个妯娌。

    不过

    秦含真回想刚才张妈的话,忽然有了个疑问:“张妈,在咱们这里寡妇再嫁是不是很大的事祖父好象不大在乎这点”

    如果秦老先生不介意寡妇再嫁,那关氏本也可以再嫁的吧就算失去了丈夫和唯一的女儿,她依然还有机会开始新生活,不用担心会被妯娌挤兑得晚景凄凉。

    那她为什么还是想不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