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天尊〕〔纨绔公子爱悍妻〕〔信仰万岁〕〔太玄经〕〔最强穿越修真〕〔我从天上来〕〔史上最强狂帝〕〔镇天圣祖〕〔御剑仙瑶〕〔大明闲人〕〔葬鬼经〕〔开个破车混异界〕〔邪医狂妻〕〔逆乱,青春〕〔变身之穿越异世界〕〔完美之眼〕〔万千星光不及你〕〔重生女配:嫡女医〕〔天降萌宝:爹地,〕〔都市之佣兵狂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章 发狠3*
    仆妇笑着对何氏:“奶奶,这种乡下地方能有什么好丫头更何况还是大奶奶调教出来的,跟咱们家里用的丫头可不能比。”她冲着那执美人拳的丫头指了一指:“光是看这通身的气派,咱们金环跟她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还比什么呀”

    金环抿嘴笑道:“泰生嫂子,我可没惹你,你怎的还拿我打趣上了”

    泰生嫂拧了一把她的小脸:“金环,我可是在夸你,你别不识好歹。”

    金环脸上僵了一僵,但还是继续笑着。

    “行了。”何氏不耐烦看身边的人打机锋,她一个眼色,无论是泰生嫂还是金环都收敛了。

    金环继续给何氏捶腿,泰生嫂则对何氏:“奶奶,那翠儿虽然不中用,但大房只有这一个丫头亲近咱们。那张妈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奶奶要找人在大房办事,除了这翠儿,也没别的人可使了。奶奶将就着用吧,横竖又不是真要把她带回大同去。”

    何氏叹了口气,重新倚回身后的引枕上:“罢了,忍一忍吧。本来二丫头都已经前事尽忘,老爷太太也不什么,只要我哄他们几句,先前的事抹了也就罢了,大家仍旧和气度日。偏张妈多嘴,非要跟二丫头这许多有的没的,闹得我头疼。”

    泰生嫂小心在炕边上坐了:“奶奶,如今二姐儿既然听了这许多闲话,万一闹将起来,可怎么办呢老爷太太那儿,只怕都要替她撑腰的。”

    何氏冷哼了一声:“老爷倒罢了,他是个宽和性子,书生脾气,只要在他面前伏低作小,做足了礼数,他能拿我这个儿媳妇怎么办倒是太太,那就是个炮仗,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的,梓哥儿又不在我跟前挡着,一个不好,怕是真要吃亏,偏如今我又走不了。”她问泰生嫂,“我哥哥回来了没有”

    泰生嫂忙道:“还不曾回到县城,算算日子,舅爷这会子顶多才把哥儿姐儿送到大同呢。就算他回来得再快,也还得等上十天八天的。”

    何氏咬了咬下唇:“我早嘱咐过哥哥,需得尽快赶回来,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就是二爷那儿有些麻烦也不知我哥哥有没有照我嘱咐的话,跟二爷解释章姐儿与梓哥儿提早回家的缘故。”

    泰生嫂道:“奶奶就放心吧,舅爷也是办事办老了的人,不会出差错的。不该的,包管一个字也不会就连大爷”

    她话未完,何氏就飞快地横过来一眼,她顿时噎住了,不着痕迹地看了看金环,深悔漏了嘴,“呃”了一声才补救:“大奶奶上吊这事儿,舅爷又不知道,二爷就更不会起疑心了。等奶奶回了大同,话还不是都从奶奶嘴里出来的离着一千多里地,老爷太太能拿奶奶怎么办呢不过是照样两边各过各的日子罢了。”

    何氏低低地冷哼了一声,吩咐金环:“你到下头去,打发个人到县里租的院子处一声,我哥哥一到,立刻回来报我。”

    金环应声放下美人拳,起身去了。她走了,何氏才低声骂泰生嫂:“你活得不耐烦了么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什么话都敢出来若叫这家里的人听见了,你还有命在么”

    泰生嫂子慌忙溜到地下跪好了:“奶奶恕罪,小的一时顺了嘴,竟忘了忌讳。小的绝不敢再犯了”

    何氏啐了她一口,又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连你都不叫我省心,我还在烦恼,回到大同后要如何跟二爷呢。”头疼完了又骂,“关氏那贱人,哪儿来这么大的气性,不过是挤兑她几句,竟然就上了吊若她母女俩果真都死绝了也罢,老爷太太想来不会为了几个死人跟活人为难,偏二丫头又活了,倒叫我为难了。”

    泰生嫂子只觉得心嘭嘭地跳得飞快,声音也压得低了:“奶奶,小的心里总觉得不大踏实,若奶奶跟大奶奶只是拌个嘴倒没什么,二姐儿如今好了,大姐儿先前那一推也没什么,可如今出了人命即使二爷好哄,将来那一位回来”

    何氏又横了一眼过去,泰生嫂没敢完,目光闪烁地闭了嘴。

    何氏冷笑:“等他真能回来再吧”然而狠话完了,她也有些没底。这都几个月了,她在米脂也没听什么消息。也许是这地方太过偏远,消息没那么容易传过来她还是得想法子尽快回大同才是。

    想到这里,她又问泰生嫂:“你瞧着这两日老爷太太的心情如何若我跟他们,不放心二爷和两个孩子,想要提早回去他们会答应么”

    泰生嫂心知这不可能,吞吞吐吐:“虽然二姐儿好些了,但太太还病着呢,这时候要走就怕将来二爷知道了,也不好交待。”

    何氏重重地哼了一声,泄气道:“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肯放我,不就是等关家么自从那一日关氏上吊,她老子当场吐了血晕过去,就一直病到如今,都是不成了,不过熬日子而已。关家眼下是腾不出手来,等到关老头子断了气,他们就得来寻我的晦气了。我又不是傻子,难道还真的老实等他们先动手”完了,又再骂一句,“都是关氏闹的,她不死不就没事了么”

    泰生嫂心道关氏本也没想死,不过是被你这个妯娌逼的罢了,只是这话她当然不会出口,只讨好地笑着安抚何氏:“奶奶放心,关家算老几他家老头子只是米脂县城里一个不起眼的教书先生,到死也就是个屡第不中的老秀才,若不是做了我们老爷的亲家,谁看得起他奶奶是什么身份正经官宦人家出身的千金小姐,二爷还是六品的百户。他关家何德何能,还能来找奶奶的晦气”

    何氏听得心里舒服,却还没有真的信了这话。她瞥了泰生嫂一眼:“关家虽算不了什么,可老爷愿意抬举他家,偏我是个没娘家撑腰的。再,关家还有好亲戚呢。那个吴少英可是国子监出身,据米脂县令有意荐他去绥德知州座下为辅官,若能成事,至少也得是个县丞。”

    泰生嫂不以为然:“不过是个监生罢了,如今还没得官呢。就算得了官,也只是芝麻绿豆的小官,哪里比得上我们二爷尊贵”

    何氏咬了咬唇:“可不是,他还没得官呢那就叫他一辈子都得不了”她恨恨看了正屋方向一眼,“米脂县令还打算为关氏那贱人谋一个烈女的名号,他们这是在做梦”

    泰生嫂听得有些胆战心惊:“奶奶,您这是想做什么您可千万别胡来,万一吴少英被逼急了要拼命,您是要吃亏的”

    何氏横了她一眼:“怕什么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若不趁着姓吴的如今还未得势,早早把他踩下去。将来他风光了,还能饶过我不成”

    何氏拿定了主意,以她的性子,是再不容旁人多的。泰生嫂心里发愁,却也不敢再劝,只暗暗向老天爷祈求,万不要出事才好。

    天知道她这个主子是怎么养成的狠性子,平时瞧着温声软语,娇娇怯怯,十足大家闺秀的作派,偏偏发起狠来,这般让人心惊

    秦含真不知道对面西厢房里,二婶何氏发了狠,要拿她外祖家的亲戚开刀。她只皱眉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翠儿,觉得脑仁儿发疼。

    翠儿刚才明明都摔帘子走人了,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又转身回来了呢她不但回来了,还缠在秦含真身边啰啰嗦嗦,把她刚才在这屋里发表的高论来来去去再复述上几回,听得人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秦含真正想要清清静静地思考一下自己的处境,再拉着张妈多打听些情报,好决定以后自己要如何行事。翠儿跑来骚扰个不停,她连跟张妈好好话都不行,实在烦人。

    如果翠儿只是来替二房何氏好话,也就算了,偏她还要看张妈不顺眼,动不动就指使张妈去干活,自个儿却动都不动,只缠着秦含真话。张妈抗议,她就:“亏你还摆出个忠仆架子来,如今姐儿渴了,饿了,想要些什么东西,还使唤不动你了”把张妈噎得够呛。

    秦含真醒来几天,都是张妈在跟前照顾,对她已经有了感情,看到翠儿如此不讲理,也看不过眼了,冷脸对翠儿:“我只看到你使唤张妈拿东西,我可没张过一次嘴。什么时候你成了我”

    翠儿却是个厚脸皮的,谄笑道:“姐儿还小,又病着,我侍候姐儿,自然要事事替姐儿先想一步。姐儿想要什么吃的,喝的,我都替姐儿先要来了。若等姐儿开了口,我才去做,那就太不顶事了。”

    秦含真冷笑:“既然是这样,我正好想吃鱼汤,你去厨房瞧瞧有没有。如果没有,就到外头买去,不然就到河边现钓去。”

    翠儿拉长了脸,瞥向张妈:“张妈,你听见没有姐儿吩咐你呢。”

    不等张妈开口,秦含真就抢先一步:“我吩咐的是你,你叫张妈干什么你要是能办,就去办,不能办,就给我出去。回头我跟祖父祖母,不要你了,你去跟你嘴里温柔慈爱又大方的二奶奶做伴去吧。什么事都做不了,我要你干什么”

    这回轮到翠儿被噎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杀神叶欢〕〔夫人别跑〕〔军婚如火〕〔权路迷局〕〔重生校园女帝:裴〕〔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