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航海系统〕〔许你亿万盛宠〕〔网游之万能外挂〕〔最好的我们〕〔重生之家有宝贝〕〔妖孽狼君别乱来〕〔神武战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超神机械师〕〔史上最强小萝莉〕〔无限升级系统〕〔重生之资本帝国〕〔天才狂医〕〔丑颜倾城:皇上,〕〔奈格里之魂〕〔重生八零锦绣军婚〕〔杀神永生〕〔军夫请自重〕〔霸道小叔,请轻撩〕〔案生情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章 翠儿第
    秦含真虽然不赞同关氏的选择,但设身处地想想,也能理解她的绝望。

    丈夫死了,没有儿子,独生女儿被二房害得也快要死了,虽然公婆都不糊涂,但二房拥有秦家第三代唯一的男丁,看在孩子面上,他的生母何氏不会受到太严厉的惩罚,而真正伤害到女儿的凶手章姐儿又是九岁的孩子,打不得,杀不得,人还跑了。关氏一肚子怨气无处发,何氏又光棍地一点儿表面功夫都不肯做,摆出个有恃无恐的样子,甚至还想要倒打一耙。想也知道,将来要是公婆去世了,关氏无人可依,要在妯娌手底下讨生活,那日子还能过吗与其到时候受苦,还不如去死一死,至少不用眼睁睁看着女儿断气了。

    而关氏一死,秦含真想想自己的处境,那就更绝望了。

    爹娘都死了,没有兄弟,祖父母年纪大了,她才只有七岁。

    如果运气好,祖父母能多活几年,等她出嫁了,估计就不用看叔叔婶婶脸色了,但出嫁女也很需要有娘家人撑撑腰啊,偏偏娘家兄弟的生母是何氏

    如果运气不好,祖父母死得早些,她恐怕就要被打包送到二叔二婶身边去了,从此寄人篱下,还不知怎么受苦呢,不定连婚事都要受二婶何氏的摆布

    秦含真脑补了许多自己将来可能会有的悲惨待遇,内心不由得泪流成河。

    她在现代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老天爷要让她穿越呀这种身世,叫她怎么扛

    张妈还不知道秦含真的思绪已经放飞到不知多少年后了,依旧在抱怨着二房。这时候门帘又一次被掀了起来,秦含真曾经见过的那个俏丽丫环走进来,扫了她一眼,也不什么,只转头去看张妈,又骂开了:“张妈,你要死在姐儿面前胡八道些什么呢若叫二奶奶听见了,当心她揭了你的皮”

    张妈忿然道:“你还有脸我你明明是咱们大房的丫头,却成天往二房跑,你还认不认得自己的主子是谁就算大爷大奶奶没了,姐儿还在呢。你眼里没姐儿,真当老爷太太看不见么别以为讨好了二奶奶,你就攀上了高枝儿。你只管瞧着吧,只要姐儿到太太面前告你一状,看二奶奶会不会为你出头”

    丫头噎了一下,迅速扫了秦含真一眼,很快又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来:“你少唬我了,姐儿小小年纪,能知道什么不过是你这老货在调唆罢了。二奶奶素来看重我,怎会叫我吃了你的亏”

    完她又在炕边坐下,摆出笑脸来对秦含真:“姐儿,你别听张妈这老货胡。二奶奶最慈爱不过了,也一向疼姐儿。她回来时,不是还给姐儿带了有趣的小玩意儿和糖果姐儿那时候最喜欢二奶奶的,怎的因为跟大姐儿绊了几句嘴,不慎摔了一跤,就把这些都忘了呢姐儿别听张妈的,你与大姐儿不过是姐妹间小打小闹罢了,哪里还能真计较呢如今大爷大奶奶都没了,老爷太太能看护姐儿几年二奶奶既是长辈,又是官太太,姐儿日后还得倚仗叔叔婶婶过活呢,这时候可不能把二奶奶给得罪了。”

    张妈听不进去了,推了那丫头一把:“翠儿,你这是睁眼瞎话我们姐儿怎会是不慎摔了一跤分明是章姐儿推了我们姐儿一把,我们姐儿才摔坏了头。人都差点儿没命了,大奶奶还上了吊,这还叫小打小闹,让姐儿别计较你既然一心冲着二房的官老爷官太太去,不如今儿就跟老爷太太禀明,也省得委屈你侍候姐儿了。”

    翠儿不耐烦地甩开张妈:“少在这里挑拨了,我句句的都是实话,别以为你在姐儿面前尽了二奶奶的坏话,就是真心为了姐儿好。大爷大奶奶都没了,姐儿才七岁,今后的日子怎么办你就没想过么老爷太太虽好,也年纪大了,大爷死讯传来的时候,老爷太太都大病了一场,太太至今还没能下地呢。万一有个好歹的,姐儿还不是得跟着二爷二奶奶过这时候把人得罪狠了,日后要怎么办也只有你这蠢货,才会只顾着自己痛快,一点儿都不为姐儿将来着想”

    这回轮到张妈被噎住了,她一脸的震惊,似乎还是头一次想到这方面的问题。

    翠儿见她这样,倒得意起来:“我得没错吧你这蠢货果然想不到这些。我也不怕跟你实话,二奶奶把大姐儿和梓哥儿送走这么多天了,一直病着,整天不出屋子,你看老爷太太有正经计较过没有太太是骂过几回,可也就是嘴上,她是打过二奶奶,还是过要二爷把二奶奶休了呀统统都没有这不是明摆着的么老爷太太就是不打算计较了。二爷是老爷太太的亲生儿子,梓哥儿也是他们的亲孙子,今后还得指望他们继承秦家香火呢。难不成真要为了咱们姐儿一个没爹没娘的女娃娃,让二爷没了妻子,让梓哥儿没了娘再偏心的爹娘,也没这么个偏心法的。”

    张妈听着听着,眼圈儿都忍不住红了:“难不成我们奶奶就白死了我们姐儿就白叫章姐儿推了一回二爷和梓哥儿是秦家香火不假,可我们大爷也一样是老爷太太的亲儿子呀当初大爷待二爷多好呀,明明要去大同的是大爷,二爷一张嘴,大爷就把官儿让给他去做了,自己继续守榆林城,若不是这样,也不会丢了性命。如今大爷才走了百日,二爷就看着二奶奶欺负大爷的骨肉,什么都不管”

    翠儿冷笑:“二爷管了又如何大爷已是死了,二奶奶却是二爷的心头肉呢。你们整天她的闲话,可二爷放在过心上没有我也不怕老实告诉你,只要二奶奶发话,就算是天上的月亮,二爷也会替她摘下来。若叫他离了二奶奶,就象割了他的肉一样。更何况,姐儿又没死,大奶奶是伤心夫婿,才自个儿看不开上了吊,与二奶奶有什么相干你趁早消停些吧你又不是姐儿亲娘,不过是喂了姐儿几年奶。做下人的就该老实些,有眼色一点,你就算自个儿不在乎会不会被赶出去,也替你儿子想想。浑哥儿在老爷跟前做小厮,才念了两年书吧这时候被赶出去,哪里寻更好的差事去”

    张妈猛地站起身来:“赶出去你要对我浑哥儿做什么老爷不会答应的”

    翠儿不屑地笑笑:“老爷不许又如何这个家以后还不是二爷二奶奶当家你看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谁,再想要不要在姐儿跟前胡吧”她水蛇腰一扭,转身掀了门帘出去了。

    张妈被吓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抖了半日,才悲愤出声:“老天爷怎么就不开开眼这还有天理么”完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秦含真在旁看得分明,眉头皱得死紧。如果翠儿的话都是真的,那情况可比她想象的还要严峻。

    翠儿出了大房的东厢,就立刻收敛了那张牙舞爪的模样,小心地朝正屋方向看了一眼,见没有动静,就确信自己方才的话没有让正屋里的人听见。她嘴边扬起一个得意的笑,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穿过整个院子,进了西厢房的南屋。

    南屋里住的正是二奶奶何氏。她正半躺在炕上,背后靠着引枕,炕几上燃着熏香,一个丫头拿着美人拳替她轻轻敲打着双腿。炕尾坐着个穿青色比甲的仆妇,二十多岁年纪,长着吊梢眉尖下巴,压低了声音与何氏着话,见翠儿进门,才住了嘴。

    翠儿满脸堆笑地上前行了个礼:“二奶奶,您吩咐的事,小的都办好了。张妈那老货定被吓唬得以后再不敢胡八道的。”

    何氏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做得好,辛苦了。”她看了那穿着青色比甲的仆妇一眼,后者立刻从袖里掏出个绿绸面的荷包,扔给了翠儿。

    翠儿慌忙接住荷包,到手一掂,就知道里头的银锞子份量比先前得的更重,只怕足有四两,她忍不住露出了喜色,忙不迭向何氏弯腰作揖:“谢二奶奶赏,谢二奶奶赏”谢完了,又有些犹豫:“二奶奶,不知小的先前的事儿”

    何氏淡淡一笑:“放心,我都记着呢。只是眼下家里的情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时候提不合适。不过你放心,我心里都有数的。”

    翠儿大喜,再次弯下腰去:“谢二奶奶”

    何氏又瞥了那仆妇一眼,后者便笑着上前拉住翠儿的手道:“姑娘的事,我们奶奶从没忘过,姑娘只管放心就是。只是我们奶奶吩咐的差事,姑娘也得办好才行。姑娘成天到我们西厢来,固然是一片诚心,可上头还有老爷太太,看着未免会多想。姑娘有空,不妨多到二姐儿面前我们奶奶的好话,省得张妈那个老货又在二姐儿跟前挑拨。”

    翠儿愣了愣,她以为那不过是一锤子的买卖,难道还要不停到桑姐儿跟前晃么虽是二奶奶何氏吩咐的差事,可她来西厢少了,赏钱自然也就少了,她觉得自己吃了亏。

    她只能吞吞吐吐地对那仆妇:“泰生嫂子,我我是情愿在二奶奶跟前侍候的。桑姐儿那里有张妈在,她素来看我不顺眼”

    仆妇板起了脸:“张妈看你不顺眼又如何你还是大房的丫头,你去侍候二姐儿是应当应份的,她还能赶你不成”接着又缓和了表情,“我们奶奶是看重你,才叫你去办这事儿。你若实在办不了,那也罢了,我们奶奶再寻旁人去。”

    那她不是失宠了翠儿连忙道:“不不不,我能办,我能办的”

    她再三保证自己能办好何氏吩咐的差事,谄媚地拿着那个荷包出了西厢南屋的门。她一走,屋里所有人的笑脸都耷拉下来了。

    何氏轻蔑地哼了一声:“这种丫头给我提鞋都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头号新宠:禁欲总〕〔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