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死神室友〕〔极品透视狂兵〕〔最强狂暴作弊系统〕〔一见钟情[快穿]〕〔汉侯〕〔凌天至尊〕〔女村长的贴身兵王〕〔如来必须败〕〔吃鸡天王〕〔蜜吻999次:乔爷,〕〔崇祯聊天群〕〔霍少,好凶猛〕〔永生不灭〕〔透视狂医在山村〕〔霸道老公放肆爱〕〔血妖姬〕〔我的技能下载器〕〔仙路至尊〕〔春野小仙医〕〔造车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一章 清醒
    秦含真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她又回到了原来那个房间,躺在原来那张炕上。身边同样有一个低声啜泣的女人,不过并不是先前那一位。

    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要更大一些,有三十好几了,长着小圆脸,小眼睛,一脸和气的模样。她穿着棕色布衣,下系黑裙子,头发在脑后挽成一个圆髻,用与衣服同色的布巾包住,整洁而朴素。

    她看见秦含真醒了,顿时站起身,激动万分:“姐儿醒了阿弥陀佛可算是醒过来了”然后扑到炕边的方桌上倒水,又扶着秦含真坐起身,抱住她,拿起一只木勺喂她喝水:“姐儿乖,喝水了,奶娘喂你,小心点,别被呛着啊”

    哄六七岁的孩子也要用这种语气吗

    秦含真木然喝了几口水,觉得喉咙总算舒服些了,又很快发现她好象能听懂这个女人的话了。真奇怪,明明对方的口音跟之前那位差不多,为什么她之前听不懂,现在却能听懂了呢

    正疑惑着,那女人忽地哭了起来:“太好了老爷得对,姐儿是真的好起来了。先前姐儿连口水都不会喝,饭也不会吃,只能靠大奶奶硬灌几口米汤下去。一碗米汤,灌一次倒要洒大半碗出来。大夫都没法子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姐儿饿死要不是这样,大奶奶也不会想不开”

    秦含真僵了一僵,沙哑着声音问她:“她上吊了,救下来了吗”

    那女人没有留意到秦含真的口音不对,反而更伤心了,抱住秦含真哭道:“可怜的大姐儿啊,大奶奶就这么去了,大爷又阵亡,留下姐儿一个可怎么办哪姐儿连个兄弟都没有,难不成以后都要看二房的脸色了么”

    秦含真心一沉,慢慢地难过起来。显然,那个女人没能救回来。也对,她也不知尖叫了多久,才有人赶过来,时间长了,已经来不及了吧

    秦含真微微地发起了抖,她忍不住去想,如果她早一点想到那个女人话里透露出的不详意味,早一点去找对方的话

    又或者她没有因为手脚无力而犹豫,爬到隔壁房间的速度能快一些的话

    甚至是,如果她在那个女人离开之前,就开口发出了声音,阻止了对方的行动

    种种念头盘桓在她脑海中,她的脑袋不知为何又再次痛了起来,身体颤抖的幅度更大了。那女人很快地发现了这一点,惊慌失措:“姐儿姐儿你没事吧你这是怎么了是头疼么”

    门帘忽然掀起,走进来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五官俏丽,丫环打扮,睇一眼秦含真的情形,就冲那女人骂:“张妈,你要死老爷吩咐过,姐儿一醒就叫人,你却只顾着自己嚎丧”骂完又摔了门帘出去,不一会儿,外头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秦含真只觉得眼前东西都在晃动,抱住她的张妈很快让出了自己的位置,紧接着抱住她的,是一位老者,灰黑布袍,不是先前见过的那一套,但布袍上好闻的松香气却是一致的。她觉得脑中的疼痛感减轻了许多,让她有余力抬头往上望果然是那个被她扯住袖子的老人。

    老人眼中满是慈爱与担忧:“桑姐儿,身上哪里不适告诉祖父。”

    原来对方是这个身体的祖父。秦含真含糊地回答:“头疼”

    老人连忙望向炕边,一个身穿蓝绸直裰、长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轻轻捏住秦含真那细骨伶仃的手腕,诊起了脉。

    不一会儿,山羊胡子便与老人掉起了书包,之乎者也一大堆,秦含真觉得自己听懂了每一个字,但又觉得自己一个字都没听懂。还好山羊胡子掉完书包后,终于了句能让她听懂的话:“令孙女旧伤未愈,又受了惊吓,待晚生开张安神方子,先喝两剂看看。”

    老人礼貌地向他点头:“有劳张医官了。”

    “秦老先生客气。”山羊胡子揖手一礼,退了下去,站在门边的一名老仆恭敬地掀起门帘,送他出了门。

    老人低头轻抚秦含真的额角,爱怜地安慰她:“好孩子,张医官的话你也听见了,只要好好吃药,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所以要听话,知道么”

    秦含真抓住老人的袖子,想了想,试探地问了句:“我娘呢”

    从张妈的话里,她不难猜出那个上吊的女人应该就是这个身体的母亲,所以才会试探这一句,想打听到更多的信息。

    老人果然露出了不忍的神色,紧紧抱住了她:“好孩子,你娘去跟你爹团聚了”话未完,他已经哽咽了,“她误以为你不会好了,才会想不开你不要怪她。你爹娘如今都在天上看着你呢,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他们才会欢喜。”

    秦含真愣愣地窝在他怀中,心想这个身体的遭遇也真惨,才几岁呢,就父丧母亡。虽有个祖父,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而母亲自尽前叫她提防的,是“二婶”吧张妈也过“难不成以后都要看二房的脸色了么”这种话。

    在这个陌生的时空中,面对如此不利的环境,她顶着这个孩子的身体,该如何应对

    秦含真只好从那一天开始装起了忧郁和自闭。

    一个刚刚失去亲生母亲的小女孩,还亲眼见到了母亲自尽的一幕,该受到了多大的刺激呀,连医官都她受了惊吓,所以有这样的反应真是再正常不过了。周围的人丝毫没有怀疑,反而觉得十分欣慰。

    因为秦含真现在只是不肯开口话,不爱理人,见了人也不叫,但她对外界是有反应的,能听懂别人的话,还能主动要求喝米粥了,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要知道,之前的桑姐儿,就如同一个活的木偶,傻愣愣地,不会话,也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连自己喝水都办不到,再加上受过重伤,曾经长期昏迷不醒,又饥饿过度,全家人都以为她熬不了几天了,能活下来已经是惊喜。相比之下,不肯话,不爱理人,又算得了什么

    其实秦含真也是没办法。她穿过来后,什么前身的记忆都没有,周围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陌生的。除了祖父秦老先生,她见过的所有人似乎都是的方言。她现在是可以听懂这种方言了没错,但不会。她也不清楚,前身平时话的风格是怎样的。现在借着病弱的名头,她含糊讲几个字,还能混过去。就怕周围有人警醒,发现她话腔调跟原身相差太远,那不就穿帮了吗

    她只好先保持一段时间的沉默,避开别人悄悄练习发音,等到她能完全掌握这种方言,又学会了古人的话方式后,再跟人对话,想必就万无一失了。

    也许是秦含真的遭遇太倒霉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所以当她装起了自闭儿童后没多久,运气就来了。

    祖父秦老先生认为她是为了母亲之死太过伤心,不愿意与人交谈,长期以往对她不好,所以让周围的人多开解她,多陪她话。担当如此重任的人,排在首位的自然是她的奶娘张妈了。张妈整天伴随在她身边,又是个爱念叨的妇人,常常着着,就聊起了许多往事,其中包含了大量有用的信息,令秦含真得以迅速掌握了攸关自身的情报。

    原身姓秦,小名桑姐儿,大名还未起,今年已经七岁了。

    秦家位于米脂县,离县城约摸有十多里路,邻近河边,因此秦家仆人时常能弄到新鲜的河鱼,煮成奶白的浓汤,送到桑姐儿面前来。

    秦家大宅是一座建在黄土高坡上的窑洞大院。桑姐儿所住的这个院落是上院,正房窑洞五间,住着祖父秦老先生与祖母。东西厢房则是砖瓦房,东厢两间住着秦老先生的长子一家,也就是桑姐儿和她的父母,西厢两间住着次子一家,也就是张妈口中的“二房”了。

    二房有一子一女,长女九岁了,儿子只有三岁。

    桑姐儿的二叔在大同做百户,一家人长年在外,很少回来。今年初夏,桑姐儿的父亲驻守榆林时阵亡,二婶何氏带着儿女赶回来奔丧,但二叔有职责在身,就没回来。

    秦老先生是位教书先生,在家中开私塾,收了不少学生。虽然眼下家里有丧事,但依然有学生留在他身边侍奉。根据张妈的法,秦老先生应该是很有些名气的老师了。

    桑姐儿的母亲关氏,就是那天上吊的年轻妇人,娘家父亲也是位夫子,有秀才功名,家住县城。关氏有一兄一妹,兄长已经娶妻了,生有一子,比桑姐儿大一岁。

    桑姐儿的父亲死讯传来后,关氏虽伤心,倒还撑得住。当时祖父秦老先生悲痛得几乎晕过去,祖母是直接吐了血,一直卧病至今,家里完全是靠关氏支撑。直到二房的何氏带儿女归家,才算是有了帮衬的人。

    但何氏在大同已经做惯了官太太,派头很大,跟婆家的作派格格不入,与关氏起初还相处融洽,后来是越处越不和。以张妈的话来,就是“大奶奶可算认清二奶奶的为人了”,妯娌俩时有口角。

    然而,真正令妯娌俩关系彻底恶化的,还要数半个月前,桑姐儿与堂姐堂弟一块儿在村子里玩耍,不知何故从土坡上摔了下来,头破血流,昏迷不醒。家里请了大夫,好不容易把孩子救醒了,却发现她成了傻子,只喝得下米汤,没几天的功夫,就瘦成了皮包骨。大夫都,她撑不了几天了。

    关氏原不肯善罢甘休,她追究女儿从土坡上摔下来的原因,而当时跟桑姐儿一起在土坡上的,除了二房三岁的小儿子梓哥与他身边侍候的丫环夏荷外,就只有九岁的堂姐章姐儿了。

    桑姐儿摔下土坡后,夏荷急抱着梓哥儿奔下土坡来查看,当时在附近的村民也赶过来救人,他们同时听到桑姐儿在昏过去之前,曾经呢喃过一句:“她推我。”

    虽然不知道这个“她”或者“他”是谁,但桑姐儿是对着夏荷与梓哥儿的,自然指的不是他俩。

    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只有当时迟迟不肯下土坡的章姐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从超神学院开始征〕〔网恋么,我98K消音〕〔重生校园之逆天丹〕〔萌妻甜甜圈:亿万〕〔暗恋对象被盗号之〕〔透视村医在花都〕〔顾轻舟司行霈〕〔进击的王子〕〔人生若能两相忘〕〔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林氏水浒〕〔网游之九转轮回〕〔我的魔法时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