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哑小姐,请借一生〕〔重生之天尸有毒〕〔医路风云〕〔腹黑BOSS抢萌妻〕〔田园三宝:萌夫萌〕〔军长家的小娇妻〕〔一订成婚:总裁BO〕〔生死突击〕〔入骨宠婚:误惹天〕〔天才萌宝神医娘亲〕〔龙凤双宝:老婆,〕〔甜妻如焰:总裁,〕〔总裁宠妻太任性〕〔诱妻入怀,请温柔〕〔最强狂暴升级〕〔独步九天:惊华二〕〔娇宠梁园:王爷,〕〔电影世界当警察〕〔极道天魔〕〔末世胶囊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九十章 殷勤
    一顿午饭吃得宾主皆欢。 .vod.

    其实……也很难说什么宾主。赵陌在秦家三房厮混了两年,都熟得跟一家人似的了。他不跟秦家人客气,秦柏与牛氏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只有秦含真在一旁看得分明,赵陌今儿在她家里吃饭,似乎从前……又更亲近了三分,还从前殷勤了许多。

    如他会给秦柏、牛氏挟菜,还不止一回。换了从前,他顶多是劝两杯酒罢了。他那样的身份,从小儿在王府里长大的,连亲爹都少有挟菜的时候,讲究个王府规矩,更何况是在外人面前?但他是这么亲亲热热、自然而然地挟了菜放到秦柏与牛氏的碗里,给二老说那菜如何对身体有益,正适合他们在这个季节里进食,哄得秦柏与牛氏都眉开眼笑地。秦含真不由侧目,心想赵陌无事献殷勤,也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然后,赵陌暴露出了他的真正目的——在给秦柏、牛氏挟了三四回菜之后,他给秦含真也挟了一筷子,还是她爱吃的菜。他不但挟了,还边挟边笑着说:“别总是看着我呀,见我给舅爷爷舅奶奶挟菜,得了舅爷爷舅奶奶的夸奖,吃味啦?放心,表哥不会厚此薄彼的。来,你也有份儿。”

    秦含真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为了他的厚脸皮而震惊。

    偏牛氏还真叫赵陌给糊弄住了,乐呵呵地道:“桑姐儿还是小孩子脾气呢,这点小事,也要吃味儿。”秦柏也是笑眯眯地看着,什么话都没说。

    秦含真无言以对,只能面无表情地向赵陌道了谢,便忿忿不平地埋头吃起饭来。

    赵陌本来还为自己成功给心人挟了菜,还成功让她吃下去了而欢喜,但瞧着秦含真这动静,又觉得不对劲了。难不成他是用错了法子,反惹得她不高兴了么?他回想了一下秦含真提过的,讨心人欢心的办法,便试探着对秦含真说:“表妹这个新年可有打算到哪里去玩耍?想不想去庙会逛逛?你若想去,我带你呀?”瞄了秦柏与牛氏一眼,又补充道,“再叫简哥和你的姐妹们,我们一块儿结伴去玩半天,如何?”

    秦含真撇嘴道:“只要是在京城,我哪年过年不去逛庙会呢?只怕赵表哥你都要熟呢。到时候也不知道是你带我去,还是我带你走。”

    赵陌笑道:“那可正好,我正想要见识一下这京城的庙会是如何的热闹。若有表妹做向导,那可再好不过了。”

    这打蛇随棍了?秦含真瞥了他一眼:“且看看再说吧,还不知道哪一天有空呢。初七有宫宴,再往后还有元宵,过了元宵我祖父打算带祖母和我到温泉庄子去了,难道你不去?你父亲若要叫你往各家各府去拜年,肯定要赶在元宵之前吧?也是这几日,按习俗是不方便外人门拜年的,才能叫你享个清闲。过了初五,你以为还能有这样的好日子过?”

    赵陌笑笑,并不在意:“那没事儿。我们小辈儿拜年,跟长辈们不用在一处。我各家各府去,也是跟他们家的儿子一处厮混,还怕寻不出个空来逛庙会?谁还耐烦闷在家里应酬呢?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我那些堂兄弟们都心里有数。”

    秦含真假假地笑了笑:“那赵表哥跟你的兄弟们逛去呗?也不必非得等我们兄妹几个了。家里事儿多着呢,谁知道哪一天有空?”

    她这里正在跟赵陌打嘴官司,却没提防祖母牛氏拆了她的台:“哪一天没空?这不天天有空么?咱们家除了几家亲友,也不招待外客门。至于长房那边,有你伯父伯娘们撑着呢,用不着你哥哥姐姐们出面。若你去跟你伯祖母说,想要简哥儿和华姐儿陪你去逛庙会,只怕他们还乐得出门玩耍呢。只是出门归出门,千万要记得多带几个人。庙会人多,挤着碰着了不是玩儿的。”

    秦含真讪讪地看了看祖母,又瞥赵陌一眼,心里暗暗郁闷。

    赵陌低头忍住笑意。他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真的笑出声儿来。真笑了,秦含真万一着恼,可更难哄了。

    他便装得仿佛没事人儿一般,对牛氏说:“舅奶奶不去逛逛么?我听说隆福寺那边有家新开的糕点铺子,乃是地道的天津风味,卖一种枣泥糕,十分松软香甜。舅奶奶不是天津人么?要不要去尝尝?正好初九隆福寺有庙会。那儿离家里又不远,我陪您去逛逛好不好?”

    不等牛氏回答,他又转去劝秦柏:“这隆福寺庙会,听闻也有不少古董字画叫卖,说起数量还是京诸市之冠,舅爷爷可不能错过。”

    末了再劝秦含真:“表妹也可以到几家糕点铺子瞧瞧,有没有新鲜花样的元宵,买些回来尝尝也好。”

    秦含真睨着他,那表情分明是在说:“别哄人了,当我看不出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赵陌嘻嘻一笑,只去看秦柏与牛氏。

    秦柏倒无可无不可的。他平日里闲了,什么时候不能去逛庙会,哪里不能买古董字画?用不着非要在新年庙会时跟人挤。他只看老妻:“如何?可想去逛逛?”

    牛氏笑着摆手:“我算了,一把老骨头,折腾不起了,没得受那累去。若想吃什么点心,打发人去买回来是。”不过她老人家是不会给晚辈们泼冷水的,她十分慈爱地对赵陌说,“你们小辈儿若想去,只管去,记得给我们老两口捎带些手信回来好了。”

    赵陌等着她这句话了,立刻答应下来,保证完成任务,然后转头看秦含真:“表妹觉得,初九合适么?我巳时来接你如何?那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不会太冷,路的雪也清了,正好走路。在庙会逛一圈,咱们正好茶楼里吃午饭去,在别处干净些。”

    他什么都安排好了,叫她能说什么?秦含真只能不情不愿地道:“先问过大堂哥和二姐姐吧,要是能把四妹妹也叫最好了。也不知道五妹妹和卢家几位怎么说。这人一多,凑时间可麻烦了。”

    赵陌笑道:“秦家长房那边男孩儿也多,倒也不是非得赶在这一回跟咱们一块儿逛去,大不了分两拨。咱们叫简哥和你二姐姐,算来也差不多了。”他会那么蠢,把卢家兄弟给叫么?

    秦含真无语地瞥了他一眼,瞄向他手里的碗:“快吃饭吧,有话吃完了再说,不然饭菜都冷啦!”

    其实也算是默许了下来。

    仔细想想,去逛庙会还是挺有意思的。这年头也没什么有趣的娱乐。她平日里没少画江南、岭南的山水街景,偶尔也该画画京城的市井风情嘛。

    吃过饭,众人转移到外厅喝茶消食,继续聊天。赵陌问起了秦含真书画方面的功课,问她近两年都有什么大作、佳作。秦含真心想她画了什么稍大幅些的作品,都要在书信里跟他念叨一回的,如今他怎么还装起无知来了?

    她以不变应万变,随便提了几幅画,还告诉他其大部分的画,如今都在东宫太子妃那儿收着呢。太子妃娘娘大约是在深宫里待得久了,十分羡慕外界的风光,借她的画来解解闷。又因为太子殿下曾经下过江南,见识过千里江山,体察过百姓民生,太子妃娘娘遇到不懂的地方,还能拿画去请教太子殿下,借机加深一下夫妻之间的感情。这画没几个月的功夫,怕是没法回到秦含真手的。她跟赵陌打个预防针,也省得他提出要看画。

    谁知赵陌还是提出这个要求了:“这么说来,表妹这几年里去过的地方,都画了不少画作了?可真叫人羡慕。我没去过岭南,只表妹多知道一个辽东罢了。能不能让我也去看看你的画儿,也好长长见识?”

    “去看画”。这三个字真是颇有深意。

    秦含真瞥了赵陌一眼,心里明白了,他这是打算往她的院子里逛一圈呢。

    秦柏看向孙女儿:“去取两幅画来给你表哥看看,要挑画得好的。”

    秦含真暗暗为自家祖父叫好,正要笑着答应下来,牛氏却一脸不解地问:“跑来跑去的不麻烦么?到桑姐儿屋里看是了。”她还特地对赵陌说,“桑姐儿如今画得越发好了,她祖父前儿还夸过她呢。那人物活灵活现的,还学会了画虫草儿。也难为她小小的人儿,怎么能在那么小一张纸,把草虫儿画得那般精细,米粒大不了多少,连虫子身的须须儿都看得分明。”

    赵陌笑着看向秦含真:“表妹这么厉害呀?那我可要好好瞧瞧!”

    秦含真没好气地嗔他一记,看到牛氏站起身来了,她忙起身扶住祖母。

    牛氏高兴地说:“走!咱们一块儿到桑姐儿屋里去看她画的画儿,顺便散散步,消消食。”

    原来她的意思是大家伙儿一块儿去,并不是让赵陌独自跟着秦含真回院子。

    秦含真咬住下唇,忍着笑意,得意地瞥了赵陌一眼。

    赵陌初时怔愣了一下,但很快再次笑开了,他转身去扶住秦柏,仿佛他本来跟牛氏是同一个想法似的,殷勤小心:“舅爷爷慢走。”

    四个人再带一长串儿丫头婆子,这么浩浩荡荡往秦含真的闺房进发了。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杀神叶欢〕〔军婚如火〕〔沈娴秦如凉〕〔与你共赏落日余晖〕〔法医娇宠,扑倒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