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总裁限量宠〕〔永恒武道〕〔本尊夫人有点狂〕〔极品全能狂医〕〔极品护花狂兵〕〔网游之我是神〕〔抗战之铁血兵锋〕〔唐朝工科生〕〔浪迹在诸天〕〔最佳影星〕〔戈壁之爱〕〔校花的仙尊男友〕〔无限气运主宰〕〔都市逍遥狂少〕〔保卫国师大人〕〔锦途〕〔变身最皮萝莉〕〔圣道狂徒〕〔大明风流之铁血兵〕〔重生仙帝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八十八章 眉眼
    秦柏是听说了赵陌门的消息,知道他跟秦含真从小要好,定然有话要说,在自个儿屋里等着两个孩子过来。 .tw.谁知左等右等,都不见他们出现,牛氏开始担心、啰嗦了,他才慢慢踱步到园子里来找人的。

    他远远地瞧见秦含真与赵陌在凤尾轩里说话,知道他们定是说得兴起,忘了时间,倒也没觉得有什么。赵陌说的初三赤口不便招待人做客的忌讳,他也没放在心。赵陌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能当一般外客对待么?

    秦柏走进轩,感受到轩里的暖意,呵呵笑了:“你们两个孩子倒是会享受,怪不得在园子里一待是半天呢。这里好,暖和,窗外的景致也不错。我原说要找个下了雪的日子,和含真祖母一块儿过来赏雪的,顺道烫点儿小酒,或是煮点儿热茶,一边喝着,一边赏景聊天,岂不美哉?谁知今冬往年都冷,下的都是大雪。含真祖母懒得挪动,不肯出门,我一个人来也没意思,到得今日,还没来过呢。倒是托了你们俩的福,我今儿过来先体验体验了。”

    秦含真忙扶着他在炉旁坐下,给他倒了杯姜茶,又要替他脱了沾雪的靴子放到炉边去烤。

    秦柏摆摆手:“不妨事,出门前你祖母特地让我穿了牛皮的靴子,不怕雪的,一会儿回去了再脱吧。”他很有兴致地欣赏了一下玻璃窗外的景色,重点点评了一下竹林,还有远处的松树与亭子,跟秦含真讨论了一下若从这个角度去构思一幅画,该如何布局,末了还道:“其实我方才过来的时候,瞧见你俩都在轩,面对面说话,那个画面很不错。改日我闲了,照那样子画一幅图出来。画好了叫你们来看。”

    秦柏如今真正是富贵闲人,家里的产业有皇帝赐下来的能干管事打理,馈有老妻和老妻身边得用的嬷嬷们掌着,小孙女儿还能时不时帮着打个下手,完全不用他操心,只需要年下看个账,知道自己有多少财产,也够了。他既不必朝理事,又没教什么学生,平日里并没有很多事可做。每天看看书,写写字,画个画什么的,当是消遣。牛氏又不能陪他玩这些,夫妻俩只能聊聊天。他除了偶尔指点一下孙女儿的功课,自己也重新拣起诗词书画来。秦含真学画多年,若不是有一位画艺高超的祖父天天在眼前做示范,她的水平也不会进步那么快。

    秦柏在凤尾轩歇了一会儿的脚,取了一会儿的暖,要拉着秦含真与赵陌两个回正院去。这里再暖和,也只是一间小轩,自然不得高堂大屋舒服。

    秦含真扶着祖父,慢慢走着,时不时偷偷往赵陌那里看一眼。

    赵陌则搀着秦柏的另一边,嘴里贴心地提醒着,让舅爷爷小心看路,当心积雪路滑,却也时不时偷偷往秦含真这边瞄一眼。

    有时候他俩会错过彼此的眼神,有时候却会恰好碰个正着。赵陌仿佛偷到了糖吃一般,抿嘴微微一笑。秦含真却觉得耳根又发起热来,又羞又窘。一次半次只当自己运气不好,被他抓住了。可三次四次,他都冲她笑得意味深长,这让她心下不由得羞恼起来了,恨恨地反瞪了回去。谁知赵陌半点不生气,反而笑得更开心了。秦含真闷气生完了,回过头来想想,又觉得自己太怪了,一把年纪了还沉不住气,居然叫个真正的少年人轻易掀动了心澜。她能不能长进一点?再这样下去,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秦柏叫两个年轻孩子扶着走路,一边时不时留意脚下的石径,一边兴致勃勃地赏着园景,竟没留意到在自己脑后,秦含真与赵陌打起了眉眼官司,都快擦出火来了。

    回到正院房,秦含真扶了祖父坐下,深吸一口气,平静地扫视过赵陌的脸,若无其事地坐到祖母牛氏身边去。赵陌这回自然不能跟着贴过去,只好笑笑,在秦柏下手的椅子坐了。

    牛氏看到赵陌来,十分高兴,又忍不住抱怨:“在园子里耽搁这么久,不觉得冷么?算在凤尾轩里多放几个火盆,也挡不住那轩里没门,拦不住风。你们这些小年轻呀,是不知道轻重。一时高兴了,不管不顾,等过后发现着了凉,生起病来,知道后悔了!赶紧多喝几碗姜茶下去,我方才特地叫人熬的,浓得很,还放了红糖。喝下去发了汗,好了。”又问赵陌有没有带干净的衣裳替换,得知没有,而且连随身侍候的小厮都没带,这么自己一个人骑着匹马出来了,牛氏又骂了他几句,连声叫人去把秦柏今冬新做没过身的冬衣冬靴取来,叫赵陌换。换下来的衣服鞋袜,自有人去清理烘干。

    赵陌笑吟吟地任由牛氏摆布,没有半点反抗,还在进里间换衣裳之前特地提了一句:“表妹也陪我在园子里吹了半天的风,只怕也需要换一身衣裳呢。”

    秦含真的心情正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直接驳了回去:“我没事,身也没沾到雪,鞋子套了木屐,也没沾湿,而且羊皮小靴也不怕雪。我暖和着呢,用不着特地回院子里去换衣裳。”说话间,丰儿抱着一个大包袱过来了,却是给她送了干净的衣裳鞋袜过来,供她替换,大概也是猜到她不会回院子里换衣裳去。

    秦含真摸了摸鼻子,觉得有一种被打脸的感觉,但丰儿好意,她自然不会辜负,便悄无声音地到另一边里间迅速换了。

    丰儿替她重新梳理头发,瞅着里间没别人在,便小声问她:“姑娘,那郡王爷没欺负你吧?我给侯爷夫人传了话后,便回园子里去了。远远瞧见你们在轩里说话,郡王爷那一脸严肃的模样,好象在商量正事似的,我又不知该不该去打搅。郡王爷隔着窗子瞧见我了,示意我避开些。我怕真个打搅了姑娘说话,没敢前去,只能回到路口处等。后来探头看见郡王爷好象在逼问姑娘什么,我正想过去寻姑娘呢,侯爷来了。”因为秦柏过去了,丰儿笃定自家姑娘不会吃亏,才会转回院子里去取干净衣裳的。

    秦含真愕然。没想到丰儿原来途折回过园子里,还叫赵陌拿眼神支走了。她从头到尾都没留意到!估计是当时她心都乱了,也没顾得看轩外来了什么人吧?

    想到这里,秦含真又觉得脸开始发烫了。她倒是有些庆幸,丰儿真个叫赵陌支走了,没瞧见她后来那窘迫的模样,更没听见她和赵陌在轩都说了些什么……

    秦含真清了清嗓子,含糊地道:“没事,我跟赵表哥他……是说些八卦传闻什么的。关系到他家里的事,确实不好叫别人听见。你当不知道好了。他跟我们家极要好的,人品也信得过,不会欺负我,你不用担心。”

    丰儿跟赵陌相处的时间少,满打满算,也是当年从江南回来,在运河坐船,还未到沧州那段时间。她对赵陌的了解不多,不过对秦含真却十分信服。既然秦含真说不要紧,她也不再多问了。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跟秦含真多提一句:“这位郡王爷,心眼子多得很,姑娘小心着些。虽然他人品可靠,但总归是个外男呢。”还有一句话,她没敢说出口:什么时候姑娘跟郡王爷成了亲,才用不着顾虑那么多。

    秦含真不知道丰儿心里的想法,干笑着谢过了她的提醒。当她们重新回到外间时,赵陌已经穿戴一新,安坐在旁,正跟秦柏与牛氏聊着家常呢。看见秦含真回来了,他转头望过来,双眼一亮,便开始抿嘴微笑。

    秦含真横了他一眼,没理他,再次挨着祖母牛氏坐下了。

    赵陌正跟秦柏说着方才与秦含真谈论过的话题,正是他父亲赵硕近来与前晋王世子赵碤一家走得近这事儿。他自己想不明白其缘故,推测这里头虽然有两个争夺皇嗣之位的失败者抱团取暖的可能,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秦柏常在京,虽然做个闲人,不理会朝政事。但他时不时要往宫里见皇帝、太子,长房那边消息也算灵通,因此知道的消息要远在肃宁的赵陌多得多了。

    关于赵硕与赵碤的往来,他也听过些风声:“王家返回原籍后,消停了几年,听说王大老爷的病去岁终于有了起色,倒是他的次子,病了一场,只能交出家主大权,改由他的长子执掌。王家嫡支那边,一直有心想要重返京城,几个年轻的子弟都要参加明春的会试,早几个月派人京来打点过了。王家的几门姻亲,便也跟着有了动作,不过是帮着打扫房屋,搜罗名家大儒著作、往年应试章之类的小事,倒也没做别的。你父亲与前晋王世子都是王家女婿,大约是因为这个缘故,才走得近了些吧?”

    赵陌有些惊讶,随即冷笑了一声:“王家人好不容易才脱了身,竟然还要重新往绝路走么?倒是可惜了那位王二爷,他原是个明白人。”

    秦柏不置可否:“无论是哪个世家大族,都会盼着家子弟科举晋身的。王家又不是罪人,自然也可以遣子弟参加科举。但天下读书人何其多也?想要顺利高,只怕王家的子弟还要多多努力。”

    ://..///39/392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最强军婚:首长,〕〔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