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夫人:傲娇老〕〔星际重生之第一夫〕〔侠武大宋〕〔我家系统太佛系〕〔超次元交流群〕〔死亡街区〕〔僵尸保镖〕〔系统小神农:将军〕〔我有一方小鱼塘〕〔搞事全世界〕〔穿越之种田逃荒路〕〔蚊道有仙后〕〔荣誉之路〕〔菜鸟除妖师〕〔锦衣挽唐〕〔进化之眼〕〔校草是女生:高冷〕〔艾泽拉斯秩序法神〕〔希望之弓〕〔修真零食专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六十六章 别后
    因为在现代看过许多影视剧,“见多识广”又脑洞开得很大的秦含真小姐没过多久就反应过来了,赵陌根本就没有她以为的那种想法,是非常纯洁地在说“受罚”这两个字,提起“成亲那日”,也真的是单纯地指时间日期。是她自己想太多……

    醒悟过来后的秦含真,面对追问自己生气原因的赵陌,当然不可能说实话啦,她不要面子的吗?连忙顾左右而言它,企图转移赵陌的注意力。

    赵陌当然知道她的用意,虽然心里还是很疑惑,但没有再追问下去了。把心上人逼得太窘迫,可不是他该做的事呢。马上就要与未婚妻分开,他怎么能在这时候让她生气?

    两人又重新找了个角落,坐下来继续亲亲密密地聊着天,等到牛氏那边催促,方才回到屋里去。

    赵陌在永嘉侯府逗留的时间不长,很快就回别院那边去了。既然要出门,他还得做些准备工作呢。即使收拾行装等琐事有人代劳,他也得先把家里的事给安排好了。带出门的随从要嘱咐,留在家里筹备婚礼的人,也要多多叮嘱,毕竟他不能亲自盯着进程,万一出什么差错就不好了。如此这般忙碌了一番,隔日他就出了京。因另有外人同行,临行前,赵陌只能在永嘉侯府前院与秦柏、秦简等人道了别,并没能进二门里去见过未婚妻,就匆匆出门上马而去。

    赵陌离开了,百无聊赖的秦含真郁闷了两日。如今家里的事都不怎么需要她操心,嫁妆的问题也不大,她心情烦闷无心练画,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她也没什么婚前多陪陪家人的想法。婆家娘家就只有一墙之隔,就算不想让外人知道她回娘家太勤,走后门就可以了,外头谁也不知道,就跟现在与家人住在一个府里的不同院子差不多,顶多就是多走几步路罢了,简直比东西两府之间来往还要方便些,根本不用担心会与家人见得少了。

    而在这时候,天偏又下起雨来。虽然比不上先前长时间的大雨暴雨,但这雨浠浠沥沥下个没完,连着几日都是阴雨天,也怪让人心烦的。幸好先前放晴了几日,蔡胜男现学现卖,亲自带人巡视过几处田庄后,便命人赶工,临时挖了些排水的沟渠和蓄水的池塘,因此这一回,永嘉侯府名下,连同承恩侯府与二房名下的田庄,受到雨水的影响都不算严重。别处受灾厉害的地区,也有朝廷派人前去善后赈济了。除了秦平天天不在家,秦安也赶回军营里值守戒备以久,秦家三个房头都太平无事。

    云阳侯夫人与寿山伯夫人、闵老夫人商量了一下,过来寻牛氏凑份子,说要合力做善事,在城门外开设粥棚,牛氏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几位夫人太太顿时忙活起来,连蔡胜男与小冯氏,都帮着打起了下手。

    秦含真是待嫁的女孩儿,几次表示愿意出一份力,都被长辈们挡了回来,心里郁闷得很。眼见着卢悦娘与秦锦华都跟在各自婆婆身边,参与了进去,既忙碌又充实,她还有些小羡慕呢。想了想,觉得自己虽然没法出力,出钱也是可以的,她便从私房里头拿了二十两银子,交给了继母蔡胜男。蔡胜男笑道:“好姑娘,你这般心善,将来定能与小郡王和和美美,恩爱到老呢,老天爷也会保佑你的。”

    秦含真一笑而过。她能帮得上忙的,也就这么多了。其实二十两挺少的,不过没办法,太太奶奶们在一处凑份子,牛氏也只出了五十两,蔡胜男与小冯氏都是三十两,她总不能越过她们去吧?如今这个圈子,还是挺讲究这些的,并不是你有善心,就能随心所欲捐钱。

    不过别看太太奶奶们每人都只是拿出三五十两出来,好象很少,挡不住她们人多呀!各家亲友无论是真好心,还是看在彼此情面上,又或是纯粹有意巴结贵人,反正参与进来的女眷越来越多,善款加起来也有三四千两呢。如今的粮价,一两银子可以买二石米,一石米有六十公斤上下,也就是一百多斤了,这么多钱,能买多少米?只怕市面上还没那么多米可以买呢。因此这笔善款,除了施粥,还有一部分拿出来施了药。

    正好雨灾刚过,又是炎热潮湿的季节,不少百姓都有疾病滋生,吃些清热解毒祛湿的汤药,原本积聚起来的病气便都慢慢消退无形了。

    京城上下赈灾的赈灾,修建道路的修建道路,重建房屋的重建房屋,医治百姓的医治百姓,挖沟的挖沟,施粥施药的施粥施药,井然有序,太平无事。没过几日,牛氏与蔡胜男、小冯氏婆媳三个也清闲下来了。

    恰逢牛氏劳累了几日,又有些中暑,连小冯氏都有些精神不振,一家子女眷便又在家好生休养了两天。只有蔡胜男,仍旧精力十足地忙前忙后,倒也不显疲态。秦含真让她多歇着些,保重身体,她也只是笑道:“没事儿,我从小就习惯了做事,闲下来还会觉得不舒服呢。我心里有数的,不会累着自己。”秦含真只好由得她去了。

    东府那边,秦锦容又打发人来请秦含珠。近日天气热又多雨,闺学里已经停了课,先生命两个小女学生各自在家练习温书。秦含珠很老实地每日练字背书,嫡母不在家,她也不敢嬉闹,反而更贴心地帮着照看小弟。如今有机会出门玩耍,小冯氏瞧着秦含珠就心软,觉得放她多散两天心也好,便允了。只是秦含珠自己觉得有些不妥当,跑来问秦含真。

    秦含真听说,秦锦容又要到许家去,便有些不耐烦:“许家还没出孝呢,怎么老是去呢?他家能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秦含珠说:“没什么好玩的,园子也很小,但是大伯祖母惦记着娘家人,五姐姐也喜欢去,许二表哥总是能哄得她开心,许家两位表姐也对她很和气。”当然,他们对秦含珠也不错。虽说她是个庶女,在家也不见得十分受宠,但好歹也是永嘉侯府的千金呢。许家如今要巴结秦柏,哪里敢慢待了永嘉侯府的任何一个人?只是秦含珠聪慧敏感,不喜许家的氛围罢了。

    秦含真见她这么说,就问她:“你既然不喜欢,索性别去了?去了也怪晦气的。咱们三房跟许家又没什么关系,何必去凑热闹?守孝的人家,还整天逗人开心什么的,也不象是正经守孝的模样。离出孝就只有那几日了,他们竟然也等不得。”

    秦含珠想了想:“虽然我不喜欢许家,但要是我不跟着,五姐姐一个人去,更容易被人算计。我还是陪她去吧。我年纪小,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只管开口直说,大伯祖母也不能怪我。”

    秦含真笑了,摸摸她的小脸:“六妹妹真聪明。好吧,既然你记挂着你和五妹妹的姐妹情谊,那你就去吧。多带上两个机灵些的丫头,随机应变。要是有人算计你,不必客气。大伯祖母提了过分的要求,你也不必屈从。你是我们三房的女儿,还轮不到她管呢。祖母是个讲道理的,谁是谁非她看得清。”

    秦含珠高兴地应了,便回房去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清清爽爽地,带着两个称心的丫头小琴、小棋去了东府,与秦锦容会合。秦含真在家想了又想,觉得先前已经跟赵陌商量好的事儿,也该做起来了。因为赵陌离京,她郁闷了几日,后来又是祖母继母婶娘们忙着做善事,她要帮忙管着家里,一时间没腾出手来,如今得闲,正好去跟秦简商量一番。

    秦简听了她的来意,并没觉得有多惊讶:“我也估计三妹妹会来跟我商量的。其实我听说消息的时候,也很吃惊,不明白祖母为什么会执迷不悟?可她老人家已然钻了牛角尖,三叔三婶又好象有些默许的意思,我一个小辈,又能做什么呢?因此心里一直不大好受。如今有三妹妹为我参详,我心里倒是安定了许多。”

    秦含真坐下来道:“三伯父三伯娘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真的接受了大伯祖母的安排吗?”

    秦简叹了口气,在她对面坐下:“兴许还有些犹豫吧?但倘若许嵘表现尚佳,许家二房也识趣的话,兴许就真的定下了。”他顿了一顿,“五妹妹似乎并不反对。”

    秦含真眨了眨眼:“五妹妹已经知道了联姻的事儿?”

    秦简扯了扯嘴角:“她只是性子执拗些,还不至于愚蠢。祖母虽然不曾把话挑明,许家那边却未必隐瞒得好。况且,许家二房有望结得这门亲事,许家长房恐怕心里怪酸的,有些话难免会让五妹妹听见。她心里应该是有数的。我去劝她少往许家去时,她还让我别管,说是她在许家挺开心的,比在家里强。她说这种话,叫我怎么办呢?”

    秦简作为第三代的长兄,一向责任感很强,自认为对弟妹们都要多多关心照护。但上头还有长辈在时,他在很多事上都还做不了什么主,更别说当事人不配合了。说起来,他也觉得很无奈。

    秦含真有些无语:“好吧,既然五妹妹自己乐意,我们也没法说什么了。只不过,要是许家觉得凭着这桩亲事,能重新跟秦家亲密起来,继续象从前那样巴着秦家要这要那,还指望我们能满足他们的所有愿望,是绝不可能的。我们三房就没兴趣继续跟他们虚与委蛇。这门亲事之后,他们也别老是想把女儿嫁到秦家来了。”

    秦简想起母亲姚氏跟他提到的一件事,眼神有些游移,又重新转了回来,笑问秦含真:“三妹妹专程来找我,可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想法当然有啊,让许家分家就成!许家二房若是真想要结成这门亲事,就赶紧跟许家长房分家吧。这个主意怎么样?

    秦简愣了一愣:“分家么……”低头认真考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娶夫纳侍〕〔草莓印〕〔农家子〕〔特种兵之超神卡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