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鬼符〕〔游戏系统异界加载〕〔暖婚眷宠:宝贝,〕〔足球之非凡球衣〕〔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情不敢用尽:恐大〕〔天庭小狱卒〕〔一世独尊〕〔明士〕〔重生最强女帝〕〔宝藏海岛主〕〔我拔掉了上帝的网〕〔阴阳论道〕〔重生之国民婚宠〕〔输出之神〕〔缘仙纪〕〔官路青云梯〕〔田园宠妻:小农女〕〔玄幻世界设计师〕〔美食支配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六十二章 雨后
    秦含真的嫁妆里,有一大批家具,都是新打的。找了一队手艺上佳的匠人,专门安置在通州的庄子上,利用运河从南边运了好木料过来,从码头拉到庄子上,就直接在那里打了。虽然大体上是传统的式样,但秦含真也亲自看过图纸,照着自己的喜好做过修改,以图日后用起来能更舒适。

    这样的家具,自然是独此一份儿,再没别处可找了。

    如今离秦含真与赵陌的婚期已经很近了,通州庄子上,木匠们也都把活做得差不多了。大件的家具已然完工,还剩下些小件的花几、炕桌之类的需得收尾。正值太阳高照的晴朗天气,负责家具监工的小管事就命人把完工的大部分家具装了车,先行拉回城里来。

    修葺过的肃宁郡王府也已经完工了,最近正在养花木。虽然还没到送家具的日子,但肃宁郡王府与永嘉侯府离得这样近,肃宁郡王赵陌本人又不住在王府里,而是仍旧留住在街对面的别院里,在郡王府里空出个院子来,先存放一部分家具,还是没问题的。只要永嘉侯府里也存放上一部分,等到送家具的日期时依礼送过肃宁郡王府去就行了。大家都省事,郡王府里的人若是有空,说不定还能提前把一部分家具放到新房里去呢。

    可谁知就是这么倒霉,运家具的马车走到半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遇上下雨了。匆匆忙忙寻了个破庙避雨,打算等雨停了再继续上路,结果雨越下越大,连破庙的屋顶都不停地漏雨,把庙里给淹了一大半。那几大马车的家具,自然也受到了影响,有的淋了雨,有的是脚部被积水淹了,还有因为雷雨交加,拉车的马受了惊,结果乱跑乱动,把车上的家具给磕碰出口子来,甚至是摔下车的。

    运家具的车队狼狈不堪。跟队的小管事见状不妙,亲自冒雨赶往离得最近的承恩侯府名下田庄,借足了人手与马车,赶回破庙拉家具,这才及时将这批家具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那时候,已经将近半夜了。

    一行人累得瘫倒,匆匆梳洗过,填饱了肚子,便在田庄上歇了一夜。第二天起来,小管事去清点家具,发现掉了一个香几。虽然只是小件,但也是清单上列明了的物件,还是成套家具里的一个部分,遗漏了不好交代。他趁着雨小了些,快马赶往破庙去找,发现破庙已经被一夜暴风雨折腾得塌了,只剩半面土墙还伫立着,哪里能寻什么香几去?

    蔡胜男告诉秦含真:“家具都是新打的,用的是好木料,匠人也用心,稍稍淋上半天雨,也不至于就淋坏了,只是想要不出问题,还是要寻晴朗有风的天气,好好晾几日才行。但丢失的香几却是个麻烦,这是成套成对的东西,缺了一件就不吉利了。若要回头叫匠人再做,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秦含真想了想:“香几的设计图,我还记得,工艺要求并不繁复,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有熟手的匠人在,十天半月就能做完,只是上漆需要的时间长些,散味也得一两个月的功夫。大不了送完家具后,我先不用这新做的,另找地方先放上两个月,散散气味再说。母亲只管打发人给通州那边送信,让他们赶制就是了。不然这时候去破庙把东西挖出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呢。”

    没办法,她这批家具是赐婚旨意下来没多久,就开始准备了的。正式动工开造,到如今也有小一年的时间。时间充足,木料和供给都很充裕,工匠手艺出色,又吃住得安心,便不紧不慢地做着精细活,到这时候才完工。眼下时间紧了,要再重新赶制一件,肯定不能象原本那样做得完美。不过秦含真想着自己能用上香几的时候不多,陪嫁的家具里也不是只有一对香几,问题不大就是了。

    蔡胜男其实更多的是觉得陪嫁的家具出了这种变故,有些不大吉利。不过秦含真自己都不在意,她自然也看开了,便答应下来。只是运家具的车队未能如时入城,先前跟肃宁郡王府那边打好招呼要借地方的,就必须要通报一下新情况了。

    也不知道这雨会下多久,万一会连下几日,家具恐怕就得在承恩侯府的庄子上一直待着。她少不得还得跟长房那边说一声。再者,暂时存放在承恩侯府庄子上的那批家具里,也有在雨中损伤了的,还得让通州那边派匠人过去修补。如果损伤不大,能就地修补好的,自然没问题;万一损得太明显了,就必须要拉回通州去返工,甚至是重新再打。想到这些家具里,还有许多大件的,每一件都得三两个月的功夫才做完,绝对不象重制一把香几那么简单。

    蔡胜男有些头皮发麻,心知这是自己嫁进秦家后经手的头一件大事,绝不能出差错的,心里都有些发愁了。

    对于这种问题,秦含真还是那么一副心大的模样:“哪儿有这么严重?磕花的地方,多添点儿雕花就行了,磕掉的边边角角,让工匠修补,手艺是信得过的。母亲放心,我都心里有数。这种天气导致的意外,属于不可抗力,谁都不想的。你也不必压力太大了,咱们尽力就可以了。要是实在避免不了有几件家具出问题,没办法用了,那大不了就留在家里使好了。我这是要做陪嫁的家具,又不是赵表哥订做了必须一件不差地送去郡王府的货物,改一改嫁妆单子就行了,没什么可发愁的。”

    蔡胜男见她这样,什么脾气都没有了:“真姐儿,虽说是陪嫁的家具,但郡王府刚刚修建完,当初咱们打新家具的时候,就先到郡王府那边量好了尺寸,件件都是比照着那边的屋子打的。为此小郡王都没吩咐手下的人再打一副家具,因此那边的屋子如今都是空的。若是咱们这里少了两三件家具,郡王府那边就真会没有家具可用。这叫人看着象什么样子?哪怕没有外传,光是他们郡王府的人知道,真姐儿你这新主母的脸上也不好看。”

    蔡胜男语众心长地劝秦含真:“虽说你与小郡王是青梅竹马,再深厚不过的情份,又是御赐的姻缘,无论家世出身还是圣眷,都没什么可担忧的,但你嫁过去,毕竟是要做王妃的,需得要在王府里立足了威,才镇得住满王府的属官与下人,出门去跟宗室贵人们打交道时,底气才足呢。小郡王固然是会帮你把事情都打点好,不让你烦心,但你自个儿也要立得起来,方是做夫妻的长久之道。”

    秦含真知道蔡胜男是好心提点自己,忙起身恭立着应了,想了想,对蔡胜男说:“新家具中若真有破得厉害的,咱们可以让工匠更改设计,重新拼凑一下,总能拼出足量的新家具来。况且家具最费工时的是雕花,而我这一批家具里,雕花的风格都偏向简单大方寓意好的,应该问题不大。当初要打家具时,祖母就替我备下了足够的木料,眼下还剩许多呢,全都是处理好了的,这部分能省下许多时间。工匠的人手若有不足,再招就是了。设计图都是现成的,照着打就可以,也不愁风格不统一。一个月的时间有些紧,我们多付工匠几成工钱,再把后勤做好,加班加点,应该能赶上。”

    蔡胜男想了想,点头道:“就这么办吧。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又打算要亲自往承恩侯府的田庄走一趟,如此才能看清楚,家具受损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秦含真想要跟着去,毕竟她才是最早经手这件事的人,但蔡胜男却拦住了她:“如今这样的天气,你就别去了,好生在家里照看侯爷和夫人吧。我明日一早出发,骑马来回,天黑前就能到家。”

    秦含真觉得有些不妥:“要是雨停了还好,雨不停的话,母亲就别冒这个险了。连破庙都能塌了呢,也不知道路上会不会有危险,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这一看,就看了两天。这一场雨,竟然连下了近三天功夫。京城内外都有被淹的街区,还有许多地方传出房屋倒塌的消息。城卫军都被抽调了一半人马,前去帮着救灾救人。秦平每日早出晚归,起码有半天的时间衣裳都是湿的。他这种等级的武官都如此了,底下的小兵自不用提。蔡胜男连着几日给城卫衙门送大桶的姜汤过去,还让人买了一批治风寒的成药,家里留一份,长房与二房各送一份,云阳侯府与娘家再各送一份,剩下的全都送城卫衙门去了。这为秦平又赢得了不少人心。

    雨停了,蔡胜男要再骑马出城,别说秦含真要劝阻了,连牛氏都不肯同意。她只好打消了念头,改派手下的婆子代劳。幸好赵陌那边得了秦含真传信,让阿寿派了几个护卫过来同行,这一路顺顺利利地,到了承恩侯府的田庄上一看,家具受损的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几处磕坏的地方,有十天半月也就修好了,破损得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换一块雕有简单花样的镂空柜门罢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秦家这边终于可以安下心来了,然而赵陌那边却提起了心。

    这接连三日的大雨,不但给京城一带带来了灾害,也蔓延到了京畿直隶周边的地区。带来最严重的一个后果,就是今年直隶的秋粮,可能要颗粒无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贴心萌宝荒唐爹〕〔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