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惊爱:总裁的〕〔世界第一第二第三〕〔抗日之烽火连天〕〔明末达人秀〕〔将白〕〔恰我少年时〕〔我要做门阀〕〔闪婚蜜爱:霸道总〕〔圣人吟〕〔前夫生存攻略〕〔万界第一商〕〔无光之月〕〔爱在上弦月〕〔妖狐行〕〔北宋的无限旅程〕〔六零军妻养成〕〔枪王之王〕〔绝地求生之电竞大〕〔吞天龙王〕〔Actor异乡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五十九章 代价
    裴家人没法不神色沉重。他们当初之所以非要与秦家二房结亲,就是盼着能依此攀上秦家三房,借秦家三房的势去为自家人谋好处。否则裴国公已去,光靠着二十多年前的旧门生们,又能挣得什么好前程?

    他们哪怕发现了秦锦仪的腿伤有猫腻,都没有吭声,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要保住秦家这门姻亲?只要能从秦家身上得到足够的好处,一个瘸腿媳妇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如今这瘸腿媳妇先把娘家人给得罪了。她亲爹叫她害得断了仕途,长房直接派人将她送回了婆家,还发下了狠话,三房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秦锦仪对裴家而言,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别看秦家人将她送回裴家,好象是手下留情了,但既然她如今是裴家妇,万一秦家借此为由,拒绝跟裴家往来,那要怎么办?!

    裴家费尽心思娶了这个媳妇回来,可不是为了这样的结果!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但所有人都想要开口说话。只是大家看着裴国公夫人,更想先听听这位大家长有什么想法。

    但裴国公夫人一直没有吭声。她的嘴抿得紧紧地,向下弯出一个严肃又恼怒的角度,显然也正在生气呢。

    裴三奶奶先有了动静。她急切地看着裴国公夫人,再也没有了耐心,眼泪就快要掉下来了:“婆婆!如今程哥儿媳妇是这样的态度,秦家又不管她了,我们该怎么办呀?!”

    最重要的是,她女儿要怎么办呀?难道真的进不了东宫了?!

    裴大奶奶横了三妯娌一眼:“三弟妹,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你也别再有奢望了。就算宫里看重秦家,太子殿下自个儿发话说不想再纳新人了,陈良媛又已有了身孕,说不定得明年就要添个皇孙,难道秦家还能硬逼着太子殿下纳了二侄女儿不成?只怕我们裴家还没这个脸面,二侄女儿也没那么大的福气。你们夫妻还是早些给她撤了教养嬷嬷,让她老老实实学些该学的东西,日后说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吧,不要再白日做梦了!”

    裴三奶奶眼泪一收,迅速回瞪了她一眼。岂有此理!竟然这般嘲笑他们三房……

    “都少说两句吧!”裴二奶奶插言道,“我们是一家人,面对困境,自当同心协力,共同面对。家人之间冷嘲热讽,又有什么益处?若二丫头能进宫做贵人,对我们全家都有好处,哪一房都不例外;如今二丫头进不了宫,我们全家都落不着好,同样哪一房都得不了便宜。这是我们一家人的大事,分什么哪一房哪一支?!”听起来她似乎是在同时对两位妯娌说话,但事实上,在场的人都清楚,她这话分明就是针对裴大奶奶说的。

    裴大奶奶咬了咬牙,若不是顾虑着婆婆在场,裴二奶奶的话又是正理,她真想啐一口回去。当初二房与三房算计大房的时候,怎么不说他们是一家人的话?如今倒来装模作样地做好人!

    裴二奶奶瞥了长嫂一眼,知道她心里肯定在骂自己,也不在意,便转过身去,恭敬地对裴国公夫人道:“婆婆,三弟妹方才问的话,也是儿媳们想知道的。二丫头进不了宫,看来已成定局了,再多说也是无益。但秦家这门姻亲,若是从此断了,我们家孝满之后,又要指望谁去?儿媳的意思是,秦家这门亲,能不断,还是不要断的好。虽说程哥儿媳妇无礼又狂妄,行事可恶,可她到底已经嫁进我们裴家来了。她在裴家一日,我们裴家与秦家便做一日姻亲。就算她在娘家做了天大的错事,错的也不是我们裴家人。只要程哥儿争气,还是能讨得秦家的长辈们欢心的。日后我们让大嫂多管束着程哥儿媳妇,别让她再胡闹就是了。但若真要休了她,对我们家可没什么好处。”

    裴二爷也点头附和:“正是。别看如今秦家好象也恼了她,不想再管她了,但到底是秦家女呢。若我们裴家休了秦家女,秦家还能给我们好脸色瞧?只怕宫里知道了,也会觉得不高兴的,觉得我们打了秦皇后的脸。太子殿下,就更不可能看上二丫头了。”

    裴二奶奶无语地瞥了丈夫一眼。都到什么时候了?他还想着太子殿下能看上二侄女呢?!

    但她不能拆丈夫的台,只能接过他的话头:“是呀,不管程哥儿媳妇在娘家是不是神憎鬼厌,只要我们裴家没惹秦家人不快就行了。倒是秦家没把女儿教好,还将人嫁到我们家里做了媳妇,秦家还有些理亏呢。我们裴家客气些,别埋怨秦家人,也别替程哥儿媳妇说什么好话,只拿秦家继续当姻亲往来就是。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难道秦家还能挡着不许我们上门不成?这亲事不结都结了,自然不能轻易放弃了这般显赫的亲家。”

    裴大奶奶忍不住道:“照二弟和二弟妹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大房继续忍让那个孽障?继续让程哥儿跟这么一个破落货做一辈子夫妻?!敢情不是你们的儿子,你们用不着心疼呢?!”

    裴二奶奶冲她微微一笑:“瞧大嫂说得,跟秦家称得上是正经亲家的,可是你们大房呀。程哥儿不是也需要去求秦家帮着打点前程么?你还想过要让秦家帮茵姐儿说一门好亲事呢。大房想要实实在在得到好处,自然就免不了要付出些代价。若是实在不能忍受,大嫂尽可以把这个儿媳妇给休了。只是休了之后,程哥儿能娶到什么好的,还能不能再攀个秦家这样的亲家,茵姐儿还能不能借上秦家,还有秦家的姻亲蔡家与余家的光,说门好亲事,可就难说了。”

    裴大奶奶顿时黑了脸。

    “行了!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裴国公夫人不悦地喝止了两个儿媳妇斗嘴,“当初要结秦家这门亲事时,虽说不知是有人故意算计,还是天意如此,没能娶到秦家二房的四姑娘,倒把他家大姑娘给娶回来了,但我们还是欢欢喜喜地把人迎进了门,就是图秦家这门姻亲够显赫罢了。若只是为了求一个品貌双全又性情好的儿媳妇,我们也不必非挑一个姓秦的不可!只是家世与品貌,有时候是不可兼得的。正如老二媳妇说的那样,只要我们裴家与秦家还是姻亲,就能继续享有姻亲的好处!程哥儿媳妇不懂事,我们不必依靠她,脸皮厚一些,自个儿跟秦家人打交道去,还更亲近些呢!倘若真为一时之气,把程哥儿媳妇休了,日后别说跟秦家继续往来了,不成仇家都是好的,那又有何益处?!”

    裴二奶奶忙道:“婆婆英明!”裴二爷以及裴三爷夫妻也跟着附和。

    裴大奶奶见状,只认定婆婆还是偏心二房与三房,不甘心地道:“照婆婆的想法,我们程哥儿就真要跟这么一个媳妇做一辈子夫妻了?!可是程哥儿媳妇根本就不想留下来,一心要离开裴家,就算把人关在府中,又有什么用?她心不在裴家,又跟秦家翻了脸,我们就算硬是留下人来,她不肯顺服,也没法替程哥儿生儿育女呀!我们程哥儿可是裴家的长子嫡孙,传宗接代不是小事儿。再说,程哥儿媳妇这么会闯祸,回趟娘家,都能把亲爹的手给折了,万一她存心使坏,连累了我们裴家,那该怎么办?!”

    裴国公夫人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向她:“蠢货!她今儿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难道你还要让她在家里做享福的大少奶奶么?!把她关在屋子里,拘着她的丫头,不叫她出去见人,只喂个半饱,再罚她抄书,你还怕她使什么坏?!等出了孝,就安排她与程哥儿圆房。只要她能生出一儿半女来,就算没有了她,我们裴家跟秦家也断不了亲!到得那时,她若是知趣还罢,若是仍旧胡闹着不肯顺服,有的是法子对付她!程哥儿就算委屈,也委屈不了几年。只要他有了好前程,家里人也都仕途顺利,婚嫁称心如意,裴家一日比一日过得好,重新拿回过去的风光,等将来程哥儿要再娶时,也不愁娶不到好的回来。你怕什么?!”

    裴大奶奶如梦初醒,露出几分惊愕之色:“婆婆的意思是……”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裴国公夫人冷冷地横扫儿孙媳妇们一眼,“我只是在告诉你们,没什么比重振裴家门楣更重要的事了!就算是觉得自个儿委屈,你们也得给我受着!忍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既然了裴家的儿孙,就不许给我有没出息的念头!”

    众人噤若寒蝉,老老实实低头应是。裴程更是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脖子,他觉得祖母最后这两句话是在警告自己。

    想到新婚妻子方才说的那些锥心之言,他心底一阵难受。对这门亲事,他是上过心的,也认真地跟秦锦仪相处过。本以为夫妻俩还算和睦,秦锦仪对他也有真心,万万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他错付了真心,却还要继续忍受这等无望的婚姻,就只是为了家人的野心,以及自己的前程……

    裴程忽然有些心灰意冷。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霸道帝少请节制〕〔军婚如火〕〔隐婚甜宠:大财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