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乾坤之眼〕〔最强弃夫〕〔是书无经〕〔重生之都市北冥天〕〔重生之至尊仙帝〕〔重生之先声夺人〕〔漫游星海世界〕〔都市阴阳师〕〔媳妇儿,今晚回家〕〔婚开二度:邪佞总〕〔不死剑修〕〔百万年后做海贼〕〔绝品男保姆〕〔神级黄金手〕〔和亲拯救地球[星际〕〔重生校园女神:墨〕〔仙武踏天〕〔夜末人〕〔西游动漫之旅〕〔[综武侠]女装大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五十八章 处罚
    秦锦仪出婆家门时,跟丈夫与婆家长辈们说的是,要去求娘家,看裴二姑娘的事是否还有转机?若是实在不成,帮着打听看看,是否能求得三房的叔祖父,永嘉侯秦柏,收裴程做个门生也好。若有秦柏举荐,哪怕裴程考不到进士功名呢,旁人也能高看他三分。若是秦柏愿意帮他谋个官做,就更好了。即使这是孝满之后才能做的事,好歹先筹谋一番,日后多去求几回,也能体现出裴家的诚意不是?

    秦锦仪拿出这样的理由,裴家人万没有阻拦她的道理。裴大奶奶还难得地想让裴程陪秦锦仪走一趟。但秦锦仪当时说了,让她先出面,若是能求得动娘家人点头,自然再好不过,求不动了,她少不得要哭闹一番,到时候再让裴程出面劝和,也显得裴程懂事知礼。裴家人信了她,便真个让她只带着陪嫁丫头与陪房出了门。

    想也知道,秦锦仪回家是为了求娘家人做主,帮她与裴程和离,为裴程求前程,只能说是不得已时的退路,只要能和离,她就绝不会选。这种事怎能让裴程与裴家人知道?因此她一个裴家人都不带,连裴家下人都没让跟。

    她还事先在婆家人面前铺垫过了,这一趟若不能成事,日后还得多走几趟。只要她陪嫁过来的人手嘴巴够紧,不愁裴家不肯放人。真闹得多了,她的父亲母亲都要脸,秦家长房三房也要为孙女儿们的名声考虑,肯定就会出手帮忙了。有秦家出面,她还怕摆脱不了裴家么?谅裴家也反抗不得。

    然而,她如意算盘打得再响,也没预料到这世上还会有“意外”这种事发生。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辜,父亲摔伤真不是她害的。谁叫他当时就站在台阶边上,还不看路,又非要来拉扯阻拦自己?她只不过是轻轻一甩袖罢了,谁知道父亲就摔下去了呢?摔就摔了,他为什么长那么胖,又举止那么笨重,竟然把自己的手给压在身体底下?若不是如此,他顶多就是摔上一跤,不伤筋不动骨的。他自己把自己的手腕给摔断了,竟然还要将责任推到亲生女儿身上,这也是做父亲该干的事儿?!定是因为裴家如今没有前程了,他嫌自己这个女儿没有了用处,才会将她往泥地里踩。

    秦锦仪心里满怀着对父亲的怨恨,一腔怒火在被妹妹命人押上马车,送返裴家时,升到了顶点。

    居然连她闯了这么大的锅,娘家人也不肯留她下来多住几日,反而是迫不及待地将她送回裴家去。他们就这么容不得亲生骨肉么?!

    然而,原本还理直气壮地发着火的秦锦仪,在听到秦家长房那边被借调过来负责压力的秦仲海长随秦忠,向裴家人一一禀明她今日在娘家做了什么事、导致了什么结果,以及秦家三个房头对此的态度之后,便陷入了恐慌之中。

    她不明白,如此有损秦家名声的事,二房也好,长房也好,还有三房,怎么就敢直接跟裴家人说?他们就不怕她坏了名声,会影响到几个姐妹的嫁娶么?!就算赵陌是从小深受秦家恩德,婚事又是御赐,不敢变卦,可刚刚出嫁的秦锦华,婆家难道不是个家风严谨的人家?不会挑剔秦锦华的娘家人?还有才定下亲事的秦锦春,说的可是云阳侯府的侄儿,难道就不怕云阳侯府会变卦退婚么?!还有五妹妹秦锦容,也到了说亲的年纪。怎么秦家就没人担心她这事儿被宣扬开来,会影响五妹妹的前程呢?!

    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父亲秦伯复不伤都伤了,自己前程已断,就该多为儿孙们着想才是。让她在裴家难以立足,他又能有什么好处?!果然是嫌弃裴家没有前程了,想要趁机跟裴家断亲,又把她这个没用的女儿抛掉,是不是?!

    秦锦仪犹自钻了牛角尖,但秦忠说完该说的话后,便告辞离开了,只留下秦锦仪一个,面对愤怒而困惑的裴家人。

    裴程不敢置信地看着妻子:“娘子,这是真的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与我和离?!早上你出门时不是这么说的!”

    裴大奶奶直接一个耳光甩过去,将秦锦仪打得摔倒在地:“贱人!你当我们裴国公府是什么?!想嫁进来就嫁进来,想走就走,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竟然胆敢骗我?!不知羞耻的东西!”

    裴茵在一旁添油加醋:“我早就说过她不是好人了,母亲和哥哥总不相信。如今可算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了吧?我看哪,她就是因为听说我们家要送二妹妹进宫,想着将来我们家定能长长久久地富贵荣华,才会厚着脸皮算计了哥哥,死乞白赖非要嫁进来的!如今二妹妹进不了宫,她就要甩开我们了。真是做梦!”

    裴国公夫人坐在最高的正座上,居高临下睨着长孙媳:“说!你是不是真的做了那些事,说了那些话?!你怎么有脸这般算计我们裴家?!”

    饶是秦锦仪再自负,也知道自己在失去娘家支持的情况下,是无力与裴家人对抗的。更何况,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只得咬牙忍下挨打的怒气,装作委屈的样子,嘤嘤哭道:“太婆婆、婆婆,你们都误会了。我并不是真要跟相公和离,只是拿这话吓一吓家里人。秦家怎会容许女儿与女婿和离呢?既然他们不许,我再提出让他们给相公谋个差事,又或是把相公送到三叔祖那儿读书,他们也就不好再拒绝我了。我真的只是想讨价还价罢了……我也知道不该用这种借口,可我心里是向着相公的呀!”

    裴大奶奶冷笑:“你当我们真会相信?”谁家媳妇要为儿子求差事、求老师,是拿和离来威胁的?哪怕秦锦仪是拉着裴程去跪长辈,也比这话有说服力!

    裴程却面露犹豫之色。他倒是知道,妻子的脾气有些极端,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可能会用些过分的手段。若说她为了让娘家人答应自己的请求,先提出另一个他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来,然后再退而求其次地提出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这是说得过去的。

    秦锦仪一看,便知道裴程有些动摇了,连忙道:“相公,你信我!我若不是跟你一条心,当初又何必委屈自己嫁给你?就算只是贪图裴家富贵,先定亲也是一样的,根本用不着答应娶荒亲!”

    裴茵在旁冷笑:“那是因为你非要巴着我们家不放,才会宁可答应娶荒亲,也不肯放过我哥哥!若不是为了让你娘家帮我二妹妹进宫,我们裴家会娶你这么一个瘸子进门做长孙媳?!”

    秦锦仪咬牙瞪向裴茵:“大妹妹说话要讲良心!我这腿当初是怎么伤的,你心知肚明?!就算我瘸了,那也是被你们裴家害的。娶我进门,难道不应该?!”

    裴茵嗤笑:“你以为你那点诡计没人看得出来么?!什么叫我们裴家害你瘸了腿?你腿上的伤分明是一年以上的旧伤!当人看不出来?事实上你只不过是利用腿伤讹我们裴家罢了。你本来就是瘸子,若不是骗了我哥哥,你以为自己能进得了裴家的门?!我们裴家堂堂国公府,不嫌弃你一个瘸子,就是你的福气了,如今你竟然还有胆子嫌弃我哥哥,想要和离?做梦吧!”

    秦锦仪心下一震,万万没想到自己当初的计策被拆穿了,然而腿上的旧伤痕却是实打实存在的,她再想狡辩,叫人一验伤,就会暴露,此时也不好再抓着这事儿不放,只得改口道:“大妹妹也不必把裴家说得这样高尚。你们之所以连瘸子都肯娶,还不是图我们秦家显赫?想让我们秦家拉扯你们一家人的前程,还把二妹妹送进宫去?如今二妹妹没希望进宫了,你们就嫌弃起我来了,想要把我赶走,连过去那点脸面都不顾了,做小姑子的指着嫂子的鼻子骂,也没人管管。就这样,还请什么嬷嬷来教规矩呢?怪不得宫里人看不上你们裴家!”

    “娘子你……”裴程看到秦锦仪露出了真面目,顿时面露伤心之色,“原来你真是骗我的!”

    秦锦仪想,要是能气得裴家人把自己送回秦家去,那她就闹一场又如何?裴家不敢真得罪秦家的,肯定能以和离的名义收场,而不会休妻。那不也同样能实现她的目的么?罢罢罢,她索性就扯破脸跟裴家人闹上一场好了。谁怕谁呢?!

    秦锦仪一扬脸,就要说话。这时候,裴国公夫人却开口了:“行啦!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秦家人把人送回来,就是因为知道程哥儿媳妇如今已经是我们裴家妇了,要管教也该由裴家人来管教。她犯了错,理当受罚。先把她送回院子去,把人关在偏厢里,让她抄上百遍《女训》、《女诫》。既然是不懂规矩礼数,做了悖礼之举,就该先让她知道规矩!每天只许给她两碗清粥,不许她出屋子。她的丫头也全都交给老大媳妇先管教着。在我发话之前,不许程哥儿去看她!就这么定了!”

    秦锦仪愣住了,见立刻就有婆子上前将她押送出门,她顿时挣扎起来:“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秦家女!我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孙女儿!”

    裴三奶奶冷笑着凉凉插了一句:“那也得看秦家如今理不理你呀?都把你送回来了,你以为秦家人还会管你死活?”

    秦锦仪又是一愣,就这么走神的一瞬间,就被几个有力气的婆子硬是拖出去了,饶是她再挣扎,再大叫,也没法摆脱。

    屋里只剩下了裴家人。所有人都看向国公夫人,神色沉重。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我的神秘老公〕〔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